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帝归来.〕〔快穿之你是我的金〕〔超神学院里的被咸〕〔都市之全职抽奖系〕〔恃宠而婚〕〔妖帝撩人:逆天邪〕〔超级神武学〕〔植神的悠闲日常〕〔乾老魔〕〔异界女神路〕〔太武真君〕〔洪荒之红云大道〕〔超强电脑管家〕〔地府刑侦顾问〕〔英雄无声〕〔海贼之海军鬼神〕〔海贼王之海军雷神〕〔黑铁皇冠〕〔虫临暗黑〕〔18世纪的亡灵帝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十一章 死亡游戏 下
    游戏开始了,作为旁观者,畅梵或许是被那两颗挂在脸皮上无法控制的眼珠子惊到了,心头一阵酸麻,竟感觉脑袋晕沉的厉害,索性收回头,闭上眼睛,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频率。而此时的穆源虽脸色有些苍白,但目光却依旧死死盯出口外那一场杀戮游戏。

    “收拾”了老者,温斯特饶有兴趣的摇晃着身体,并转向工人们,全场的空气骤然停歇,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在脑海中扑面而来——恐惧,害怕,担心,无助交接在大脑内侧,而真正的焦点却最后落在了那一把血黑色镰刀上。

    温斯特轻步走到最左边站着的小男孩前,这是一具瘦弱的身体,看年纪应该与穆源,畅梵一般大。他走近小男孩并拖着他的下巴,眼神与小男孩对视,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是在品尝佳肴一般,露出了美味的笑容。旋即又吹了一口气,一股浓烈的口气让小男孩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粉粉嫩嫩的小脸早已由青变绿,嘴巴僵硬地张着,浑身打斗。他已经被吓傻了,满脸抽搐的面容甚至连在场的信徒们都强咽了一口口水。

    温斯特诱惑的对小男孩殷切一笑,手顺势将镰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道:“呵,不怕,小孩,不要说谎噢,告诉哥哥,那本书藏在哪?”

    小男孩僵硬的脸上,似乎要瘫痪了一般,眼泪一下喷涌了出来,鼻涕也顺着嘴唇滑落。当冰冷的刀面触及皮肤的刹那,他浑身痉挛,啜泣的样子无法形容,只能仅靠最后的余力微微张开嘴巴:“放……放过我……我”

    之间身后的墙壁上,瞬间拉出了一条狭长的血痕,地上一股浓腥四溅……

    “不好意思,是我错了。”

    温斯特深情亲吻断裂的颈部,随手推了推那僵硬的躯体,就像歇了气的球,软倒在原地。血也从分离的部位加速喷涌而出,最终形成一滩令人森寒的死物。

    根本没有时间反映,温斯特已经优雅的来到下一位男孩身边,像上一个一样飞快的将镰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本以为他会直接和这位男孩对话,不料竟扭头转向洋员,冷冷道:“只是个热身,别介意,现在我的手暖和多了,那么,现在一位,他的头也许可以撬开你的嘴。”

    老者被固定了身体,他根本做不了任何反应,或许是太久没有闭眼,在第一位牺牲后就一直流着眼泪,似乎心有些动摇。

    从左数第三名男孩痛苦的看着自己身旁一年纪稍长的小哥哥,即便镰刀已经架上了脖子,可脸依旧保持镇定,而自己却被吓得啜泣。

    四周似乎安静了,正当温斯特即将开口问话,一道吼叫声从男孩嘴里抢先而出!

    “头儿!别告诉他,如果那本书真的那么重要,我们就更没有命活了。”身体向后一倾,低头绕开了镰刀,用自己仅剩的力量,撞向温斯特。

    温斯特被撞了一个踉跄,可心里却越发开心了。几个信徒立刻冲上来将他摁住,待神定,温斯特又再次把镰刀驾到了他的脖子上:“嗯,有力量,且说的一点都没错……但,那又怎样?你逃不出今日的死刑,你的话永远也不会有人听到,你的一切都将化为云烟,留下的只有一具慢慢腐烂的无头尸体,不会有人想起你,不会有人记起你,更不会有人知道你!你只是一只蝼蚁,我的盘中餐,哈哈,不过挺有意思的,我喜欢这样的猎物,因为不会反抗的猎物是提不起猎手的兴趣的。那么,洋员,你怎么看?”男孩狠狠瞪了温斯特一眼,又向洋员吼了一声:“千万别告诉他。”接着又极力想挣脱信徒摁着他的手想继续反抗温斯特。温斯特左眼微微一抽,有点火了,旋即将镰刀轻轻往回一拉,这一次,滚烫的热血犹如温泉眼一般,顺着缺口柔和涌出。

