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我在修仙界猎杀穿〕〔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的姐夫是太子〕〔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后甜吻 第82章 慕俞晚X简季白
    _:婚后甜吻 第82章 慕俞晚x简季白

    慕俞晚洗过澡, 穿着睡裙回到卧室的床上。

    坐在床沿,她再次点开手机,盯着简季白最后发来的那条微信。

    她是不是应该回点什么?

    指腹点开输入框, 她脸一红,又退出来, 回什么好呢?

    视线不经意瞥了眼手机上方的时间, 已经快十一点了。

    慕俞晚四下看看,简季白怎么没进屋呢?

    她迟钝地回想了一下, 刚才进来时,她好像把门反锁了。

    慕俞晚刚才锁门不是因为简季白不说实话而生气,事实上, 她内心还有点庆幸自己刚才问的时候,简季白什么也没说。

    她从来没认真捋过感情的事,今晚这些太突然了,她有点不知所措。

    猜测到简季白可能喜欢自己的一瞬间, 她脑袋发懵, 下意识逃避, 只想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会儿。

    于是就把门锁了。

    简季白刚才给她告白, 如果又发现自己把他锁在门外,是不是还挺伤心的?

    慕俞晚想到这里,赶紧趿着拖鞋去把卧室门打开。

    门口处, 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背靠着墙壁,脸颊被酒精染了些红, 细碎短发垂落眉骨,他闭着双眼, 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落寞。

    卧室里的光照在廊下, 他隐约似有所觉, 缓缓睁开眼,朝这边看过来。

    慕俞晚抓着门把手,对上那双深沉的眼眸。

    四周寂静了一瞬,慕俞晚想说什么,所有话又卡在喉咙口说不出来。

    脸颊莫名其妙的,有点发烫。

    她低垂眼睑,看着地面上灯光投下来的纤长影子“我刚才在洗澡,不是故意锁门的。”

    其实还是有点故意的,她这么解释时有点心虚,不敢看简季白的目光。

    下一瞬,男人伟岸的身姿拢了过来,一团暗影将她笼罩。

    慕俞晚更紧张了,抓着门把手的指节力道收紧。

    她听到低哑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然后呢?”

    慕俞晚不解地啊了一声,这才又抬头看他。

    什么然后呢?

    简季白静静凝向她,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说“我喜欢你,你呢?”

    慕俞晚指尖瑟缩了一下,眼睫微微颤抖。

    “我……”她抿了抿唇,声音小下来,“我没想过。”

    “那现在想。”简季白压抑着感情,憋了这么多年,没想着今天晚上会说出来。

    如今已经搞成这样了,早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他深吸一口气,“喜欢还是不喜欢,你给我个痛快。”

    他有些咄咄逼人,慕俞晚不知道说什么好。

    “很晚了,明天再想,先去睡觉吧。”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淡定,伸手去拉简季白的手臂。

    简季白避开她的触碰,嘴角无力地扯了下“你不愿意回答,就是不喜欢了?”

    慕俞晚抬眸,看到简季白红了眼眶“你还是忘不掉祈文津。晏颂说你和祈文津的事过去那么久了,又是婚前的一段,我不应该那么在意,可是我怎么不在意?你是为了和我联姻才没跟他在一起的,你心里恨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喜欢上我?”

    他介意的从来都不是她喜欢过别人,而是她和祈文津的分手和他有关。

    是他同意联姻,才拆散了慕俞晚和祈文津,所以婚后无论他做什么,慕俞晚都很难喜欢上他。

    心里早就知道的答案,可是如今直白面对时,简季白心上还是狠狠疼了一下。

    “你睡吧,我今晚睡书房。”他神色冷淡下来,径直往书房的方向去。

    慕俞晚盯着他的背影,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愤怒,忽然冲他发脾气“简季白,你站住!”

    看着男人的脚步顿住,慕俞晚鼻子泛酸,“我们结婚这么多年,甜甜都上幼儿园了,你从来没提过感情的事,今晚你突然说喜欢我,我还得立马回应你,不回应就是喜欢别人。我就不能自己好好想想吗?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啊!”

    简季白错愕地转身,便见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掉下来。

    慕俞晚很少在他面前哭,简季白无措地折回来,伸手想帮她擦眼泪,却被她一把挥开。

    简季白忽然把人抱住,自责地哄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怕你不喜欢我,是我太着急了。”

    慕俞晚声音带着哽咽,又气得在他胸前捶了几下“我从来没有和祈文津在一起,你问都没有问过我,凭什么冤枉我?”

    简季白身形稍怔,不可思议地看她“你说什么?”

    慕俞晚脸上还挂着泪痕,抬手抹掉,心情平复下来“我去睡了,你要去书房就自己去。”

    她转身往屋里走,简季白紧跟上去“我又不想去书房了。”

    并随手把房门关上。

    慕俞晚没说话,去床上躺着,关掉自己床头的那盏灯。

    简季白朝那边看一眼,走过去想说什么,最后先去了浴室。

    洗了个澡折回来,床上的人没了动静,闭着眼睛,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躺下来,睡在她旁边。

    室内灯全部关掉,周遭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真切。

    简季白侧首望向身旁的人,喉结动了动“晚晚。”

    没人回应他。

    真的睡了吗?简季白想着慕俞晚刚才在门口的话。

    她和祈文津没有谈过?那为什么卓闻彦那么笃定,还说全校都知道?

