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娃女帝:摄政皇〕〔欺男女霸主〕〔爆笑后宫:皇上爬〕〔腹黑前夫,要听话〕〔养狐为妃:高冷摄〕〔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的美女特工老婆〕〔萌宠甜心:恶魔少〕〔恶魔男仆霸道宠:〕〔超智慧进化〕〔我的老婆是偶像〕〔饮唐〕〔焚天帝皇〕〔重生之领主时代〕〔修罗神帝〕〔重生最强穿越〕〔隐婚娇妻,太撩人〕〔丹符天尊〕〔透视狂医在山村〕〔你与青春如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75.赐婚只因为你喜欢
    第七十五章、赐婚只因为你喜欢

    “古地?什么古地?”叶无惜的好奇心全被勾了起来, 甚至忘记了自己在生病这件事。所以说有时候好奇心甚至可以缓解身体上的疼痛。

    神医打量了叶无惜一会儿, 觉得她都已经成了皇帝, 自然也不会再觊觎自己的那点儿小家当, 便大大方方地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臣师承神医谷, 可这医术并非完完全全从神医谷学来的。祖上世代行医, 这么多年也藏下了许多珍本, 有些臣背下来了,有些却还来不及看上一眼。后来一场洪水过来, 把整个家族都淹没了, 臣应当是族人中唯一活下来的那一个。”

    “你们家族既然被水冲没了, 再回去还有用吗?”叶无惜分外不解,“还是说你只想去故地缅怀一下?”那你就去哦, 难不成路上害怕还要找个人结伴而行?那未免胆子太小了。

    “其实不只是被洪水淹没了, 是被恶贼占去了。”神医犹豫了半晌,还是把实话说了出来, “不过族中长老很会藏东西,家中的珍宝或许已经被那些恶贼抢走了, 可留下的医药珍本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神医当初只是觉得叶落尘与叶无惜师徒二人本事很高, 说不定能帮助他把那些珍本给夺回来,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年的刺客摇身一变竟然成了这天底下最为尊贵的两个人。这下子可好了, 要是陛下直接能派出去一支军队那可再好不过。

    “朕明白了。”叶无惜点了点头, 她觉得神医所说的地方很有可能与逍遥剑派是同样的存在, 只不过一个地方藏了武功秘籍, 一个地方藏了珍本。“你放心吧,朕与师父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过既然你也等了这么多年,不介意再多等一段时间吧。如今朝中无兵无将的,朕想帮你也帮不了啊。”

    “这个自然,臣也不急,不急。”神医听了叶无惜的话总算安了心,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忙又说,“臣方才为陛下诊脉,您昨夜去了何处?”一般的风也实在不能把她吹成这个样子。

    “… …朕去哪里了还必须向你报备?不过是染了个风寒,若非朕现在不想写方子,你以为还用得上你?”叶无惜有种心事被人察觉的恼羞成怒感,语气也一下子不好了。

    “是是是,臣这就去写方子!”神医内心只有一句话可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神医写好了方子,亲自拿着药方说要去煎药,叶无惜便让他直接离开。等人走了之后,叶无惜也没有听话地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而是叫宫人传了林旭焱和杜行之入宫。

    而在林家,林旭焱走的时候却没那么轻松。

    “你又去哪儿?”林丞相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威严。

    林旭焱抬头望着自己的父亲,说:“方才宫里不是来人说陛下要见我吗?我现在过去有问题?”

    林丞相不愧是林旭焱的父亲,他抬头看人的表情与林旭焱一模一样,只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却让林旭焱不高兴了:“你知道你整日往宫中跑,别人都怎么说你吗?”

    “… …”林旭焱沉默了许久才道,“他们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我在觊觎宫中的位子,想进宫做皇上的男宠,从而飞黄腾达吧。”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日日往宫里跑?”林丞相不高兴地说,“你是我的儿子,为父明白你,可其他人也明白吗?你只当你自己是古今以来的大忠臣,可别人却只觉得你想借主荣升。”

    “父亲说这么多是什么意思?告诉我不要去吗?”林旭焱说,“可是父亲怎么知道我心里没有别的想法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其实喜欢陛下的,如果陛下真的能给我一个进宫的机会,那么我一定会珍惜的。”林旭焱说,“难道父亲这么久了,都没有看出来吗?”

    林丞相一把将桌子上的茶杯等物都扫了下去,说:“你——传扬出去丢不丢人,老夫一生鞠躬尽瘁,怎么就生出来你这么一个不肖子孙?”