    粘稠的红色液体溅的身旁那位小男孩一脸都是。微微带着热意的液体将他的脸染成了红色。小男孩眼皮急促跳动,嘴巴吱吱唔唔呆张着。那位曾经无比关照他的小哥哥就这样死了!小男孩木木将脸侧向倒在地上的尸体,当目及一切,两只眼睛仿佛就像失去了光明一般,瞟白着。残忍,太残忍的一幕在精神上的束缚有时候会超越肢体的极限。

    “呵呵,勇气所换来的,不过是一条无辜生命的终结,你说这样的勇气有意义嘛?洋员!”温斯特不屑地斜视老者,他知道老者不可能告诉那些无辜的人书的下落,这本书对他们来说没有一点意义,但对于血色十字教会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那本书记载的是血色十字禁忌法术的入门纲领,是只有通过选拔成为下一任大元教主的人才能拥有资格修炼的法术。

    当然,温斯特之所行正是想将这本书带回教会。

    阴阴的嘴浮现出惨不忍睹的奸笑,温斯特毫不掩饰的陶醉在杀戮之中。

    “畜生!畜生!!!温斯特!你个畜生!”老者怒斥温斯特!深陷的皱纹被一根根挑起!浑身的肌肉线条越仿佛突起的小丘般愤怒的使出全身力气要挣脱束缚,可麻绳绑的结实,以老头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将麻绳强行震断。而被撕去眼皮处正不住的流出鲜血,粘稠的液体让眼睛及其难受,将视线模糊。

    “哈哈!啊哈哈……!说的好!我的师父!我等你发怒已经等了十年了!”温斯特仰天大笑!“如果说我是畜生,那身为师父的你就是老畜生了!别急!现在该到你了!我尊敬的师父!我杀的就是畜生!”

    温斯特拖着沾满鲜血的镰刀,走到老头的身旁,服下身子,贴着耳垂道:“师父,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你教教我,就再教我一次。”

    “呸!你这杀人的畜生,无需多言,动手吧!”老者浑身肌肉爆起,满脸涨红!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哟!不错的眼睛,师父,我就喜欢你那充满血色气息的眼瞳。”

    “你!”老者似乎知道了温斯特心中所想,可他只能认怂,这捆绑的绳索是早久试驾了法术的,根本无法挣脱!

    看着眼前老者无奈的样,温斯特阴森一笑,“左边,右边,左边,右边……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举起镰刀,用镰刀的锋尖在老头的眼珠内开凿,就像精雕细琢一般缓慢!并且充满力度!顿时!老头眼球爆出浓腥的血液!眼球所有组织惨遭破坏!眼白被撕裂,黑色的瞳孔直接撮成了一个窟窿。当镰刀回收的同时,无数血丝也被扯了出来,最终一部分脱离了眼球,一部分还在挂在脸上。

    “哈哈!温热的!啊,真舒服!我快不能控制自己了!”温斯特变态的眼神看着他的“战利品”!并伸出舌头温情的添食着那已被破坏了的白色眼球。舌头微微一卷,将血红色的眼珠滚入口中,最后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咀嚼,直至完全溶解在嘴里。

    “呕……”畅梵捂着嘴里反酸的液体。在这样惨烈的情形下,他依然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畅梵努力克制着这恶心的液体不要吐出来,在来回的吞咽中,最终畅梵把反酸的液体又吞回了自己的肚子。穆源也感同身受,他顶着胃里翻滚的消化物,无力的靠在墙壁,闭目,在感受心跳声音传到嗓子眼的同时心中也默念着一些能使自己安静下来的话语。

    思绪间,穆源猛然一睁眼!脑中掠过一道惊骇的明路,“书!?该不会!”他马上用手捂住了嘴巴。眼珠子不停的转动,大脑努力的回想着密道外雕塑上发现的那本纯铜包裹着外皮的书!

    在最大的那座铜像上,穆源和畅梵无意间发现了一本书籍。难道这个就是温斯特不惜杀人也要得到的书?虽然不知道这本书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如果这本书和血色十字教会扯上关系,并且当下死去的人还远远不够!

    这一刻,穆源脑子咕嘟咕嘟转动了起来,似乎他想到了办法,他贴着畅梵,小声的讨论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英雄联盟之守望者〕〔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