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温婉宜人〕〔仙武帝尊〕〔举世功法〕〔带个位面闯非洲〕〔裁决使〕〔未来混乱直播〕〔拯救炮灰计划〕〔真实个人离职经历〕〔骑士在巫师世界崛〕〔超级领地系统〕〔守护在封神年代〕〔重生商业大鳄〕〔不是游戏王〕〔神穿狂妃:美男,〕〔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学园异战录〕〔我是你的猫大人〕〔超级绝世医圣〕〔无限之主角必须死〕〔狼烟起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军少的特战鲜妻 第184章 逃亡
    ..,

    男人没说话,就这样捏着她的下巴,紧盯着的她的眼睛,

    没一会,她又继续开口,

    “首长,别想这样从我这里套话,没用的。”

    “那怎样才能从你这里套到话?”

    男人凑近,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又分开,

    “是这样?”

    看她皱眉,又再一次吻上了她的唇,这一次并不像刚刚那样浅尝辄止,

    他撬开了她的牙关,迅速而又猛烈地汲取着她的芳香,像要把她生吞入腹,

    她挣扎,可是却又挣扎不开,因为被绑着,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他这样对她,

    心里,却是无限的的屈辱。

    湿润从她的眼中溢出,唇齿间有咸咸的味道传来,让专注侵占她的男人停下了动作,

    睁眼,看着不知何时早已经泪流满面的女兵,分开,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

    “还是像这样?”

    两句话,似乎扎穿了她的心,他还是这样冷冰冰地看着她,尽管他们刚刚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

    手腕上的伤,因为刚刚的挣扎摩擦,鲜血,顺着手指蜿蜒而下,

    滴落在地上,在泥土上开出了一朵朵血红色的花,

    她不想看他,可是他却逼着她抬头,四目相对,

    她笑,他却没有一丝表情,

    “什么都不知道,尽管你就在这里把我了。”

    她的话说完,死死地盯着他,可是依旧没有看到他的任何情绪波动,

    下巴被一下子甩开,韩遥的头偏到一边,下巴上火辣辣的痛,

    低着头不去看他,她不想让他看见,她眼睛里面的受伤。

    男人站了一会,拿着头盔离开,

    她只听见他撩开帘子又放下的声音,还有就是吩咐外面的人的话,

    ‘把她送去俘虏那边,不用松绑。’

    很快就有两个人进来,其中的一个对韩遥泪流满面的样子很是疑惑,好心拿了张纸过来,递到她面前,

    韩遥看了一下,

    “你认为我这样能自己擦眼泪?”

    那个士兵愣了一下,

    “对不起,我不能帮你松绑。”

    韩遥在另外一个兵的搀扶下站起来,摇头,

    “不用擦眼泪,等他自由风干吧。”

    说着走在最前面,拿着纸巾的兵默默地收起那张纸,两人把她送去了俘虏帐篷。

    帐篷里面,周小萌他们都坐在地上,全部人被松绑,

    看着韩遥被送进来的时候,都吃了一惊,

    连忙上来帮她松绑,那两个士兵把人送到之后就离开了,

    周小萌看着韩遥血淋淋的手腕,拿着一同被扔进来的医药箱快速帮她包扎,

    之后韩遥便没再说过一句话,像魔怔了一般,连代兰和她讲话都无济于事。

    俘虏帐里面的气氛很是凝重,他们,没有被虐待,午饭很是丰盛,

    韩遥端着饭碗,在代兰的注视之下,一口一口吃得一干二净,

    盯着帐篷门口的眼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周小萌曾经暗戳戳地戳了几下代兰,可是代兰也是一片空白,一群人就这样盯着她,而她盯着门口出神。

    ——

    付少黎知道韩遥不见的时候,是将近傍晚的时候,那时候他正在和红军总指挥部的总指挥官联系,准备给总指挥部所在地运输食物,

    韩遥就是那时候不见的,付少黎拧紧的眉头,从那一刻之后就没有散开过,

    监控最后照到的地方是离厕所不远的一个地方,韩遥就是从那里消失不见的,后来她的身影就再也没在监控里面出现过,

    孟世宥站在付少黎的身边,欲言又止,斜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开口,

    “有话就说。”

    “队长,这女兵,真的是自己走的?她不是卫生连的兵吗?”

