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我在修仙界猎杀穿〕〔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的姐夫是太子〕〔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后甜吻 第32章 第 32 章
    今天的比赛结束, 慕柚和大家一起清理完现场,她拖着有些疲倦的身体,自己去食堂带了份晚饭回宿舍。

    推开门, 三个室友正围坐在一起追综艺。

    自从上回佟络瑶生病住院那次之后, 宿舍氛围格外融洽, 这仨人也开始黏在一块。

    大家听到动静齐齐回头,慕柚笑着打招呼。

    郝梦成见她一手拎着饭,一手捂着肚子,忙站起来:“柚子, 你怎么了?”

    慕柚神色看起来有些憔悴:“生理期,稍微有点疼,没事。”

    “那冲点红糖水吧。”佟络瑶连忙把自己的红糖拿过来, 用杯子给她接了点热水冲开。

    慕柚在椅子上坐下,双手捧着接过来,暖暖的温度顺着掌心蔓延开来:“谢谢。”

    窄窄纳闷地问:“你每个月不是都不疼吗, 这回怎么回事?”

    慕柚确实没有痛经的习惯。

    小姑姑自幼没了母亲,家里阿姨在这上面难免疏漏,她早年时常痛经,喝中药调理也不太见效,也就如今生了甜甜才稍微好些。

    因为自己吃过这个苦,所以慕俞晚在这方面对慕柚格外照顾, 就怕慕柚跟她一样遭这份罪。

    慕柚的身体, 也一直被慕俞晚调理的很好, 只要不自己作死, 她很少会有痛经的烦恼。

    “下午操场那边出了点状况, 来回跑出了一身汗, 后来又喝了点冰水, 就有些难受了。”

    她当时忘了生理期在这几天,早知道就不喝那瓶冰水了。

    小腹还在阵阵抽痛,慕柚捧着喝了一小口红糖水,带着甜味的温热滑入腹内,感觉比刚才好多了。

    见她们三个围着自己,她无奈地笑:“你们继续追你们的剧吧,我没事,就是有点饿,吃过晚饭就好了。”

    她指指桌上打包回来的饭。

    郝梦成拍拍她肩膀:“那你吃完休息一下,运动会是不是很忙啊,要不然我们仨明天也去给你们当志愿者?”

    佟络瑶和窄窄也看过来,表示可以。

    慕柚说:“明天运动会最后一天,然后就放假了,你们不买票提前回家?”

    “哦对。”窄窄想起来了,“我明天下午得去赶高铁。”

    佟络瑶说:“我离家近,明天我陪你去。”

    慕柚笑着点头:“那可以。”

    她摆手,“行了你们继续看你们的,不用管我。”

    喝过红糖水,又吃了点热乎的东西,慕柚才觉得整个人好像活过来了。

    先前肚子疼的出了汗,浑身不舒服,她拿着换洗衣物去浴室洗了个澡。

    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郝梦成她们三个的综艺看完了,这会儿在刷手机。

    郝梦成看过来:“柚子,学校好多人以为你和陆祈舟快在一起了,论坛帖子里讨论这么热闹,你俩都不打算澄清一下?”

    最近论坛和一些社团的群里经常谈到她和陆祈舟,前两天几个室友问起,慕柚跟她们说了实情。

    这仨人连她和尹默的关系都知道了,她和陆祈舟的关系也就没必要瞒着。

    慕柚坐在桌子前做着护肤,不以为意地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陆祈舟那小子,我现在去图书馆,包里收到小纸条的数量都比以前少了。”

    以前慕柚每次去图书馆自习,回来包里总有乱七八糟的情书,最近难得消停了许多。

    佟络瑶笑她:“拿你弟弟做挡箭牌,还真有你的。不过,尹默不知道你和陆祈舟的关系,你也不怕让他知道了误会。”

    慕柚做完了护肤,爬去床上躺着:“尹默那种日理万机的大忙人,你觉得他会闲着没事看咱们学校论坛吗?”

