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伯府庶女要翻天〕〔豪门大佬又被她渣〕〔惹火甜妻:老公大〕〔许你浮生若梦〕〔帝国老公狠狠爱〕〔侠士是怎么炼成的〕〔修真狂少〕〔邪王宠妻:废材嫡〕〔凤展异世〕〔本宫玩转高科技〕〔妙手神农〕〔超级小神医〕〔道观养成系统〕〔医武兵王俏总裁〕〔无敌小刁民〕〔抗战之烽火漫天〕〔穿越末世之炮灰转〕〔轮回乐园〕〔我的僵尸女友〕〔霸道总裁深深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405章 姐妹
    恨吗?

    不,就算没有中间的这么多年,她也不恨她。

    她的四姐是个人来疯,就算当时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也依旧是她们姐妹九个当中唯一一个真正活得没心没肺的人,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她分得一清二楚。

    她一直都像个孩子一样,爱恨分明,世界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人不是好人就是坏人,房间妹妹不能住了她就可以入住,所有人都说她们这一代有个男丁就好了,那抢了弟弟位子的妹妹,就是不好的。

    “凤殊?凤殊?九娘?”

    “嗯?”

    她听见有人喊她,抬起头来,茫然四顾。

    “她很抱歉。凤婉说,她很抱歉。‘是姐姐错了,任打任骂,千刀万剐。’”

    这的确是凤婉会说的话。她跟凤娜吵架的时候,每次和好,不管是谁先认错,都会抱着对方笑嘻嘻地道歉。

    她曾经很羡慕她们能够手挽着手说悄悄话,很羡慕她们即使闹翻了过不了多久又会打打闹闹地玩在一起,她也很羡慕她们那句像是誓言一样的道歉——“喂,任打任骂,千刀万剐,要是下不了手,我们就和好吧?一辈子好姐妹。”

    一辈子好姐妹。

    她从来没有被她们当做姐妹过。从前她不懂,现在用成年人的眼光回望,她知道责任也有自己的一半。

    她极少会主动靠近她们。甚至可以说,在经历了与父母之间的长久对望之后,她其实越来越自我封闭,大概是从六岁开始,她就已经完全放弃了跟姐姐们交流的**。

    其实小时候,姐姐们还是很爱护她的。

    譬如年纪相近也最不爱搭理她的八姐凤婡,常常会在她因为心情不好而躲到院子的角落里时,故意跑到她附近,背对着她大声地背诵各种书籍,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以她能够听见的声音高声诵读,还会深入浅出地以她能够接受的方式解释重点词句,就怕她听不懂。

    又譬如三姐凤娜跟四姐凤婉,在她刚开始练武的时候,她们一直都风雨无阻地在演武场上陪伴她。就算自己练不下去了,只要她还在认真比划,她们即便在一旁干坐着聊天,也要等她差不多完事的时候才会手挽着手离开。

    还有大姐凤嫣与二姐凤婈,她们两个年纪大,那时候已经会女工了,那些年里,她的贴身衣物与手帕鞋袜,一直都是她们帮她做的。

    五姐凤娴在她刚开始练字懈怠的时候,一连半年都起大早,跑来催她起床,督促她练字。后来学画,怕她又犯毛病,又为了她早起了一年多,风雨午休。

    六姐凤媛与七姐凤嬣,也因为她生病而掉过眼泪。在她装睡的时候,一个握着她的手呜呜咽咽地求她不要死,一个坐在她的肚子上恶狠狠地威胁她要是不想活,她这个做七姐的就立刻压死她。

    那个时候,其实凤嬣已经发现了她在装睡了吧?可是到底年纪小,还是会恐惧,所以眼泪噼里啪啦地全都掉到她的脖子上。

    凤殊又哭又笑起来。

    有些关心,是需要在经历过很多人事之后,才会在蓦然回首之时,看清楚当年的情形。

    她两辈子都少了父母的关爱,但在手足情上,其实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因为某个缘故,在长辈们在场的时候,姐姐们都不敢亲近她罢了。毕竟,就算是父母子女的关系,在那个时代,未成年子女,尤其是女儿,都需要依赖父母与家族才能够存活。

    她默默地擦干净了眼泪。

    “抱歉,是我失态了。”

