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神游亿万里〕〔张大夫,你大胆一〕〔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后甜吻 第39章 第 39 章
    慕柚不明白,她在跟尹默讨论鲜花,话题怎么就扯到了吃柚子上面。

    她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他还不懂什么意思吗?

    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慕柚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花店里不一定有柚子花,除了这个,你有没有别的喜好?”

    她几乎要明示了,“送人的那种花。”

    尹默道:“花店里没有柚子花,我们可以自己种,也不是非要买的。”

    慕柚:“……”

    慕柚此刻已经完全没有耐心再跟他聊下去,她唇线抿起,扭头看向窗外。

    就没见过这么难沟通的人。

    她看着窗外,气得腮帮子鼓鼓的,有点郁闷。

    莫非这就是年龄差别大,俩人之间有代沟?

    那也不应该啊,小姑父和小姑姑相敬如宾,他还知道送花给小姑姑呢。

    慕柚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是刚才从饭店出来时,她随手拿的。

    剥开糖衣送入口中,是清新的橘子味,酸酸甜甜的味道在舌尖漫开。

    尹默余光看她一眼:“今天玩了一天,累吗?”

    慕柚嘴巴里吃着糖,翻了个白眼继续看窗外,理都不想理他。

    车子停在红灯路口,尹默偏头看她:“怎么不说话?”

    慕柚敷衍地指了指嘴巴里的糖,暗示自己吃着东西不能说话。

    尹默笑了声,倾身靠过来:“甜吗,让我也尝尝?”

    他声音回荡在车厢内透着几分缱绻和蛊惑,慕柚心跳又跟着快了些。

    她伸手推开他,指着前面红灯路口的倒计时:“你看着点,一会儿就变绿了。”

    尹默重新坐正,待绿灯亮起,他起步继续往前走。

    慕柚看着外面的夜景,双手缓缓摸了下脸颊,好像有点热。

    她余光偷偷打脸驾驶位的尹默,他专注开着车,再没说什么话。

    不知过了多久,慕柚发觉不对劲,她四下看看:“这好像不是回公寓的路啊。”

    尹默嗯了声,抽空看她一眼:“现在时间还早,带你去个地方。”

    慕柚狐疑的目光闪烁:“去哪?”

    尹默把着方向盘,懒懒笑了声,漫不经意的应:“送你花。”

    他的语气透着些调侃,慕柚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那些所谓的暗示明示,他都听出来了。

    他在故意装不懂。

    慕柚一瞬间觉得囧,这人怎么这样。

    她坚决不承认刚才有暗示让他送花的操作:“我没有喜欢的花。”

    “是吗?”他唇角牵起细微的弧度,“不过我有,我把我最喜欢的花送给你。”

    车子一路开往静谧的郊外,远离城市的喧嚣和纷杂。

    没了灯光斑驳的霓虹,就连两边的路灯都看起来冷寂不少。

    远处天空像一块黑色幕布,皎洁的月亮高高挂起,周围点缀着几点疏星。

    这是在高楼林立的安芩市内,很少看到的夜景。

    “这是哪?”慕柚话音刚落,看到车子停在一处院墙围起来的庄园前。

    看守的人员认出了尹默的车,高大耸立的铁门缓缓打开。

    里面环境清幽,路灯映得两旁法桐树叶子翠绿。

    车轮碾过树影,在一个泊车位停下来。

    尹默说:“原本是计划今天白天带你来的,但是你和陆祈舟去了游乐场,所以只能晚上了。不过晚上也有晚上的趣味。”

    他解了安全带,下车绕过来,帮她打开车门。

    慕柚从车上下来,入目是一片很大的柚园。

    正是柚树开花的季节,满树的白。

    因为是夜晚,枝丫上缠着星星灯,衬得每一朵柚花都洁白无瑕,好似精雕细琢的美玉。

    慕柚不知道

    园子里有多少棵,她缓步走进柚林深处,一眼看不到尽头。

    风吹来时,花瓣片片飘落,裹挟着淡淡的清香沁入鼻端。

    树上挂着许多祈愿的夜光吊牌,随风摇曳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如同风铃一般。

    慕柚站在一棵相对矮小的树

    一只小巧的牌子落在掌心,借着树上洒下来的灯光,她看到上面苍劲有力写着几个字:祈柚平安。

    是尹默的字迹。

    他工作很忙,这些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

    慕柚回头:“什么时候做的?”