    “也是,看来我想多了。”佟络瑶耸了耸肩,也拿着衣服去洗澡。

    慕柚躺下时,顺便拉上了

    窗帘。

    在床上随意翻着手机,点开微博,收到很多夸赞她漫画好看的私信。

    自从她和温暖漫画签约之后,作品就在他们的网站上发表,有了站方的推荐,热度比之前还高,她的微博粉丝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慕柚逐一将私信看完,因为信息太多,挑着回复了几个。

    退出来时,她瞥了眼微博界面上方的热搜。

    其中有一条,话题吸引了她的目光:#暗恋是没开始就已结束的失恋#

    慕柚心上沉闷了一下,指腹缓缓点开。

    这个话题下面,不少人讲述自己的暗恋经历。

    @小樱桃不甜lkf:#暗恋是没开始就已结束的失恋#我和他是高中同学,前后桌,他很白,个子很高,每次考试都得第一。

    那时候我经常借着问问题接近他,他握笔的手很好看,我总是盯着能看很久,怕被他发现,就装作在认真思考。偶尔被他发现走神,他总会拿笔杆轻轻敲我的头,跟我说,发什么呆?下次考不好可别哭。

    都说两个互相有感觉的人会有心灵感应,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他应该也有点点喜欢我。

    后来我努力和他考进同一所大学,入校那天我幻想了无数遍和他重逢的画面,对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满怀期待,却在校门口看到他牵着一个女生的手,笑的那样温柔。

    那一刻,我落荒而逃,终于醒悟过来,自己的一厢情愿结束了。

    ……

    慕柚一条条往下看,不少人分享自己的暗恋经历,她的心也跟着越来越沉闷。

    脑海中有什么她不愿回想的画面浮现出来。

    宿舍里传来窄窄的声音:“今天这个微博热搜挺有意思,你们暗恋过吗?”

    郝梦成说:“暗恋多没意思,如果是我,我就明着恋。”

    佟络瑶在洗澡,窄窄抬头看向床上的慕柚:“柚子呢?”

    床帐拉着,上面的人没有回应。

    郝梦成“嘘”了一声,压低声音:“柚子睡着了吧,她最近挺累的,咱们动静小点别吵到她。”

    慕柚能听到郝梦成和窄窄的说话声,却没回应。

    她放下了手机,闭着眼静静躺在床上,微博上别人分享的经历,勾起她心底尘封已久的思绪。

    脑海中闪过的,是尹默那张清隽的脸。

    她和尹默虽说自幼就不陌生,但其实在高三之前,两人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清冷疏离的,慕柚可以跟小叔叔身边的所有朋友打成一片,唯独不敢跟他亲近。

    记得刚被小叔叔送去长莞,到尹默家里,她整个人还有些拘谨,书包放在背后,一点不敢往沙发靠背上倚。

    那天小叔叔刚好很忙,抽空把她交给尹默,人没待两分钟就打着电话匆匆走了。

    尹默送走小叔叔,关上门折回来,看了眼沙发上的慕柚。

    “喝水吗。”他转身去饮水机前,给她倒了杯温开水。

    慕柚看着他递过来的水,抿了下唇:“我不渴。”

    她规规矩矩地坐着,像个乖巧好学生。

    尹默把杯子塞进她手里,淡声说:“喝吧。”

    他声音不怒自威,慕柚身形微颤,双手乖乖捧起水杯喝了好几口。

    怕喝不完他生气,慕柚喘了口气,便打算咬牙把那杯水喝完。

    尹默被她的反应逗乐,抬手拦住她:“不渴就少喝点,又没说非让你喝完。”

    水杯放在茶几上,他偏头打量她,“这么怕我?”

    慕柚纤细的手指绞着衣服,眼睑微垂,矢口否认:“没,没有。”

    客厅内再次陷入寂静。

    尹默发现自己是当真没有小孩缘,这丫头平时对方启贺、南恒那帮人有说有笑的,在他面前就吓成这样。

    是他看起来很凶吗?

    他倚着沙发靠背,微拧着眉心。

    他不发话,慕柚便安安静静坐在那,脊背挺直,一动不动。

    两人距离很远,周围充斥着陌生与疏离。

    墙上的挂钟滴答着,一秒又一秒地流淌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尹默又转首看向她,出声打破这份滞涩的宁静:“小——”

    尹默本来想跟慕俞沉一样叫她小柚子,后来想着现在的小孩叛逆,可能不喜欢名字里带“小”字。

    他顿了下,改口,“我以后叫你柚柚?”