    “没事,我刚才也是哭了一场。喝口水。”

    阿里奥斯亲王亲手给她倒了一杯茶温水,凤殊双手接过,喝了。

    “凤婉一直说你还活着,我嘴上哄着她说会帮她找,但其实从来都没有真的相信过。直到她从我身边消失,我消沉了很长时间,才在某一天突然醒悟过来。她和我认识这么多年,其实由始至终,只求过我一件事——找你。”

    凤殊没有说话,她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复。

    “我找了,从还年轻朝气蓬勃的年龄,到我步入中年后半段了,一直找一直找,大海捞针一样,从帝国查到了联邦,派出去的人却都一无所获。直到后来,消失了很久的君家老四回归君家,传出了结婚生子的消息,我得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凤殊。我已经放弃希望了,所以得到这么一个名字的时候,并没有多么激动,以为不过是个巧合。

    我没有下令去深入调查你的情况,直到后来即家家主遭到袭击,差点身死的事情传来,发现你也在那趟旅程中,而且还整个人都消失了,君即两家都在找你,我才为了弄清楚整件事情而下了令。最终情报汇集到我手上时,我在她墓前又哭又笑了很久。”

    “您见到她的时候,她是什么样的状态?我是说,她,适应了吗?”

    凤殊想问她会不会彷徨无助,但他刚才也说了,是在云舒树下看见凤婉的,当时她的四姐正在大快朵颐,想必心情还是比较放松的。

    只不过,那时候,她已经到这里多久了?她是像她一样,用了别人的身体,还是自己整个人都过来了?在遇见阿里奥斯亲王之前和之后,凤娜都靠着什么方式在陌生的时空里生活?

    还有,她是怎么……死的?

    “适应?九娘是想问婉婉有没有哭吗?”

    阿里奥斯亲王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如果说之前对她还有提防、审视,以及恐吓,现在却像是完全放松下来,把她纳入了他的气场中。

    “一开始没有。在我刚认识她的几年,一次都没有。后来允许我接近之后,才慢慢地将脆弱的一面展露给我看。再后来,她哭很多。

    想家了,哭。找你找不到,哭。我总粘着她,她烦透了,也哭。我们在一起后,她一直怀不上孩子,她更是哭个没完没了,说以后她要是走了,我没有孩子能够承欢膝下,享受天伦之乐,该怎么办。”

    “莉莉丝不是你们的孩子?”

    她一提起这个,就明显感应到气氛变了,他周身的气场都在瞬间变得冷厉起来。

    “抱歉,这不是我有资格过问的话。”

    她想这是他的**,作为皇室成员,很多事情都是不得已的,尤其是他还是皇帝陛下当做儿子与继承人培养起来的。

    “不,你有,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你有。”

    他的神情狰狞了一瞬,“是我哥。他认为我快要废掉了,意志消沉,活着也跟死了一样,所以利用了我的信任,提取了我的精|子,让莉莉丝的母亲怀上了她,直到孩子生下来,长到了三岁,我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孩子。”

    凤殊沉默。

    “虽然那几年不知道孩子的存在,但是我隐隐地觉得不对劲。所以我也稍稍地提了点心,直到他想故技重施,让我把儿子也生出来,被我逮了个先行,我才知道,因为他,我违背了当初我对婉婉许下的诺言……”

    他低低地咒骂了一句什么,凤殊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评价。

    不管什么,她其实都没有资格,哪怕他的爱人是她的四姐,在凤婉已经身亡后,这种子嗣问题上,她一个娘家人能发表什么意见?

    “已经过去了,亲王殿下。”

    “不,不会过去,这一生我都不可能让它过去。”

    他的两眼泛起了血丝,充满了戾气。

    “莉莉丝的出生,代表着我对婉婉的背叛,代表着我哥对我的背叛,这是我们兄弟俩的耻辱,更是我们整个皇室的耻辱。”

    凤殊哑然。

    “我没有给那个女人名分。孩子也一样,没有正式的名分。皇帝陛下想要我承认她们母女的存在,我没有。他说莉莉丝的母亲不奢求名分,但希望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认下孩子。我说要认你认,我可以养着她,让她自然老死,她想学什么学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但是永远都不要奢望我会是个爱她的父亲,更不要奢望得到正式的名分。

    他说我就不是个男人,呵呵,连孩子都可以迁怒。你知道吗?他的精|子不能用,是天生的不孕不育,所以我在他的眼里,等同于他的精|子存储库,没有想到的是,一直乖乖听话的我,居然反抗了,还越来越爱跟他对着干。”

    “莉莉丝小姐,不,我是说,莉莉丝小小姐呢?”

