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修真狂少〕〔邪王宠妻:废材嫡〕〔凤展异世〕〔本宫玩转高科技〕〔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道观养成系统〕〔医武兵王俏总裁〕〔无敌小刁民〕〔抗战之烽火漫天〕〔穿越末世之炮灰转〕〔轮回乐园〕〔我的僵尸女友〕〔霸道总裁深深宠〕〔仙界黑客〕〔恶魔公寓〕〔非酋变欧之路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537章 奇怪
    他一指点在了她的肚脐上方。

    让她奇怪的不是他的动作,而是她居然没有本能地躲开。

    “大柱子!”

    大江第一时间将弟弟拉回去,“不可以动手动脚的,你这叫没礼貌。”

    说完他又摁着弟弟的头,朝她鞠躬道歉。

    “没事。他这是解开误会不再怕我了,这是好事。”

    凤殊恢复镇定,只是看着大柱子的眼神却多了一点什么。

    他不是很高兴被强摁着低头鞠躬,被放开后居然立刻跑到了凤殊身后。

    “三哥你太坏了。”

    “过来。”

    大江不敢贸贸然上前去抓他,眼神一沉。

    “不要。我要跟好人的宠物玩。”

    “好人是我的,你不能跟我抢!”

    鸿蒙第一次见到别人使用它对凤殊的专称,一下子炸毛了。

    “我没有跟你抢。那我喊她什么?九小姐?凤殊?凤休?姐姐?好吧,我就叫她姐姐。”

    “姐姐也不行!她比凤瑄辈分大,你们是跟凤瑄一个辈分的。”

    “那要叫什么?凤婆婆?”

    凤殊翻了一个白眼。

    大江呆滞数秒钟,才反应过来貌似自家弟弟不是在自言自语,否则的话凤殊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叫好人,好人是我叫的,谁都不可以跟我抢!还有,不要老是偷听我讲话,鬼鬼祟祟的人最可恶了。”

    大柱子露出了委屈的表情,“我没有偷听你讲话,是你自己讲话这么大声,而且你现在就在跟我讲话啊,我不回答你才叫做没礼貌。三哥,鬼鬼祟祟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大江扯了扯嘴角,“九小姐,我家小弟是不是冒犯了您的宠物?抱歉,他平时不是这样的。应该是太久没有见到好玩的东西,所以兴奋过头了。”

    “你才是好玩的东西,你全家都是好玩的东西!”

    鸿蒙想要出来挠他一爪子,可惜凤殊已经预见到了它的反应,直接禁止它自由出入了。

    “好了,不要再闹。”

    怕鸿蒙又忍不住搭腔,凤殊干脆让它禁言了。

    “大柱子,你可以像你四哥一样喊我凤老大,也可以叫我凤休,凤休先生,凤先生,我现在是男人的形象,在离开这个地方之前,都会是凤休,所以不要再喊我九小姐。明白?”

    他点头,“凤老大。”

    “我给你吃果子的事情,也不要再跟别的人说起,大江也一样,这东西不是我所有的。”

    “是白白的?”

    “白白?”

    “就是你的宠物啊。”

    鸿蒙再次跳脚,嚷嚷着一定要出来让他好看,凤殊无奈。

    “大柱子,它是我的同伴,不是宠物。还有,它不叫白白。”

    “那它叫什么?”

    “大柱子!不要再问了。”

    大江警告地瞪了幼弟一眼,“过来。我们回去。”

    “不要,三哥你今天好凶。我要跟着凤老大。”

    大柱子伸手揪住了她的衣袖一角。

    凤殊垂眸,眉心几不可见的微微一蹙。

    奇怪。

    她居然又没有本能地躲开。

    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可能会这样,哪怕来星际时代多年,她多多少少也算融入了这里的生活,对一些肢体接触远不如上一辈子那么地介意,但刻在灵魂里的本能,还是使她下意识地跟人保持距离。

    好比如萧崇舒要跟她勾肩搭背,她就会下意识地避开去。虽然没有跟他见过面,但他好歹也算是她现在的身份的故人之一,是有关联的,值得信任的人选。没有道理她会介意与萧崇舒接触,而不介意大柱子这个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陌生人的靠近。

    难道是因为他们是帝国人,而且还是她姐夫的属下,所以她才会潜意识里感到亲近?