    女孩缓缓抬起头,长而浓密的鸦睫眨动几下,乖顺点头:“嗯,好。”

    她大拇指和食指捏着衣服的一角,指甲盖修剪的圆润饱满,泛着自然的红润。

    尹默忽而起身,半蹲在她跟前,手臂随意搭在微屈的膝盖上,流畅好看的下颌微抬:“我答应了慕俞沉好好照顾你,就会遵守承诺。东边第一间是主卧,已经你收拾出来了,你住那里。以后在这边就跟自己家一样,不用太拘谨。”

    “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会有自己的小秘密,我在你书桌上放了把锁,有什么不愿给大人看的,就自己锁上。这几天我会找个阿姨过来,负责照顾你的起居生活,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不方便跟我讲的,可以跟她说。”

    尹默顿了顿,继续道:“你爸爸妈妈的事我听说了,他们有他们的选择,你也有你自己的人生,高三了,不要被他们影响,先好好读书,知道吗?”

    他体贴周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威严。

    慕柚微微点头:“知道了,谢谢默哥。”

    “叫我哥?”尹默眉头轻挑,眼神似笑而非,“那我以后在慕俞沉跟前不就矮半截?”

    慕柚被问的怔愣片刻,赶紧改口:“叔叔。”

    尹默难得笑了下:“我倒也没那么老,还是叫默哥吧。”

    他起身时,抬手在她发顶摸了把,“还得相处一年呢,我又不吃人,别这么紧张行吗,嗯?”

    他嗓音比先前温醇了许多,望过来的视线也变的柔和。

    慕柚感觉他掌心抚过她头顶的发,虚虚碰了下,便收回。

    衣袖不经意掠过她额前的肌肤,一抹冷冽的雪松味萦绕鼻端,她呼吸稍停,心跳突然有点快。

    尹默已经站起来:“我去做饭,你可以去卧室休息,或者在客厅看会电视。”

    他停在厨房门口,回身喊她,“柚柚。”

    慕柚还没从刚才的悸动里缓过神,又听到他问:“能吃辣吗?”

    她下意识应:“能。”

    身后男人嗯了声,没再有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慕柚壮着胆子转身,白皙纤细的双手扒拉在沙发靠背上,下巴抵在上面,眨着眼朝那边看。

    隔着一道磨砂玻璃门,他系着围裙,身形挺拔,有条不紊地打开冰箱拿了食材出来。

    那是慕柚第一次知道,尹默这种一丝不苟的商界新贵,居然会做饭。

    她又想起刚才男人靠近她,跟她说话时的画面。

    他肤色冷白,极致完美的脸型,眉骨到下颌的线条深邃利落,剑眉下一双深沉眼眸漆黑,像蕴着化不开的浓墨。

    他很少笑,刚才唇角微微勾起时,带着天然的冷淡,却又掺了几分柔和,举首抬眉都那样蛊惑人心。

    慕柚一直都觉得,尹默是小叔叔那群朋友里,模样长的最好看的。

    不过她以前只敢远远偷看一眼,从来没有与他靠这样近过。

    慕柚缓缓伸手,指尖落在发顶他刚刚轻抚过的位置,脸颊莫名其妙热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那天突然就觉得有点甜蜜。

    那是她因为父母的事颓丧好几天后,第一次感觉到生活里还有点美好的东西。

    把书包拿去卧室,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床单被罩都是少女的颜色。

    主卧空间很大,有衣帽间浴室,还有一个可以领晒衣服的大阳台。

    慕柚在书桌上看到了他说的那把锁,很小巧可爱的样式。

    她拿起来看了看,嘴角弯起来。

    她没想到尹默连这些都能考虑到。

    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慕柚出来,再看到尹默时内心比先前亲近了些。

    她走过去,敲了敲厨房的磨砂玻璃门,拉开一条缝,小声问:“需要我帮忙吗?”

    尹默拿铲子在锅中翻炒着,放了调料,浓郁的香味扑鼻。

    他语调漫不经心地反问:“能帮我什么?”

