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唯有许诺〕〔婚途陌路〕〔豪门契约:总裁,〕〔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简然秦越〕〔妙手圣医叶皓轩〕〔元卿凌宇文皓〕〔特种兵之无敌战神〕〔都市全能至尊〕〔都市神级强者〕〔战王枭宠:医妃药〕〔江流华笙小说〕〔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异大陆修仙记〕〔无敌从唤神开始〕〔重拾璀璨星光〕〔地球最后一条龙〕〔都市仙尊洛尘〕〔近战狂兵〕〔极品神印少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寡妇与反派 《含苞待放》40
    .. ,寡妇与反派

    这几日京城不太平,城门大关,楠香她们一直被困在郊外出不去。

    不过周荆楚并不慌张,反而从容不迫的带着自家二货在乡下吃吃喝喝,走走看看。

    这天,他又带她去水田里捉田鸡,准备晚上给她吃碳烤田鸡肉。

    好笑的是,这货居然怕田鸡?那双刚下泥地的小腿这会儿因为害怕正死死盘在周荆楚身上呢,说什么也不可肯下来。

    周荆楚真是服了她了,“是谁一大早说要来田里玩儿的?”

    这货今儿起的早,一大早起来看见人家小孩嘴里说晚上要吃碳烤田鸡。她一听立马就要跟人家去田里。要不是周荆楚拉着她,这丫的早跟那些小孩跑了。

    这会到水田里了,她反倒怯场了。

    周荆楚头疼的扶额,耐着性子问她,“怎么不下去捉田鸡了?不是要吃田鸡肉吗?”

    楠香也不想啊,但是她没想到的是田鸡的长相居然那么辣眼睛,那表皮坑坑洼洼不说,还张着大嘴巴凶巴巴的看着人家,长舌头一伸一伸的像是要咬人。这货怂啊,立马就怯场了……

    于是小腿死死的圈在人家周荆楚身上,说什么也不肯下地。她还颇为委屈,声音娇怯怯的,“王爷~,人家不想吃癞蛤蟆了…”

    周荆楚双手托抱着她,亲亲她的额头的小胎毛,抬头看了眼那丑丑的田鸡,难得替一只田鸡作辩解,“人家只是长得丑,并不是癞蛤蟆…”

    这货也看过去一眼,还是那坑坑洼洼的丑模样,“明明就是癞蛤蟆啊……”

    秋琴:……人家癞蛤蟆招谁惹谁。

    最后争执不下,这货还是闹着要上岸。小腿紧紧盘在周荆楚身上,说什么的也不肯下来,就是要他抱着。

    周荆楚心下叹气,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最后看了眼那丑丑的田鸡,啼笑皆非,“罢了,谁让你丑…”

    田鸡:招谁惹谁…

    周荆楚最终还是把她抱出水田区,上岸去了。

    脚下的泥巴都没来得及洗,就问她,“那上山摘果子去不去?”这段时间他养二哈也养出心得来了。只要天天带她出来玩,让她玩累了她自然就没办法闹腾了。

    力气都用光了,等到了晚上,人家自然一觉到天亮,天塌下来都不带醒的那种。

    楠香觉得采果子不错,比较斯文。

    于是坏坏的对秋琴喊道,“秋琴~,那我去摘果子啦,你好好捉田鸡,回来的时候我拿果子跟你换~”

    秋琴嘴角抽抽,很是不爽,“谁要跟你换啊喂!明明是你要来捉田鸡的!现在自己走了算怎么回事啊喂!”

    暗卫混到挽裤腿在泥地里捉田鸡的也没谁了……

    大山兄弟倒是面不改色,粗壮的汉子认真挽起裤腿,埋头苦干,———捉田鸡!

    晚上楠香摘果子回来,如愿的吃上了碳烤田鸡。

    第二日一早,天才微微亮的时候,城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踢踢踏踏的马蹄声。

    那声整齐洪亮,倒像是部队进京,有种破城门的声势浩荡。

    因为声音太大,不仅把楠香她们惊醒了,城里城外的百姓也是纷纷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村子里面聚满了村民。

    这里的地理位置属于城门脚下,虽是乡下,却离城门近的很,所以马蹄声都能听的很清楚。

    门外已经有好些人在嘀嘀咕咕,“怎么一大早的那么大的马蹄声?这都多少年没听过了?”

    村民纷纷附和,“是啊,眼下天下太平,怎么会有军队进京?莫不是又要大乱了?”

    说的人心惶惶,“那可怎么办啊,好不容易过几年好日子,怎么又要动荡啊?哎,真是苦了我们老百姓了。”

    楠香在屋里跟周荆楚面面相觑,“怎么回事?谁进京了?”怎么周荆楚才刚退位几天就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啊?

