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老婆买一送一〕〔古藏密码〕〔绝宋〕〔被毛绒团子包围啦〕〔乡村极品小神农〕〔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招魂所〕〔相柳之墟〕〔宋缔〕〔无限神卡〕〔谋断九州〕〔美漫生存指南〕〔我的私家星球〕〔巫师不朽〕〔重生小俏娘:摄政〕〔泣血之痕〕〔神话烘炉〕〔全职武神逛诸天〕〔我家的初音未来〕〔星船警备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二十八章 两代真相
    黑夜,当盘蛇缭绕的云雾漫过天穹,在银月都不曾依稀的余角,阴暗下,已无法分辨这是哪里,而畅梵就在这里……

    “为什么带走我……就不能放过我吗?”就像一场噩梦,他呻吟着,蜷缩在阴暗的角落。而黑暗中,一位身着黑色宽袍的中年男子正端着一杯水向畅梵慢慢走来。

    “路途遥远,先喝杯水解解渴吧。”

    畅梵有些虚弱的睁开眼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接过杯子。此刻的他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只是微微的感觉有些冰凉。

    “谢谢。”……

    当话语止住的下一秒,杯子平稳的落下,好像突然失去了重力一般碎了,它平稳的分裂成了无数细小的玻璃渣四溢在地上。

    “我终于看清了你的脸,一张恶魔的脸。”畅梵蓝色的瞳孔里充满了恐惧。

    “我不希望你一直这样害怕的活下去,我并没有害你。”黑袍男子对视畅梵蓝色的眸子。已是黑夜,他那邪恶的瞳孔依旧在黑夜中透着诡异的光芒。

    “你就是我梦里的那个恶魔!对……是你!你害死了杨奶奶,害死了穆源的母亲,现在,你还要害死我!”听着声音便可知,忧郁的眼神显然在这一刻是惶恐的。畅梵表情抽搐的看着眼前的黑袍男子。他很害怕,在这间不大的洞穴内,火堆只是隐隐约约还在燃着,外面是一片漆黑的夜。

    “我叫赖文,记好,以后你会很熟悉这个名字。”黑袍男子笑了下,停顿半秒,他轻轻的抬起一只手,手指在空中转了一个圈,从火堆中飞出一团火,来到畅梵面前,隐隐约约,畅梵确乎看清楚了那一张脸,细长瘦弱的脸,眼角很深,下巴留着少许胡子,零零碎碎的。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畅梵怯懦的又问了句,用心想了想。看着赖文一脸沉默,“他们还好吗?你没害他们吧……”

    “除了他们,其他都在。”赖文憨憨的笑了,似乎这样已经太久没有练习的笑在瘦弱的脸上略显粗糙与尴尬。声音带着一股无法拒绝的柔情。

    畅梵似乎有些木讷的顿了顿,想回想起什么,可脑中却只是白茫茫的一片。

    “还能告诉我些别的吗?比如……我什么时候会死……”畅梵微皱着眉,将视线扫过四周。这是在一处悬崖峭壁的岩洞内,周围有许多打抖的痕迹,这里没有野菊花的芬芳,应该已经离开村子很远了。

    “我不希望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不希望你去送死,所以我来了。”赖文轻出了口气,用一种很平和的语气:“你了解白族的诅咒吗?”赖文将头微微侧着,这是一种只能对主人才做的动作,赖文居然在畅梵面前如此恭敬,可见赖文与畅梵的关系非常复杂。

    “你的父亲需要你的帮助,我知道这是你最想做的。”赖文闭上眼睛,抚摸着胸前的吊坠,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畅梵愣了愣,似乎在等待着赖文把话说完。

    赖文沉默了,从畅梵无知的眼神中,他明白了,鼻孔深吸了口气,所有关于他,关于穆虎,关于远的一切都在杨祖离开的那一刻永远的沉默了。

    “也是,你所有对父母的印象都是杨祖告诉你的,难怪你什么也不知道,平凡的就和普通人一样。”

    这一针见血的话语让畅梵表情不自然。他不知道如何去理解这句话,在他的记忆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你说吧,我听便是。”畅梵顺从的微微低头,眼神忧郁。

    一直保持站立的赖文看上去确乎有些不那么自然,索性他缓缓坐了下来,在畅梵身边,深吸了口气:“你是白族的后裔,继承了开启与封印裂口的血脉。当年与赤族一战,白族向天借兆,发动远古武器,并开启了将通往地狱的裂口,然至今无法关闭,在大约十七年前,我和你的父亲来到了不悔峰试图封印裂口,可惜单凭你父亲一人之力并不能将裂口完全封印,反而他自己被永远的囚禁在了裂口内。而你作为他的儿子,继承了他所有的力量,我苦心藏于你身体十余载,为的就是能助你更快的激发这股力量!”

