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色的守护者〕〔农女医妻:神秘夫〕〔我就是大牌〕〔大周昏君〕〔帝国争霸〕〔吕布有扇穿越门〕〔都市梦道剑仙〕〔我的随身升级打怪〕〔祖宗显灵啦〕〔三国之蜀汉中兴〕〔王牌兵王〕〔映照万界〕〔兵者〕〔独步逍遥〕〔独家宝贝:甜妻娶〕〔修真学霸系统〕〔这个末世有点槽〕〔幻兽进化图鉴〕〔无限大叔在异界〕〔言洛希厉夜祈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二十三章 背后的故事
    眼眸微微合起,老酋长仿佛正享受记忆带给他的愉悦。

    “十六年前,刺源林里出现了一只金色戈索,为了保卫族人,族中成立了突击小队。当时,我才是新任的酋长,眼下这棘手的事我便自己接下了。带着全族最精锐的五个人,在森林的最深处,穿过茂密的蔓藤,在一块焦黑的石壁崖边,我们找到了这只金色戈索。没想到却中了这只戈索的计,它们把我们包围,想就地绞杀。”

    说到这里,老酋长忽然戛然而止,眼神深邃的望向天空的方向,淡淡道:“那是一场不可能获胜的战斗,毫无疑问,我们会败下阵来。好不容易除掉了它身边最后的两只粉色护卫戈索,而我在最后一位捕手的保护下也侥幸躲过了金色戈索的啄击!筋疲力尽我看着金色戈索再次步步逼近,心中的绝望油然而生。”

    老酋长波挞挞闭上眼睛,似乎是在回忆着,当眼睛再度缓缓而开,深邃的眸子对准穆源,继续道:“千钧一发!你父亲阔别三年又回到了这里,此刻的他仿佛一道黄色的闪电“嗖”的从岩壁一测落下,用剑柄,硬生生地挡住了戈索对我的致命一击。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位年轻的少年!他手里握着雕刻有梵文图示的剑,锋利无比,后来得知,此剑名为皎月!”

    语落,老酋长波挞挞神往的看着高处,似乎非常陶醉于那把青色的利刃。

    哼哼一笑,老酋长波挞挞自斟了一杯,极为幸福的看着杯中的酒,定定道:“这只狡猾的黄金戈索可不是软胚子,它稍做调整,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长满锯齿的喙一口咬住了穆虎持剑的右手!穆虎凛冽的攻势瞬间被遏制。不过,他到也聪明,松开右手上的剑,左手恰如其分的接住了掉下来的剑,然后直接刺向黄金戈索的头部。那家伙发出了沉重的叫声,但没有松口!就在这时,我抓住了机会,扛起刺血斧子也冲了过去,用斧头捶打剑柄。最终剑刺穿戈索的脑袋,它狼狈的摔下了悬崖。”

    呼……老酋长波挞挞大出了口气,摇了摇头,仿佛是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将刚刚斟好的酒送入口中。

    “很可惜,在这次决斗中,穆虎的右手在金色戈索巨大的喙下已经血肉模糊,无法治愈,为了保住性命,我们只能将穆虎的右手截肢。穆源,现在你知道了吧,你的父亲不光是救了我,还救了全族的人!”说到这里,老酋长不由满意的眯起了眼睛。

    此时的穆源说不出话来,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光荣,这份来自父辈的荣耀让穆源既高兴又受宠若惊。

    “你父亲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至少他是我们的英雄。”波卡卡在一旁微笑道。

    看着波卡卡和老酋长波挞挞。穆源抿了抿嘴,带着一种诚恳的态度点了点头。

    “可惜……他要是能回家看我一眼,那该多好啊。”眸色忽然有些低沉,穆源暗自问了一句,无奈的看着酒杯中澄澈的美酒。

    看着场面有些尴尬,即便穆虎对于老酋长来说是多么的伟大,但是在穆源的心中那种无以伦比的寂寞感及从未磨灭的期待感都让穆源无法自拔。

    “皎月!”听得有些入神的叶婷脑子一转,蹦出了一句好奇的话。

    “噢,噢……!皎月,对,那把剑在穆虎断臂后就不再使用了,甚至他还把剑依托给了我,说让我交给有缘人。”

    老酋长晦涩的看了一下穆源:“你便是那份缘,注定的有缘人。”

    语落,老酋长波挞挞站起身子,回到了那座用索丹树雕刻的座位前。抬起右拳,向扶手处狠狠的砸去,木屑纷飞,粉碎的木桩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可于后的一道翠寒的光芒,隐隐浮现而出,洁白的皎月安然的沉睡在这索丹树座内,将全场所有的目光都留在了那一道细腻的冷光上!

