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从凡间来(这个〕〔奶爸有植物系统〕〔网游之锦衣卫〕〔乱晋我为王〕〔男神撩妻:魔眼小〕〔重生之超级银行系〕〔九天神皇〕〔神级基地〕〔重生无冕之王〕〔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漫漫仙路奇葩多〕〔超级私服〕〔魔临〕〔胜天传奇〕〔修真从武侠开始〕〔地府代理人〕〔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大王令我来巡山〕〔球霸的黑科技系统〕〔我为国家修文物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寡妇与反派 《含苞待放》32
    一路颠簸,终于到京城了。

    一下地,这货立马兴高采烈的去后厨要吃食。吃了半拉月的干粮,她都快成干粮了。

    “嗷嗷,煎饼果子来一套,厨娘大婶婶,快给我肉饼子、羊肉汤、雪花糕、香果子全部来一套。”

    周荆楚在她身后不急不慢的跟着,让她慢点走。但人家咻的一下胡跑没影了。

    心下好笑的摇摇头,没跟她去厨房,而是进卧房里换上了朝服。

    他稍作洗漱,简单收拾一下便要走。

    楠香从厨房里捧来一大堆东西,献宝似得跑过来,“你气拿?”嘴里还塞着雪花糕,吐字都不清。见他要走,连忙拉着他一起吃。“吃了饭再走,饿肚子对身体不好哒。”

    周荆楚笑着摇摇头,心想,他一个大男人什么苦没吃过?还怕什么饿肚子。但他很少拒绝过楠香的要求,是以便穿着朝服坐下来跟她一起用早膳。

    两人吃完又嘻嘻哈哈闹了一阵。宫人等不及就过来催了。

    那宫人是太后身边的亲信,此时正毕恭毕敬的对周荆楚弯腰说道,“王爷,咱们快走吧,别让太后久等了。”

    说完便低眉顺眼的立在一旁等。头虽低着,眼神却时不时的偷偷打量着两人的动作。

    只见往日里刚冷无情、词严厉色的摄政王已然威严不在。反而慈眉善目的对着那妩媚倾城的姑娘在轻声细语的说着些什么。

    那宫人只略瞧了一眼,便惊呼那姑娘与太后果真很相似。单外形来看,那姑娘眉宇间更艳丽俏皮多一点,倒是比老气沉沉的太后要强上很多。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弱女子被太后盯上后。是祸还是福?

    周荆楚随宫人进宫后,楠香就在屋里打坐。

    最近过得太安逸,导致她都忘记孟婆让她练习的册子了。

    因为周荆楚此时的龙气很正,震慑力极强,以至于都没有小鬼敢出现,遂而修炼灵气的进度都拖沓了。

    ………

    宫里:

    太后盛华苑一身金色凤袍加身,头顶黄金凤冠,姿态雍容华贵的坐在凤椅上。冷眼旁观着殿中孤那个高冷傲的男人。

    他一身黑色金丝蟒袍朝服,头戴黑玉朝冠,相貌堂堂,身躯凛凛的站在下方。

    不知何时,那个清冷寡淡的少年,已然变成了不怒而威,气质卓越的男人了。

    她本就长他五岁,就算保养得当,内心仍将他当成男孩。儿时帮他颇多,如今他已然长成,自然要为她所用。

    这些年来,他彷如自己手中的一把利刃,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可谓用的极其顺手。当年之所以在血堆里救他,不过是看重了他眼底的仇恨。有怨恨的孩子最容易培养,她也一直恩威并施,对他若即若离,像是故意吊着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虽谈不上对自己温柔体贴,却也毕恭毕敬。

    可宫人来报,他如今为着一个小妇人,居然肯低声下气,卑躬屈膝的去哄?这让她如何能平息下心中的那口嫉妒!

    “回来啦?”内心气的扭曲,面上却还得假装关怀。

    “嗯。”周荆楚眉眼清淡,依旧行峻严厉、不苟言笑的刚正模样。

    盛华苑冷眼打量着他的眸底,想要看到他的心里去。

    但那黑眸深不见底,波澜不惊,并未能看出什么不同来。

    以往他都是这幅严肃明正的官威模样,并没有宫人所说的眉眼带笑?更别说柔情似意了。

    “听说,你身边养了个小妇人?”语气有点试探的意思。

    周荆楚“嗯”的一声,大大方方的承认。

    他这般坦荡,盛华苑却又困惑了。难道情报有假?

