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凰权在上:摄政王〕〔宠婚溺爱:总裁爹〕〔修真界唯一锦鲤〕〔命留一线〕〔我们的第一个十年〕〔篮球之NBA掌门人〕〔饮酒江湖,醉里挑〕〔总裁娇妻,宠入骨〕〔一生一世笑皇途〕〔霸道男神:独宠小〕〔七公子④:韩少来〕〔至尊凰后:邪帝,〕〔山野小村医〕〔最强妖王〕〔王者归来之国服男〕〔绝品野医〕〔医路青云〕〔权宠悍妻〕〔伏天圣主〕〔带着MC系统的异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十五章 分离的雨
    余后的日子,没有人再去讨论那夜的事,也没有人想去回忆那夜的种种。似乎就在时间的记忆中快乐的继续生活着,一转眼的功夫,穆源,畅梵,叶婷又度过了两年愉悦时光。这两年平平淡淡,似乎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一切都是正常的。

    这天是穆源十八岁的生日,畅梵老早就来到了穆源家,这间古朴的屋子是母亲生前留给穆源唯一的遗物,家里有些寒碜,但却格外干净,穆源从来都不认为这些是破旧的,这个家对穆源来说有着特殊的回忆。

    不久,叶婷也到了穆源家。

    吃过亲手做的晚饭,畅梵从小盒子里拿出了一件杨奶奶制作的披风。面上秀着一副家乡野菊盛开图。穆源幸喜地接过披风并披在背后,高兴地一下子抱住了畅梵,哈哈大笑起来。

    坐在一旁的叶婷这时也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套夺目的盔甲!穆源和畅梵的眼睛顿时聚焦到这一件精美的盔甲上。这件盔甲是叶婷利用自己平日闲暇时间,瞒着父亲偷偷打造的。经历了好几个月才打制而成。盔甲通体是漂亮的淡黄色,金色的边,柔韧的盔甲在坚硬的同时也不乏舒适。胸口和肩膀上还镶嵌了几朵平息村最珍贵的紫黄色菊花。

    收下礼物,穆源的眼神深邃了,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伙伴,憋了好一会,嘴巴才洛洛张开:“谢谢大家这十八年来与我同伴,我真的很感动,什么礼物都不重要,因为你们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穆源如今一个人生活着,十二年前,母亲出了趟门就再也没回来,村里人最后见到她时,是在畅梵家,也正因为这样,畅梵总是对穆源有着一种莫名的亏欠,这点叶婷最清楚不过了。

    银月柔和的挂在天际,淡灰色的云悄悄拂过宁静的平息村,在穆源家嬉笑过半,因为每年穆源生日的第二天就是杨奶奶的生日,所以畅梵总会邀请穆源来他家过夜,这样的邀请已经持续了十二年,这也是杨奶奶的心愿。

    夜半,灰蒙蒙的天开始下起小雨。云层仿佛被闪电劈开无数裂缝。穆源和畅梵躺在床上聊着聊着就有了困意。灯未熄灭,悠悠的火苗懒懒的摇摆着。穆源揉了揉眼睛,起身,像往常一样准备给油灯加个罩子。

    可刚想坐起,身后却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仿佛一股寒冷的力量正向他袭来,他本能的向力量的源头看去,最终不禁道:“畅梵!”

    穆源诧异地触碰了一下畅梵的身体,他惊奇的发现那躯体竟然是冰冷的!如冰块一般让人颤抖。穆源有些慌张,他起初只是轻轻呼喊畅梵的名字,接着便又用手使劲摇着畅梵的身体,试图将熟睡的畅梵摇醒。可惜畅梵的身体变的很重!就像灌了铅一般,无法移动!而此刻,阴风呼啸,将火苗吹打的左右狂摆,似乎一股注定要发生的事情,将在今夜降临!

    穆源慌了!赶忙推门冲了出去,摸着黑跑到杨奶奶的房间,推门一看,穆源更是惊讶,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似得,杨奶奶今夜打扮的非常精致,床铺也没有睡过的痕迹,她精致的戴上了一盏金色嵌玉的簪子,头发梳理的更是一丝不苟,衣着也带着一股贵气。

    “杨奶奶!”

    “我们走吧。”

    极为镇定的说了一句,便起身,拄着拐杖来到畅梵屋内。

    此时的屋子已经被黑暗笼罩,四周充满邪气。穆源看着躺在床上的畅梵,身体成青紫色,面容惨白的就像是涂了粉似的。面对此种异常,穆源脑里忽然白光一闪!他猛然想起两年前也发生过的事情!只是,这次更加的可怕。在这黑色的夜晚!难道恶魔真要觉醒了!