    大江已经变了脸色,连声音都变了,“过来。”

    大柱子敏锐地意识到了危险,他的手飞快地缩了回去,但人非但没有过去,反而是缩到了凤殊的背后。

    “不要,三哥想要打我,我要告诉大哥。”

    “你过不过来?现在不过来,回头我就叫上大哥他们一起揍你。”

    “骗人。大哥才不会打我。”

    大柱子闻言从她背后探出头来,做了一个鬼脸。

    “既然确认没事,走吧,他们应该吃得差不多了。”

    三人刚离开星舰,远远地就看见凤瑄等人回来。

    “老大,你们怎么那么久?我留了一些吃的给你。”

    凤瑄屁颠屁颠地跑到她面前,将手上拎着的一个超大保温盒递过来,“全部菜都夹了一点。”

    “嗯。回去吃。聊得怎么样了?萧大哥呢?”

    “萧老大他们几个带万裁判去看场地了。”

    “商量好什么时候比斗了?”

    “不出意外的话,后天。”

    凤殊诧异,“不是说明天吗?”

    “哦,万裁判说他要休息一天。”

    凤瑄注意到大柱子亦步亦趋地跟着凤殊,不由大感意外,“大柱子,你不要你三哥了?”

    大江落后几步,正在跟大河等人压低了声音说话。大柱子回头看了看四位哥哥,极为认真地回答道,“不要。他想打我。”

    “哈?大江想打你?你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他就是要打我。”

    大柱子不理他,可怜兮兮地对凤殊道,“凤休,我跟着你好不好?三哥不爱开玩笑,说打我就打我,很痛的。”

    凤殊哭笑不得,这是——撒娇?

    “他不会真的打你。”

    “不,他会打我。”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大柱子犹豫了一会,突然附耳过来,“他爸爸妈妈不在了,大哥二哥就是爸爸,他跟四哥就是妈妈。两位爸爸是慈父,那他跟四哥就要做严母,该骂就骂,该打就打。”

    “以前他打过你没有?”

    他摇头,“以前我可乖了,他找不到机会打我。”

    凤殊眼角抽抽,凤瑄已经笑出了声。

    “说得好像你三哥特别想要打你一样。”

    大柱子却飞快点头,“四哥说的,我没出事之前,三哥看我最不顺眼,揍我最凶。”

    “那是以前。你现在又没好,他不敢打你的,放心好了。要是打坏了,我们无名号上的所有人都会一起帮你揍他。”

    可惜凤瑄的马屁拍到了马脚上。

    “不可以揍我三哥。你要揍他,我就让凤休揍你。”

    “切。他是我老大,又不是你老大。你老大是大山,揍不过我。”

    “那我兄弟五个揍你一个。”

    “哎哟喂,我那是帮你,你却反过来要揍我?没良心的小子,我看你就是该揍。难怪大江以前就看你不顺眼,这不知好歹的脾气,不揍一揍,肯定得上天。”

    大柱子想了一会儿才知道不知好歹是什么意思,摇头,“你才不知好歹。大哥说了我最知道好歹,要不然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福气,拥有这么多的哥哥?瑄哥你就没有我好福气,你才是不知道好歹。”

    凤瑄被他的说法给噎住了,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反驳才好。

    “你跟他一个小孩计较什么?不管怎么说都是说不过的,这人最会耍无赖。”

    大河跑过来,给了亲弟弟的脑袋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小子,说话客气些,再这样惹三哥生气,我也要跟着你倒大霉了。”

    大柱子不解,“为什么?三哥也生你的气吗?你也要跟白白说话?”

    “白白?白白是谁?”

    大河下意识地看向好友求解,可惜凤瑄耸了耸肩,表示也不清楚。

    “白白是……”

    大柱子愣住了,嘟囔了一句什么,才摇了摇头,“我不能说。”

    大河知道他一根筋,说不说就死也不会说的,便直接问凤殊。

    凤殊摆摆手,“哦,那是他擅自给我的同伴取的名字。不用介意。大江知道,问他去。”

    大河果断停下了脚步,等大江他们慢慢走过来。

    凤殊三个人最先回到了无名号餐厅,她跟大柱子分吃了保温盒里的食物,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柱子也想要跟过去,可惜连凤瑄都被拒之门外了,他也不敢坚持要进去,只好垂头丧气地去找自己的兄长们。

    “哼,舍得进来了?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我要出去咬死他,白白个屁!”

