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修真狂少〕〔邪王宠妻:废材嫡〕〔凤展异世〕〔本宫玩转高科技〕〔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道观养成系统〕〔医武兵王俏总裁〕〔无敌小刁民〕〔抗战之烽火漫天〕〔穿越末世之炮灰转〕〔轮回乐园〕〔我的僵尸女友〕〔霸道总裁深深宠〕〔仙界黑客〕〔恶魔公寓〕〔非酋变欧之路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504章 客人
    其中一只云枕兽分娩了。

    五只云枕兽以她为中心,团团围住她,那只躁动的雌兽则迅速掉头将屁股朝向她,然后,莫名其妙地“噗”一声,她怀里便多了一个热乎乎的小东西,吓得她差点将幼崽直接甩出去。

    湿哒哒,很……丑……

    凤殊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办法忽视自己身上的味道,将幼崽放下去。

    它站起来又趴下去,趴下去又站起来,最后好不容易成功了,才踉踉跄跄地靠近她,最后跌坐在她的右脚上,欢快地咕噜噜起来。

    凤殊垂眸,小东西正好抬起了脑袋。

    她好像看见了它在笑。

    凤殊扯了扯嘴角。

    “祝贺你成为了妈妈。谁是爸爸?”

    长得最高壮的云枕兽晃了晃脑袋,像是得意洋洋在回答它便是父亲。

    “同样祝贺你。”

    凤殊从自己的空间钮里掏出来几块绿石雕刻,一只一块,幼崽的最大,亲手替它挂到了脖子上。

    “这是奖励。在找到你们的族群之前,暂时在这里好好吃好好修炼,如果条件合适,我会让你们出来透透气的。”

    也不知道它们听懂了没有,一堆的咕噜噜声。

    “好了,蒙蒙,让我出去。”

    鸿蒙倒是立刻听懂了,因为下一秒钟,她人就出现在小世界里。

    让她哭笑不得的是,幼崽居然也被带了出来,它的爪子依旧牢牢地扒拉着她的裤腿。

    “什么时候生的?”

    “就刚才。它们躁动就是因为要生了。”

    凤殊摊开自己湿漉漉的双手,“我稀里糊涂做了一次接生婆。”

    “真有福气。”

    鸿蒙站在它面前,幼崽身上的羊水已经干了,也不怕它,歪了歪脑袋。

    “阿镇,下来,你们族群有新成员了。”

    凤殊一喊,绿色的云枕兽就飞了下来,这一次直接降落到了地上,咕噜噜了好几声,才啄了啄雌兽的脑袋,不知道是表示欢迎还是教训它居然敢扒拉着她不放。

    不管怎么样,幼崽见到它显然很高兴,立刻就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凤殊,亲昵地靠着阿镇,不断地扑楞着翅膀。

    “毛都还没有长齐就想要学飞了?看来是个贪心的家伙。”

    鸿蒙摇了摇头,“好人,你不洗个澡吗?太臭了。”

    凤殊也受不了自己身上的那股奇怪的腥味,让它看好小云枕兽别让它捣乱弄坏了药圃,便直接去了小河洗澡。

    让她惊讶的是,洗完回来,之前连走路都还踉踉跄跄的幼崽,居然已经自由自在地在天上飞翔了,尽管时高时低时快时慢,显得技巧生疏,但是到底不曾彻底地掉下来过。

    “它怎么这么快就会飞了?”

    “云枕兽本来就这样。这只还算是笨的。你忘了阿镇之前飞的有多好?”

    “额,没注意到。”

    “云枕兽天生擅长飞行。这个小不点别说比不上阿镇了,跟其他几只来比也落后了一大截。”

    鸿蒙很是嫌弃幼崽。

    凤殊看着觉得还好,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她亲自接生的不是?

    “你要不要给小不点取个名字?”

    鸿蒙嫌弃归嫌弃,但也不想总小不点小不点地喊它。

    “你想要取就取。要是每一只都给取名,将来叫名字也麻烦,在我看来每一只都差不多,唯有阿镇因为颜色而一眼就能看出不同来。”

    凤殊觉得只需要喊小不点就好了,取名反而麻烦。

    “那算了,你这个主人都不想要给它取名,我操什么心?”

