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超级医生〕〔江上华笙空流转〕〔仙缘无限〕〔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海贼之文虎大将〕〔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快穿任务:炮灰来〕〔帝国败家子〕〔东晋北府一丘八〕〔前任无双〕〔护花神豪〕〔重生当首富继承人〕〔妙手小毒妃〕〔热力学主宰〕〔燕歌行之凌波词〕〔天启之刻〕〔两只魔偶〕〔逍行传〕〔无敌外挂系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一百八十九章 海上现天舟
    李孑第二天醒来,就被陆景行请过去。

    把昨天她和莫惊澜走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了一番。

    “现在那唐炔被陆某移交给了她二人。”

    李孑早饭还没吃,把桌上放的一盘糕点扒拉到自己面前,顺手递给莫惊澜一个,剩下的自己包圆。

    等陆景行话,她这盘子也见底了。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人既然交给了陆公子,之后事宜,你自己决定变好。”

    抓到真凶,后面的事态发展,对她来就没有多大兴趣了。

    陆景行招招手让人再送一盘糕点过来,“李姑娘,那位蓝衣姑娘和唐姑娘想知道是谁制服的唐炔,陆某不敢妄自做主。”知道那人是唐炔后,他对面前这两位的认知又到了一个新高度,言辞间比之前更多了三分客气。

    李孑看见新出炉的点心弯了弯眼睛,美食在前的时候她就相当好话,“就行,没什么不能的。”

    她又不怕她们。

    她又拿了一个递给莫惊澜,莫惊澜摆摆手,“你吃吧!”

    一个盘子里就四块糕点,看官官吃这么香,他都不忍心抢了。

    莫公子静静想着:既烤鱼之后,自己是不是再去学学怎么做糕点?

    临走,李孑顺手顺走最后一块,又顺嘴夸赞了一声:“陆公子这的厨子不错。”

    自那之后,李孑房间里,每天早中晚都会有人送来几盘做好的糕点过来。

    让李孑大赞陆公子真会做人。

    莫惊澜:“······”

    蓝衣从陆景行的口中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再见李孑,态度中少了之前的随意,多了些许慎重。

    后来见得次数多了,她发现这位李姑娘为人一贯随性,颇为不拘节,虽不是江湖中人,但相处起来也很舒服。

    索性真心结交起来。w..

    倒是唐念对李孑的观感有些复杂。

    唐炔人是抓到了,但也并非能立刻就杀了。

    首先唐黎就不同意,其次她见唐炔如今这样,内心到底有几分顾念之情。

    起来在唐门中,唐炔还算是她的辈。

    所以对于把唐炔制住的李孑,她在感激中也夹杂了些许诘难。

    态度也不冷不热。

    李孑压根没有在意那位唐姑娘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有些事她想做便去做了,如果事事都要顾及别人的看法和想法,那该有多累。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督促三只写一张大字,吃两块糕点,和她家莫公子谈谈恋爱。

    深夜,海东青一声长鸣。

    李孑在睡梦中睁开眼睛。

    听到了旁边房间窗户轻轻打开的声音。

    她摸了摸身侧睡得规规矩矩的林宪,起身拿了床头挂着的袍子披上,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探出头超旁边看去。

    立在一道横杆上的轻轻闻声偏了偏头,一双冰蓝色的大眼睛看向李孑,翅膀微张扑棱了两下,算是打招呼。

    李孑伸手悄悄窗框。

    不一会,莫惊澜从另一边窗户后面探头看过来。

    晚上两人都没有束发,海风一吹发丝飘飞,差点缠绕到一起,李孑揪住自己的头发在手心,轻声开口:“惊澜,卿卿怎么突然来找你?”

    平时为了不引人注目,它都是飞在天上的。

    “有信来。”莫惊澜的声音有些微哑低沉,李孑听得忍不住摸了摸耳朵,看向月光下那张风华内敛的面容。

    “没什么紧要的事吧?”

    莫惊澜拿着信的手微顿,“先睡吧官官,明早再。”

    李孑点点头,“那你也早早休息。”

    关上窗户,李孑背靠着窗户拧了拧眉。w..

    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次肯定有事情。

    回到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下去,李孑干脆出了房间蹑手蹑脚出了走廊,走到甲板上。

    凌晨时分的甲板空无一人,头顶明月高悬,天地间一片静谧。

    李孑围着甲板走了两圈,觉得身上有些潮湿了,打算转身回去。

    “官官!”

    李孑听到声音回头,入目是披着一件玄色斗篷的莫惊澜。

    她主动招供,“我睡不着,就出来走走。”

    “正好,我也是。”

    两人面对面站着沉默一瞬,那气氛好像谁先开口谁就先输了似的。

    直到莫惊澜突然上前了一步,伸手把李孑拥在怀里。

    “官官。”

    李孑插手到斗篷里面,伸手抱住莫惊澜的腰,“嗯?”