    她没喜欢过别人,更没有记着祈文津很多年。

    简季白嘴角疯狂地往上翘了翘,把身体往她那边挪。

    见慕俞晚没动静,又大着胆子靠近一些,紧紧挨着她。

    长臂自然地揽过去,把人搂进怀里。

    他刚闭上眼睛,身边安静躺着的女人忽地用力推了他一把,似乎不满自己靠他太近。

    看来没有睡着。

    简季白仗着天黑看不见,厚着脸皮再次把胳膊伸过去,抱的比刚才还紧,任由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

    怀中的小女人还不安分的乱动,用牙齿咬他的手臂。

    简季白没见她这么对自己发过脾气,手臂被她咬疼了也不恼,心里竟有点高兴,还很不要脸地去亲她,含糊不清地唤她“老婆,我错了,你别生气。”

    他的吻顺着耳根一路辗转,又捉住那两片粉嫩的唇瓣,温柔又讨好地吮着。

    慕俞晚被他的无赖手段搞的招架不住,心底柔软一片。

    就在她放松的空挡,他的舌趁机顶开她的齿关抵进去,更深地吻住她,极尽缠绵。

    慕俞晚唔了声,尝到他舌尖残存的那抹酒香,脑壳嗡嗡的,情绪有些迷乱。

    被简季白放开时,慕俞晚被亲得几近缺氧。

    她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男人的吻却又落在她的脖颈,去亲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原本以为,他会想要和自己好好聊聊,没想到她只说一句和祈文津没有在一起过,他就什么也不问了。

    好像别的什么都不重要,知道这一句,他就很开心。

    他一高兴,就要做那种事。

    这会儿也不在意她没说喜欢他的事了,变脸真的比翻书还快。

    慕俞晚胸口起伏着,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祈文津的爸爸是祈民良,你知道这个人吧?”

    简季白手指掠过她身上的睡裙,摩挲着她腰上细腻的肌肤,陡然听到这话,他神色稍顿“炒股那个?”

    慕俞晚点点头“嗯,就是那个新闻上炒股很厉害的祈民良。”

    简季白把她的睡裙往上撩,吻着她含糊地问“你找他炒股呢?”

    他们俩没在这种场合下聊过天,慕俞晚还挺不适应,身子瑟缩了一下,继续说“那时候慕家很艰难,我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想着,找祈民良炒股能不能快速赚钱,弥补慕氏集团资金上的不足。”

    “靠你学炒股能救慕家?”简季白把她的两条腿抬起来,评价两个字,“天真。”

    慕俞晚想拿脚踹他一下,不过从来没对人动过粗,只敢自己脑子里想想。

    她咬了下唇“那时候年纪小嘛。”

    “然后呢?”简季白扶着她的腰,呼吸收敛几分。

    慕俞晚闷哼出声,回想着当年的事,她断断续续地说“祈民良怎么可能轻易教我炒股,我只能从他儿子祈文津身上下手了。嗯你轻一点。我每天早上定闹钟给他送早餐,他特别难搞,每天想吃的东西五花八门,有时候要去距离好远的地方去买,我天不亮就得起床。”

    她抓着床单喘了口气“连着送了一个月之后,他好不容易答应带我去见他爸,那天我在学校咖啡厅里等他,和他一起去他家。结果没几天,他爸因为一些操作违规,被调查了。”

    “没多久,祈民良找人要把祈文津送去国外,祈文津走之前突然跟我告白,说喜欢我,还要我跟他一起出国,我没答应,他就在我们宿舍楼下等了我很久,传的学校沸沸扬扬,都以为我追上他以后把人甩了,祈文津伤心之下才出国的。”

    简季白额头上染着细密的汗水,怜爱地亲亲她的额头,声音哑的像是被砂砾碾过,眸中有化不开的欲“怎么不澄清?”

    慕俞晚拧着眉,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这种事不好澄清的,怎么跟大家说呢,说我之前给祈文津送早餐,是因为我家里生意出了问题,找人家帮忙,祈文津出国是因为他爸犯事了?

    祈文津也算是真心想让他爸教我的,后来的事他自己也没预料到,他家已经很惨了,我不能公开在论坛上去说这些事的来龙去脉,揭人家的伤疤吧?所以我只跟亲近的人解释过,其他人怎么传,想着也没什么所谓。”

    “小傻瓜。”简季白亲了亲她的眼角,轻声说了句,语气里带着点无奈与宠溺。

    慕俞晚低声反驳“你才傻。”

    “嗯?”男人突然加快,慕俞晚渐渐聊不下去,再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及至半夜才停歇。

    慕俞晚缓和了一会儿,侧目看向倒在她旁边呼吸沉重的男人“你怎么知道祈文津的?你婚前调查我?”

    “我有个朋友跟你一个学校的,你在澜大咖啡厅等祈文津时,我就坐在旁边。”

    慕俞晚愕然了一下,她一直以为自己和简季白是领证那天才见面的。

    那天早上,简季白去慕家接她,她第一次看到他,身材瘦高,眉目清隽。

    慕俞晚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喜欢别人,还答应娶我?”

    简季白嘴角微动“那怎么了,联姻而已,我又不在乎你喜欢谁。”

    “哦。”慕俞晚点点头,尾音上扬,默了会儿又问,“那你后来怎么又在乎了?”

    简季白一咬牙,翻身压过来“谁让你一天到晚的——”

    他顿了下,凑在她耳畔缓慢吐出几个字,“勾引人?”

    慕俞晚脸颊微热,下巴被他轻轻捏起“你还没回答,到底喜不喜欢我?”

    慕俞晚不好意思地避开他的视线“不是说了,我没想好。”

    语落,她听到简季白笑了声。

    她抬眼“你笑什么?”

    简季白看着她,想到刚才她的状态,一双漆黑的深瞳在灯光下淬着点点星芒。

    他食指轻点着她的唇瓣“笑你身体比嘴巴诚实。”

    慕俞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机武风暴〕〔我用闲书成圣人〕〔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宇宙职业选手〕〔唐人的餐桌〕〔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