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凰权在上:摄政王〕〔宠婚溺爱:总裁爹〕〔修真界唯一锦鲤〕〔命留一线〕〔我们的第一个十年〕〔篮球之NBA掌门人〕〔饮酒江湖,醉里挑〕〔总裁娇妻,宠入骨〕〔一生一世笑皇途〕〔霸道男神:独宠小〕〔七公子④:韩少来〕〔至尊凰后:邪帝,〕〔山野小村医〕〔最强妖王〕〔王者归来之国服男〕〔绝品野医〕〔医路青云〕〔权宠悍妻〕〔伏天圣主〕〔带着MC系统的异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三十章 逃离地下室 上
    翱翔在碧蓝色的天空,手轻轻触碰着软如棉花的白云,在云中穿梭,仿佛与天空融为了一体。

    “出了刺源林。”坐在蓝色戈索最前头的穆源思索道。

    叶婷从穆源的背包里拿出了临行前用过的地图,天上的风很大,勉强撑开地图看了看,线索断了,老酋长并没有见过畅梵。几日的不见,也不知道畅梵是不是早就离开了刺源林。

    身后的波卡卡看着叶婷一脸忧愁,用手轻轻揉了揉叶婷的肩膀。

    叶婷回望波卡卡,看着那张精致的笑脸,平和一笑:“卡卡,没事。”

    “朝着不悔峰的方向,只要能赶在他们前头,我相信我们会有办法找到畅梵的!”穆源回头望着远方,望着那一朵朵透着粉末的云,心中的只能默默许下一种最美好的祝愿。

    清晨,当黎明的晨光还未点亮大地,已经飞行了一天的戈索疲惫的开始向下滑行,准备降落歇息。向前一个俯冲,正当准备着陆,从戈索上空忽然捕下一张巨大的金属铜网,这网出奇的大,将三人连同戈索团团罩住。戈索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了在地上,掀起一层厚重的沙雾。而三人也在同一时间被抛在了离戈索不远的小山丘上晕了过去。

    “丰收,大丰收呀,凯多多。”不远处,一张尖嘴猴腮的面孔正迎面走来。

    “让我看看,哟!不错,是个大家伙!”又是一位体型细长的人向着同一方向走来。

    随后跟上来的人稀稀落落的站在大网四周,他们肩上都围着相同的围巾。

    “等下!这网里居然还有人!凯豪豪,你这玩的有点大了呀!”凯多多有些惊讶的问道。

    “那只能说明库雷斯元帅送的网够大,质量好,哎呀,有多大的事儿嘛,都杀了得了,反正父亲大人是不会介意这种小事的。”语罢,凯豪豪淡定的拔出了系在左腰上的尖刀,将它冰冷的放在了穆源的脖子上。穆源已经昏迷他根本不会感觉到那把冷面的温度。

    轻轻拍打了两下穆源脸蛋,顺势将尖刀高高抬起。

    “住手!”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这些人还有利用的价值,杀了可惜。”从人群中,一位少年挤开了人群站了出来。

    “吵什么吵!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凯豪豪回头将尖刀对准了少年。

    望着场面有些尴尬,而少年的眼神却显得极为坚定,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凯豪豪打了个哈气,不耐烦道:“那就把他们都关到下水道里去吧,真是的,好好的心情都被你玩完了,扫兴!”

    放下刀,凯豪豪来到昏迷的波卡卡身边,波动了一下那颗小脑袋,脸上竟露出了诡异之色,不由冷冷一笑,道:“来人啊!把这大家伙送到我的刑房!那只鸟,待会看看死没有,没死的话,直接给我烫死!父亲大人马上就要从慕斯卡回来!我要用这鸟给他老人家接风洗尘!”。

    “得令”尾随在凯多多和凯豪豪身后的的几十名衣着整齐的仆人迅速冲上了前。而紧紧夹在仆人中的那位少年,他虽穿着与佣人不一样的服饰,但却也跟在了身后。

    凯加尔堡是出了刺源林外方圆数百里内最大的城堡。城堡边有一座巨大的矿山。依仗着矿山出产的矿石,凯加尔堡的势力不容小觑。堡主名字就叫凯加尔,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商人。为了赚取廉价的劳动力,凯加尔堡时常会到附近的村里抓取壮丁来矿山做苦力。而凯加尔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凯豪豪,二儿子凯多多,而小儿子叫凯敬子!凯敬子虽然身为凯加尔贵族。但因母亲出生市井,身份低微,所以一直被两个哥哥鄙视,在家的地位只仅仅比凯加尔堡的奴仆高一点。有时候,由于身材瘦弱,凯敬子时常被巴结大儿子和二儿子的奴仆们冷嘲热讽。

    黑夜,似乎这里的光永远都是那么的黑暗,也不会有白昼之分,在城堡的地下室里,陈旧的照明灯仅仅只是点亮着一个身躯的光度,蜘蛛网充斥着多处墙壁,地上,墙壁上,长满了被熏染的发黄的青苔。阴湿的沼气随着下水口排泄的废物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恶臭,周围还弥漫着腥臭败坏的味道,暗黑色的浓雾将整个室内包裹,灰褐色的蟑螂,长满绒毛的蜘蛛随处都是。

    被托至阴暗的角落,穆源在昏睡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被这股恶心的恶臭所刺醒。

    “噁……臭死了。”穆源爬起身子,向四周张望,所见之处,在漆黑的角是分不清的。他摸摸脑袋,头晕沉沉的,全身也无力。

    “这到底是哪……噁。”一阵干呕,捂着鼻子,穆源侧身坐起。

    被这味道刺的清醒,穆源眼前一片晦暗,微弱的油灯让周围的环境异常朦胧。

    低下头缓了缓,努力回想着记忆中断的最后一刻。一会儿,他猛的抬起头,眼神里夹杂着惶恐:“叶婷,那叶婷在哪!”

    带着忐忑的心理,穆源刚想站起来,但是他的脚却被厚厚的锁链捆绑,皎月也被抛在了不远处的臭水池里。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副布满血渍的枷锁和一扇重重的青黑色牢门!

    小心的站起来,小步跳跃来到牢门前,静下心,闭上眼睛,试图用耳朵来感受周围的异变。待确认没有人后,穆源小声的,在牢门一角轻轻呼唤叶婷的名字。

    就在紧挨着的一间牢房,叶婷听到了声音,她撑起身子,侧贴着声音最近的那面墙。回应道:“穆源,是我,我是叶婷。”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已经让穆源心中温热。

    “没事吧。”穆源靠着牢门,费力的喘气。

    “没事,我还好,我们应该是中埋伏了!”

    待安静,穆源仔细看了看四周,凝神后,他的眼睛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下依然能看的清楚。

    “旁边是排水口,我听到有流水的声音,灯光晦暗,有雾,说明这里不透风,且很大。莫非这是一个私人的地下牢房?”

    话音刚落,从不远处的流水声忽然像打乱了节拍似的被莫名的脚步声淹没,穆源警惕的压低了声音,“好像有人来了!”语罢,穆源便假装靠在墙壁继续昏睡。

    “嗒…嗒…嗒嗒…嗒”脚步声缓慢而没有节奏。临近时,穆源偷偷微挑一只眼,斜视着远方越来越明亮的灯火。隐隐约约,微弱的灯光将一位身材廋弱的男子照的通亮,穆源看到了他穿着一身蓝色条纹佩饰,手里拿着一盏破旧的高脚灯正把光明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乱世盲探〕〔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