    慕柚被他问的噎住,她在家就没进过厨房。

    什么都不会。

    慕柚局促了一下,鼓起勇气:“我可以学。”

    “那也行。”尹默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肉,送过来,“你来帮我尝一下够不够嫩。”

    想到是刚出锅的,怕她烫到,尹默又收回来吹了两下,一只手在下面虚托着,再次送至她嘴边,“来,张嘴。”

    慕柚愣神地看着那块牛肉,脸颊忽然有点热。

    她是要来帮忙做的,不是帮忙吃的。

    而且,他怎么喂她……

    “怎么了,不喜欢吃这个?”他似要收回来,慕柚一慌,下意识咬住了那块肉,慢慢吃进嘴里。

    肉质鲜嫩,味道意料之外的好。

    她咽下后,惊喜地笑了:“好吃。”

    尹默还要再炒两个,跟她道:“饿的话就先把这盘拿去吃,不是很饿就去外面看会儿电视,再等一下,汤也快好了。”

    慕柚最后选择先去客厅,她想等会儿和他一起。

    重新坐回沙发上,开了电视,也没什么想看的内容,她时不时偷偷朝厨房里的男人看。

    之后的那一年里,她喜欢追随尹默的脚步。

    寒假回到长莞,尹默和小叔叔他们那帮兄弟聚餐,她也跟着。

    她不黏慕俞沉,就黏着尹默。

    那时候方启贺他们总调侃慕俞沉,说他侄女在长莞被尹默养熟了,如今成了尹默的小跟屁虫。

    ……

    思绪回转,慕柚又想到了微博热搜的那个话题:#暗恋是没开始就已结束的失恋#

    其实对于她和尹默而言,这句话也没那么准确。

    在长莞的那一年里,尹默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那时和他相处的一点一滴,对慕柚而言都是甜的。

    哪怕是她一厢情愿,独自狂欢。

    她也不想承认,他们之间从未开始过。

    不过后来结束时,也确实像失恋一样让人难受。

    慕柚捂着小腹,又开始隐隐作痛。

    枕边的手机响起来,她随手捞起来,看了眼备注,是尹默打来的。

    指腹点击绿色的按钮,放在耳边:“什么事?”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淡淡的鼻音。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微沉的嗓音里带着关切:“怎么哭了?”

    慕柚被尹默的话问的呆愣住,正要否认,一抬手摸到眼角的湿润。

    尹默似是想起了什么:“肚子不舒服吗,有没有喝红糖水?”

    他对她总是体贴关照,连她的小日子都记得清楚。

    可偏偏就不喜欢她。

    不知道是不是经期腹痛的原因,又或者是前面看到的微博话题,她这一刻整个人丧到了极致。

    她深吸一口气,没有回答尹默的问题,平复着说:“你是要问五一去长莞看爷爷奶奶的事吗,你的信息我白天看到了,当时有点忙,就忘了回。”

    她停顿片刻,“等我再考虑一下吧。”

    她不是很想去长莞,自从当初被尹默拒绝

    ,她就再没去过那座城市。

    在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他们俩这样好没意思。

    她之前带着报复的心态想要让他爱上自己,然后看他伤心难过。

    可是她到底能从其中获得多少快感呢?

    至少这一刻,慕柚感觉不到快乐。

    委曲求全,假扮小白花,即便他喜欢上了又如何呢?

    他喜欢的不是真正的她,便也只是对曾经那个自己的一种讽刺而已。

    而事实上,她也永远不会对他说出太冷漠无情的话。

    感情这种东西,谁先捧着一颗心交付出去,就注定了会输。

    就像这些年她努力伪装起来的坚强和不在意,因为一个微博话题就能轻易被击垮,戳到她内心最疼的地方。

    “默哥。”慕柚忽然唤了一声。

    车厢内,尹默望着a大校园的方向,久违的称呼让他脸上情绪微敛,声音低沉了些,“你,叫我什么?”

    “默哥。”她又唤了一声,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我前几天是带着报复的心态亲近你的,对不起。”

    “但是现在不想这么做了。”她苦涩笑了下,“我这两年对你的态度不算友好,也不怎么待见你,现在想想还挺幼稚的。其实你只是拒绝过我而已,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她闭了闭眼,又睁开,“我们和解吧,等爷爷的身体完全康复起来,我们把婚离了。”

    尹默脸色沉下来,眸底结了层霜,下颌的线条紧紧绷着,弧度凌厉,仿若风雨欲来。

    原本停在校外的车子直接开进a大校园,他声音里带着难以抑制的紧张:“柚柚,你下来我们谈谈好吗,我在你宿舍楼下。”

