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我在修仙界猎杀穿〕〔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的姐夫是太子〕〔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婚后甜吻 第14章 第 14 章
    车厢内安静了两秒后,上个话题没再继续聊下去。

    车子朝着市中心,尹默公寓的方向开。

    慕柚心里不太情愿:“我还没答应今晚去你那边呢。”

    尹默道:“你小叔叔最近一直都在安芩,他说今晚去我那蹭饭。”

    慕柚啊了声,皱皱眉头,小声抱怨:“我小叔叔也是,自己不想做饭就不会请个阿姨吗,干嘛非去你那。”

    “你要是实在想知道答案,可以当面问问他。”

    慕柚很怂地摇头。

    她才不敢问,小叔叔凶起来,比尹默可怕。

    这几天温度有所升高,但夜里还是有些凉。

    下车后,慕柚冷得缩了缩脖子。

    尹默看她一眼,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怎么也没穿厚点?”

    他衣服上有淡淡的雪松味,清冽好闻。

    “晚上吃饭没有?”进电梯时,尹默问她。

    慕柚摇头,她原本想着等上完课再考虑吃点什么,没想到被尹默带到公寓来了。

    尹默扫了眼腕表:“家里我提前准备了食材,回去就做。”

    尹默的厨艺慕柚还是很赞赏的。

    她突然觉得,偶尔过来改善一下口味其实也不错。

    到家后尹默去厨房忙活,慕柚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不多时,门铃响起,厨房里尹默的声音传出:“去看看是不是慕俞沉。”

    慕柚抱着手机跑过去,看了眼摄像头,打开门。

    “小叔叔。”慕柚嘴甜地打招呼。

    慕俞沉在她发顶揉了把,迈开长腿进来:“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家。”慕柚把门关上,跟他一起走进客厅,“小叔叔,你来干嘛的?”

    客厅里飘着一股子饭菜香,是从厨房传来的。

    慕俞沉直接在沙发上坐下:“这个点来,当然是蹭饭的。”

    慕柚在他旁边坐下,搂过抱枕:“小叔叔,厨艺对男的来说可是加分项,你也应该学学,对你将来找对象有好处。”

    慕俞沉手捏起她软乎乎的脸蛋:“小柚子,有个男朋友就觉得自己长大了是吧,敢对我指手画脚?”

    慕柚烦躁地打掉他的手:“我脸上这么精致的妆,你能不能别用力捏,粉都被你弄掉了!”

    她哼哼鼻子,“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亲小叔的份上,我才不愿意给你支招呢,你不爱听就算了呗,还欺负人。”

    慕俞沉看到自己指腹上沾的粉,嫌弃地抽一张纸巾擦了擦:“我这一捏,得掉下来八斤那么厚。”

    “瞎说,我明明就涂了很薄的一层!”

    慕俞沉没再跟她理论,他觉得肚子有点饿,看厨房那边尹默还没好,他问慕柚:“家里有吃的吗,我垫吧一下。”

    他今天忙了一天,中午都没怎么吃,饿到现在。

    这话一时把慕柚给问住了,她试着去打开冰箱看了看,没能直接吃的熟食。

    又去电视剧旁边的柜子里和抽屉里翻找一遍。

    实在没找到,她道:“大概可能没有。”

    又扭头问厨房里的尹默,“家里有吃的吗,我小叔叔说他饿了。”

    那边很快有回应:“水晶几下面有小零食。”

    慕柚顺着他的话看过去,果然找到了。

    就在沙发旁边,她居然去别处翻找了一通。

    慕俞沉随手捞起一包零食:“你对你男朋友这儿不熟?”

    慕柚脊背稍僵,心都提了起来。

    幸好她脑子反应快,面上平静道:“我刚刚找的那些地方,之前都有放零食的,我这不是一周才过来一次,肯定是之前那些过期了,我男朋友就扔掉了。也有可能是我男朋友不让我吃零食,觉得对身体不好,故意藏起来了。就找个零食,无论如何也没法

    跟熟不熟扯上关系吧?”

    慕俞沉脊背倚着靠背,眼眸逐渐眯起来:“我只是随口一问,你解释这么多?”