    穆源愣住了!他开始掌心出汗,双手发麻!一种可怕的预感告诉他!就在今晚!畅梵会走,会离开这里!会永远的离开!

    此时的杨奶奶的眼眸变成了白色,她坐在床头双手大力摁畅梵,“你这恶魔,给我滚回去!”

    一阵刺骨的力量将杨奶奶带入到了畅梵的梦境。

    看着周围撕碎如镜的虚空,杨奶奶一眼就认出了虚空尽头,那个坐在一张用镜面堆砌起来的座椅上的男子!

    “赖文!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杨奶奶摆出一副战斗姿态,手中的拐杖被细微的金色纹路包裹。

    “是啊,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犹如魅影一般,座椅上的男子的面容被黑袍包裹,只徒留一双漆黑的眼瞳,发出了刺眼的红光。

    “我以白族的骄傲发誓!终将守护我儿!”

    话音一落,只见杨奶奶的白色眼瞳发声了细微的变化,瞳孔中的白色变得更加明亮。而身上,在这漆黑的虚空世界内,竟燃起了一团淡白色的青火!前脚用力一跺,顷刻间!杨奶奶以瞬间出现在了赖文跟前,“消失吧,你这恶魔!”

    一阵玻璃尽碎的声响后,掀起一阵诡异的烟尘!杨奶奶向后一个大跃,单手撑地道:“成功了?”

    虚无的世界并未被破坏,但方才那一击确实是打在了赖文的胸口,一阵低沉的淫哮后,犹如一股狂风,将烟尘彻底吹散!只见眼前的赖文胸口被掏出了一个大窟窿!但!却丝毫没有伤及的意思,他犹如鬼魅一般,漂浮在了虚空之上。

    “我和远相识多年,你这点把戏和力量对我根本构不起作用,今天要么让我把你的灵魂撕碎,要么让你死无全尸!”

    虚无的世界忽然从黑色的周围迸射出无数根针锥!直刺杨奶奶。

    “梦里的精灵啊,以你纯净之手,编制净白之网,将我包裹吧。”

    一阵柔白如丝绸般飘零的丝带盘旋在杨奶奶的四周,守护杨奶奶。

    “杨祖,真不错,你居然还会吟唱!不愧是白族最后的公主!这是多么高级的瞳术呀!”

    赖文发出了嘲讽的笑声,似乎对眼前的老人毫无敬重之心。

    “休要辱没我族!在这个大陆上,你还不配提及白族的名号!”

    “好一个不配!你们白族诅咒本就是兰拂斯最大的笑话!如果没有白族自以为是的命运!当年远也不至于惨死于不悔峰上!”

    从虚无的黑袍之中掏出了一把漆黑的锥刺,抛掷空中,单手用力向着杨祖的方向挥去。

    一听一声痛苦的叫唤,杨祖的胸口被锥刺狠狠刺了进去!

    “哼!我的这把锥是专治你这种柔劲瞳术的。杨祖,这么多年,你的瞳术早就不如当年了!”

    单膝跪地,艰难的用拐杖支撑着身体,嘴角喷出一股鲜血。杨祖颤抖着大口呼吸着,艰难道:“我确实老,也确实没用了,我把我所有的力量都给了我的儿子,相信这个力量迟早有一天会被我的儿子知道,到那时候,赖文,畅梵绝对不会放过你!”

    “呵呵,只要我能把他顺利带到不悔峰,至于我自己的生死早已不重要!我们只是想法不同,但目的都是一样的!”

    “错!我已经看到了另外一条出路,穆源会为了他改变命运,我相信这才是命运的安排!”

    “杨祖,你别自以为是了,穆虎的儿子代替不了他,在他的心里,我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命运!”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杨祖的嘴角忽然洋气了一股自信的笑容,她放下拐杖,双手握着锥刺,一阵低沉而痛苦的撕扯后,将黑剑从胸口拔了出来!顿时,伴随着一股血腥,地上立即被献血染红了一片。

    “应承我的意志,秉承我的献血,我将灵魂就此封印!”

    满地的献血在吟唱结束后竟化成了白色的光面,然后沸腾的,跳跃着宛如一个一个精灵一般将杨祖的全身包裹,最终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结晶体,杨祖用自己最后的法术,将自己永远的封印在了这个虚无的世界之内……

    “好你个杨祖,你果然还是不愿顺从与我,宁可自我封印,行,可以!那我就成全你!让你永远和这个世界分离,永远的沉睡在这烂泥里,也永远别想见到你的儿子!”