    鸿蒙蹿到了她的肩膀上。

    “好人,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什么变化都没有,怎么办?”

    “你比活了不知道多少年,而且一出生就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你问我我问谁?”

    凤殊再次溜达到药圃里,发现有些药材居然已经开始冒芽了。

    “蒙蒙,是不是这里随便转个角度,稍微偏移一点点,时间流速就不一样?”

    “不一定。不知道是受你影响还是受小绿影响或者受时光星本身的影响或者受别的因素影响,你的小世界有些奇怪。梦梦之前跟我大概说过,一般的小世界不会有时间变化的问题,而且基本是在诞生之初才会有不稳的状态,扎根之后就会稳固下来,空间特性比较明确。你的却像是随时都在变化,跟真实世界一样会随着运转而出现各种情况。

    不过好人不用担心,目前看来虽然有种种不同,可大体上还是比较稳定的,就算有些奇怪的变化,看着也像是好的发展,我们都没有感应到不好。”

    凤殊摇了摇头,“算了,本来这东西就莫名其妙出现的。你们都搞不清楚,我更是稀里糊涂了。只要不会因为这东西的存在而弄得我精神崩溃或者身体垮掉,它要怎么长就怎么长。”

    除了这个最低的希求,她唯一的要求便是希望自己能够自由出入,而不是每一次进出都要喊它们携带。

    “你能够看到外面的景象?”

    “能啊。好人不可以吗?”

    “嗯,我完全没有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的感觉,说是客人还差不多。”

    凤殊自嘲一笑。

    “等梦梦醒了再问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它什么时候能醒?”

    “我也不知道。它吃了太多绿髓了,小绿也真是,明知道不可以一次性吃太多,也不提醒一下。”

    “难道不是你们自己贪心?”

    “才不是。就像烤肉,再好吃一次性吃撑了也是会觉得腻,绿髓这种大补的东西也一样。我又不是真的笨。”

    “那为什么最好还是被迫进入了突破状态?”

    凤殊可不相信它真的自制力这么好。很多时候,理智上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但是最后却发现该做的事情一件都没做,不该做的事情却每一件都付诸实践了。

    “因为你啊,好人。”

    “我?”

    鸿蒙点了点头,“对,就是因为你。”

    “为什么?”

    “你跟君临精神力结印了啊。他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突破还是因为遇到了什么,突然之间爆发了巨大的能量,因为结印的关系,那些能量突然就找上门来了,要不是我们在,你早就被能量团给挤爆了。”

    凤殊皱眉,“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能量找上我?”

    “你当然不知道,都被我们瓜分了。”

    大概是突然意识到“瓜分”这个词是贬义词,鸿蒙又晃了晃脑袋,“不对不对,是我们替你承担了这股能量冲击波。好人,你可得烤好多好多异兽肉奖励我。虽然我消化的没有梦梦量大,但也勉力吃了不少。要不是梦梦说再撑下去就会对我的发育造成不好的影响,我还可以吃更多。”

    凤殊沉默了好半晌,检查完了九个药圃的情况,才接着问道,“梦梦跟我是主仆契约,它的等级不是应该受到我的压制吗?我没有变化的话,它要怎么突破?”

    “你也在不断突破啊,好人你不知道吗?”

    它的语气有些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的意味。

    “跟以前比起来我的确是突破了不少,武功比以前长进了,精神力也在小绿的督促下上升了不少,估计这几年的解蛊过程也有些助益,不过我并没有太过明显的感觉。”

    “那是因为你基本都没有跟人战斗过,又没有遇到虫族。不对,除了那个刘培,你就没有碰到别的了。没架打怎么知道自己进步了多少?”

    “所以说,你怎么知道我突破了?听你的意思,好像不是指我刚才说的那些突破。”

    “跟你结印的人突破你也会实力上升,我们这些跟你结契的突破了你也会收到好处,尤其是在小世界里突破的话,小世界本身就是你的一部分,它也会感应到这些进步,吸收规则之力,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变成了你的东西,你也就顺其自然地突破了。”

    凤殊还是第一次听鸿蒙像梦梦一样说话,不由笑了起来。

    “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长大了不少的样子。以前还是个幼童,现在却是半大不小的少年了。说的话老气横秋的,我还真没听明白。”