    对面没有回应,电话被挂断。

    车子停在宿舍楼门口,他重新拨回去,慕柚没接。

    尹默又连着拨出去几次,慕柚直接关机了。

    宿舍楼前人来人往,尹默的车子惹人注意,不少同学打量的目光看过来。

    有人认出车内的尹默来,激动地和身旁的人议论纷纷。

    尹默对周遭的一切仿若未觉,耳边还回响着慕柚刚才的话。

    ——“我前几天是带着报复的心态亲近你的,对不起。”

    ——“我们和解吧,等爷爷的身体完全康复起来,我们把婚离了。”

    她的话来的突然,这般猝不及防。

    在他以为,他们俩的关系该越来越好的时候,她却说离婚。

    恍惚间,尹默又忆起了那个夏天。

    慕柚高考要回原籍,五月底就提前回了安芩。

    尹默那段时间工作很忙,六月九号才从国外回了长莞的房子。

    原本以为慕柚人在安芩,没想到他刚推开门,一个人影便从卧室方向跑了出来。

    她那天穿着纯白色的立领连衣裙,扎着马尾,化着甜美的淡妆,脸颊红扑扑的,看到他眸子里闪着碎脆的光:“默哥,你回来了!”

    “不是回安芩考试了吗?”尹默挽起袖口去洗手间洗了手,折回来时慕柚给他倒了水递过去,“不想待家里,我昨天下午考完就回来了,自己坐的飞机。”

    尹默在沙发上坐下,接过水杯:“第一次自己坐飞机吧?怎么不提前打电话,我找人去接你。”

    慕柚在他旁边坐下,鼓了鼓腮帮:“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尹默笑了下:“才刚高考完,就觉得自己是大人了?”

    慕柚低着头没说话。

    “怎么吃饭的?”尹默问她。

    慕柚道:“崔姨给我做了。”

    尹默工作忙不常回来,慕柚住在这儿的一年,他给她找了做饭的阿姨。

    除了做饭洒扫之外,主要也是为了有人陪着她。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慕柚有点纳闷:“你怎么不

    问问我考的好不好?”

    尹默把水杯放在茶几上,两条长腿自然交叠起来:“都是大人了,我还老过问你学习,还不得惹你生气?”

    虽然他不怎么爱笑,但慕柚还是能从他语气和神态里感觉到,他在因为刚刚的话逗她。

    慕柚脸颊有些热,她舔了下唇,小声说:“这个问题,是可以问的。”

    尹默眉尾轻扬:“看来考的不错。”

    慕柚脸上挂了些小得意,倚在沙发上:“还行吧,a大肯定没问题。你不是打算回安芩了吗,到时候我们都回去,在安芩还能经常见面。”

    她捧起茶几上自己的水杯,长而卷翘的眼睫垂下来,试着开口,“默哥,录取通知下来之前,我还住这儿成吗?”

    “当然没问题,那间卧室归你了,你想住多久都行。”尹默又说,“要是真考上a大了,给你奖励。”

    “什么奖励?”她看过来的眼睛里染上希冀的光。

    尹默沉吟片刻,一时没想到,问她:“你想要什么?”

    慕柚捧着水杯,白皙的指节不自觉收紧:“我要什么你都答应吗?”

    “要星星月亮肯定不行,其他的,尽量满足你。”

    慕柚心微微提了起来,早就酝酿过无数次的话在脑海中盘旋,想开口时又梗在喉头,很是忐忑。

    她捧着水杯连续喝了好几口:“默哥,我高考结束了,是不是就可以谈恋爱了?”

    尹默笑了声:“有男朋友了?你们班同学?”

    他想了想,“想谈恋爱了也没什么,你成年了,慕俞沉应该也不至于管那么严格。不过,对方家世人品怎么样,你是女孩子,在外面容易吃亏,要不要给你把把关?”

    “不是,还没有谈。”慕柚抿了唇,欲言又止。

    尹默看了下腕表,伸手在她发顶上揉了把,缓声道:“我还有些工作要处理,自己先玩,晚点咱们再聊好不好?想想晚上吃什么,我亲自犒劳你。”

    他手臂不经意碰到她立在侧颈的领子,领口向外敞开了一些。

    这段时间,慕柚在家不是把头发散下来,就是穿立领的衣服。

    尹默原本也没在意,直到此刻看到她耳后的肌肤。

    她肤色雪白,显得那条黑色小狗的纹身格外显眼。

    慕柚擅长画画,看上去像她自己设计,找人纹上去的。

    “怎么纹了这个?”那时的尹默还不知道这图案代表着什么,只是觉得栩栩如生,还挺可爱的。

    慕柚脸上一闪而逝的慌乱,她放下水杯,蹭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捂住他指腹刚才扫过的位置。

    纹身的地方,温度好像慢慢变得有些烫。

    慕柚原本还没想好怎么说,然而状况骤然失控,她就不想再纠结下去。

    她深吸一口气:“我考上a大,你做我男朋友行不行?”