    尹默走过来:“三年前这附近有个开发的项目,我过来勘察,无意间发现这块土壤适合种果子,就种下了这片柚园,今年是第一次开花。郑霖说,女孩子喜欢浪漫,也需要安全感,我还欠你一场真正的告白,于是就想到了这里。”

    “我知道柚花寓意苦涩,但它能结出甜美的果实。就像我们之间,即便曾经因为某些原因苦涩过,当下我们的心仍在一起,后面的生活便是甜的,我和你也终将获得圆满和幸福。”

    他看着星星灯下满园的柚花,揽过慕柚的腰肢,“我送的不是花,是树。”

    他流畅的下颌微垂,深情的眸光凝向她,那双眼瞳漆黑深邃,被灯光一照像点着两盏灯,映出她纤瘦的身影:“柚柚,我会用余生去爱你。”

    这是尹默第一次跟她说这些话,用无比郑重的态度。

    她以前梦里出现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醒来之后什么都没发生,只记得他当初无情冷漠地推开她,跟她说:你太小。

    她险些真的以为,他们俩之间再也没可能了。

    尹默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湿润:“我是想让你开心的,怎么哭了?”

    “我没哭。”慕柚嘴硬道,“是这里的风有点大,我一冷鼻子就酸。”

    她转身看着满园的景色,故作淡定地道:“三年了才第一次开花,今年不一定能结出甜果子来。”

    “那我们就慢慢等,总会有结果的那一天。”尹默从后面环住她,下巴轻蹭着她的耳边,低喃着问,“等结出果子的那一天,我能吃到柚子吗?”

    慕柚身形僵滞片刻,挣扎:“这是你的园子,你问我干什么,再说了,结出来的果子是甜还是涩,现在都不好说呢。”

    “送给你了,以后就是你的果园,不过我刚才问的——”

    尹默笑着将人抱的更紧,“是怀里这颗柚子。”

    他唇瓣似有若无擦过她敏感的耳垂,感觉到怀中女孩的瑟缩,他笑了声,声音刻意压低几分,像极了挑逗,“我尝过了的,很甜。”

    越来越没个正形,慕柚登时一阵羞恼,用力把人推开。

    下一瞬,他又逼上前来,将她堵在了一棵柚树

    慕柚没防备,错愕地瞪大眼珠。

    她后背贴在树干上,树摇晃着,雪色花瓣飘飘然落下几片,落在跟前男人黑色上衣的肩头。

    灯光下他那张脸英隽利落,冷白的肤色被晕染的分外柔和,唇色深浅适中,薄薄勾出极为性感的唇形。

    他看着慕柚,嘴角的弧度散漫牵起:“今晚这满树柚花就当是我宣布要追你的仪式感,不过,你打算让我追多久?”

    慕柚眨了眨眼:“这个还能问具体期限的?”

    “不能问吗?”

    “当然不能了,你这才追了一天,就着急问期限,也太没有耐心了。我们学校追我的那么多,我要是都回答他们一个期限的话,我得拥有多少个男朋友?”

    “我跟他们不一样。”尹默想了想,跟她商量,“咱们俩关系亲近,不然你给我走个后门,说个期限?”

    “期限呀?”慕柚眸光微动,她指腹捻起尹默肩头落着的一片花瓣,凝神片刻,俏皮地挑眉,“那就等这棵树结出甜果子来,你觉得怎么样?”

    尹默:“你刚不是还说,这里的树今年不一定能结果。”

    慕柚无辜地耸肩:“那还能等明年啊,明年不行,还有后年。”

    “行,我有的是时间,追一辈子都成。”尹默俯首凑在她脸前,“就是,怕你自己忍不住。”

    那两片薄唇离她很近,说话间热气喷过来,慕柚那颗悸动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不等慕柚接话,尹默牵起她的手:“再带你去个地方。”

    从柚园里出来,尹默打开车备箱,里面放着一顶风筝。

    风筝做工精致,上面绘制着黑犬和柚子的图案,跟她之前设计的纹身一样,是荧光的材质,夜幕下亮着旖旎的蓝光。

    慕柚欢喜地接过来:“要放风筝吗?”

