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唯有许诺〕〔婚途陌路〕〔豪门契约:总裁,〕〔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简然秦越〕〔妙手圣医叶皓轩〕〔元卿凌宇文皓〕〔特种兵之无敌战神〕〔都市全能至尊〕〔都市神级强者〕〔战王枭宠:医妃药〕〔江流华笙小说〕〔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异大陆修仙记〕〔无敌从唤神开始〕〔重拾璀璨星光〕〔地球最后一条龙〕〔都市仙尊洛尘〕〔近战狂兵〕〔极品神印少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田园帝师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二位师弟是和尚!
    这声音只有她能够听得见。

    但莫惊澜注意到了身侧的人突然看向前方虚空中的目光。

    巷的尽头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座月牙状的白石桥。

    桥上有一道修长的背影,斜倚栏干,手指翻飞间可见月光下一抹绯红流光。

    李孑三两步上了桥,看了眼对面那张愈发显得绮丽的容貌,“虞怀。”

    绯红流光隐于指尖,虞怀先是看了眼和李孑肩并着肩立于桥上的莫惊澜,修眉微挑,这才朝李孑施礼,“见过师姐。不知师姐为何突然来雍京?”

    李孑回了一礼,“我带学生外出游学,途径这里。”她完看了眼莫惊澜,对虞怀介绍道,“这是你师姐夫。”

    虞怀:“······”

    “久闻无妄城少城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采非凡。”

    莫惊澜淡定回了一礼:“不敢当,这世上哪还有无妄城少城主。”

    李孑听到无妄城少城主的字眼,微微瞪大眼睛,不过也没有继续探究的打算。

    莫惊澜无论是何身份,反正都是她的人了。

    “虞师弟,你确定我们就在这里叙旧么?”

    李孑一点都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你的师姐很困了!”

    虞怀微微一笑,赔罪:“这么晚还来打扰师姐安寝,是虞怀的不是。明日是京城大佛寺庙会举办的最后一天,不妨明日再约。我在大佛寺恭候师姐大驾。”

    “也好。”李孑点点头,看来去京兆府就只能等到下午了。

    虞怀见李孑点头也不久留,“师姐,莫公子,告辞!”

    他这边话音刚落,另一边的桥下驶来一驾通体漆黑的马车,就连赶车的人也全身黑衣隐藏在黑暗里。

    虞怀上了马车,赶车人轻挥马鞭,马车缓缓归于黑暗。

    李孑和莫惊澜转身缓步往回走。

    莫惊澜本以为李孑会问无妄城少城主的事。

    李孑也以为莫惊澜会问她这位虞师弟的事。

    结果却是,直到各回各屋,两人都没有提及这方面的事情。

    可以很有默契了。

    翌日。

    李孑带着团子他们三个前往大佛寺。

    她知道莫惊澜喜静,也就没有叫他。

    京城大佛寺在雍京城以东京郊永和山上,庙宇恢弘,因着举办庙会的缘故,永和山山脚下的整条路热闹无比。

    相对的,马车进不去,他们早早便下马步行。

    等到了大佛寺前面的时候,一路吃一路逛,团子他们三个的肚子早已经圆溜溜,怀里抱满了各式新奇的玩意。

    见团子还回头去望来时的街道,看样子还没玩得尽兴。

    李孑干脆让天枢带着他们继续回去逛,自己独自进寺。

    初登殿门,李孑还没来得及仰望一下佛祖金身,就有一个穿着灰色的僧袍的和尚走到她身旁:“这位女施主,请随僧来,虞施主在偏殿等您。”

    李孑只好又跨出殿门,“有劳师父。”

    到得偏殿,李孑看见虞怀正和一位穿着袈裟的和尚话,犹豫着是不是先在门口等一等。

    虞怀正巧抬头看过来,伸手招了招,“师姐,进来即可。”

    李孑抬脚进去,那位背对着她这边的和尚也同时起身。

    跟着看过来。

    到了近前。

    “阿弥陀佛,澄觉见过师姐。”

    李孑:“······”

    什么情况?

