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我在修仙界猎杀穿〕〔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的姐夫是太子〕〔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后甜吻 第81章 简季白X慕俞晚
    _:婚后甜吻 第81章 简季白x慕俞晚

    慕俞晚眼看着简季白真的要帮她脱, 惊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俩还在外面呢,车也只是临时停在了马路边,可不敢由着他醉酒胡来。

    当简季白去脱她身上的外套时, 慕俞晚严厉呵斥“停!”

    简季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停下来,静静看着她。

    慕俞晚没对他发过火,一时有点不自在, 她舔了下唇, 语气稍微缓和一些, 别别扭扭“坐好。”

    简季白倒是没有反抗, 乖乖坐正,看起来情绪不对劲。

    慕俞晚没办法在马路边照顾他的心情,默默给他系上安全带, 打开后车门,冒雨冲进驾驶位。

    坐定后, 她整理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听到后座传来男人委屈的声音“你果然不爱我,还凶我。”

    慕俞晚愣神两秒, 扭头看过去。

    他歪在后座的椅背上, 周围没有灯光,瞧不出此刻的样子, 只依稀看得到身形的轮廓。

    慕俞晚张了张口, 想说什么,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

    她捞起手机, 看到晏颂打来的电话。

    慕俞晚接听, 那边问简季白回家没, 慕俞晚朝后看一眼“找到他了, 有点醉,正准备带他回家。”

    晏颂松了口气“那就行,给他打电话一直打不通,你找到了我就放心了。”

    慕俞晚犹豫两秒,在晏颂说要挂断时,她忽而问“他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一起聚餐了吗?”

    晏颂此时已经回家了,在阳台的窗前站着,被慕俞晚一问,他有点答不上来。

    时雪怡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突然一把夺过手机。

    晏颂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时雪怡将手机放在耳边“我今天才知道你和你老公之间怎么回事,早知道是这样,我以前真不该劝你试着跟你老公好好相处。”

    晏颂不知道自己老婆是想干嘛,但怎么能在慕俞晚跟前说简季白不好呢?

    晏颂眼皮突突跳了几下,后悔刚才跟她说包厢里的事了。

    他伸手想夺手机,时雪怡赶紧躲开“你老公真的有点问题,就算你在大学和那个什么祈文津谈过恋爱,那他也是婚前就知道的啊,你又没骗婚,是他自己在知道这些的情况下还答应娶你的,婚后又矫情别扭个什么劲?他还觉得委屈,明明你也很无辜啊……”

    时雪怡后面的话没说完,被晏颂抢过来挂断了。

    慕俞晚坐在驾驶位上,举着手机在耳边默了很久,才缓缓收回来。

    祈文津这个名字,她已经好多年没有听人提起过了。

    很久远的事了,简季白跟她不是一个大学的,他怎么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时雪怡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简季白觉得她以前和别人谈过恋爱,心里委屈?

    他今晚高高兴兴出门聚餐,怎么就成这副样子了?还跟祈文津有关?

    慕俞晚想不明白。

    简季白醉成那样,应该也给不了她什么答案。

    她叹了口气,先系上安全带,驱车回家。

    车子驶进别墅里,雨还没停,她直接开进车库。

    管家听到动静过来开车门,慕俞晚想到后车座不着寸缕的简季白,心跳快了几拍,迅速把后门锁上。

    虽然被管家发现简季白这副样子,丢人的是他。

    但自己作为他的妻子,脸面也好不到哪去。

    驾驶位的车窗微微降下一条缝,慕俞晚平静问管家“甜甜睡了吗?”

    管家看看打不开的后车门,又看一眼驾驶位不过两公分的车窗缝隙,心里纳闷片刻,回道“刚才玩够了,一直犯困,又非要等您和先生回来,保姆好说歹说,才刚带她上楼休息。”

    慕俞晚嗯了声“他喝醉了,我来处理就好,今晚雨大,早点回房休息吧。”

    管家应声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围没人了,慕俞晚才从车上下来。

    没见过喝醉酒还这么讲究的人,她看一眼副驾驶座位上他的湿衣服,把简季白锁进里面,自己径直去楼上。

    进衣帽间给他找了干净的家居服,又悄悄折回车库。

    在外面呼吸一圈新鲜的空气,再打开后车门入内,里面的酒气显得格外浓烈。

    简季白烂泥似地瘫在那,慕俞晚无奈地晃晃他。

    淡淡的夜幕下,男人动了动,依稀睁开眼。

    简季白眼神扫过四周,诧异自己怎么在车上。

    回忆少顷,他隐约想起来,自己坐在马路边,下起了雨。

    后来慕俞晚来接他了。

    这酒后劲挺大,他脑袋沉沉的,伸手揉了下太阳穴,倏忽间感觉有嗖嗖的凉意蔓延全身。

    后知后觉地低头一看,身上只剩下一条四角平裤。

    简季白看看自己,再看看旁边的慕俞晚,眸色里透着几分深意“你脱我衣服干什么?”

    男人眼眸眯了眯,“有企图?”

    被倒打一耙,慕俞晚有点气恼,没见过这样的无赖“明明是你自己脱的!”

    见他这会儿清醒了些,她直接把干净的衣服塞他怀里,“你赶紧换上,我去看看甜甜。”

    她作势要下车,却被简季白长臂一伸,拦住腰肢,又一把将人拥进怀里。

    慕俞晚跌进他精瘦结实的胸膛,手掌落在他的腹肌上,往下滑了几寸。

    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烫到,慌忙收回手“你快穿衣服行吗?”

    简季白注意到她有些湿潮的发,轻轻帮她理了理“自己怎么也淋湿了?”