    说出去的一刹那,慕柚忐忑许久的那颗心终于感受到解脱。

    但随之又被新的期待所笼罩。

    她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愣住了。

    他原本舒缓的面部肌肉,在此刻完全绷紧,弧度凌厉,神色肃然。

    室内静下来,针落可闻。

    慕柚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却还是不愿放弃:“你刚刚说要给我奖励,只要不是问你要星星月亮,你就会满足我的。我又没让你现在答应我,你可以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再告诉我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尹默缓慢开口:“你太小。”

    没想到他连考虑一下都不愿意,慕柚心上被什么刺了一下,红了眼眶:“我就是怕你会这么说,我才特意等到高考之后。我成年了,为什么你还把我当小孩子?”

    “我大你七岁。”

    “我不介意啊!”

    “我介意。”

    他每一句话都平静,理智,却轻易冲垮了慕柚心中仅存的希望。

    她第一次觉得他冷漠。

    或许他此刻在想,当初答应小叔叔让她住在这边,就是个错误。

    最初小叔叔这样提议的时候,尹默本就是拒绝的。

    他说慕柚大了,我是个男人,长期住在一起恐怕不方便。

    因为觉得不方便,他给她住带浴室和阳台的主卧,他自己半夜趁她睡着了才去外面洗澡。

    他给她请阿姨照料,尽量避着她,很久才会回来一次。

    他牢记着男女有别,处处体贴周到,从不逾越。

    而此刻,他又对她说:你太小。

    所以她到底是大还是小,都是他一人说了算。

    不过是拒绝她的借口而已!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努力憋回去,不想让自己太过狼狈。

    沙发上的男人依旧端正坐着,理性,沉稳。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是这样冷情冷心的人。

    不知是愤怒还是报复,那天是她第一次吻尹默。

    或者不是吻,她只是扑上去咬住了他的唇,去撕开他稳练自持的外表。

    直到舌尖尝到腥咸的血味,男人闷哼一声,推开她:“柚柚,冷静一点。”

    他性感好看的唇上还沾着血珠。

    慕柚擦掉脸上不知何时滑落的泪水,表情逐渐跟他那张脸一样冷漠:“你今天拒绝我,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今天之后,我不会再喜欢你。”

    慕柚跑出客厅,开门遇到买菜回来的崔姨。

    崔姨张了张口还未说话,她人已经跑着冲进电梯。

    崔姨看到客厅里的尹默,登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慕柚昨晚从安芩回来,就跟她说了要和尹默表白的事。

    她心里没底,问崔姨尹默会不会答应她,崔姨觉得尹默对她挺特殊的,还给了她好多鼓励的话,说能成。

    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两人就闹成这样。

    崔姨望向客厅的尹默,他冷肃地坐在沙发上,周遭的空气有些冷凝,让人害怕:“尹,尹先生……”

    尹默这才注意到崔姨,他抬手擦掉唇上的血渍,淡声道:“看着她,别让她出事。”

    崔姨忙丢下手里的菜,匆匆跟着下了楼。

    那天之后,慕柚回了安芩,再没去过长莞的那栋房子。

    尹默在a大开学典礼上再见她时,她整个人好像脱胎换骨,耳后的纹身也没了踪影。

    这些年她没有再叫过他默哥。

    直到刚才,电话里,她再一次开口唤他默哥,跟他说,我们和解吧。

    其实当年那事过了很久以后,有次去长莞出差,尹默回过一次那套房子。

    那天恰好崔姨在里面打扫,看到他意外又欣喜地唤了声:“尹先生。”

    自从他和慕柚都回安芩之后,这套房子,尹默还是会让崔姨定期过来做清洁。

    看到崔姨,他微微点头应了声,去书房取了一本书。

    出来时他正打算走,崔姨忽然叫住他:“先生是不是觉得,柚柚年纪太小,不懂什么是感情,错把对您的仰慕当成喜欢?您真的觉得,她上次跟你表白,只是因为一时冲动吗?”