    “澄觉师兄是在出山后,来到大佛寺做了长老。”虞怀在旁边解释,“师姐,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你都做了还来问我。

    李孑朝他扯了扯嘴角,又对澄觉回了一礼,“澄觉师弟,我之前受伤失忆,现在不认人,你见谅。”

    澄觉摇摇头,“虞师弟刚才已和师弟了此事,师姐请坐。”

    李孑走到仅剩的那个蒲团前,撩开衣摆盘腿坐下。

    澄觉双手递过来一杯茶,看见李孑的动作,眉眼间含了一抹笑,“师姐与以前相比,洒脱很多。”

    “人都会变,”李孑接过茶杯一口饮尽杯中茶水,缓解了下有些发干的嗓子,又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半点不见拘束,“澄觉师弟就当我生死之际,变了性情。”

    李孑边边打量自己身旁这位新师弟。

    月朗风和,清雅无双。

    也终于得出结论,她那位被世人称之为青屏山主的师父,收徒弟大概真的是看脸。

    只不过,一个选择当和尚,一个选择进宫当假太监,李孑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正常了。

    也不知道她的师弟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澄觉点了点头。

    阳光下脑门锃光瓦亮,“见师姐如今安好,澄觉也就放心了。”

    李孑按住想摸摸他脑袋的手,“放心放心,我以后肯定也会安好的。”

    澄觉脸上笑容微顿,旋即很快又恢复笑意,“师姐真的与以前不同了。脱胎换骨,涅槃重生。”

    ······

    坐了不消一盏茶时间,又有个和尚进来,是来找澄觉的。

    “师姐,虞师弟,住持来找,澄觉先行告退!”

    等澄觉跟着和尚走了,李孑盘腿坐着的姿势一变,比方才更多了几分闲适姿态,“你们这属不属于个人爱好?”

    突然被问话的虞怀:“???”

    “一个当和尚,一个当假太监,青屏山上下来的弟子,是不是都像你们这么有个性?”

    虞怀:“······师姐,您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w..”

    “为什么没有?”

    “我进宫,是为了用最快的速度报仇,澄觉师兄入空门,是因为他要洗涤身上的戾气。澄觉师兄他,在进青屏山之前,是一名杀手。”

    李孑:“······”

    看来这的确不叫个性,这叫经历丰富。

    也不知道那位青屏山主,是怎么在兼顾颜值的同时,把他们这些人收入青屏山的。

    这大概是个未解之谜了!

    “罢了,这个不提,朝中现在是何风向?”

    虞怀面上也跟着正经起来,“圣上依旧沉迷吟诗作画,朝政被周太师一党把持,且有愈发猖狂之态,现如今朝堂之上半数的朝臣,皆已经依附过去,还剩下的半数中,又有五成呈观望之态。”

    “誓死效忠皇室的,已经是寥寥无几。”

    李孑伸手敲了敲桌子,“这么来,那周太师准备篡位不成?”

    “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李孑叹了口气。

    当年信国公府效忠的居然是这样一个皇帝,她是真心觉得不值!

    不过又想到他又是团子亲爹,心情复杂。

    “虞师弟,我要烦请你帮我两个忙。”

    本来是一个的,不过现在要临时加一个了。

    见到虞怀,李孑就觉得不光郭纯,他这位身为掌印太监的虞师弟,也能帮她加一把火。

    “师姐请讲。”

    “户部左侍郎刘亨,工部尚书梁邱,我前两天把这两位得罪了。”

    虞怀一愣,顿时回想起来,“是刘亨之子,梁邱的孙子失手杀人,强抢幼女一案?”

    李孑点点头,“看来你也清楚,是我把那两个人送牢里的,现在他们准备要报复我,而且他们还联合起来,准备瞒天过海偷梁换柱,还跟白丞相勾结到一起了。虞师弟,你这人可恨不可信?”

    “可恨,”虞怀点点头,“那师姐准备如何做?”

    “我准备,这样······”

    她嘀嘀咕咕,虞怀边听边点头。

    终于,李孑止住话头。

    虞怀当即保证道:“师姐放心,他们既然敢对你不利,也就是我的敌人。师弟定会让那两位所有谋算都落空师姐静候佳音便可。”

    “多谢,”李孑郑重抱了抱拳,“还有一个忙。”

    “在漠北时,陈修陈大哥帮我甚多,此番途径雍京,我想着见他一面。还需请虞师弟帮忙搭个话。”

    “这个简单,师姐你地址和时间,到时我托人给陈公子带个话便可。”

    李孑想了想,敲定了时间和地点。

    等到天枢带着团子他们找来,两人就此道别。

    下午前往京兆府的时候,李孑和莫惊澜同往。

    京兆府尹郭纯郭大人对于李孑的印象是一个彪悍的娘子。

    这回这位彪悍娘子携着一位容貌清绝的年轻公子前来,他见到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又该头疼了。

    谁料,对方开头第一句话便是。

    “事关刘梁一案,还请郭大人屏退左右。”

    这几天郭纯正提心吊胆着,陡然听到这么句话,心头顿时一凛。

    下令屏退左右后,忙不迭问道:“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虞怀已经言明这位郭大人是个坚定的忠皇党,李孑也就不再保留,直接把昨晚时刘亨和梁邱的密谋抖落得一干二净。

    随后扬眉道:“民女正是为此而来,郭大人现如今想要保全自身,唯一的办法便是扳倒刘侍郎和梁尚书。”

    郭纯咚地一声坐回位子上,喃喃道:“他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现如今民女和郭大人都是那刘亨和梁邱的杨终定,郭大人可愿听民女所想之策?”