    “爷爷,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从来都不告诉我。”波卡卡掘着小嘴开玩笑的说道。

    “这把剑属于有缘人,波卡卡,你并不适合它。只有遇到适合的人,才会懂得真正使用它。”老酋长波挞挞转过身子,手捧皎月,看着穆源。“现在,我就将这把剑归还于你。穆源,接剑!”老酋长说完,将皎月抛向穆源。

    穆源潇洒利落的单手接剑!将剑放于胸前,看着剑面上的梵文,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旋即挥了几下,那种融入感如同手臂一般存在。

    “这如同父亲赠与我的剑,谢谢您,酋长,您守护了它十六年。”对着波挞挞,穆源平静的鞠了一个躬。

    老老酋长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恍惚间,他忽然注意到了挂在穆源胸前的坠子,突然!他脸色大变,就向定住了一般!似笑非笑。这可把穆源和叶婷吓坏了。冥冥中顺着老酋长的视野引去,“这坠子怎么了,老酋长您见过它?”摸着琥珀色坠子穆源莫名问道。

    “你居然还不知道么?”老酋长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看了看穆源脸上依然没有浮现出他像要的神态,眉宇微微一动,老老酋长的面色又变回了刚刚的热情。

    穆源对刚才的举动感觉到很茫然,但是却又不好意思再回问。

    “它的故事太长,而我也只是一个引路人,就不在这里对它说三道四的了,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终点,那我就在这里祝福你们。”

    “天色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听得有些奇怪,本想在爷爷这里撒撒娇的波卡卡,面对一脸沉稳的爷爷,他只得安静的选择同意,起身给穆源,叶婷示意了一声便提前离开了会场。

    “老酋长,能方便再告诉我们一些……”

    “停……你们虽然是我族贵人,英雄之子,但,这坠子我绝不能透露再多,来人啊,送客!”

    始料未及,但却又合情合理,或许是这坠子的秘密真的太可怕,让得花白大胡子的老酋长都失声而止。

    侍女将二人送回房屋就寝,当灯光暗淡,整个宴会大厅徒留老酋长一个人呆在了离散的宴会中央,似乎是被一丝牵挂颤动了心悬。但是这封印了多年的记忆却又不想再度染起,浮上心头……

    又是一个宁静而祥和的早上。昨夜喝的不醒人事的穆源被清脆的鸟叫声缓缓唤醒。他看着摆放在旁边的皎月,心中有种兴喜,有种苦涩。

    早餐后,穆源和叶婷来到了会客大厅,准备与老酋长辞行。见到他们来,波卡卡便兴奋的来到穆源和叶婷的身边,然后挨个的看了看,露出了微笑。

    “你们是来找我玩的吗?”

    “我们是来辞行的,打扰了这么多日,也该走了,谢谢你,多亏了你的药,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拍了拍波卡卡的肩膀,穆源笑道。

    可波卡卡一听他们要走,脸上立即露出了悲伤之色:“不要走嘛,穆源哥,叶婷姐,你们走了,我们就再也见不着了,真的。

    “卡卡,等我们找回了畅梵,再和你玩,好吗?”

    叶婷善意的对波卡卡说。

    “畅梵!这个名字……”老酋长波挞挞惊讶的站起来,嘴里嘟囔着:“穆虎和我提到过这个名字……他是当年另一位旅人的孩子……”

    “您见过他?请您告诉我他去的方向!”穆源有些激动的说。

    “只是知道名字,并未见过。”老酋长的思绪并未打开,他只是不停的看着穆源,然后又看了看那枚坠子。

    “爷爷,我想去,我要去,我要和他们一起出去!”波卡卡忽然跑到爷爷身边,向爷爷请求道。

    “不行!坚决不行!你和谁都可以出去,但绝对不能和他们去!”几乎是没有任何考虑的回答,老酋长瞪大了眼睛,愤怒的重重击打了一下木蹲子,满脸通红的起身扭头离开了迎客大厅。

    “爷爷,爷爷……”波卡卡默默的看着老酋长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

    只有当年少数上了年纪的人才略了解此事,但自从老酋长的女儿消失后,就再也不敢提及了。

    “这件事……和当年的请愿有关。”

    一位服侍了多年的老侍女,弱弱的点了一句,然后快速的离开了大厅……

    深秋的夜揪紧了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的心。老酋长独自一人坐在灯旁,眼睛凝视着同一个地方久久没有转移。他在思索着,他的女儿,他的女婿,还有他唯一的孙子。

    老酋长叹息,年老的手微微捂着面,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脸上为何出现了两道不舍的泪痕。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酋长缓缓站起身子,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窗前,两只巨大的手搭在了栏杆上,对着窗外漆黑的星辰,嘴巴微微的张开:“龙祭啊,这难道就是你未完成的宿命吗?你们已经为了这个古老的预言献出了生命,难道……难道卡卡也要背负同样的命运吗?……哎!”半白的银发被秋风撩乱着,天空的波澜依旧指引着那被命运安排着的远方。

    心里的苦闷像是被千斤巨石压着,堵着,难以割舍。风大了起来,冰冷,像是尖刀割裂着老人沧桑的面容。一片熟悉的羽毛被风卷落,就落在老人的面前,在他的手心……

    老酋长看着手中的羽毛还未等反应过来,窗外忽然一阵熟悉的尖叫!

    让得老人银发缭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