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娇妻:总裁爹〕〔将门独女〕〔颤抖吧,渣爹〕〔道士的无限之旅〕〔重回五零当军嫂〕〔巫师备忘录〕〔沈若初厉行〕〔我真不是神仙〕〔我在煤矿卖煤的那〕〔大魏武神〕〔苍生皆下〕〔海贼之无限手套〕〔绿茵万界商城〕〔九天仙缘〕〔一剂医缘〕〔大宋超级学霸〕〔一品道门〕〔少帅小妻铿锵玫瑰〕〔赔心交易:慕少宠〕〔奔跑吧,总裁夫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三十三章 护法VS元帅 上
    而就在凯加尔堡的另一边,此刻大厅里的凯加尔还在享受着餐后的余兴。忽然,大厅檐角小窗阴风一阵,一道鬼魅般黑色幻影从窗户外阴阴而落。这位神秘人相貌清秀,眼神中流露着莫名的忧伤,他是畅梵,但也是赖文。

    赖文很随意的走向一张凳子坐下,目光无神的直视前方的凯加尔。

    除了凯加尔依旧品尝着手中的美酒,其余人都放下了餐具,目视这位被黑色冒兜掩盖下男孩。

    整个大厅瞬间变得安静了,安静的就连杯中酒摇曳的声音都能微微听到。停顿半秒,凯加尔脸上的余兴消散,他闭上眼睛,微微皱了眉头,又思索片刻后,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向着厅内余下的所有人摆了摆手,示意起身离去,而奴仆慌乱的更是顾不上收拾餐具,将厚重的大厅正门合了起来。

    放下酒杯,凯加尔顶着圆胖的肚子走到畅梵的身边,小声并用一种主仆的口吻说道:“护法大人,您来了。”赖文平视凯加尔,这是一种绝望而深邃的眼眸,他定定看着凯加尔,过了好几秒才淡淡道:“这就被你看出来了?”

    “誒,库雷斯大人在鄙人的堡中施了法,鄙人还是看得清,看得清您的模样……”

    待四周安静后,赖文站起身子看了看周围,眉头忽然皱了皱:“你就要我在这和你说话?”这是一种粗老的声音。凯加尔赶忙俯身说道:“是是是,护法大人说的是…请随我来。”

    顺着凯加尔的手势,二人从大厅侧门来到了二楼的书房,凯加尔在书房一角一幅很不起眼的油画上停住了脚步,他顿了顿,然后掀起油画,在背面摁了一下。很快,离油画最近的巨大书架立即从中间分裂而开,一条深不见底的灰白石头砌成的弧形石阶出现在了面前……

    “护法大人,请……”

    恭敬一笑,凯加尔半屈着身子,引着路走进密室!当二人的声音消失在了书房,两边的书架子又再一次稳稳的合上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书架后那双深邃的眼眸牢牢记下,当书架子合上,他慢慢从门缝外书房并靠近油画,小心撩起油画一角,果然!一颗凸起的按钮隐藏在油画内侧的墙壁上。咽了口口水,凯敬子伸手轻轻扳动了按钮,而闭合的书架就像收到了命令一般,缓缓而开。

    为了做到最大限度的隐蔽,凯敬子脱去了鞋,踮着脚尖,顺着石阶轻步向着密室内侧走去。

    此刻,凯加尔与赖文来到了一间很大的秘密书房,书房内的桌子上摆放了一叠厚厚的红色记账本,许多不为人知的罪恶交易都记录在这本书上。

    恭敬的用手擦了擦正中间最为舒适的长椅上的灰尘,引着赖文坐在了房内仅有的一把椅子上,而自己则后退几步,恭敬的躬着身子。

    “呃,不知护法大人今日降临鄙堡,有何能助得了大人的。”凯加尔双手放在腰间,恭敬道。

    “十多年没有来看你了,你这产业不错呀。”

    听到赖文声音沉了下来,凯加尔连忙补充道:“我们做生意的,多亏了血色十字的庇佑才能风调雨顺。”

    “喔?我记得,这块,是我当年的管辖地吧……嘶……你刚刚说库雷斯?呵……她是什么?”鼻孔深出一口气,畅梵冰冷冷的盯着凯加尔。

    “呃,实在不知道血色十字的安排,但早在三年前,这里便由库雷斯大人接管庇佑了。”在外沉言威吓的凯加尔,如今面在赖文面前确是渺小的不行。

    赖文阴沉下脸,徐徐道:“库雷斯大人……”

    “没错,库雷斯大人就是我,我就是库雷斯。”

    从密室的石阶处,隐隐走出了一位身披血色十字白袍的影子,它头戴一副银月面具,正踏着步,声声逼近。

    “库……库雷斯大人……”

    有些蒙了的凯加尔,左右看着二人。然后深情恍惚的退到了屋内最狭小的角落。

    “呵……套着一张孩子的皮……你这邪术也是登峰造极了。”

    库雷斯稳稳的站在了畅梵的面前,不动声色的定定看着畅梵。

    赖文仿佛毫无顾虑继续的对视着眼前待着面具的库雷斯:“你排第几?”

    “先告诉我,你算老几?”

    有些轻蔑的回击了赖文的话。

    无奈一笑,赖文吐了吐舌头,道:“哎,没想到血色十字竟出了你这种杂碎,披着元帅的袍子,你以为你真的有资格和我说话?”

    听到赖文的话语,库雷斯更是放开了声笑,“真可笑,你当这兰拂斯大陆上还有几个元帅?”

    话音一落,一道冰晶凝结而成锤子便已经出现在了库雷斯的左右。

    “噢?居然能不吟唱就凝练出冰锥,嗯……你这孩子资历却不错。”

    赖文依旧坐在长椅上稳稳当当,而话音刚落,冰锥便以极快的速度爆射而出。只见赖文并未有丝毫的移动,而这力度极强的冰锥便在飞行中,碎成了粉末。

    “空气墙?”

    库雷斯有些诧异,因为空气墙虽然并不是什么高级的法术,但不需吟唱,且能直接粉碎冰锥,那也是需要深厚的力量才可做到的。

    无形之中,库雷斯再次发动冰锥术,而这次凝结的数量更多,飞行的速度更快。甚至周围的和脚底都被冰所覆盖。而当无数冰锥砸向赖文,这空气墙才若隐若现。

    巨大的爆裂伴随着无数新凝结而成的冰锥,在持续了好几分钟的轰炸后,库雷斯放弃了这种进攻方式。

    “可不可以,让我也进攻一次?”

    空气墙内,从畅梵身后升起一团黑色云烟,这团黑烟漂浮至密室上空缓缓形成了人的摸样,而当黑烟散去,一身着黑衣宽袍男子缓缓落到地上,与此同时,作为傀儡的躯体,畅梵失去了知觉,软靠在椅子上。

    “到我了……”

    黑色的宽袍中深处两只干瘦的手,当双手微微合十,顷刻间,从宽大的黑袍间竟直接飞出了无数条紫黑色的触手抓向库雷斯。

    可奇怪的是,库雷斯并没有移动自己的位置,她依旧是站在原地,甚至不作出任何防卫的姿态。当无数条触手一齐抓向库雷斯时,奇怪的是,库雷斯的身体就像是影子一般无法抓住。待一片暴力的攻击后,库雷斯的脚底形成了一个大窟窿,而库雷斯依旧站在原地,是悬空的原地,原原本本,丝毫未动。

    “原来这就是你的本事。”

    赖文有些高兴的笑了,这种笑似乎是一种满足。他并没有抓住库雷斯,但确实感觉到了一种充实之力。或许,赖文开始认可这位库雷斯大人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