    慕柚:“……”

    恰好尹默从厨房探头过来,温和唤她:“柚柚,过来洗手吃饭了。”

    慕柚如蒙大赦,火速逃开她小叔叔,冲往厨房。

    打开水龙头,洗着手跟旁边的尹默道:“真够义气,刚刚突然被我小叔叔提问,可吓死我了,幸好你来救场。”

    尹默走过来,看她开的冷水在洗手。

    他长臂伸过去,帮她调节水温。

    两个人距离太近,慕柚感觉他站在自己身后,倾身时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了她的侧颈。

    痒痒的,像被人用羽毛轻轻扫过。

    慕柚周身起了层颤栗,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

    尹默看她一眼,指了指水龙头旁边的开关:“以后记得,这边是热水。”

    他嗓音清淡,却又说不清的悦耳。

    温热的水流落在掌心,慕柚握了握,看那水从指缝间流走。

    她关掉水龙头,淡声应:“哦。”

    ——

    慕俞沉过来的确是蹭饭的,自从坐上饭桌,便只顾吃自个儿的,也不说话。

    慕柚还因为先前被小叔叔提问的事心虚,当着他的面可劲给尹默夹菜,还不住地夸赞好吃。

    尹默神色温和,也给她夹了几次。

    慕俞沉看他们俩不停夹来夹去,突然就没了胃口。

    尹默做菜好吃,自从两人同住一个小区后,慕俞沉经常过来蹭饭。

    不过今晚这次过后,他觉得他以后还是少来吧。

    省得看这俩人腻歪。

    这段时间,慕俞沉心里一直不是滋味。

    小柚子是他带大的,打小就和他这帮兄弟认识。

    因为年岁上相差比较多,他从来没想过小柚子会和这群人中的一个成为情侣。

    尤其是尹默。

    他性子冷,商场上杀伐决断,心机深心肠狠。

    俩人认识这么多年,慕俞沉从没见他对谁温柔体贴过。

    他们这群人,若说谁没有七情六欲,那绝对非尹默莫属。

    小柚子单纯,怎么看跟他都不是良配。

    不过今晚看一桌子菜全是小柚子喜欢的,慕俞沉倒是有些意外了。

    这太阳有时候,还真能从西边升起来。

    慕俞沉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想起个事,问尹默:“澜七湾那块地市里规划要做旅游项目,腾瑞集团肯定也一直盯着,在旅游开发这块尹氏作为新起之秀,跟腾瑞这样的老牌竞争,你胜算多少?”

    尹默慢条斯理剥着虾:“我们家有家规,吃饭的时候不谈工作。”

    慕俞沉乐了:“上次去你家,你爸不也在说这个项目,他比你还在意这块肥肉,当时也没听说有这家规,懵谁呢?”

    尹默食指微屈,点点桌子:“这个家里有。”

    慕俞沉:“你定的?”

    “不是。”尹默摘掉手套,把剥好的虾仁推给慕柚,懒声道,“我们家柚柚定的。”

    慕柚吃东西的动作停住:“?”

    大概被尹默的话噎住,慕俞沉捞起外套走了。

    随着大门被关上,餐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慕柚脑子里还不断循环回放着他刚才的那句话。

    我们家柚柚。

    定的。

    记得她高三上学期,有次期中考试拿了全年级第一。

    晚上尹默刚好在家,他挺高兴的,亲自做了丰盛的饭菜,还问她想要什么礼物。

    慕柚礼物还没想到,尹默连着接了好几个工作电话。

    他很忙,慕柚住在那边并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他。

    一个月能这么平静吃顿饭

    的时间,都少之又少。

    尹默接完电话回来时,问她礼物想好了吗。

    慕柚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状似不经意地道:“也没什么想要的礼物,你能不那么忙,陪我一起吃饭我就挺开心的。”

    话音刚落,他手机铃声又响了。

    慕柚腮帮子股了两下,一脸无所谓地继续吃自己的:“你接吧,我就随便说说。”

    尹默切断了电话,将手机调成静音,装回口袋里。

    他伸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揉了把:“那咱们以后定个家规,陪你吃饭的时候不聊工作,嗯?”