    “你是说规则之力不明白吗?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大概就是老天爷让你怎么样你就会怎么样,或者说老天爷本身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梦梦还说过老天爷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这些都是规则之力的表现。好人不用咬文嚼字,以后出现了那种似是而非的玄妙情况,该懂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懂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丁春花闻言却哭得更厉害了,噼里啪啦地数落起洪爱国来,什么这些年她跟着他吃过多少苦,如今人老珠黄了却被嫌弃,好不容易两个大的女儿有出息了,一个找到好的工作,一个光宗耀祖考到大城市里的学校,如今当爸的不支持,还非得逼着她这个当妈的也不能管,这实在是要她的命的事情……

    洪爱国气得脸都黑了,骂骂咧咧地数落下来,他变成了个没本事的丈夫不说,还是个对女儿也不管不顾的父亲,渣到骨子里头去了。可要真上手打吧,当着父母与孩子的面他又下不了手,到底还是顾忌着夫妻情面,想着还是过些时候私底下教妻更为妥当。

    关九冷眼旁观,一开始还以为能够讲得通的,就算讲不通,只要洪大柱夫妇出现,洪爱国这人心再软,到底也还算公正,肯定会出手替她拿回公道。

    公道拿不回来也不要紧,毕竟她这便宜母亲实在是个偏心到骨子里去的人,性情完全是个拎不清的,她也懒得跟她计较,但是钱却是要拿回来的,这书她要读,学费就不能欠。

    可是让她感到生气的是,这一次丁春花显然是真的不准备拿出钱来了,不管洪爱国好说歹说,甚至最后一次为了拿到钱,还威胁着要动手打她,丁春花就是梗着脖子,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姿态,完全任打任骂。

    洪爱国也气得狠了,加上这一次父母也给他施加了相当的压力,他难得一次放狠话,表示这钱丁春花不还也行,鉴于大女儿工作了,已经可以经济独立,往后家里的钱对半分,一份给丁春花,洪小星往后几年的学费与生活费都由她负责,一份自留,他会负责供小女儿读书,哪怕以后考上大学了没钱,他会以个人的名义去借,甚至是砸锅卖铁,也要让洪怡静继续学业。

    “你,你,你,这是要跟我分家吗?啊?你是准备让我们一家成为整个村子里的玩笑吗?我就知道你偏心,老洪,没得像你这样的。

    月亮刚换了工作,都还没有站稳脚跟呢,哪来的钱?要是我们做父母的不给她一些零花钱,她就会吃不饱穿不好,自然也不会有精神,县城里头的年轻小伙子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本来就出身不如人了,还没钱打扮好的话,就更加低人一等了,交朋友也交不上几个有钱的,更别说嫁个好人家。

    还有小星在省城读书,你以为是我们这里的小山坳吗?自备米粮,一个星期五块零花钱都用不上。

    那里随便一餐饭都要十块钱,还是最普通的。就按这最低的生活标准配置,一日三餐就要三十块,一个月就要九百块,加上要买些水果牛奶之类的零食,要买学习用品等等,一个月最低生活费就要一千。要是孩子生病了,去趟医院一次就是上百块,这还要额外算。一年下来我们好歹要准备一万块钱,三年下来就是三万块。

    小星现在才是第一个学期,花钱本来就多些,毕竟要置换新衣服,不能一去学校就比别人差,这会让人狗眼看人低,以后小星还要不要做人了?

    为了能够快一些融入大城市的生活,小星一直在努力着,就算自卑了也是在人前欢笑,打电话回家也总是报喜不报忧,这么乖巧的女儿,我们做父母的难道要拖她后腿吗?

    小静离家近,不愁吃也不愁穿的,就算欠学费,我们也可以慢慢还给学校,反正她成绩好,欠学费也不怕,学校舍不得好苗子,根本就不会让她退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老板娘〕〔[综]卫宫家能不能〕〔少帅,你老婆要翻〕〔我的女友是偶像〕〔火爆全才仙医〕〔战国之名士崛起〕〔天价妈咪:爹地闪〕〔特种兵之兵王盗神〕〔萌妻太撩人:老婆〕〔逆天邪神〕〔大梵仙〕〔天价萌宝:爹地快〕〔吃货萌妃:邪王轻〕〔遇见你,倾于你〕〔策行三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