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娃女帝:摄政皇〕〔欺男女霸主〕〔爆笑后宫:皇上爬〕〔腹黑前夫,要听话〕〔养狐为妃:高冷摄〕〔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的美女特工老婆〕〔萌宠甜心:恶魔少〕〔恶魔男仆霸道宠:〕〔超智慧进化〕〔我的老婆是偶像〕〔饮唐〕〔焚天帝皇〕〔重生之领主时代〕〔修罗神帝〕〔重生最强穿越〕〔隐婚娇妻,太撩人〕〔丹符天尊〕〔透视狂医在山村〕〔你与青春如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74.允诺的第二件事
    第七十四章、允诺的第二件事

    林旭焱猜得不错, 叶无惜就是看到了候在殿外的人才打发他们离开的。师父离开已经有月余, 算来书信也该到了。

    “是不是边城有消息了, 把信拿来给朕看一看!”叶无惜有些迫不及待。

    “皇上, 此乃边城的捷报,首战大捷, 此乃大喜啊!”送信的人不辞辛劳, 一心只为这场胜利而发自内心地高兴。

    只是没想到叶无惜的关注点与别的皇帝不一样, 捷报并没有让她高兴多少,她非常严肃地问:“按照时间算, 他们才到了边城三日吧?怎么就开始打仗了?难不成边城早就有人埋伏?”

    “这… …属下也不知道。”皇上不说也便罢了, 可皇上这么一说, 似乎有点儿问题啊。

    “还是说大烈国的人知道皇后要去,提前在那里埋伏了人手?”这才是叶无惜最不敢想的事,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大烈选择此次开战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会不会真的是师父?“师父可安好?”

    “皇后安然无恙。”传信之人没有说出口的是,皇后叶落尘不仅安然无恙, 且在此战中大出风头,一时被三军将士奉为战神。可是这些话也不知道该不该对陛下说。

    “看你犹犹豫豫的模样, 似乎是有什么话想对朕说?”叶无惜皱着眉头问, “有什么话就说,尤其是事关皇后的, 如若有半分隐瞒, 朕一定摘了你的脑袋。”

    “属下不敢!”传信之人忙道, “只是这捷报中, 大半都是皇后娘娘的功劳。她在元帅的要求下,以一人之力吸引了大烈铁骑八成以上的兵力,木哲将军在左元帅的安排之下领着一队轻骑绕到大烈军背后来了一场奇袭,重创了大烈铁骑,且摧毁了他们的粮草营。”

    叶无惜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当初离开京城的时候左玉晋怎么说来的,一定会保护师父的安全。可现在他就是这么保护师父的?让师父一个人去吸引敌军大半注意力?虽然知道师父武功好,可刀剑无眼,若是害得师父受伤了可怎么是好?想着想着,叶无惜脸色就变了,她道:“左玉晋就是这么保护皇后的?朕看他是一点儿都不把朕放在心里。你现在就带着朕的圣旨到边城,告诉左玉晋,若是再敢让皇后做这么危险的事,朕绝对不会放过他!”

    “是!”总算可以离开的传信人松了一口气,皇上这脸色一会儿一个颜色,简直要吓死个人。再留下来,没准儿真被皇上给砍了脑袋,这样一看,来来回回送信似乎也没那么辛苦了。

    … …

    如今的边城却在大肆庆贺,初战告捷,无论是对军心还是士气,都非常好。至少边城改变了以往只可守不敢打的憋屈局面,也让左玉晋这个元帅真正在军中收拢了人心。自然是该庆贺。

    叶落尘也难得要与他们一起吃吃喝喝乐呵乐呵,这让军中的将士都很激动。说真的军中难得出现一个女子,况且这人还是美若天仙又亲民的皇后娘娘,怎么能不振奋人心。

    左玉晋拎着一坛子酒走到叶落尘身边,说:“怎么样?要不要下去同他们喝一杯?”

    叶落尘劈手从他手中夺过了酒坛子,说:“酒量不好的人没资格和别人拼酒,你可是三军统帅,今日谁都可以喝,偏你不行。你的份我替你喝了吧,走!”

    “… …”这话旁人可不敢对左玉晋说,可叶落尘却是敢说的,毕竟她是这数十年来唯一一个拼酒拼得过左玉晋的人。“娘娘教训得是。”

    叶落尘下去之前,左玉晋突然开口问了一句:“皇上她不介意我是左家人吗?为何要封我做元帅?”

    叶落尘脚步一顿,想了半晌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连左絮都是无惜的臣子,何况你呢?打仗是国之重事,她自然要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人来做这件事。而且如今你也证明了自己,不是吗?”

