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门凤华〕〔秘巫之主〕〔噬天龙帝〕〔帝道独尊〕〔医心记〕〔都市狂少〕〔骑着恐龙在末世〕〔独宠难消:歪歪老〕〔重生八零狼夫勾勾〕〔捡漏〕〔明朝败家子〕〔皇后在上:帝王,〕〔重生90甜军嫂〕〔农门娇女:神秘质〕〔都市之不败主神〕〔第五任县委书记〕〔法医萌妻,撩上瘾〕〔正德大帝〕〔烈火浇愁〕〔我真不是良民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遮天印日 第三章 三枚坠子
    屋外,杨奶奶正倚靠在摇椅打着瞌睡,当震耳欲聋的声音将房门震碎,似乎像是有所预料一般,旋即睁开双眼镇定的向畅梵屋子走去。

    “该来的,还是来了……”

    只见穆源连滚带爬的冲出了畅梵的屋子,出门便见到杨奶奶,穆源刚想解释,不料杨奶奶直接弃杖而入,用法术将穆源全身包裹并送出了门。

    “穆源,对不起,畅梵的病疾犯了,你回避一下。”

    语罢,屋外的门便自动合了起来……

    屋内,这间不大的房间被这股力量折腾的七零八落。

    “赖文,我警告你,我是不会将我的孩子交给你的!”

    站在门内,杨奶奶意气风发的直指眼前被鬼影包裹的畅梵。

    “呵呵,杨祖,你终于愿意和我说话了!你知道吗?你背叛了我们的誓约!”

    “背叛?我被你夺去了三十年的阳寿!还承认了你的谎言!但我现在坚信!我们白族的诅咒绝不是你一个亡灵可以左右的!”

    “嗞,莫非你后悔了?……呵,杨祖,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十六年前的封印把远带入了深渊!我想你比谁都清楚白族的诅咒不过就是一个封印的延续,难道你还在为了依莲那毫无意义的封印而忏悔?你真以为血祭封印可以拯救这两个孩子的命运?你真以为你的儿子能逃过浩劫?……呵,我想你是疯了吧!能走到最后的,一定是我!而我!会带着你的儿子把远,复活!”

    “为了复活远,要搭上他亲生儿子和妻子的性命!难道这就是你要的答案吗?我相信我的丈夫不会那样自私!这都是你自己意想出来的结局!没错!白族衰落至今确实是当年启用远古武器烙下的永恒诅咒。但!让你在我儿子体内寄宿!是我这当妈的瞎了眼,相信了你可以利用二十年轮回的契机复活我的丈夫!然而我现在已经非常明白,最后的封印不可能没有牺牲!”

    “杨祖,你儿子的命早在十六年前就已经注定!而我,只是为了帮助你们白族更好的完成宿命!”

    “帮助?人各有命!我就是信了你的邪话才酿造了今日的悲剧!你这才是最卑鄙的恶魔!”

    “噢?难道当初的血祭封印就能真正解脱白族诅咒?哼!别自欺欺人了!那个女人的死难道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别说了!依莲没错!她是伟大的母亲!是对抗命运的先驱者!而你!只是利用了我对远和儿子的感情,是最彻头彻尾的混蛋!”

    话落,杨祖的眼瞳变成了青白色,整个身体充满了力量!

    “呵呵,你杀不了我,杀了我,就等于杀死你自己的儿子!”

    “你!……赖文!”

    咬牙切齿,这是杨祖第二次这样激动的说话,第一次,是在依莲献祭的时候……

    鬼影无奈一笑,丢下一句话,从畅梵脚底升起一道黑风,然后慢慢的,鬼影消失在了杨祖面前。

    “别做无意义的蠢事,这会让你死的更快……”

    看到畅梵虚弱的一下子瘫倒在地,杨祖赶忙抱起畅梵,扶到床上。

    安顿好,坐在床边,杨祖沉沉叹了口气,眼睛恢复了常态,但却夹杂了太多的思绪。她喃喃自语,而这样的话,也许只是给她自己一个牵强的理由罢了。

    “二十年轮回很快就要来临,一切会好的,会好的。”

    趁畅梵睡去,杨奶奶拄着拐杖,她眼眸温和的望向屋内拐角一低矮的房门,那是一间上锁的门,细细算起来,已经有十年没有打开了。

    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哀伤,杨奶奶来到矮门前,用手轻轻托起那锈迹斑斑的锁,将拐杖放置一边,从脖子上取下一枚挂在胸前的钥匙,低语道:“哎……是我老糊涂了……”

    “咯嘣”

    锁头打开了,厚重的门有些颠簸,推开发出了吱吱的声音,“依莲,你虽然不在了,但我知道你怕黑,所以……这盏灯从未熄灭。”

