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财气冲天〕〔隐居在娱乐圈〕〔璀璨王牌〕〔日娱假偶像〕〔我在英伦当贵族〕〔文娱之全能大咖〕〔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华年〕〔观火〕〔王者归都赵成风〕〔立地封神〕〔举鼎而行〕〔镇鼎〕〔男神今天又求婚了〕〔又甜又暖小农妇〕〔如果虫虫懂爱情〕〔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凤行一世〕〔三国之隐帝〕〔通天帝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189章 同伴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机甲模型,更别提亲手组装了,但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能跟小孩有关?

    她下意识地皱眉。一定又是跟丢失的记忆有关。

    凤殊也盯着模型看,不一会儿还利索地将它拆了,又重新组装。

    “你干什么?闲着没事做?知道你动手能力强,用不着这样显摆……”

    少年话音刚落,眼睁睁地看着模型又变成七零八落的零件,然后再次被化零为整,周而复始。

    他张大了嘴巴。

    凤殊好像忘记了四周的环境,全神贯注地重复着手中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快速,一次比一次更加完美地调整。

    少年安静地在一边坐下来,目炫神迷。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骆小花。

    全力以赴,就像是在做无价艺术品,一遍又一遍地想要把最完美的一面具现出来。

    白天很快过去了,夜晚静悄悄地到来,又飞速地离开。

    两人呆在地下室里,恍若未觉。

    “叮。”

    一个零件掉到了地上,骨碌碌地滚远了。

    凤殊双目失焦,两手痉挛。

    少年回过神来,立刻拖来垫子,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躺下,然后握住她的手臂,有技巧地揉捏。

    “行了,我不问,等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说了,我永远都会听你说。骆姨走的时候求我永远都做你的郭子,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照顾你……我答应了。”

    她并没有在听。

    脸红的少年神情绷了绷,“你不要自作多情,只是像哥哥一样!”

    室内很安静。

    凤殊疲倦极了,慢慢地陷入了昏睡之中,但两手依旧控制不住在发抖。

    少年的按捏便不敢停。

    “要是有精神舒缓剂就好了。真是的,我怎么就想不起来要喊停?蠢死了!”

    他小声嘟囔着自己的愚笨,坚持不懈地一遍又一遍地替她按摩两手。

    醒来的时候,少年才发现自己睡在了她身边,吓得立刻朝边上一滚,乒乒乓乓叮叮当当哐啷哐啷,不同的碰撞声络绎不绝地响起。

    他狼狈得再次落荒而逃。

    凤殊一个多月后才醒来。

    为了应对突发事情,强忍着别扭心情的少年,已经渐渐习惯了在她身边入睡,又在她身边睁开双眼,迎来新的一天。

    两人对上了眼。

    凤殊眼神陡厉。

    少年浑身僵硬。

    她眉眼皆是戾气。他做了好事,却像干了坏事一样心虚。

    两人不约而同地闭了眼。

    再次睁开,凤殊已经恢复清明,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第一时间看向了fdmaxiii。

    弟弟。

    真的有人在喊她姐姐。

    她不单止有儿子,还有弟弟。

    跟她很亲的一个孩子。

    凤殊抿唇。

    只有声音。

    她只记得他喊她姐姐时的声音。

    “怎么了?”

    克服了不适的少年走了过来,与她肩并肩看向模型。

    凤殊摇头。

    “需要我帮忙就开口,别人帮不帮你难说,我总是会帮你的。”

    他摸了摸鼻子,又感觉热气上涌。

    “我去做饭,今天让你吃好吃的,补补身体。”

    “郭子。”

    “嗯?”

    少年回过头来。

    “你能不能换个名字?”

    她依旧看着机甲模型,声音也依旧沙哑怯懦,可是却无端地透出一股锋锐的冷硬来。

    意识到她是认真的,少年僵着一张脸拒绝,“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家每一代都只有一个男丁,每一个男丁的名字都叫郭子,死了埋在梅花树下,墓碑上刻的也是郭子之墓。

    我虽然沦落到月岚星与垃圾为伍,可从来没有想过要以此为耻。将来我还要把我的名字传给我儿子,教我儿子把名字传给我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尽。”

    他冷着脸离开了,没有注意到她的两手微微颤抖。

    郭子。

    如果大师兄当真留下了血脉,毫无疑问,现在月岚星的这位少年郭子,就是他的后代。

    大师兄曾经说过,要是死在她前头,劳烦她替他收尸,把他埋在梅花树下,墓碑不需要,死都死了,一了百了。

    将来万一要是成亲生子,他一定要给自己另取一个正经名字。他可不想顶着“子”这个名字过一生,被儿子嘲笑,搞不好连带孙子曾孙也一起笑话他。

    他立志不成亲则已,一成亲必定要生一连串的葫芦娃,多多益善。

    他那样与人为善的人,真正心怀仁慈,做到了随心而发,广济天下,红尘历炼,和光同尘。

    只是一个多子多孙的愿望,老天爷总该怜悯他。不,是奖赏他,成全他。

    如今,遥远的星际时空里,有一个同名同姓的郭子,世世代代都叫郭子的郭子,想要死后埋在梅花树下的郭子。

    凤殊蹲下身去,掩面而泣。

    她的师傅慧山,是个奇人,物以类聚,他自然也认识不少奇人,当中,就有拥有着非凡之力的大巫。

    传说当中,大巫可以斗转星移,排山倒海,可以灭家毁国,逆天改命。他们并非无所不能,但在凡人眼中,已几近于神。

    郭子,是不是被巫术汲取了自身旺盛的气运,换来今时今日的单丁繁衍?

    他是不是猜测过枉死的她会用另外的方式活下去?

    亦或者,他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与烟消云散的师妹重逢。

    慧山曾经说过,当一个人对人事过于执着,就有可能自己向死而生,被记挂着的人事也被注入活力,直到执念消散或者转移,才慢慢被时间长河吞噬。

    冥冥之中自有天命,她能够活下来,也许真的是师父师兄们的念力在帮忙。

    也或者,是她太过想念从前,所以才会痴心妄想,希望时空依旧是那个时空,虽然找不回过去,但能够活在同一个界面的不同时间点,已足以安慰一生。

    凤殊哭了很久,久到眼睛都肿了起来,才收了眼泪。

    从前的她很少哭,现在的她却在陌生的地方痛哭一场,甚至无法确认是否真相就是她想的那样。

    有许多问题,再也不会有答案。因为愿意回答她也能够回答她的人,通通都不在了。

    所有的爱恨情仇,她以为都已经随风飘散,却原来,有些人,有些事,只要经历过,就当真会刻骨铭心。

    不单止她无法轻易忘怀,别人也有可能,无法轻易地把她忘记。

    她并不是无足轻重的人,哪怕是一根狗尾巴草,也会有同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医妃妖娆:摄政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盛世第一宠:老婆〕〔禁欲总裁,求放过〕〔通天商会〕〔神医毒妃:傲娇王〕〔向往的生活:超级〕〔隐婚甜妻:恶魔老〕〔总裁老公,宠宠宠〕〔朋友的妈妈雪姨小〕〔也曾嗜你如命〕〔诸天之人皇〕〔众神眷恋的幻想乡〕〔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