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升级系统〕〔绝品仙途:凡女修〕〔别怕,是爱情啊〕〔职业救世者〕〔都市狂龙行天下〕〔斗破之传奇再起〕〔八零天后小军嫂〕〔奇门小神医〕〔养妻为欢:大叔,〕〔八零小甜妻〕〔容少,你老婆又闯〕〔都市修炼狂潮〕〔王者风暴〕〔重回儿时拐男神〕〔山海秘藏〕〔末法乾坤〕〔盛世毒妃:鬼王,〕〔总裁凶猛:甜心要〕〔重生初中:国民女〕〔无敌气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69.洞房花烛夜
    第六十九章、洞房花烛夜

    登基大典结束之后, 师徒二人一道回到了逍遥宫。对的, 就是逍遥宫, 叶无惜在宫中寻了一处最好的地方, 朱笔一挥直接把宫殿的名字给改成了“逍遥宫”,不只是为了对应逍遥剑派, 更是为了让叶落尘逍遥一世。

    叶落尘抬头看见那金光闪耀的三个大字, 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叶无惜在自己耳边几乎呢喃的话:“师父, 我知道你舍不下逍遥剑派,可是至少现在我们还回不去, 你就把这里当作逍遥剑派吧, 反正有我在你身边。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 天下无处不是我们的逍遥剑派。”

    对啊,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 天下无一处不是我们的逍遥剑派。

    “师父在看什么?”叶无惜依旧习惯于叫叶落尘师父, 因为这个称呼,才将她二人绑在了一起, 没有师父就不会有今日的叶无惜。哪怕她们两个如今已不再是单纯地师徒关系,这个称呼也不会变, 因为“师父”对她们两个来说已经不再是尊称, 而是爱称。

    叶落尘轻轻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不过无惜啊, 你的字可真是越来越苍劲有力了, 为师看了十分欣慰。”真给我们逍遥剑派长脸, 虽然并不能对外人说你是何门何派的人。

    “多谢师父夸赞, 我们进去吧!”叶无惜又冲身后的宫人道,“你们先下去吧,这里不比你们伺候。”

    “是!”

    推开了逍遥宫的大门,叶落尘看到了一地点亮的蜡烛,烛光点点,仿佛两个人身处在焰火的包围之中。

    看到叶落尘一瞬间惊喜的表情,叶无惜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她道:“师父说过… …”

    可叶无惜话还不曾说完,屋子里便成了漆黑一片,因为方才叶落尘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把那一堆烛焰熄灭了。

    “早就想试一试之前练过的‘灵犀一指’,无惜你方才有没有帮我记一下时间,是不是在弹指一挥间所有的烛焰都熄灭了?”紧接着叶落尘惊喜的声音出现。

    “… …”天知道叶无惜现在的内心是什么样子的,她分明记得叶落尘之前说过想要享受一把被焰火包围的滋味,只是那样太危险了自己才用烛焰代替,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师父竟然是这样的想法。要说武痴,师父当之无愧。“是很快,真正做到了弹指一挥。”

    叶落尘说:“那我们把蜡烛点上再来一次怎么样?”

    “呼——”黑暗中叶落尘只听得到叶无惜似乎在自己耳边叹息一声,紧接着她拉着叶落尘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床榻上走,一边走一边说,“师父,这灵犀一指什么时候都可以练,但是你可不能忘记今日。”

    “今日怎么了?”叶落尘说,“虽然今日是你的登基大典,可你总不好留个纪念,以后每年都来上一回吧?”虽然不懂登基大典,但是叶无惜应该不敢这么做。

    “登基大典算什么?师父莫不是忘记了,今日可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今夜也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这对我来说才是最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叶无惜说着点了一支烛台,放在桌子上,紧接着她又将桌子上的卺取下来,倒满了酒递给叶落尘一半,说,“师父,这是我们的合卺酒。”

    叶落尘接过来,与叶无惜一道喝完了合卺酒,她说:“其实我们没必要喝这个的。人们总觉得喝了合卺酒便能夫妻一体再也不会分开,可事实上又太多夫妻离散的例子,他们也都喝了合卺酒。你我师徒,不如喝一杯拜师酒。”

