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从凡间来(这个〕〔奶爸有植物系统〕〔网游之锦衣卫〕〔乱晋我为王〕〔男神撩妻:魔眼小〕〔重生之超级银行系〕〔九天神皇〕〔神级基地〕〔重生无冕之王〕〔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漫漫仙路奇葩多〕〔超级私服〕〔魔临〕〔胜天传奇〕〔修真从武侠开始〕〔地府代理人〕〔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大王令我来巡山〕〔球霸的黑科技系统〕〔我为国家修文物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寡妇与反派 《含苞待放》39
    .. ,寡妇与反派

    京城变了天,却不影响楠香他们在城郊外胡吃海喝。

    由于周荆楚没有经过太后同意就把地牢里的楠香带走,导致盛华苑大怒,认定他没有真心在投诚,所以派了人在暗地里抓捕他们。

    加上周荆楚的仇人颇多,一旦被他那些仇家知道他没了兵权,估计会立马杀过来。所以他们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的游走在乡间。

    好在秋琴会易容术,这厮虽然好色,手艺倒是极好。她的易容术真假难辨,一双巧手把一行人全部变了个模样。原本出色的样貌都被她化成了普通人的样貌。

    至于普通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把他们放到人群堆里都不起眼的那种。

    就连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换成最不起眼的粗布麻衣,灰的灰,黑的黑,怎么看都不像个王爷小姐。

    楠香也好奇的她的易容术,却不得奇解,只见她闭眼的功夫,就被秋琴画的黑不溜秋,傻里傻气。

    铜镜里面的姑娘不再白嫩水灵,反而黑乎乎干巴巴的,头上只有一根桃花簪,其他首饰全无。身上穿的也是灰朴朴的,怎么看都像是个被晒黑了的土妞!

    楠香忍不住吐槽,“就不能弄的好看一点?这么黑,都不看到我的眼睛了……”

    黑的只剩下眼白你想像一下…

    秋琴也不想啊但是他们现在的身份是乡下做农活的姑娘啊。做农活有哪个不黑的?

    喊冤道,“谁叫您的葡萄眼愣个黑亮!”一旦肤色变黑,那黑黝黝的眸子不就融入肤色里了嘛?那自然就看不出原来那张脸上有双大眼睛的。

    楠香不满意的努努嘴,突然觉得自己这幅模样实在像只丑黑鸭!

    虽然不太喜欢,不过确实好用。一路上她怎么跑怎么跳,人家都只看了她一眼就低头干活了。毕竟乡下人种地各个都长那肤色,也没什么好看的。再加上鬼斧神工的易容术,再妖娆的美人,都被那一身雀黑给掩盖住了。

    楠香心情丑丑的去找周荆楚撒娇,“王爷~,人家这样子好丑…”

    周荆楚起初也被她这幅“尊容”吓了一跳,但到底没说什么,只是沉默了好久………

    最后摸摸她的头,说了一句,“不丑,很可爱。”如果他嘴脸没扬起那抹憋笑的话,楠香或许就信了。

    “哼,你根本就是嫌弃人家!”小嘴气鼓鼓的,“你们男人就这个德行,嫌丑爱美!哼。”

    “怎会?我可不是那种人!”说罢为了证明自己,周荆楚拿唇对准那种黑乎乎的小嘴巴,结结实实的亲下去。———临了还不动声色的擦了一下嘴巴,义正言辞的证明,“看,我最喜欢你了!”

    秋琴:……这谎圆的很有水准啊。

    不仅是楠香,周荆楚跟大山他们几个也被秋琴扮成农家汉子的粗糙模样。一行人里打扮的都很低调,全然不起眼。

    现在盛华苑跟周荆的仇家正在满京城的搜捕他们。好在她们都伪装的很成功,并都有户籍在手,所以不怕被认出来。

    那些户籍都带有官印跟记录,写的跟真的似得。所以不管走到哪,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并不怕被官兵查。

    要不说他深谋远虑呢?早在太后注意楠香的时候,他就早早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摄政王之位本就不会长久,除非他要谋权篡位自己当皇帝,不然是不可能在那个尴尬的位置上长久坐的。再说太后盛华苑也不可能容忍他那么久不退位,所以早点辞官退位也好过往后冰刃相见,大打出手。

    周荆楚对皇位并无兴趣,本来报了仇就打算退位的,只是盛华苑不想没了这条趁手的走狗,所以才没让他离开。

    好在现在有楠香,他现在只想带她游走天下,跟她一起浪迹天涯。

    周荆楚打算带她在乡下玩几天就离开京城,再不回来。但楠香却抱着他的胳膊问他,“王爷,咱们真的要离开京城再也不回来了吗?这里不是你的家吗?若是永久离开京城,你不会不舍吗?”