    郭纯现在也明白自己跟这位李姑娘算得上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请讲。”

    “听闻郭大人深受圣上信任。那刘亨梁邱二人既然有此计划,便一定会有相应的动作。大人可将计就计,把他们的动作搅和更大,捅到圣上面前。如此一来,他们二人定会引得圣上猜疑,郭大人只需时不时帮刘梁二位大人添一把火······”

    郭纯越听眼睛越亮。

    他能坐在京兆府尹这个位置上,本身就证明了圣上对他的信任。

    比起刘亨和梁邱,他官职不显,但比他们强的是,圣上更信任他。

    如若刘亨和梁邱真的打算偷梁换柱,他同样可以反过来利用圣上给他的信任反将一军。

    这么一想,对方的计划反而不是坏事了。

    倒是调任鲁东州,他没听圣上漏过这个口风啊!

    难不成真准备把他调过去?

    实在的,郭纯还真有些意动。

    虽然常言都州官不比京官,但现如今的朝堂上一片乌烟瘴气,他一个的京兆府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受气的角色。

    皇上越是信任他,他就愈发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

    身在其职,着实喘不过气来。

    而担任一州之长官,天高皇帝远,怎么也比每每上朝都站在朝堂最后面强。

    郭纯自认不是一个很有雄心壮志的人,他不准备一门心思往上爬,他只想恪守自己的底线,在其位谋其政。

    可以相当佛系了!

    等到人离开,郭纯便吩咐了下去。

    密切关注牢里的刘悱和梁印二人,一旦这两人的家人前来探视,更要密切注意,一言一行都不可放过。

    一系列安排简直是要把人一天十二个时辰一眼都不错地盯到晚。

    李孑和莫惊澜走出京兆府大门。

    莫惊澜在京兆府中时没有开口,出来后倒是开了口。

    “那位郭大人是位纯臣。”

    李孑看他一眼,“英雄所见略同。”

    “我刚才他会被调任鲁东知州,原以为他会有所不甘心,却是没想到他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看得出来,他对这朝堂之上,也有避而远之之念,那位白丞相的作为,恐怕是也如了他的意。”

    接下来,刘亨被梁邱带着偷偷接洽白丞相,郭纯也紧锣密鼓地安排着。

    李孑虽然还记着这件事但也没有时时放在心上,她自信在自己这一番安排之下,刘梁二人绝对瞒不了这个天换不了他们儿子和孙子。

    翌日就带着团子他们和莫惊澜一起去见陈修了。

    在定好的酒楼包厢里等了半刻钟,李孑正端着一杯茶站在窗边,跟莫惊澜并肩站着,看楼下团子带着林宪和明尘给他们买糖葫芦。

    听到一轻一重两道脚步声,她转头朝身后看过去。

    便见陈修携着一位容貌端丽温婉,身材高挑的女子,并肩从门口走进来。

    愣了一瞬,忙迎上去。

    “陈大哥,许久未见,这位可是嫂子?”

    陈修看了眼站在窗边的莫惊澜,旋即收回视线给两人介绍。

    “阿孑,这是我妻子,李琼。”

    “蓁蓁,这位便是我在漠北时候,认得一位妹妹,李孑。”

    李琼笑容温婉,“早就从夫君那里听闻阿孑妹妹一番作为,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如今终得一见,可喜可贺!”

    李孑回以一笑:“之前未见嫂嫂,阿孑还有些忐忑。现在我只想,能娶得嫂嫂如此佳人,陈大哥真的好运气。嫂嫂快请坐。”

    等到两人落座后,两个人你一言来我一语,越聊越投机。

    陈修:“······”不是来见我的么?

    莫惊澜走到他身侧坐下,“陈兄,喝杯茶吧!”

    两人相视一眼。

    同是天涯沦落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田园帝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医妃妖娆:摄政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通天商会〕〔神医毒妃:傲娇王〕〔向往的生活:超级〕〔隐婚甜妻:恶魔老〕〔总裁老公,宠宠宠〕〔朋友的妈妈雪姨小〕〔也曾嗜你如命〕〔诸天之人皇〕〔众神眷恋的幻想乡〕〔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