    “不过父亲大可放心,我虽对皇上有情,可陛下与皇后娘娘之间的感情忠贞不渝,就算是我想,陛下也不会愿意的。”林旭焱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他竟不知,在这个朝堂之上,对叶无惜的诟病已经如此之多。那些文武百官也跟村子口的长舌妇一般爱嚼舌头,甚至胆敢说皇上的坏话。

    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叫那些人闭上嘴呢?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只有他们本人才问心无愧吧。可难道就看着旁人如此辱没皇上吗?林旭焱想着想着,打定了主意。

    … …

    “派去魔教的人已经回来了,魔教教主是个聪明人,愿意与朕合作,作为他甘心称臣的条件,朕必须答应他在朕有生之年不可派兵攻打魔教。”叶无惜把暗卫传来的结果与二人说了一说,“你们觉得朕该不该答应他们?”

    杜行之说:“那要看皇上到底是如何想的,江湖与朝堂本就是不可分割的两个整体,若是陛下只想要江湖安定一些,那么答应他也无妨。可若是陛下心在江湖,想要将整个江湖收于手中,此行怕是不成。”

    叶无惜想了想,说:“朕也犹豫了许久,江湖本就是江湖,若真的像朕想的那样将整个江湖收归到朕的手上,如何能保证其安稳呢?就算在朕有生之年能压着他们,将来总有一日朕会管不动他们。朕倒是觉得此计可行,朕此生的目标是天下一统,却非一统江湖。”

    “如此,陛下便可给魔教教主回信了!”杜行之说道。

    把事情商量出个结果之后,叶无惜方后知后觉地发现,今日林旭焱的话格外地少,看他双目无光的样子,似乎是在走神。

    “林旭焱?”叶无惜叫了一声,“你在想什么呢?”

    林旭焱一下子回了神,慌乱地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刚刚只是在想陛下的话,我觉得陛下的话不无道理,答应了那魔教教主也无妨,想来他也不敢觊觎什么不属于他的东西。”

    “那朕就叫人去给他传消息了,你们两个也先回去吧。等此间事了,朕一定好好封赏你们!”叶无惜说。

    “遵旨!”

    “是!”

    离开皇宫,杜行之才有机会问:“你最近是思春还是思春呢?怎么整日心不在焉的?”

    “杜兄,你说如果我向陛下请求赐婚,如何?”林旭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完全不管这话会给杜行之的心灵造成多么巨大的创伤。

    “???!!!”杜行之憋得脸都红了才说出来一句,“不是吧?你真的思春了?”

    林旭焱很想一剑过去给自己的好兄弟醒醒脑袋,什么思春不思春的?“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样不太好。”

    “有什么不太好的?”杜行之有些不明白。

    “于陛下的名声不太好。”林旭焱说,“若是你我二人家中都有了妻子,在这么随意进出承德殿,是不是会少些流言蜚语?”

    “你疯了啊?你喜欢的不就是宫里那个吗?你能做到娶别人吗?”杜行之可谓是最了解的林旭焱的人了,“做不到释怀就别装作自己很深情的样子。”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当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杜行之啐了一口说,“说真的你好歹也是无回宫的大弟子,怎么一点儿没有当年的潇洒?当初你与谁交好的时候,还要看看人家是男是女,看看你们的关系合适不合适吗?”

    林旭焱不知道该怎么跟杜行之说,但是因为深爱所以才这么在乎,不想听到别人说那人一点儿不好,因为那个人在自己心中是比天神还要完美的存在。

    杜行之看林旭焱的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去,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只有一个人能改变他的想法了,自己是没办法的。

    当夜,杜行之又进了一次承德殿,也不知道他对叶无惜说了什么,总之第二日上罢早朝,林旭焱便被单独叫住。

    “陛下?”林旭焱觉得又有什么任务要交给自己,在一旁静静听着。

    叶无惜看了林旭焱一眼,说真的如果不是杜行之把话挑明了说,她真的没有发现林旭焱居然对自己有那样的心思。这藏得也太深了吧,一般人可看不出来。不过她这辈子只可能喜欢师父一个人,林旭焱有这份心思反而挺让人为难的,尤其是他还有那么危险的想法。

    “林旭焱,你应当是知道朕的身世,也知道朕母后的经历的吧?”叶无惜斟酌着开口,就怕伤害到林旭焱脆弱的小心脏。

    林旭焱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说:“微臣知道。”

    “其实不只朕的母后,左絮贵妃她也算是这件事的受害者之一,因为先皇心中挚爱另有其人,所以造就了两个女人的悲剧,也造就了许多人的悲剧。”叶无惜突然开口,“所以你明白朕的意思吗?朕希望如果有一天你让朕为你赐婚,那一定是找到了一个你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臣明白了。”林旭焱是个聪明人,叶无惜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了,“陛下的话臣会放在心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