    这是一间储藏室,望着石阶下跳跃的火苗,这是杨奶奶施法制造的永瞑灯。

    灯将当年的往事一一照亮,地上依然清晰的残留着一大一小的法阵。杨奶奶微微合上门,顺着石阶向下,周围的空气夹带着一股脓腥,岩壁也灰蒙蒙的爬满了蛛网。

    杨奶奶丝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她曾经是那么爱干净,但始终不敢清理这里。

    步履瞒珊的走到法阵中央,杨奶奶老眼微垂的看着眼前小法阵上残留的痕迹,不忍红了眼。

    “哎……依莲,你说咱是不是都错了……”

    轻轻的蹲下身子,视线停留在了小法阵上被后尘埋没的胸针,柔柔的地上捡起,轻轻吹了口气,将胸针双手陪着放于胸口。

    “我想……你不会怪我吧。”

    双眸微闭,泪水顺着脸颊轻轻滑落……

    离开屋子,移步至村前老榕树下,站在才被打理的干净的坟头墓碑,杨奶奶眼眸低垂的望着墓,久久不能释怀。

    过了一会儿,嘴里喃喃道:“赖文回来了,想必你也已经准备好了吧。”

    四周无人,老人竟对着墓碑自言自语起来。

    “咔……”

    这是步履轻触草地发出的声响。

    老人并未回头,她似乎已经知道了对方,方才的话应该也是为他而诉,嘴里继续道:“确认了孩子,你也该放心了吧,他和当年的我们一样……狞。”

    老人身后,一身披着斗篷的男子缓缓走出,他站在老人身后,不语,黑色的帽兜下,那双青白色的眼眸柔柔牵动。

    拄拐回身,这是老人十年后第一次见到他,他还是当年那样,包裹的严严实实,让人不敢靠近。

    双眸对视,老人将手中的胸针举国胸前,“还记得它吗?”

    男子点了点头。

    “记得它,就去守护她吧……”

    没有再多理会男子一刻,老人再次转身,俯下身子,在坟头空地处挖出了一个铁盒。盒子看上去已经被埋藏了多年,腐锈的纹路已经磨平,杨奶奶伸出手轻轻拍打盒子,在盒口系有一把锁,杨奶奶就地坐下,将拐杖靠在胸前,小心翼翼的从口袋中拿出了那个地里的东西。

    “呼……”

    喘了口气,杨奶奶嘴里露出了一丝淡笑。她放下拐杖,顺手将胸针插入锁中。

    只听“咔崩”一声,锁头分成了两半,缓缓打开锈迹斑斑的盒子,一双年迈的眼睛细细打量着盒内的一切。

    “还好,都还在。”

    琥珀色,樱红色,紫蓝色三种颜色的光芒汇成一股柔光映在了杨奶奶的脸上,看着三道柔光,杨奶奶心中不由一沉,自言自语道:“福祸有命,既是命中注定,那就让它重获人间吧。”

    随后迅速关上盒子,小心放入口袋,填上土,拄着拐杖漫步离去,而至始不言一句的男子,一跃而起,站在静候等待的弥天巨兽肩上,向着西南角,那个荒废的山脉而去。

    ……

    时间追溯,就在不久前,被赶出门外的穆源此刻脑袋还在“嗡嗡”的打着转儿,“扑通”一声,穆源扑倒在了地上,过路的人惊讶地投出莫名的目光,穆源停顿了一会儿,他仔细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做了几次深呼吸,好一阵才缓过劲来,在镇定片刻后,穆源脑子闪现出一个念头!“对!去找叶婷!”他撑起身子赶忙向叶婷的家跑去。

    叶婷,女,十五岁,是穆源的邻居,打小就和穆源一起打闹,是穆源另一位伙伴,留着一头乌黑长发,也是一位心直口快的人。

    不远处,听到一阵着急的叫喊声,正在修理自家屋顶的叶婷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穆源?”嘴中默默道了句后丢下手中的扳手“噔,噔,噔!”从屋顶迅速下来。

    站在屋前,穆源摇了摇头,眼神惶恐道:“叶婷,我有事找你!”

    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眨了眨,一看到穆源这个样子,叶婷立马明白了,用一种调侃的口吻道:“干嘛,你又和畅梵闹别扭了,我说你们两个男的怎么老是这么闹腾呢?”