    “官官,刚刚我的部下传来消息,我······”

    李孑偏头靠在莫惊澜的胸前,听着耳边微微急促的心跳声,轻声截断他的话,“你要走了?”

    莫惊澜手落在李孑后脑勺上,指尖的发丝顺滑,有种让人安宁的冷香,他伸手轻轻顺了好几遍,才微微点头,“这次传来的消息太过重要,我要回去一趟。”

    “有危险吗?”

    莫惊澜想没有。

    李孑恰好抬头。

    他低头就对上了那近在咫尺的一双清亮的纯黑色眼睛。

    里面一弯明月,倒映漫天星河。

    到嘴的没有临时变成了:“有。”

    他的官官不好骗。

    李孑顿时有种把人给强行押下的冲动。

    她呼吸起伏了几次,才稍稍化解了眼底涌出来的戾气,“不许受伤。”

    “好。”

    “让我再看见你,你身上要是有一道伤口,我要你好看。”

    “好。”

    “我舍不得你走。”

    “······”

    李孑瞪向莫惊澜:“你怎么不好了?”

    莫惊澜无奈苦笑。

    “低头。”

    李孑捞住听话低头的莫惊澜脖颈,踮起脚尖,凑上前对准他唇瓣发狠地咬了一口。

    莫惊澜忍不住轻嘶一声。

    李孑咬完又有些心疼。

    她这会哪哪都不得劲。

    最后狠下心偏过头,“我困了,回了。”

    莫惊澜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怀里,伸手轻轻碰了碰唇角。

    怅然若失。

    在原地站了良久,天色微明,方才回房。

    李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阵依旧没睡着,还把林宪给闹醒了。

    只能把人哄睡了,自己去软榻上躺着。

    听见隔壁的开门关门声,她瘪了瘪嘴巴。

    清晨送来的糕点罕见的一块都没动。

    去饭堂吃饭,李孑沉默地喝完一碗鱼片粥,正想问坐在对面的莫惊澜要何时离开,怎么离开,就听见前方甲板上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惊呼声。

    “什么情况?”

    饭堂里的众人也压不住好奇心,拿着吃着跟着跑了出去。

    李孑也想出去看,被莫惊澜抓住手腕,“先吃饱,再出去。”

    李孑:“······”这要是海上奇景海市蜃楼什么的,等她吃完就没了。

    不过抬头见看到他唇瓣上那道细的伤口,到底有些气短。

    乖乖把剩下的饭吃完了。

    三只比她吃得少吃得快,刚刚就已经被宋欢喜带着去甲板上了。

    李孑和莫惊澜一过去,团子伸手往前方一指,“姨姨,看,好大一艘船。”

    李孑定睛看去。

    对面的船只在缓缓靠近。

    光看船的体积,足足有他们这艘的五倍。

    这在海上已经是堪称是巨无霸的存在了。

    离得近了,已经能看清楚上面的雕梁画栋,和与之体积相匹配的霸气。

    他们这艘和对面的船只相比,堪称七品县令面见帝王。

    还没靠近,引起的波浪就已经让他们这边脚下微微摇晃了。

    李孑刚想出声,就见对面船上,冲天而起一只白色巨鸟,洁白的羽毛在清晨的阳光下泛上一层莹润神圣的光。

    是卿卿。

    李孑猛地转头看向莫惊澜。

    耳边有人惊呼一声,“天舟,这是天舟!”

    “你的?”

    莫惊澜沉默点头。

    李孑轻轻拍了拍心口,继续朝对面看去。

    对面的船只好像是停下了。

    很快,众人视野里,对方船上出现了一道高高的踏板,缓缓降落在海面之上,那踏板接着又开始眼神,直到在两艘船只中间,连接出来了一条宽长的桥梁。

    一番操作,令人叹为观止。

    起码他们这边的惊呼声不曾停歇。

    桥上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

    身姿挺拔,目光如电,气势凛然。

    陆景行已经匆匆赶来,他是船主,现在不知道对方船只有何目的,再看桥上正走过来的两人,难免有些忐忑。

    恰巧抬眸间,看见李孑和莫惊澜从人群后方走出来,他刚准备打声招呼,就听耳边飕飕两道风声划过,再睁眼就见那方才还站于桥梁上的两人这会已经到了他这船上,单膝跪地,朝着他刚准备打招呼的那两人。

    陆景行手一抖,到嘴的话下意识咽了回去。

    甲板上此刻雅雀无声。

    只能听到那对单膝跪地的男女声音响起。

    “天衡(璇玑)拜见公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田园帝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医妃妖娆:摄政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通天商会〕〔神医毒妃:傲娇王〕〔向往的生活:超级〕〔隐婚甜妻:恶魔老〕〔总裁老公,宠宠宠〕〔朋友的妈妈雪姨小〕〔也曾嗜你如命〕〔诸天之人皇〕〔众神眷恋的幻想乡〕〔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