    “她有皇帝陛下赏的封号。不过就算这样,上层的人也都知道,她不过是一个私生女的孩子。”

    尽管语气有些微嫌弃,但神情并不像提起他的女儿与生下他骨肉的那个女人时那般的包含恶意。

    “她是怎么走的?”

    “什么?”

    “四姐她是因为什么去世的?”

    她的问题很快就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病。一种直到现在,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怪病。”

    他闭了闭眼,掩饰了痛苦的神情。

    “她的生机就好像是沙漏里的沙,一点一滴地以眼见的速度消失。一开始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直到她开始对喜欢的事情都兴趣缺缺,还对找到你带你回家的这个执念都变得意志消沉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她出了问题。

    我请最好的医疗队医治她,可是所有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明显地开始衰弱,可是不管是医疗数据还是医生,全都找不出原因。她自己却看得很开,而且像是对自己这样死去毫不意外,很早开始就让我不要白费力气了。那段时间,她的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到我身上来了。她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全神贯注地,只注意我,不管说什么都会绕着我转,想的问题也全都是我……”

    他的声音再次哽咽了。

    凤殊沉默了数分钟,才转移了话题。

    “您有她的书信吗?”

    “没有。鸿雁传书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用不上了,联系太方便了。”

    他已经收拾好情绪了,朝她笑了笑,“不过她一直有坚持练字,总是随时练随时销毁,但我们在一起之后,我就开始光明正大地把她的字都据为己有了。现在它们都是我的宝贝。”

    “我能看看吗?”

    “这里没有,都被我收起来了。以后我死了,它们会作为我跟她的陪葬品。”

    “有照片吗?我是说,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字,您没有视频记录?”

    他点了点头,眼角眉梢都是欢喜。

    “当然。从前只是我一个人的珍藏,现在欢迎你。”

    他低头在个人终端上操作了一下,然后,便有一个光幕亮在了半空中。

    那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跟她记忆中的凤婉长得并不像,不管是身材,还是五官,甚至是肤色与发色,通通都不同。唯一让她感到熟悉的,是发型,以及,眼神。

    的确是她的四姐凤婉。

    凤殊再一次掉了眼泪。

    “她其实很不喜欢我给她拍这些视频记录。说如果珍惜的话,就应该让对方活在心里,活在脑海里,活在血肉里,活在灵魂里。而不是活在这些外在的东西里。”

    “我们那时候,还没有这些高科技的东西。通常都是画画,将人的相貌给记录下来。但就算是画画,也不像现在的技法,画的人不过求得是传神。”

    阿里奥斯亲王含笑道,“你能不能给我画一些婉婉小时候的日常照?我想了解她,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哭的笑的,我都想要。”

    “可以。只要您提供纸笔,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希望能让亲王陛下您能稍稍高兴。”

    “不,我会很高兴,当然,如果你不单只画画,不单只告诉我她以前的趣事,还能喊我一声姐夫,跟我去看看她的坟墓,我会更高兴。”

    凤殊沉默了数息,才低声喊了一声姐夫。

    “有你这一声姐夫,她就没有办法再抱怨我说没有求得岳家人同意了。呵呵,我现在也算是名正言顺的凤家姑爷了吧?”

    “嗯,当然,您一定会受到我们凤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欢心,尤其是四姐的。”

    两人相视一笑。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轮,命轮〕〔二胎新时代〕〔三国好老师〕〔盛世第一宠:老婆〕〔我的绝色老板娘〕〔都市之绝世仙帝〕〔乘龙佳婿〕〔剑主八荒〕〔都市之大仙尊〕〔秦吏〕〔帝道独尊〕〔大清巨鳄〕〔唯一法神〕〔从学霸开始〕〔[综]卫宫家能不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