    穆源赶忙止住叶婷的话,急切道:“畅梵他……他病疾犯了,连我都被杨奶奶赶出来了!我感觉他就像是被控制了一样,完全换了一个人。”

    “你不会又在想十年前的那场意外的了吧?咱们大家都很清楚,畅梵身体确实不好,但你也总不能一闹别扭就想到十年前那些可怕的事吧?”叶婷不屑的瞥了一眼。

    “呸呸呸,不是这样的,十年前的那场意外,当时你也在场,我就想问问……”

    被抹去记忆的穆源一直都认为,十年前血祭封印的悲剧只是一场母亲看望畅梵后遭遇的意外。

    “停!打住!穆源,这个问题咱们已经说了十年,十年前你母亲的事,我只是恰好路过畅梵的家,看到一束光从屋顶刺入房内,其他我一概不知。”

    语罢叶婷有些生气的转过身,“如果你不是来找我的,我也是很忙的。”

    丢下一句话,看着叶婷上楼的身影,穆源小声道:“我只是想问问,十年前是怎么医治畅梵的病的……”

    在穆源错乱的记忆里,十年前的今天,穆源正好生着病躺在家里,听说畅梵也生病了,所以穆源的母亲就带着一些吃的去畅梵家看望,还把家里的水果刀带走了,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低着头,穆源站在叶婷家门许久,可叶婷一直都没有出来,无奈之下,穆源之后一个人向着家门走去。

    而一直躲在屋内的叶婷,透过帘子,直到穆源离开,嘴里才不忍说道:“笨蛋,求我一下就这么难吗?”

    拉上帘子,叶婷叹了口气,转身上了楼。

    第二天又是一大早!穆源和叶婷一同来到了畅梵家,杨奶奶依旧热情地接待着他们,一切如往常。站在屋内门口,穆源忽然有些不敢进去,他害怕看到昨天畅梵的样子。

    杨奶奶似乎看出了穆源的心思,刚想解释,只见叶婷笑眯眯的朝着穆源身后猛地踢了一脚将穆源推了进去房间。

    “没事,他肯定已经好了。”

    一个唐突,二人便进了屋内,就像是事先知道了似得,畅梵依旧是习惯性的说一句:“穆源,对不起。”

    看着畅梵还是那个老实,憨厚的样子,穆源心理想问的话,却又说不出口。

    “好了好了,说什么对不起!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看到畅梵依旧安好,也就再无他求了。

    叶婷在一旁忽然小声问了句:“畅梵,你还记得昨天的事么?”

    畅梵摇了摇头,解释道“不知道,最近,总是噩梦缠身,有一道鬼影总是出现在我的梦境里,缠着我,而在还总说些……”

    “孩子们…来尝尝杨奶奶做的菜吧,味道可鲜了!”一道慈祥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止住了畅梵的话,是杨奶奶的声音,她从厨房小心的端出了热腾腾的菜。

    “嗨!就是一个梦而已,都是假的!来来来……快尝尝杨奶奶的菜吧。”

    三人走出屋子,来到餐桌前坐下,眼前都是他们最喜欢的菜,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嗯!真香!奶奶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

    三人边品尝一边夸赞道。

    “能放下所有的误会,不解,那就是最好的。”

    若有所思的放下了筷子,杨奶奶顿了顿,小声道:“穆源,叶婷啊,你们是畅梵打小就相交的伙伴,杨奶奶看得出,无论怎样,你们会幸福的。”杨奶奶双手自然放在围裙上,话语中夹带了一些莫名的辛酸与不舍,但是,她的脸上依旧笑容满面。

    “奶奶,您就放心吧,有我的,就一定有畅梵的份。”穆源嘴角挂着菜,笑呵呵的道。

    “你们这两个傻兄弟呀,我也是服了你们。”一旁的叶婷斜视二人,脸上挂着杞人忧天的嘲讽表情。

    “呀,叶婷,我知道,你那两下子舞刀弄剑功夫确实不错,那你也别看不起人嘛,别让我认真起来,怕吓死你!”

    穆源在一旁噘着嘴,自信道。

    “嗯……那你就吓死我吧,我好害怕呀!”叶婷在一旁呵呵笑了。

    “哼……”

    “好…好!都吵闹了十多年了,真是福祸均沾喽。这样吧,奶奶没什么好送的,这坠子呀,算是一点心意,就送你们了。”杨奶奶说着,从口袋里面拿出了老早就准备好的坠子。

    还未等杨奶奶放到桌上,穆源一把手就兴奋的抢走了琥珀色的坠子。

    “嗯,那我要这条吧!”这时,叶婷也自信满满的选走了樱红色的小坠子。”

    “啊?那我就不用再选咯。”畅梵腼腆的接过最后一枚紫蓝色的坠子。

    看着这群青葱的少年,杨奶奶平和的笑了。

    饭后,送走叶婷,杨奶奶特地让穆源在家中住下,就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夜晚,当诡异的灯光再度亮起,荒废的山脉上露出了一具特殊的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合法抱大腿[娱乐圈〕〔心尖火〕〔强宠101次:宫少,〕〔大漠邪皇:暴君万〕〔江湖大侠令〕〔方舟生物进化〕〔快穿攻略:撩男神〕〔明朝大地主〕〔抗战之还我河山〕〔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别逼我动心〕〔星球博物馆〕〔无限密室逃脱〕〔神级兵王的系统外〕〔无敌副村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