    这货是觉得,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离开自己的故乡,怕是不厚道,所以再问问清楚。

    周荆楚点了点她的小鼻子,说,“不会”。他抱着楠香坐在自己腿上,头靠在她的肩上,头一次跟她讲自己的身世。“京城虽是吾家,却也是吾的灾难地。”

    他虽出生京城,却快活没几年,还未成年朝廷就叛变了。“那年楚王叛变,趁皇帝病危时逼宫退位,余下所有皇子皇孙均被斩杀。”

    他便是其中一位小皇子,只是侥幸躲过一劫,故事虽然千篇一律,但皇室战争几乎如此。野心勃勃的人为了那个位置,都会在所不惜!

    事情过去多年,再次回忆,周荆楚却已经平静许多。“皇位之争,没了便没了,但他们不该动我母妃!她本是个柔弱的女子,若要杀她,一刀致命也罢。但那些人却心肠歹毒,手段残忍的去对待一个弱女子!”

    回忆到自己母亲的死状,周荆楚脸上的平静骤然破裂!眉眸间尽是恨意!没有哪个孩子能忍受自己的父母被残害。

    楠香的心疼的抱抱他,摸摸他的脸,怜惜道,“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周荆楚把头靠在她肩上,一时有些无力,将重量暂时放到楠香身上,“我那时年纪小,被藏在密室里。那时被吓傻了,不敢动弹。最后等到天黑后才自己偷偷跑出去。”

    那满地的红血,刺鼻的血腥味,都汇聚成了仇恨,那股仇恨支撑着他要活下去。

    细想当年,他仍然记得,“那天,我跑到乱葬岗去找我母妃的尸体,但是没找到。后来有个丫鬟告诉我,她家小姐帮我母妃敛了尸骨并安置了石碑,那个小姐就是当今太后,盛华苑。”

    “盛华苑本是两朝元老盛太傅的庶女。因家中子女众多,她又是个心高气傲的,自然样样都想盖过嫡女。”

    周荆楚回忆幼时,记忆仍是很清晰。“盛华苑此人心气颇高,野心极大。她不仅想压过嫡女,更想一步登天,做人上人。”

    “她暗地里把我送进暗卫局,一心要把我培养成为一把锋利的利刃,替她斩尽阻碍。”那时候的盛华苑也才刚及笄不久,就已经懂得利用他的仇恨来培养他当杀手了。可见其深谋远虑,野心勃勃。

    “她虽利用我,我又何不尝不是跟她相互利用?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除了给自己的亲人报仇之外,也算的上是她手上的一把利刃。”为她做尽坏事,也算是还她的恩情。

    周荆楚用力的抱了抱楠香,身深感无力。他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清香,声音闷沉,“我虽大仇得报,却也罪孽深重。年幼时也不知道对错,只觉得你杀我的亲人,我便也要杀你的亲人。于是冤冤相报!”

    现在想来也不知他满手血腥她会不会嫌弃?或是像世人一样害怕自己?他不喜欢她害怕自己,那样会让他很狂躁,很心慌。

    楠香当然不会,她静静的靠在他肩上。动作柔情的亲亲他的眉眼,看穿了他的思虑。出声安慰道,“你也不想手染血腥的,若不是先杀你亲人,你又如何会杀他们?不过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她现在终于能理解他手上罪恶的来源。皇位就是如此,你争我抢,你死我亡。严格意义上来说,争抢的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谁对谁都没有足够的资格去批判。不过都是皇室的生存法则。

    楠香抱着周荆楚亲了又亲,以示安抚。周荆楚也紧紧的回抱着她,吸取她身上的温暖。

    不过安静了半天,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后知后觉道,“那你跟太后从小就认识?”