    默念心中咒语,赖文默默的看着杨祖,掩埋在他的虚空里……

    虚空之外,一道骇人的闪电划过天空,将畅梵的身体照得通体惨白!窗户的玻璃也被这道闪电夹带的风所刮破,细碎的玻璃渣子落了满地,屋外的雨点更是恶狠狠的打了进来。

    “碰”!

    一个极为强大的力量将穆源和杨奶奶直接掀翻到了墙角,杨奶奶就像一个沉睡的老人,无知无觉的软到在地。油灯跌落在地上迅速将附近的窗帘点燃。

    来不及反应,就像恶灵附身了一般,畅梵“唰!”的睁开了眼睛。全黑的瞳孔,将眼白腐蚀。他坐起,僵硬的下了地,完全无视屋内的人,像僵尸一样一顿一顿地向着屋外走去。被震的有些发晕的穆源看着畅梵向外走去,也顾不得疼痛,捂着头也摇摇晃晃地也跟了出去。

    在初春的夜晚,夹杂着雨点的冲刷是寒冷的。但穆源仍然冒着倾盆大雨冲了出去。暴雨哀怨的下着,让人的心很不平静。穆源拼尽全力冲到了畅梵的前头,正对着他,双手摁住了畅梵的肩膀,不让他走。天空的闪电将这两个人照的通透的白。“轰轰”的雷声让本就紧张的气氛更是上升到了顶点!穆源喘着粗气,雨水从他的脸颊倾泻而下,他虚眯着眼睛,用一种彷徨和疑惑注视着眼前的畅梵:“畅梵…畅梵!”畅梵冷冰冰的淡视着前方,眼神里是木讷和绝望。

    “看着我的眼睛,畅梵…畅梵!回答我!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畅梵,我的好兄弟!”雨水将穆源焦急的脸浸泡。畅梵抬头看了看穆源,眼神的交汇,在穆源眼里,他再也看不到那份善良与美好,取而代之的是冷酷和冰凉。

    畅梵保持沉默,穆源使劲的摇动着畅梵的肩膀,大声的呼喊:“畅梵!畅梵!快醒醒!我是穆源啊!”声音被雨水遮蔽,显得略微沙哑。通过手指的触感,穆源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操控着畅梵。

    一阵闷响,就像是被一块巨大的滚石撞击一般,穆源的身体不自觉的被抬起,最后重重的摔倒在泥泞的坑地上。看着倒在地上的穆源,畅梵依旧没有多余的动作,他只是冷冷的转身,缓慢地迈开了脚步,向着西北方向离去。

    穆源无助的看着畅梵颤微微的身体一点点消失在雨里。不甘心的他发出了愤怒地低嚎,一种在痛苦中挣扎的力量让穆源再一次站起来,可刚站直,穆源却怎么也挪不动步子,他用力的捶打自己那不争气的双腿。刚刚的一击确实让穆源的双腿受了不少伤,但穆源没有放弃,就算已经不能直立行走,就算是半跪着,就算是托着废了双腿,穆源就是爬,也要追上畅梵。

    风雨中,在出村的村头插口,穆源用尽全力爬着追上了畅梵,并死死的抱住了畅梵的腿。

    “我……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喘着大气,穆源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泥泞的坑地里。

    畅梵愣愣的定在了原地,他试图动了动腿,可腿就像是被人绑住了一样动弹不得。旋即慢慢转过身子,俯下身子,二人再一次面对了面……

    “畅梵……跟我回去,跟我回去好吗?”

    趴在地上的穆源痛苦的低喘。

    眼眸中依旧是那空白如纸的黑色。畅梵默默张开了口,似乎想说什么,可刚要出声,仿佛是被一种意念控制似的,面容开始扭曲起来,一会儿,身子整个身子都变得不自然了。

    “我……我……噁”

    最终,在一击闷响后,穆源就像是一滩泥一般软倒在了地上,而他直至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都没有听明白,畅梵要说的话……

    畅梵走了,就在穆源的面前,在他的眼里,雨水冲刷着他的泪水,他像瘫痪了一般,趴在了原地,借着手中最后一丝力气捧起一把颤抖的泥土。这一刻,仿佛一切都消失了……

    畅梵消失在了雨里,穆源的头重重的倒在泥里,手中最后紧攥的泥土,无奈的散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乱世盲探〕〔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