    “一个能在所有新兵面前作为标兵的兵,你认为就是一个普通的卫生连的兵?”

    付少黎把头盔扣在桌上,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给我找!从这里开始,方圆一公里的范围,搜!”

    付少黎浑身的冷气,蔓延到一米开外,让孟世宥直接转身遁逃,

    整个营地被孟世宥带着人上下翻了一遍之后,再回到付少黎的面前的时候,还没说结果,

    看他这样,付少黎就知道,人是真的不见了,满脸阴沉地坐在那里不说话,但是浑身的气压低到不像话,

    “去总指挥部搜!”

    站在他身边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声,后背早就湿了一片,听了他的吩咐,当即就除了帐篷。

    而韩遥,一直躲在车底,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车底躲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她,在车子停在门口接受检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她不着痕迹地从车底转移到了车上,在后座躲着,

    车子很顺利地在里面停下,驾驶座上的人,把安全带解开,脑后,就有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后脑,

    冰冷的话语声响起,

    “班长,你已经被阵亡了,麻烦配合一下,脱衣服!”

    冰凉冰凉的语气,让前面的一个中士以为是个男兵,可是在脱好衣服转过来给她的时候,

    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女兵,瞪大了眼睛,

    “班长,你已经阵亡了,死人是不能随便讲话的哟!”

    一句话堵死了那个中士的话,换好衣服,把人藏好的韩遥,在那个中士的怒视下,悠闲地下车,

    手腕上的绷带被她拉着作训服的袖子全部遮住,在不经意的露出来的一部分,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

    车子底下呆了很久,手腕因为过度用力伤口再度崩开,甚至伤口裂得更大,可是条件不允许,她就只能任由伤口继续流血,

    跟着交接的人把吃的东西全部都交接好之后,韩遥借口去了厕所,

    把这边的地形全部都逛了个遍,成功地找到了总指挥官所在的主帐篷,

    这里的戒备比之前她待过的红军地方,明显更加森严,巡逻的士兵多了一倍不止,她知道,付少黎发现她不见,肯定能找到她,

    她不能在这里久留,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藏起来,再一次回到车上的她,手里面多了两把顺过来的步枪和匕首,

    那个中士依旧在车上,被她忽视了一路,直到走了一公里,

    看到不远处哨卡和守在那里的士兵说话的孟世宥,果断把车掉了个头,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丢了车子,

    带上顺过来的装备,踏上了逃亡之路。

    韩遥刚跑了几分钟,孟世宥就带着人发现了那个被她丢下的车子,和那个被绑在车里的中士,

    救了人出来之后,却在中士那里没有要到任何信息,美其名曰死人是不能说话的道理,坐在车上当尸体。

    韩遥朝着反方向跑了一段路之后,在盯着听到不远处的汽车声音的时候,

    抬头看了一眼茂密的大树,蹭蹭蹭地爬了上去。

    夜渐晚,一月的天,晚上的温度虽然比不上北方,可是,也是很冷,

    韩遥就单纯的一件冬季作训服,坐在树枝上冻得瑟瑟发抖。

    公告声明: 小说无任何类下载安装软件!网上的所有以”小说”命名的下载安装软件均和本站无关!用户自行下载安装后出现任何损失本站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书后如何抢救世〕〔田园妖女:捡个夫〕〔冰冷少帅荒唐妻〕〔沈浪苏若雪〕〔校花之无敌高手〕〔重生之鬼面医妃〕〔秦缘记〕〔山河风雨晴〕〔狂妻在上:裴少宠〕〔独宠小萌妻〕〔浪子邪医〕〔步步逼婚:军少宠〕〔驱魔师的美食之旅〕〔他的洗剪吹小仙女〕〔三国之献帝崛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