    “嗯。”周荆楚点点头。

    这货突然有点不爽了,“那你跟她这么多年的交情,还替她这么卖命,难道是喜欢她?”不然跟你怎么给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刽子手!

    这货多少语气不善,醋味大增,“说,你是不是喜欢盛华苑那个老太婆?”

    周荆楚难得心虚,“也不算喜欢。”那个时候的懵懂少年,哪里懂的什么喜欢不喜欢。只是因为盛华苑老是若即若离的吊着他,他才会超生幻觉,觉得盛华苑对自己有意。

    他本就是木头疙瘩一个,确实不懂什么情情爱爱,尤其遇到楠香后,也只是养狗心里。若不是这货粘他粘的紧,又癞皮狗似得不离他半步,还真处不出什么感情来。

    这货身娇体软嘴巴又甜,是个男人都得抵挡不了她的魅力。尤其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亲切感总让他不由自主的靠近。

    周荆楚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就是觉得跟她命中注定似得。当初不杀她,并不单单因为她跟太后长的有些相似。

    那时为什么不杀她?他也说不来是什么缘由。倒像是鬼迷了心窍一样,就有一种突然想要圈养她的心思。

    旁人或许会觉得他做这些完全是暗恋太后无果所以才找了替代品。其实不然,旁人或许觉得她们长相相似。但他却能一眼分辨。

    而且这两人也并非完全相像,单五官来看,楠香更上一层。

    她们一个刚,一个柔,只除第一眼便能很好的区分。尤其这二货,实在是貌美异常,有时候装扮一下都过度妖娆,美的不似凡人。而盛华苑身上戾气太重,再美的样貌都会摧毁了。

    周荆楚抱着楠香给她擦擦油腻腻的小手,怀中的她暖暖的,很是贴慰,心下顿时觉得很满足。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逃不开的缘分?

    “周荆楚,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是不是喜欢太后了?我都听宫女说,你把我当成她的替身了?是不是!”这些闲言碎语还是有人特意说给她听的,只不过她没放在心上罢了。

    这货自认貌美第一,绝不承认自己跟太后那个老妖婆长相相似。

    真是越想越气,楠香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你快说!是不是!”大眼睛瞪的凶巴巴的,仿佛他敢回答是就弄死他!

    周荆楚哭笑不得,连连解释,“没有的事,我只喜欢你!到底是谁在编排吾?你怎么尽听旁人的话来冤枉我?那样我多伤心啊。”难得清冷的眉眼竟然还懂得扮起可怜来。

    楠香的歪着脑袋,大眼睛黑溜溜的盯着他,想找出他表情里的可信度。

    但人家一脸坦然的跟她对视。他眉眼刚正凛然,哪里有半点心虚?

    楠香小手啪的一下砸在他的胸口上。力道小的跟猫儿饶似得,一点不疼。

    这货还特自信,“我就说嘛,像我这么肤白貌美,凶大腰细的,脑子没病的都该喜欢我!王爷果然有眼光!”这货不是一般的自信。

    秋琴觉得没眼看:“您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那有什么的,人家说的就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有本事你来反驳!”

    秋琴瞄了一眼她的完美妖娆的身材,确实无法反驳。暗叹王爷好有福气啊。

    周荆楚没好气的给她一爆栗子,“没羞没臊。”

    这货不满,气鼓鼓的从他身上跳开,“有本事你别喜欢我的凶,口是心非!”

    周荆楚叹气,他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说他不喜欢?

    一向正厉凛然的眼睛居然红着脸,忍不住偷偷看了那个方向一下……

    好像,还挺喜欢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皇婚〕〔随身空间:神医小〕〔绝世武圣〕〔重生之资本帝国〕〔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嫡女归来:傲娇王〕〔末世重生gl〕〔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篮球之梦想的延续〕〔豪门爽情:重生娇〕〔铁血英侠传〕〔陛下有个黑月光〕〔农女要翻身:四叔〕〔重生之校园女王〕〔重生影后小甜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