    尹默说:“本来想放孔明灯给你的,后来觉得不安全,放风筝也能许愿,和孔明灯的效果是一样的。”

    “许愿?”慕柚狐疑地打量手里的风筝,上面除了图案以外,还有一行小字:尹默唯爱慕柚。

    她心底淌过一丝甜蜜,嘴上却道:“这不算是愿望吧。”

    “是誓言。”尹默望过来,“我把这顶风筝放出去,上天看到我的诚意,没准能帮我更快追上你。”

    慕柚弯弯嘴角,指尖抚了下额前的碎发,小声嘀咕一句:“那你求老天,还不如求求我。”

    她倏而看向尹默,“有笔吗,我也有个愿望。”

    尹默从车上取出一支笔递过去。

    慕柚当着他的面在下方补一句:m(爱心)y

    她指着自己写的,跟尹默解释:“my是我的名字缩写,我这个的意思是,希望慕柚永远被爱。”

    尹默看着那几个字,似笑而非地打量她片刻,没有做出评价。

    两人去找了个空旷的草地,合力把风筝放飞。

    今晚天气很好,风是很轻柔的,慕柚放着线,看风筝飘摇直上,高高挂起,心境也跟着开阔了不少。

    风筝越飞越高,莹蓝色的光挂在浓墨一般的苍穹之上,像缓慢滑动的流星。

    慕柚仰脖子看着累,索性躺在脚下的草地上。

    草地柔软,眼前的视野更辽阔了。

    周遭静悄悄的,她仿佛能听到夜晚的鸟鸣,还有潺潺的流水声。

    风吹树动,送来一缕柚花的清香,她手上牵着的风筝线也轻微曳动。

    尹默躺在她身边,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刚刚写的那句话,当真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慕柚放着风筝线的动作稍停,应声:“不然呢?”

    他手执着头侧躺,手肘抵在草地上:“my可以是慕柚两个字的缩写,也可以是慕柚的慕,和尹默的尹。”

    尹默唯爱慕柚

    m(爱心)y

    尹默沉吟着,深沉的眸光投在她精致的脸上:“我觉得,你这句话的意思是,慕柚也爱尹默。”

    慕柚手抖了一下,指尖捏着的线被天上的风筝带走,越飞越高。

    她着急地想伸手去抓,却已经来不及了,什么都没抓着。

    眼看风筝越飞越远,慕柚急了,推他一把:“都怪你,这时候跟我说话,我风筝没了。”

    “放风筝许愿时,就是要完全放飞,愿望才能成真。”尹默接过她手上的风筝轮,“我压根就没把绳子固定在上面,今晚就是要放飞的。”

    他食指点点她的脸蛋,“你还没回答我,是不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意思?”

    慕柚红着脸否认:“我才没那个意思,是你自恋。”

    “是吗?”尹默笑笑,蓦地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草地上,“我觉得就是。”

    两人姿势暧昧,那张英俊的脸近在咫尺。

    这个庄子里住着许多看护柚园的人,他这样压着她,被人看到怎么办?

    慕柚胸口起

    伏着,推了推他:“你快起来。”

    尹默捉住她不安分的纤手,借着朦胧的月色,视线落在那张唇上。

    喉结缓慢滚动两下,他柔声问:“亲一下好不好?”

    “……没追到也能亲?”

    “你就当,我在跟你贷款,后面还回来。”

    慕柚被他的话逗乐:“那利息是什么?”

    “给你做好吃的,还有——”尹默沉吟两秒,唇贴着她耳际,缓慢道,“你以后随时都可以亲我。”

    话音刚落,他嘴角忽然被她亲了一下。

    唇瓣温热柔软,一触即离。

    他愣神地看她,慕柚眼睫眨动几下,问:“随时都可以亲你,是指这样吗?”

    尹默感觉心弦都被她撩动了,心底升腾起难以克制的欲。

    他幽深的眼眸里汹涌难以压制,强势扣住她的下巴,一个深情的吻落下来,印在她粉嫩的唇上,吮吻,舔舐。

    起初还温柔,后来逐渐变的霸道,舌尖顶开她的齿关,攻势猛烈。

    慕柚不觉双臂攀附在他的颈上,闭上眼回应他的柔情。

    好一会儿,男人放开她,慕柚唇瓣被他亲的发麻也顾不得,缺氧一般地大口喘着气,她刚才险些被他亲窒息了。

    尹默他指腹擦掉她唇上旖旎的水痕,笑望着她:“换气都不会,以后得多练习。”

    他翻身重新躺下,双手至于脑后枕着,看着上方美妙的夜空:“喜欢这里吗?”

