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重生六零有空间〕〔医道狂兵〕〔江湖封尘录〕〔绣衣使〕〔景星凤舞〕〔超神学院之时王〕〔护妻仙夫〕〔冒牌职业大神〕〔重生之女配的美满〕〔我不想当大王〕〔我被大佬安排了〕〔邪魔之主〕〔盗陵人〕〔木叶之魔人李〕〔我家太子妃要上天〕〔与鬼谋宅〕〔拉马克游戏〕〔盛世嫡女:王爷哪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鳅越龙门 第五十章想法
    文光尘看着文卿复杂的脸色,再一联想到唐信鸿话里的只言片语,一个丈夫去世后家产被亲戚侵占后又要强的妇女一个人独自拉扯着至少三个孩子,还要供养大儿子考秀才的形象跃然与脑海中。

    文光尘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自家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推荐一个佐吏已经是极限,与一个要强母亲期待的很是有些差距。

    现实中不是谁都有小说中那种主角接济贫穷到极限的人物,人家立马就纳头就拜,全家喜滋滋的跟着主角干的戏码,更多的是选择一个行业讲究着干着,骑驴找马才是正常,以桐柏山巡检司百来号人来说,真要有更好的条件谁还在巡检司里待着?

    文光尘踌躇了一下,纠结着是不是该去看看,劝一劝唐信鸿母亲接受现实,先骑驴找马看看。那边文卿却是已经收起了复杂的脸色,这该显摆也显摆过了,文光尘和唐信鸿这么一折腾,也够唐家湾议论纷纷不短时间。见到文光尘的样子叹了口气:“唐信鸿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一般不会有什么变动,这孩子跟他妈一样的倔脾气,你在这他妈可能为了不让他去开罪于你,你还是先去小唐湾,额,该叫余家庄等会,唐信鸿我让他等会赶过来。”

    文光尘耳朵里隐约听到唐家湾深处有一个很生气的声音,从善如流的跟着唐家湾去余家庄干活的人走了。

    余家庄的前身是唐家湾分出来看守远处田地的小唐湾,说是离的远的田,事实上也没几脚路程,文光尘没走两步路就来到了余家庄那还未建成的坞堡,望着那桐柏山少见的两三层楼的“高层”建筑,文光尘自己琢磨着这玩意有没有“逾制”,到时候又能敲一把。

    在文光尘视线中那余贵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了文光尘的想法,一脸压抑着愤愤不平的心思,手里拿着一份玉简和一个木盒子,压抑着声音说道:“文巡检,这是一份“宁岗水塘”的制作法门,这水塘可以种植一些水属灵草,也可以拿来养育这种铁甲龟,这龟养不大却可以取龟甲制成上好的鱼鳞灵甲,这是二十枚铁甲龟卵就是给大人的礼物。”

    文光尘嘴里一直谦虚着说着:“这怎么好意思。”身体却是相当诚实的接了过来,虽然唐信鸿劝他与县里上司,地方同僚好生交流,可也不影响文光尘继续建设资源点不是?这白捡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仔细的记忆着玉简中法门文光尘相当欣喜的看了眼余贵,就连余贵嫌弃的眼神都看的相当亲切,只不过回头一想着这材料,文光尘还是有些苦恼,本以为一个火鸦巢穴自己凑凑还是能一个人用上去,可要是加上这个宁岗水塘就有些头疼了,地皮人员倒是其次,灵材、阵旗、饲养的灵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文光尘着实有些不愿意和文国傅、文国赫师兄弟携手入份子,倒不是不愿意给师兄弟送些好处,可入股那比独资来的痛快,师兄弟三人合伙起来文国赫修为差点是不是得多给点?文国傅夫妻两个还是师父女儿女婿是不是也得多给点,就文光尘对自家老爷子文国贵的了解都能轻易想到到时候文国贵会这么说了:“他们两个都是你师兄弟,你现在能耐大了多帮衬点就多帮衬点呗。”文国贵是不在乎,可文光尘可是记得原来治安不错时文国贵经常帮衬族人,落魄起来有谁帮衬自家?

    文光尘揉了揉眉头,看来难怪当初文耀云铁了心要教育出几个修士,又是好生奉养刘宇又是给文光尘师兄弟四人些补助、单独建找静修庭院,这文光尘拿来法门龟卵按理来说就算建好了也该拿大头,可是师兄弟间合伙建起来了可就得按需分配了。

    “人心皆私啊!”文光尘苦笑的看着这两门灵地建设法门的玉简和那个盛着龟卵的盒子,这本就是帮助弱者的习惯在文光尘将强未强的时候却显得有些不能接受,到底是受前世城市化物质充足又打破宗族关系到影响,事实上要是本世习惯弱时受师兄弟帮助,强时反哺师兄弟在理,可偏偏文光尘刚出桐柏山就拣了个大便宜,再反哺起自家师兄弟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谁都又涨有落。”文光尘只能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叫醒酒足饭饱休息好的巡检兵继续上路,至于这灵地建设这块只能妥协,明天叫上文国赫、文国傅一起跟着郭行学习学习,触类旁通点也好。

    在文光尘清点人数准备出发的时候唐信鸿才姗姗来迟,看着唐信鸿捂着左脸颊背着一个破旧的书匣,文光尘也不好说什么,各人各有自身的缘法,唐信鸿走了这条路也怪不上文光尘。

    旅途单调,文光尘不能和唐信鸿说话,就只能回过头和郭行说话:“郭老哥(这种远房关系可认可不认,文光尘可不愿意凭空矮一辈),过些日子你会巡检司的时候我叫上我师兄文国傅、文国赫过来打一个下手可以吗?”

    郭行在余家庄蹭了一顿酒席颇有些满足,他先天体质差,日子也没多少了,这种酒肉是吃一顿少一顿,听了文光尘的询问有些吃惊:“怎么的?你家师兄弟据我所知年岁都还不大,也没什么暗疾明伤,还想跟着我走阴修这条路子。”

    文光尘知道要不是郭行没几年活头了,又指望着文光尘说服胡文消了郭行欺瞒之气,不然以此世修士敝扫自珍的性子怎么可能和他这么说话?

    有了底气文光尘也不客气:“我们师兄弟自然是没有走阴修这条路子的兴趣,可是”文光尘在马上拍了拍两份玉简:“我师父也没教授我们搭建灵地的举措、细节,我这不是想让他们跟着您触类旁通一些嘛!”

    文光尘说的兴致起来了突然顺着文国赫到处给人雕刻辟邪符文石塔的事情冒出一个想法,有些不确定的对着郭行说道:“不如到时候让我师兄弟学会了之后,给桐柏山各家修士都搭上一个火鸦巢穴一个宁岗水塘赚钱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乱世危情〕〔末日位面游戏〕〔挚恋闪婚总裁欢〕〔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农女厨妃:带着空〕〔听说她是校霸罩着〕〔医妃妖娆:摄政王〕〔纵横都市之绝世神〕〔陛下有个黑月光〕〔向往的生活:超级〕〔重生之资本帝国〕〔你从时光中走来〕〔斗罗大陆之冰凰斗〕〔量尸人〕〔豪门重生,神医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