    他是个冷情寡淡的人,平时除了过问她学习,话都很少说,实在难得有这样温柔的时候。

    慕柚垂头咬着筷子,发顶还有他刚才手掌揉过后残留的余温。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她嘴角微微扬起,眼底被甜蜜满足的笑意浸染。

    因为他少见的温柔,因为他答应好好陪她吃饭。

    他还说,是“家”规。

    那时候年纪太小,才会将他对自己的那份好错认为喜欢。

    她以为,他也是喜欢她的。

    后来她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错愕,她才知道什么叫自作多情。

    不过那些对如今的慕柚来说,都不重要了。

    她不在乎尹默有没有喜欢过她。

    哪怕他现在突然爱她爱的死去活来,说这辈子非她不娶,她也不会再有任何悸动。

    没准还要不屑地嘲笑他:呵呵,太晚了!

    当然,这只大黑狗除了工作,估计也不会疯狂的喜欢谁。

    她也就自己脑补一下,爽一爽。

    今晚上他突然提饭桌上不聊工作这事,慕柚不觉得是在遵守当时对她的约定。

    大概就是小叔叔问的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才随便找的理由搪塞。

    慕柚偷偷翻了个白眼,夹起虾仁送进嘴里,红唇咀嚼着吞咽下去:“你这是拿我做挡箭牌,所以剥虾给我吃?那你剥的也太少了。”

    尹默看她一眼:“晚上了,吃太多夜里不好消化,对肠胃不好。”

    慕柚撇撇嘴:“不想剥就直说呗。”

    尹默又套上一次性手套,给她剥了几颗:“这样够了吗?”

    慕柚美滋滋吃着虾:“还凑合。”

    晚饭后,慕柚帮尹默一起收拾盘碟进厨房。

    残羹倒进垃圾桶里,尹默接过盘子放进洗碗机。

    慕柚去水龙头前洗了洗手,忽而说:“咱们这个假情侣得扮演到什么时候啊?不能一直这么下去,还是得尽快想个解决办法。”

    尹默张了张口,还未说什么,外面门铃声响。

    慕柚擦干手,跑过去开门,看到慕俞沉肃着张脸站在门外。

    慕柚诧异地问:“小叔叔,怎么了?”

    慕俞沉:“去医院,老爷子晕倒了。”

    -

    事发突然,尹默和慕俞沉、慕柚一起去了医院看情况。

    到那边,慕家长辈都已经到了。

    慕柚看到了父亲慕柏廉。

    “柚柚过来了。”慕柏廉上前和她打招呼。

    慕柚没搭理,越过他走到慕柏威跟前,“大伯伯,爷爷怎么突然晕倒了?”

    慕柏威一脸凝重:“早年你爷爷就被查出颅内有个瘤,因为是良性的,你爷爷年纪又大了,所以一直保守治疗。如今病情恶化,医生说得尽快手术,时间定在下周二。”

    慕柚有些担心:“爷爷这个年纪,动手术风险很大吧?”

    慕柏威点头:“医生说,不做手术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慕柏廉走过来:“关键你爷爷现在醒过来了,死活不肯做这个手术,怎么劝都不听。”

    慕俞沉默不作声,推开病房的门进去。

    病床上躺着的老人听到动静便发话:“都别再来劝我,谁说都没用,我一大把年纪了,死在手术台上还不如死在家里!”

    “中气挺足,看来是不难受。”慕俞沉拉开椅子,在旁边坐下。

    慕老爷子探头看了眼,见是慕俞沉,他气场弱下去大半,声音近乎在示好:“你爸都多大岁数了,我真害怕动刀子。”

    “你不是怕刀子,是怕死。”慕俞沉淡声道,“没听医生说吗,不动刀子死的更快。”

    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能不能别老死死死的,听着晦气!我不想死还有错了?不动手术我还能再活上一年半载,运气好两年三年也有可能,要是动了手术,我没准过几天就死在手术台上了。”

    尹默和慕柚两人跟着进来。

    听到老爷子的话,尹默笑道:“爷爷年轻的时候也纵横商场,难道不知道一句话,风险越大机会就越大。做这个手术,万一能让你再多活二十年呢,不就赚了?”