    “那女子品性如何?有空便让她来宫里陪哀家坐坐。”依然不死心的试探。“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娶妻了,心中可有人选?”

    盛华苑静静地坐在凤椅上,冷脸观察他脸上细微的表情。

    只见他神色坦然,仍然没有任何不同以往之处。他道,“娶妻之事等皇上长大后再说。若非要娶,也可以过两年退位再娶。”

    他字字句句都是为了圣上考虑,怕娶妻生子给皇帝带来麻烦,又怕拥护他的家臣会想要叛变,从而扶持他的子嗣上位。

    盛华苑知道,他从未对皇位感兴趣。否则自己计谋再多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自己从未信任过他,每一年都在试探他。

    但他好似看不见她的试探,依然各司其责。

    周荆楚面色如常,内心却心惊胆战,他自然知道太后动了杀心。不过不是对他,而是家里那只二货。

    他明知盛南靖将楠香送到他府上是有阴谋,却还是鬼使神差的他把她留下了。

    她性子欢脱,不拘小节,养着养着倒养出感情来了。若说太后对他有情意,却也只是忽近忽远,而且她心里只有权利地位,怕是这辈子也不可能与他共有江山的。

    太后野心勃勃,他如何不知?只是幼年他母族被抄家,是少女时代的盛华苑救了他一命,并帮她母亲敛了尸骨,还帮他他脱胎换骨,一步一步走到摄政王的位置。

    若说这种情感是爱,却也很模糊。毕竟少年时期的情感是懵懵懂懂的。而她对自己又若即若离的。

    是以,到现在他也没有真正理解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何情感?

    但楠香,他是喜欢的。毫无保留的那种喜欢。

    若是将来娶妻,他的脑海中只有楠香一人。所以,这算不算是爱?

    或许他对太后只是年少时的感激与情窦,或许算不上爱,只是知恩图报。

    如今太后盯上楠香,他真是有点坐不住了。

    不过,以太后的善心,应该不会乱杀无辜吧……

    盛华苑也在紧盯着他,眼神锋利,像要看穿进他心底似得。

    “盛南靖此人不服管教,年年与朝廷作对,你说,该如何解决他?”其实以往只要她如此说,周荆楚都心领神会的去处理了。

    他手段简单粗暴,能压制就压制,不能就换人替上。算是比较血腥却又极有效的手段。

    但这次,他似乎沉默了。

    没有像往常一样样,领命一声就去解决。而是居然替她那个死对头盛南靖说起了好话。

    “回太后,边疆虽然安稳,但仍存在隐患。盛南靖此人虽然阴晴不定,却颇得军心。此时若动他,怕是要引起军愤。”

    他句句实情,盛华苑却不喜他反驳自己。人上人坐久了,自然听不得忠言逆耳。

    盛南靖跟她势不两立,也不肯跟她投诚,所以她才想方设法要他的命。可惜北城甚远,他的军队人数又多,实在无从下手。

    本以为周荆楚会全力以赴去给她处理这件事,没想到他竟让自己不要动手!

    “周荆楚,你怕是翅膀硬了,都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了!”一气之下,连这种心底话都吐出来了。

    周荆楚微楞,却又立马正色道,“微臣不敢。”

    其实私心里,他对太后恭敬,却不是对主子那种。

    原来,她竟是把自己当下人吗?

    周荆楚一时有些困惑,遂而没在说话,沉默不语。

    他这般敛容屏气,沉默不语的模样更让盛华苑看不惯。大手一挥,冰冷道,“下去吧。”

    周荆楚略微点头行礼,“是”一声便要出去。

    身后盛华苑却又不甘罢休,语气阴冷报复,“明日把那小妇人叫来给哀家看看。”语气不容拒绝!

    周荆楚脚步微顿,心下突然生出一股不悦来。

    他的人,还轮不到谁来使唤!

    只是为她效命多年,又有救命恩情,遂而当下没有当面反驳她,而是一脸怒意的出宫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皇婚〕〔随身空间:神医小〕〔绝世武圣〕〔重生之资本帝国〕〔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嫡女归来:傲娇王〕〔末世重生gl〕〔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篮球之梦想的延续〕〔豪门爽情:重生娇〕〔铁血英侠传〕〔陛下有个黑月光〕〔农女要翻身:四叔〕〔重生之校园女王〕〔重生影后小甜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