    其实楠香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周荆楚的退位,让远在荒北的盛南靖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进京来。

    盛南靖早就盯着京里的一举一动,周荆楚一退位,他就立马火速的带着军队回来了。

    他跟太后积怨颇深,那个老妖婆仗着周荆楚的手段作威作福多年,如今周荆楚跟她闹掰了,他自然要趁乱给她来一脚。不然这么多年的恶气怎么咽下去!

    这次归京,他只带了三万军队,剩下的七万在北城种田看门。

    虽然只有三万,不过对付那个没脑子的老妖婆尽够了!

    ………

    皇宫,凤栖殿。

    盛华苑在凤榻里睡的正香,岂料宫人慌慌张张来报,“不好啦!太后!太后!盛将军打进来了!!”

    盛华苑一惊,立马清醒过来,“你说什么?”

    宫人被剜了一眼,哆哆嗦嗦的跌跪在地上,“是真的,盛将军带着军队攻城啦!三万大军啊!!”

    京城虽然人口繁华,却没有三万人口同时出现的场面,尤其是军队。自古以来,将士不得私自回京,违令者斩!所以京城太平多年,从未出现过如此大的阵仗,顿时闹得人心惶惶!

    军队不得召唤私自回京,除了叛变的可能,哪还有什么其他做想?这盛南靖敢连人带马进京,怕是要反啊。

    宫人纷纷惶恐不安,他们私底下其实都知道盛将军跟太后历来不对付。听说太后还杀了他盛家几个族人,这笔账大家伙都私底下听说过的,但真假就不知了。如今盛南靖整装回京,怕是确有其事啊。

    盛华苑也是又怒又惊,气道,“谁允许他擅自回京的!反了,反了!”

    吩咐宫人,“去,把宫里所有禁卫军召集,再去把哀家的暗卫叫出来。今儿怕是有一场硬战要打!”好你个盛南靖,不过就是斩杀你几个族姐,竟敢跟本宫叫嚣!

    今日过后,哀家便让你有来无回!

    但她到底还是太盲目自信了!禁卫军加上周荆楚的旧属,也就两万人。再加上她自己培养的暗卫,也还不到三万人。

    她如此自信满满,不过是觉得盛南靖的军队被她饿了那么久,应当早就不堪一击了。

    盛华苑满心狂妄,她就不信了,自己的两万精兵强将会打不过一群饿了肚子的泥腿子?

    盛南靖面色阴冷的站在城中央,他既然敢只带三万军兵,就有把握将京城一举拿下。

    精兵强将又怎么样,没了聪明的头领,她盛华苑还能变出朵花来?

    那老妖婆常年钻研后宫之术,就会些鸡毛蒜皮的算计。若不是这些年周荆楚在帮她控制朝堂,她有什么本事把持朝政?如今她跟周荆楚撕破脸皮,倒是便宜他了!

    ……

    周荆楚跟楠香在郊外吃着早膳。

    楠香见他一脸正色,却双眼隐晦。问道,“你在担心吗?”毕竟有他在的日子,朝廷一片稳定。

    如今盛南靖将军队带进京,肯定有一场恶仗要打。

    楠香觉得他把持朝政多年,肯定对这天下百姓多少也有些感情,不然他身上的八爪蟒也不会转变成正龙之气。

    若是没有退位这一出,或许他将来会登上皇位也说不定。

    “若是这一仗打起来,你会去帮忙吗?”相比皇位,楠香比较担心他的安全问题。他眼下暂无兵力,怎么帮?

    就算有兵力,但人家盛南靖在北城多年,早已练就一身铁血手腕,不是一般人能对抗的。

    周荆楚再厉害,也没带过兵打过仗,到底不如人家盛南靖的实战干练。楠香心下不安,她内心惶恐,总觉得如果周荆楚参与了此事,怕是会出什么岔子。

    一时心慌不安,“王爷……”

    “没事,别怕。”周荆楚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小脸颊,一脸从容,“别怕,鹬蚌相争,我并不想参与,只要盛南靖不拿百姓开刀,这皇位让他坐也无妨。”

    或许是对军人本能的敬畏,所以周荆楚内心深处还是觉得盛南靖尚可信任。

    他若枉顾百姓安危,那也是昏君一枚,和盛华苑并无区别。

    但他在北城多年,就算北城快饿死也没见他离开。那就充分说明此人爱民如子,并不会做枉顾人命之事。

    伸手揉了揉楠香的小脑袋瓜,出声亲昵,“我就在暗中观察,不会出面,你就放心吧。”

    楠香嘟嘴,“那不是还要去?那你还不如不说。”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对百姓见死不救!哼,真是个爷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医妃妖娆:摄政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通天商会〕〔神医毒妃:傲娇王〕〔向往的生活:超级〕〔隐婚甜妻:恶魔老〕〔总裁老公,宠宠宠〕〔朋友的妈妈雪姨小〕〔也曾嗜你如命〕〔诸天之人皇〕〔众神眷恋的幻想乡〕〔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