    老爷子摆摆手:“年纪大了,思想保守了,也不愿冒什么大风险。我就再多活两年,把该完成的心事给做完,此生就无憾了。”

    慕俞沉掀起眼皮:“你什么心事,现在说出来我帮你完成了,你答应做手术。”

    老爷子指指他:“我最大的心事就是你,快三十的人了,给你介绍那么多对象一个都看不上,也不知道你心思在哪。”

    说着说着,老爷子叹惋一声:“我心里最放不下的有三件事,头一件就是你的婚事。第二件,是小柚子。”

    老爷子望向慕柚,“小柚子对她父母的心结打不开,我怕她对婚姻没信心。”

    提到父母,慕柚勉强扯出一抹笑:“我哪有心结?没有的事!”

    她又挽起尹默的胳膊,人往他怀里贴,跟爷爷道,“我这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我们关系可好了,您不用担心。”

    尹默因为她的动作身形微滞,顺势揽过她的肩膀,看向老爷子:“爷爷,柚柚有我呢。”

    老爷子眼底掠过一丝忧虑,摇摇头:“恋爱和婚姻毕竟是两码事,不一样。”

    “第三件呢。”慕俞沉问。

    老爷子摇摇头:“第三件暂时办不了,就先不提了。”

    老爷子悠悠叹上一口气,跟慕俞沉道:“你连个对象都没有,小柚子至今也没个好归宿,我若死在手术台上,如何能放心?”

    尹默、慕柚和慕俞沉三个人面面相觑。

    病房内静了片刻,慕俞沉忽而看向尹默:“你和小柚子不是计划毕业就领证,既然感情挺稳定的,就别等毕业了。”

    他又看向老爷子,“你手术在周二,周一让他们去领证,结婚证第一个拿来给你看。”

    慕柚错愕地抬头,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合时宜。

    她侧目看向旁边的尹默,男人恰好望过来,两人对视一眼。

    “那你呢?”老爷子追问。

    “我?”慕俞沉抬眼,“我还没对象,怎么结婚?”

    老爷子哼哼两声,不太满意:“刚刚夸下海口说全都帮我实现,结果现在就只办一样。能办成的这件也不是你的能力,是因为人家俩本来感情就好,早有结婚的打算。”

    慕俞沉嘴角微抽,最后妥协:“行,我找,等你病好了,我努力给你找个儿媳妇。”

    “你这还是在敷衍我。”

    “就这么短短几天,上哪给你找去?”慕俞沉继续说,“你要是不做这个手术,没准只有两三个月的寿命,心愿更加达不成。手术成功了,你再多活几年,你还有机会抱上孙子呢。”

    “真的?”

    “真的。”慕俞沉站起来,“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这手术做还是不做?”

    老爷子沉思着,点了点头。

    又看向那边的慕柚和尹默:

    “你俩要是领了证,也得考虑要孩子的问题,你们的孩子那可是我的重孙,比慕俞沉生的宝贝!”

    慕俞沉:“……”

    尹默&慕柚:“……”

    —

    从病房出来时,慕俞沉嘴上发着牢骚:“真是老小孩,为他好的事还得用哄的。”

    他扭头跟尹默道,“周一记得腾出时间,先把证领一下,婚礼后面再说。”

    慕柚跟过来,人还有点懵:“小叔叔,真让我俩领证啊。”

    慕俞沉道:“你们俩天天腻腻歪歪,我看也不像是会分手的架势,既然毕业后也是要结婚的,如今提前领证哄老头子开心一下还不简单?”

    “怎么了?”慕俞沉回头,视线落在慕柚和尹默脸上,带着几分探究,“有什么难言之隐?”

    慕柚最怕小叔叔怀疑的目光了,心里直发慌。

    再加上病房里爷爷的那番话,慕柚冲慕俞沉笑:“没有难言之隐啊,就是挺突然的。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跟爷爷说了,我们去领个证让他手术前开心一下,也不是不行。”

    她抓住尹默的手,扭头笑盈盈看他:“你呢,没意见吧?”

    尹默望着搭过来的那只手,回握住她:“你说的,我都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机武风暴〕〔我用闲书成圣人〕〔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宇宙职业选手〕〔唐人的餐桌〕〔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