    尹默神色微怔,回头。

    崔姨视线落在他手里的书上:“一本书而已,哪里买不到呢,怎么值得先生跑这么远过来拿?您想柚柚了吧。”

    崔姨从来不过问他和慕柚的事,那天第一次这样跟尹默说话。

    尹默脸色淡下来,有些不悦,崔姨又说:“柚柚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走,她的房间,您要进来看看吗?”

    崔姨的话像在指引着什么。

    自从慕柚住进来,他就再也不曾进过这间房。

    她那天走的时候什么都没

    带走,资料,书本,一些漫画稿,还有他那一年里送给她的礼物。

    那些手绘的漫画稿里,几乎全都画的他。

    他一张张翻阅着,偶然看到了一幅画。

    白色的宣纸上,有两个明显很用心设计的图案。

    一只黑色的小狗,眼神清冷,栩栩如生。

    还有一颗柚子,柠檬黄的颜色,上面带着两片绿叶。

    图案下方,是她碎碎念的一些话:

    [高考后第一个愿望:尹默答应做我男朋友,然后和他一起去纹身]

    [这么可爱的柚子图案,不知道他那种清冷的人会不会有点抗拒]

    [如果他不愿意,那就纹一个“honey pomelo”在身上好了,蜜柚的发音和慕柚差不多,这个总不会拒绝了吧?]

    也是那个时候,尹默才反应过来她身上那只小黑狗的纹身代表着什么。

    他捏着那幅画,指节微微泛白。

    尹默微低着头,背影落寞孤清。

    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口时吼间溢出一抹沙哑:“崔姨觉得,我跟她合适吗?”

    尹默当初拒绝慕柚,崔姨虽然惋惜又心疼,但其实也不算意外。

    他们俩差距太大,尹默一个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面对一个刚刚成年的女孩告白,他肯定难以接受。

    何况,他受朋友之托照顾她,这是朋友的侄女。

    崔姨理解尹默,可她照顾了慕柚一年,同样也心疼她。

    顿了会儿,崔姨道:“柚柚已经在读大学了,她有恋爱的权利,如果不是你以后就会是别人,先生舍得?”

    崔姨那天的话,重重砸在尹默心上。

    让她跟别人在一起,他舍不得。

    只是有些话一旦出了口,就很难挽回。

    这两年他努力亲近她,对她好,她都不屑一顾,话也不愿跟他多说。

    直到最近,她终于主动亲近他,结果居然是报复性的接近。

    尹默手搭在方向盘,神色怅然地盯着她微信头像。

    这个傻丫头。

    如果不是今晚,他差点真以为当初的事她早放下了。

    尹默此刻才醒悟,当年的事如果不和她说明白,她心里的结就一直还在。

    -

    女生宿舍的阳台上,不少人正趴着朝下面看,宿舍门口也围了许多。

    郝梦成跑下来看了眼,喘吁吁爬上楼,冲进宿舍:“真的是尹默,柚子,尹默在下面!”

    床上的慕柚没有动静,一旁的佟络瑶和窄窄也面面相觑。

    刚才慕柚和尹默打电话,她们三个听到了一些,糊里糊涂,虽然不清楚始末,也猜测到她和尹默之间有点事,不像慕柚之前说的普通的家族联姻。

    尹默如今出现在学校楼下,应该是找慕柚的。

    慕柚不吭声,她们几个也不好说什么,最后关上宿舍门,权当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宿舍到点关了门,万籁俱寂,灯火全熄。

    尹默又在宿舍楼下待了许久,才驱车回了公寓。

    推开主卧的门,他情绪蔫蔫的,解着领带进衣帽间。

    身上的衬衣领口解开,左侧锁骨下方两寸的位置,赫然便是慕柚之前设计的柚子纹身。

    图案的下方,有一串英文字母:honey pomelo

    尹默望着纹身的位置,他用手机拍了张照片。

    点开慕柚的微信,他发送过去:【(图片)】

    【柚子和honey pomelo,我都纹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机武风暴〕〔我用闲书成圣人〕〔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宇宙职业选手〕〔唐人的餐桌〕〔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