    慕俞晚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问的。

    下着雨,她把一个醉成烂泥的大男人从马路边拽起来,再扶进车里,不淋湿才怪。

    不过看他此刻清醒了些,慕俞晚想着时雪怡的那个电话,试着问他“你今晚怎么了?”

    简季白神色淡了淡,缄默下来。

    好一会儿,他说“没事,就是一高兴喝多了,原本想上厕所的,结果迷迷糊糊自己跑马路上去了。”

    他明显在撒谎,既然不想说,慕俞晚懒得问。

    她莞尔笑了下“嗯,我先回房间了。”

    从他身上起身,慕俞晚开门下了车。

    看着那抹身影走远,简季白换上那套干净的家居服,有些颓然地倚在靠背上。

    夜色暗沉,将他冷厉的脸廓衬得深邃。

    烟瘾突然有些犯了,简季白在口袋里摸了下,没找到烟,他将车窗降下来,盯着车库外面的雨势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他摸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这才注意到,半个小时之前,晏颂发微信给他我以前不知道,你和卓闻彦那小子还有这么大的秘密呢,你早跟我说啊,没准我还能开导开导你。

    慕俞晚嫁给你之前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人早是你的了,还给你生个那么可爱的女儿,你有什么好较真的?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对了,我老婆把祈文津的事跟你老婆说了,我没拦住,你俩好好说清楚,可别吵起来

    消息读到最后,简季白瞳孔微收,想到慕俞晚刚才问他的问题,以及她离开前的那抹笑。

    简季白头皮一阵发麻,下了车直冲向三楼。

    站在卧室门前,他踌躇了片刻,才深吸一口气去开门。

    手抓住门把手拧了下,感受到阻力,门没开。

    被她从里面反锁了。

    结婚这么多年,这是简季白第一次被拒之门外。

    他面上难掩焦灼,后悔刚才没跟她说实话。

    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

    他拿手机给慕俞晚打电话,也没人接。

    隔壁的儿童房里,保姆刚哄睡甜甜出来,看到站在门外的简季白愣了下,打招呼“先生,你怎么不进去?”

    简季白想再次敲门的手收回来,嘴角抽搐两秒,脸上平静如常“透透气。”

    他朝儿童房看一眼,“甜甜睡了?”

    保姆点点头,不觉压低声音“刚睡着。”

    简季白清淡地颔首“早点休息。”

    等保姆离开,简季白才又敲了敲门。

    因为一直没人应,他拿手机给慕俞晚发消息。

    慕俞晚回房间后,泡了个热水澡。

    长发盘起在头顶,她靠坐在浴缸里,水面上一层乳白色的泡沫,裸露在外面的肩薄而瘦,肌肤莹白,锁骨纤细好看。

    她这会儿脑子有点乱,还时不时想着时雪怡电话里的内容,隐约感觉到简季白今晚喝醉酒,跟她和祈文津当年的事有关。

    她和祈文津大学时确实有过一段误会,后来祈文津出国后,她还被人骂渣女。

    因为一些原因,这件事一直没有澄清过。

    她和祈文津到底怎么回事,慕俞晚只跟亲近好友解释过。

    至于学校里其他人怎么传,她实在管不了。

    她只是从来没想过,简季白也知道这事。

    不过就算他知道,为什么觉得难受,还喝成这样?

    慕俞晚浓密卷翘的睫毛簌簌颤了两下,蓦地抬眼“吃醋?”

    她心底打了个激灵,有点消化不过来。

    这怎么可能呢?

    她又想起刚才在马路边上见到简季白,他睁开眼说的那句话。

    ——“慕俞晚,我连做梦都要梦到你,是不是没救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浴室的热气给蒸的,慕俞晚脸颊忽地有点热,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脸蛋。

    平复着心虚,她有些难以置信地想,简季白不会真的喜欢她吧?

    慕俞晚回忆了一下她和简季白结婚这些年的种种。

    他们俩婚前不认识,更是毫无感情,婚后自然不会像从恋爱走进婚姻的夫妻那样,如胶似漆,甜甜蜜蜜。

    但是他们俩的关系,其实也没有很差。

    首先,简季白很洁身自好,没出过什么桃花绯闻让她这个妻子难堪。

    其次,他对自己也算尊重。

    刚结婚那几年,她不知道和简季白的婚姻能维持多久,不想要孩子,简季白也听她的。

    后来慕俞晚觉得这段婚姻这么过下去也还行,才和他考虑要孩子的事。

    记得怀甜甜的时候,他很高兴,每天都早早的回来陪她。

    简季白在她跟前话很少,只会问她想吃什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天要反反复复问上好几遍。

    有时候问的多了,慕俞晚再好脾气也会觉得他烦,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不会说话还不如少说两句。

    现在再回想,他那个时候在她面前,好像是有点拘谨。

    想关心她,又不会关心,人木木的,有点傻。

    生下甜甜以后,简季白学会了出差在外时,偶尔给她打电话。

    他每次都是问甜甜的日常,眼神却一错不错地落在她脸上。

    她讲的时候,他就那样看着她,好像听的很认真。

    知道她喜欢木槿花,他每次出差回来都会带给她,多年来从未落下过。

    哪怕不是木槿花的季节,他也总能买到。

    过往生活的碎片一点点拼接起来,慕俞晚心上渐渐有了肯定的答案。

    放在一旁的手机震了声,将慕俞晚的思绪拉回。

    她伸手摸起手机,看到简季白发来的微信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撒谎的

    慕俞晚看着那条消息,正想着该回点什么,看到上方显示的“对方正在输入”,便一直等着。

    大概过了十分钟,她才又收到一条晚晚,我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机武风暴〕〔我用闲书成圣人〕〔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宇宙职业选手〕〔唐人的餐桌〕〔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