    鸿蒙原本生着闷气,没想到她倒是直接进小世界来。

    “睡一觉,看看能不能被君临拉过去。”

    “现在还有心情想男人?我可是被人欺负了,你也不帮我!”

    凤殊无语,在时光树的主干上躺下来,压根不想要回答。

    “不许睡!我要去揍他!”

    “你要不想被人当做猴子一样围观,你大可以出去。我先警告你,大柱子这人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跟他们的四位哥哥不同,你只要一靠近,他就会立刻感应到你的方位。而且他的速度也不差,别忘了他曾经逮过你。”

    “那是因为我让他抓住我的,你以为他真的逮得住?”

    “你随意。我要睡了,别吵我。”

    她果断闭上眼睛。

    “好人你真的太过分了。对一个外人比对我还要好。”

    “哈哈,你现在才知道你在她心里无足轻重?哼,还好意思跟我提什么先来后到。”

    “你闭嘴!我无足轻重的话你压根连根毛都算不上!”

    “对,我的确连根毛都算不上,我压根就没有毛,我现在可是剑,连人都不是。”

    “你是不是找打?!”

    “打就打,谁怕谁?”

    叮叮当当,没几秒钟小世界里就想起了激烈的像是金属碰撞一样的打斗声。

    凤殊依旧没有理会,运转心法了第六遍,她才朦朦胧胧地有了些睡意。

    让她欣喜的是,意识清醒时,她果然再一次出现在了君临身边。

    额,他身边还有一大堆的其他人。

    她愣怔了三秒钟,才镇定地从地上站起来,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

    “好久不见。”

    没人回答。

    君临皱了皱眉,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直接披到她身上。

    “我不冷。”

    “穿着。”

    “这套伪装可以根据环境调整温度。”

    “别浪费能源。”

    “这是设计,不会浪费……”

    他已经上手开始替她系扣子了。

    凤殊后退几步,怕他执拗,乖乖地自己穿好。

    “老大,他是谁?”

    “你认识吗?”

    “没见过。”

    “老大是要始乱终弃吗?”

    “这叫见异思迁。”

    “还不是一样?!”

    “啊,一样吗?”

    “当然一样。我叫你好好学,不是叫你学半桶水。”

    “切,半桶水也好过一滴水都没有。我进步还是很大的好不好?”

    凤殊微微一笑。

    “别来无恙,各位。我是凤殊。”

    再次冷场。

    “是她。”

    君临证实了她的话。

    “哇擦。嫂子你不是不见了吗?怎么会出现的这么突然?你是突破到了什么等级了?我居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你的靠近。太强了!”

    “当年在达达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您没有联络老大?老大都急疯了。”

    “多亏了老大运气好,要不然我们还不知道去哪里找他。这些年群龙无首,我们可是狠狠地修身养性了好多年,在这星球上都快等发霉了。”

    “就是啊,天天都是训练训练训练。连最基本的吃喝拉撒睡都被限制了,说要是不好好努力,就根本没有找到人的希望。话说回来,嫂子你跟老大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您失踪了我们找不到,他失踪了我们也找不到。君家即家萧家,甚至听说连元首大人也无计可施。这下好了,老大一出现,您也跟着现身了,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您是玩魔术的吗?”

    “嫂子你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什么要伪装成一个男人?还别说,跟以前真不像,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你。要是在外面碰上,我估计也不会想到是你。”

    “那是你笨。”

    “你不笨你知道?你认得出来?”

    “我认不出来但不代表我想不到。”

    “那还不是一样?反正见到都认不出来,白搭。”

    “水平能一样吗?”

    “五十步笑百步。你说呢?”

    “反正你就是笨。”

    “你才笨!我就没有见过谁有你这么笨的!”

    “我笨我不怕,笨鸟先飞。”

    “枪打出头鸟!”

    远方星际海盗团年轻的成员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兴奋了,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串,居然差点就动起手来。

    “我想跟你说些话。”

    凤殊拉了拉君临的衣袖,他会意,两人默契地往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老板娘〕〔[综]卫宫家能不能〕〔少帅,你老婆要翻〕〔我的女友是偶像〕〔火爆全才仙医〕〔战国之名士崛起〕〔天价妈咪:爹地闪〕〔特种兵之兵王盗神〕〔萌妻太撩人:老婆〕〔逆天邪神〕〔大梵仙〕〔天价萌宝:爹地快〕〔吃货萌妃:邪王轻〕〔遇见你,倾于你〕〔策行三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