    眼眸微斜,赖文淡淡看了畅梵一眼,纯洁的蓝色瞳孔中夹带着彷徨,仿佛大量的信息一并冲入脑膜,不断的爆裂。眼睛就像失去了光芒一般,定定的呆在一簇,过了好一会儿,畅梵颤抖的声音才缓缓回应道:“你在开玩笑……杨奶奶从未告诉我这些。”

    没有人能取代杨奶奶在畅梵心中的位置,她是畅梵唯一的亲人。

    心理有些胆怯,似乎这样爆炸的信息量让平凡的畅梵开始变得不平凡,身上披着单薄的蓝色布匹,小身板在寒冷的夜里开始打抖。

    “如若不是十二年前,我把你从那个血祭封印中救出,恐怕活到今日的你真就是个废人了。但,一切还来得及,有我在,你的命运注定要跟着我走。”

    心理是这样想的,纵使现在的一切都变了样,那至少也应当再多问问,至少对于现在的畅梵来说,真真假假,直到最后也许才能辨析。

    “杨奶奶才是你的生母……是我把她变成了那样,然后,她应该也已经死了。”赖文半眯看着畅梵,声音沙哑。他的话一下子刺穿了畅梵幼小的心灵。

    “告诉我,为什么!”两行泪水不知何时倾斜而下,畅梵抬起头一脸痛苦的看着赖文。

    “因为你,是白族唯一被选中的人!”

    “这就是你残害我母亲的理由吗?”

    本想举手反击,但却又止住了。畅梵此刻的脑子乱的一团糟,在他的心理,这最后可以安抚心理的处所已经被赖文瓦解的面目全非。杨奶奶死了,那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无亲人了……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而我也仅仅是引路人。”

    细微的光芒透过微弱的火光,在赖文的眼神中泛起波澜。

    “好好想一想吧。”

    畅梵用手遮住面部,颤抖和啜泣还是发出了微微的声响。真的不敢去想,甚至畅梵的每一个问题,答案都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如今,杨奶奶死了,而自己的父亲却被封印在了祈祷祭坛之内,至于自己,一位商人的儿子硬是被披上了氏族血脉的重任。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赖文告诉他的到底都是些什么!

    感觉头晕乎乎的,双手摁在太阳穴上,畅梵涨红着脸一语不发。他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挽回,就因为自己的身世,害死了那么多的人……

    “我并非恶人,只是我在用我认为对的方式,在保护你,你的母亲也在用她认为对的方式,在保护你,仅此而已。”赖文低沉着头,为畅梵难过。

    人的记忆有时候是会错乱的,就好比小时候你印象最深最理所当然的事,当尘埃过后,在记忆的岁月里,那种当初最机械化的事情就好比一块透着水的墨笔,写下去有形,但是却会消失。在赖文的记忆力,也许很多过去的种种都已经忘去,而唯一深刻记忆下来的,是远离去的背影,还有那场恐怖的封印仪式。

    “你想用什么来保护我……”畅梵有些激动,两只手不由攥紧了拳头,在脑中忽然闪过一道可怕的印象。

    “用我的一切,我早已冥悉,你无须担心我的忠诚,你只需记着,万事万物,终究缘起缘灭。”

    畅梵有些激动的看着赖文。赖文将头慢慢的抬起来,阴沉的脸上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畅梵又一次沉默了,本来就不爱说话的他此刻的心就像坍塌了的城堡,他的眼球在黑夜中找不到一个安定的处所,晃动的犹如燃烧的火焰!畅梵完全没有想到,最恨的人却会成为忠诚的伙伴……

    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仿佛整个世界就要坍塌下来,在连自己现在的在哪都不知道的地方,畅梵要依赖于谁,而类似洗脑般的对话却让开始相信了赖文的话!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朦胧中,嘴里突然喃喃道:“穆源他们,应该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末日植物领主〕〔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穿越玄幻武侠世界〕〔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灵异直播间:冥王〕〔一夜甜蜜: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