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倩女之水长东〕〔明朝败家子〕〔最强狂暴皇帝系统〕〔房产大玩家〕〔护花小神医〕〔绝品兵王〕〔祈求一个温暖的小〕〔盛少宠妻100式〕〔七公子④:韩少来〕〔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诱宠鲜妻:老婆,〕〔韩先生,情谋已久〕〔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之逐鹿三国〕〔写手的古代体验手〕〔麻衣神探〕〔你再碰鼠标试试〕〔重生学霸商女:枭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九章 密道内影
    雾未散尽,雕像倒塌产生的强烈震感让圆弧状的内殿天顶出现了一道不小的裂痕,细小的石子和粉末零零碎碎跌落在地上,整个地面被蒙上了一层厚实的尘埃。

    伴着朦胧的烟尘,在淡黄色的火光下,一条深不见底的黑色倩影徐徐而现。

    望着那道倩影在烟尘中落幕,一条黝黑的洞展露眼前。恰似一条密道,黑暗,在人性面前总会浮现出恐惧,即便是善良的人,当黑暗来临,心中的恐惧也会根生。

    “那书还要不?”畅梵小声道。

    “不急,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人,等雾散了再想办法找吧。”

    自行简单清理身上的伤口后,穆源将身上已破损的长衫撕成条状绑在了畅梵的伤口上,在秋季的夜里,没有一身肉作为资本的畅梵此刻更需要这点温暖。简单的包扎后,两人小心靠近洞口。

    临近洞口,贴着墙壁,细碎的粉尘将穆源的手染白,穆源探了探头,一股凉嗖嗖的寒意拂面而来。因为密道内的空气与外界流通甚少,道口之内的刺鼻气体让人不禁捂住了鼻子,那是一种伴随着尸体腐烂变质的恶臭,加上低沉的气压,使得整个洞内的空气恶心且沉重。

    从颜色便可以分辨,密道采用了与教堂截然不同的材料,看上去似乎是很有年代的古建筑了。灰色发白的石头许多已经化成了粉末,而内侧还附着的一些喜阴昆虫的粪便和尸体。在缝隙与缝隙衔接处甚至还可以看到因为地壳运动而产生的摩擦痕迹。

    知道穆源怕黑,畅梵这次并没有再打退堂鼓,他平平一笑,小腿向前迈去。

    “小心点。”这是穆源发出的声音,那道音色带着一种沉重与担心。

    回头看了看穆源有些胆怯的脸,畅梵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我会小心的。”

    楞了半秒,无奈沉了沉头,想起这事也因自己而起,看着畅梵一脸坚定的表情,穆源搂着畅梵的脖子干笑一声便一齐迈进密道。

    摸着黑,贴着冰冷的墙壁两人一路向前。在徒步一刻钟后,前方不远处,一缕微弱的光正逐渐清晰。

    “咦,前方有光。”畅梵小声的说了句,步子略微加快。

    可这时,穆源却伸手拉住了畅梵的衣角并做出了小声的手势,在畅梵耳边小声说道:“嘘……前面有光,那很可能前面就会有人。我们在不确定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其实黑暗反到是我们藏身的最佳处所。”

    穆源做事时谨慎时松弛。对于这次的探宝活动,穆源表面像是大手大脚,毫无顾虑的玩闹,其实在来的路上穆源就已经做了许多心理准备,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做寻宝的筹码。

    光在脚步声的渐进中愈加明亮。穿过几十盏昏暗的挂灯后,前方不远处有一道亮堂的光,那就是出口。

    临近出口,畅梵不由放轻放慢了步伐。就在这时,一只粗壮的手从后侧伸了出来,捂住了畅梵的嘴,畅梵本能的瞪大眼睛,身体微微一缩。

    “等等!前方有动静!”穆源用极小的声音贴着畅梵的耳朵说道。

    待畅梵静下,那只粗壮的手才慢慢的松开。颠起脚尖,探出了两个脑袋,在灯火明亮的出口处,尖锐的声音刺入耳膜。

    “哟,您在这儿呀!哎呀,这煞风煞水之地我可算捡到宝了呀。”一位身穿黑色长衫教服的高大背影大阴阳怪气道。

    男子的衣角和袖口绣有红色条纹装饰。约三十五岁,两肩上的盔甲各雕刻着一枚鲜红色的十字架!从他的站位可以看出,他是身后那群信徒的头领。身着纯白服饰的信徒,他们目光呆滞,手持棍棒,站姿整齐的对视着正中心被捆绑的一伙人。在中心被捆绑的人群中,一位满头银发的强壮老者则略微显眼。

    闭语沉默,老者此刻并未露出半点怯懦之意:“能放了他们么?”

    老者眼睛微斜,无奈的看了身后一眼。

    从穆源和畅梵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密道外的全貌,由灰色大理石砌成的宽敞长方形密室,四周各有一道出口,而穆源所处便是西侧的出口。密室分为两层,上层为一条环形小道,在每一条出口处都修筑有延伸至下层的台阶,台阶不长,甚至可以直接跳到底层,底层地面则是普通瓷砖堆砌而成,不过因为年代久远,许多角落已经破烂不堪。而中年男子就站在底层的正中央。

    “哎……”高个男子沉重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对眼前的老者很是失望,他微皱着眉,定定看着老者。“您这又是何必呢?您本该高高在上,受众人敬仰,却为了一本书沦落至此,还和这些劣等山民做起了伙伴,你可真是我们的好榜样啊,算了,也罢,也罢,千里迢迢今日终将结束!”

    忽然,伸腿对着眼前的老者狠狠一踹!威胁道:“想起了来吗,你偷走的东西!”

    老者背手跪在地上,老头全身肌肉线条清晰,身材更是高大,在老头古铜色的右脸侧面有一道极深的伤疤,从眉羽直接顺着眼睛划下,直至脸颊。看得出,方才那一脚并没有让老者动摇,似乎他是在保护着什么,身后是一群被麻绳捆绑紧实的年轻人,他们衣着沾满污渍,看上去应该是修筑这座修道院的工人。而老人右手臂系着一条黄色围巾,想必他就是这群工人的领头。

    “嗯,我未曾想起,也不愿再想。”

    “噢……你了解我,我最擅长的,就是让死人开口,让活人吐出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乱世盲探〕〔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