    慕柚点点头:“嗯。”

    尹默侧目望向她:“我打算在这边建一栋别墅,等你毕业了,就用来做婚房。虽然离市区远了点,不过以后节假日我们可以过来住。”

    “哦。”慕柚莞尔。

    月光如轻纱一般,薄薄地铺在庄园的四周,在青绿的草丛间浮动。

    置身此地,整个世界都跟着安静下来,只剩下他们彼此的心跳。

    慕柚闭上眼,感受着这份难得的温存。

    ——

    驱车回市区的路上,尹默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堂兄尹遂打来的。

    慕柚帮他接听后,点了外放。

    一抹清润的男音飘荡在车厢内:“爷爷说,你这个假期不打算回长莞了?”

    尹默把着方向盘,顿了顿:“到时候看情况。”

    尹遂说:“有时间还是回来看看吧,你领证到现在,爷爷奶奶到现在没见过孙媳妇,一直盼着。俩人几天前就忙活着让人给你们收拾屋子,今天又张罗了一大桌的菜,巴巴等你们一天。你突然不回了,他们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难免失落。”

    “嗯,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车厢内沉默了片刻,慕柚扭头:“假期还有四天,要不我们明天去吧?”

    尹默余光看她一眼:“不是不想去长莞吗?”

    “那是之前,我当时以为你不喜欢我……反正我现在想去了。”慕柚抿了下唇,“他们是你爷爷奶奶,我应该去看望的。”

    尹默笑笑:“听你的。”

    驱车回到公寓,停在车库,尹默拿手机拨通尹老太太的电话。

    刚响两下,被挂断。

    知道老太太闹脾气了,尹默又拨打一次。

    这次很快接听,老太太语气不满:“什么事,我不想跟你说话,只给你一分钟时间。”

    “这样啊……”尹默想了想,“但是你孙媳妇想跟你说话怎么办?”

    “真的吗?”老太太语气立马慈祥了起来,“柚柚这么晚还没睡?”

    慕柚接过尹默的手机,含笑接听:“奶奶,我和尹默商量明天回去看您和爷爷。”

    老太太半信半疑:“尹默那小子不是说工作忙吗,能来吗?”

    “能!”慕柚赶紧说,“他不忙了,今天该忙的都忙完了,明天放假。”

    又示意旁边的尹默。

    尹默接话:“奶奶,我们明天去。”

    “行啊,那咱们可说定了。”老太太语气愉悦了不少,“对了,你俩把你们的结婚证带上,我还没见过呢。”

    尹默失笑:“不是发过照片给你吗?”

    “只看照片怎么行,我要看真的。”

    聊完这个,老太太又问慕柚喜欢吃什么,欢欢喜喜要记下来。

    尹默说了几样,老太太才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回到家里换了鞋,慕柚说:“我们明天直接过去给他们一个惊喜不是更好,你现在打电话告诉他们,奶奶又该张罗了。”

    尹默道:“早点说让他们开心一下,有了盼头,忙着也是高兴的,家里有佣人也累不到她。今晚要是不打这个电话,怕她今晚睡觉都在梦里骂我。”

    慕柚想想也是,又记起什么,她道:“奶奶让咱们带结婚证,咱俩结婚证在哪呢?”

    领完证之后,尹默就把结婚证收起来了,俩人的他都保管着。

    他当时说的是,她在学校,带着不方便,他替她收起来。

    自那以后,慕柚再没见过两人的结婚证。

    此时提起这个,尹默停顿片刻:“不早了,今晚先早点休息,等明天走的时候我取出来带着。”

    “现在取吧,我想看看。”他们俩的结婚证,慕柚自己都没有好好欣赏过。

    此时两人的关系有了转变,心境不同,她突然就想拿出来看看。

    尹默迟疑着,又跟她确认一遍:“真要现在看?”

    “对啊。”慕柚不明白,就让他去取一下结婚证,到底有什么好纠结的。

    难道结婚证藏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慕柚越发好奇了,摊开掌心:“结婚证,现在给我!”

    尹默没办法了,径直上二楼:“在书房,我去取。”

    慕柚跟着他:“我看着你取。”

    她倒要看看结婚证放哪里了,这么神神秘秘。

    推开书房的门,灯打开。

    慕柚看到尹默走到保险柜前,密码解锁。

    这个保险柜里放的都是贵重物品,以及一些商业机密文件。

    结婚证藏在这,是怕她将来提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宸〕〔我的谍战岁月〕〔灵境行者〕〔古神在低语〕〔道诡异仙〕〔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空彼岸辰东〕〔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的姐夫是太子〕〔苟在女魔头身边偷〕〔深海余烬〕〔长生武道:从五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