    “臣知道了,知遇之恩不胜感激,臣一定为皇上抛头颅洒热血,不破大烈誓不还!”左玉晋突然掷地有声地说了这些话。

    叶落尘轻轻点了点头,说:“走吧,木哲将军他们应该等急了!”

    “走吧!”

    “快看快看,皇后和元帅来了!”

    “是啊是啊,是来和我们喝酒的吗?”

    … …军中没那么讲究,将士们直呼其名的都不在少数,毕竟这会儿热闹,也就没那么多忌讳了。

    “元帅是来和我们喝酒的吗?”突然有个士兵大着胆子走到了左玉晋身前问道。

    左玉晋还没有开口说乎啊,叶落尘倒替他回答了:“左元帅酒量不好,我来陪你们喝如何?”

    “真的吗?皇后娘娘要与我们喝酒?”那个将士激动地问。

    “不过可说好了——”叶落尘说话的时候已经给酒碗满上了酒,“一人只能喝一碗,谁都不许多喝,怎么样?”

    “行!”众将士异口同声,喊声震天。

    然而当叶落尘开始喝的时候,直把这帮子大老爷们儿吓懵了。谁都以为叶落尘说的只喝一碗是说自己,没想到说的是他们。眼睁睁看着叶落尘去一个地方喝一碗酒,木哲将军并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得和多少碗酒?只听过皇后娘娘武功盖世几乎天下无敌,可谁都没听说她的酒量也如此逆天啊。

    唯有左玉晋早就见识过叶落尘的酒量,津津有味地看着众人的表情,颇为遗憾地喝了口手中的冷水,此等天气不能碰美酒,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啊。将来彻底打了胜仗,可一定要喝上他几日几夜才能解气。

    … …

    半夜,叶无惜又独自一人上了摘星楼。上一次她去了摘星楼,结果没有几日叶落尘便从边城回来了,此时她明明知道叶落尘不会回来,可还是抱了那少少的一点儿期盼。孰料没有将师父给盼回来,自己反而受了风寒,回到逍遥宫之后就直接病倒了。

    她身边一向不爱跟着人伺候,直到第二日宫人来伺候她更衣,才发现她身上已经烧了起来。

    “皇上——皇上——!”宫人急了,唤了好几声才勉强让叶无惜睁开了双眸。

    “咳咳——”叶无惜醒来便是咳嗽,好半天才说,“今日罢朝。”

    “是!”宫人不放心地说了一句,“那皇上,奴婢去请御医过来?”

    叶无惜本想自己撑过去,可现在师父又不在自己身边,生病给谁看?而且朝中有一大摊子的事要处理,不快些好起来怕是不成。于是她点了点头,道:“去吧。”

    没想到这宫人一请,还请回来一个熟人,这人正是当初那个为叶无惜解毒的神医。叶无惜此时虽然身子还有些不舒服,可也能清醒地看人,这神医可是御医坊的宝贝,轻易不会被他们放出来,怎么一个头疼脑热还惊动了他?

    正疑惑间,神医已经走到了叶无惜身边,说:“皇上,请允许臣为您诊脉。”

    “你们先退下吧!”叶无惜把手伸出去的时候一边对宫人说。

    “是!”

    等人离开之后,叶无惜才道:“你怎么会过来?”

    神医看了叶无惜的脉相,没什么大碍,就收了手不紧不慢地说:“臣要是不过来也不会知道当初的刺客就是公主殿下,如今更成了皇上您啊。只是您与尊师莫不是忘记了,还有一件事没有替我做呢?”

    “… …”叶无惜脸一红,的确是,当初自己和师父答应了这位神医替他做两件事,一件是为了自己中的毒,可这另外一件神医没来得及说,而师父和自己后来也将此事抛诸脑后。“这第二件事是什么,你说说看?”

    “怎么就只是说说?陛下您可是一言九鼎之人,不会反悔吧?”神医一下子急了,“况且臣后来可是又帮了你一个大忙啊。”

    叶无惜微微皱着眉头:“这又何解释?”

    神医颇为自得的说:“你以为先皇是如何能在退位之后那么短的时间内… …还不都是因为臣… …”

    “… …”叶无惜勾唇一笑,“你似乎还不知道,谋害先皇是什么罪名吧?你就这么肯定,朕不会杀了你?”

    “别人或许会,可皇上您不会,这点儿自信臣还是有的,否则也不会今日前来找您了!”神医非常有自信。先皇墨清良的死虽然与神医有些关系,可最大的牵扯还是新皇,叶无惜是最希望此事被压在地底下的人,绝对不会彻查。而且叶无惜与墨清良本就没有多少父女情分,也绝对不会为了他杀了自己这个强大的助力。

    叶无惜点了点头,说:“的确,朕不会为了这种小事杀你。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朕了吧,你要师父做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就是陪我去一处古地。”,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