    叶无惜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她又倒了两杯酒递给了叶落尘,说:“的确是如此,我还欠了师父一杯拜师酒。”当时谁也没有丧心病狂地要求一个六岁大的小女娃去敬这杯酒。

    喝了酒还没多久,叶无惜的手渐渐开始放肆。凤袍穿在叶落尘身上的确很好看,可若是将这件衣服扒了去,才是人间最美的风光。看着动手动脚的小徒弟,叶落尘无奈地抓住了她的手,说:“叶无惜你不用给我装啊,你的酒量我可是知道的,不可能两杯的量就醉了。”

    叶无惜突然跟小狗一样咬住了叶落尘的手指,嘴里也说不清话:“我就是喝醉了。”

    叶落尘感到自己手指那里痒痒的,好似真的是条没足月的小奶狗在磨牙一样,笑着抽出手指,说:“既然喝醉了那就早点儿睡觉,都这么晚了。”

    “不想睡觉,想睡师父!”叶无惜张口就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真是孽徒一个。

    “啧——”叶落尘却好似没多在意,她只笑了笑,说,“你以为睡师父那么简单呢?等你什么时候打得过我再说吧!”

    叶无惜一下子就蔫吧了,倒头躺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师父你这不是在要我的命吗?这辈子我都不可能打得过你的。”

    “如果你一辈子都抱着这个想法,那我告诉你,你这辈子还真就不能打过我了!”叶落尘恨铁不成钢地把叶无惜揪了起来,“跟我走!”

    “做什么?”叶无惜一脸懵逼被自家非常严格的师父拉了起来,总不能是要去练功吧?天啊,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再过两个时辰就该早朝了。师父父,你可以睡懒觉,但是我还要早起啊,求放过。

    可叶落尘要是那么轻易就放过她的话,就不是叶落尘了。所以在登基大典的那一夜,也就是封后大典的那一夜,还是叶无惜心中纪念意义非常重大的洞房花烛那一夜,师徒二人竟然在摘星楼上练了一夜的剑。其实也不能叫练剑,是叶无惜被叶落尘单方面殴打了两个时辰,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她才收剑,空出来一只手朝地上的叶无惜伸过去:“感觉怎么样?”

    “印象深刻,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夜。”对此,叶无惜只有这么一句话可以说。

    “噗——”叶落尘忍不住笑出来了声。

    好吧,能看到师父这样的笑容,再被打一顿也是愿意的。当然了,这句话叶无惜可不敢说出来,否则叶落尘真的会再给她打一顿。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你该去上朝了。”叶落尘闹腾归闹腾,有些事上还是非常有分寸的。

    叶无惜爬起来与叶落尘一道回逍遥宫换衣服,等到把衣服穿好了,叶无惜突然趴在叶落尘肩膀上问:“师父,你说我今日早朝若是迟了,会不会有传言说你是那媚惑君上的苏妲己,一堆人喊着要捉你这个妖精?”

    “还跟我贫嘴?”叶落尘挑眉一笑,“我倒是不怕,有本事你今日就别去啊。”

    “还是算了,我可不舍得师父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叶无惜回头抱了抱叶落尘,突然发现师父连耳朵都那么漂亮,可惜这里不是她能觊觎的地方,只好遗憾地带着宫人去上朝。

    叶落尘一个人呆在逍遥宫总归是有些无聊,不知怎么地她突然想回公主府看看。王月仙的事她已经听叶无惜说过了,刚听到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可惜,毕竟在叶落尘的记忆力,那王月仙还是个挺淳朴的小姑娘。只是没想到京城这个大染缸果然名不虚传,再没有心计的人走了进来,也会自然而然生出一肚子算计。这其实不只是王月仙,在叶落尘心中,她的无惜也已经变了,唯一庆幸的是无惜变得不多,至少在自己面前变得不多,否则她该情何以堪?

    如今王月柔独自一人住在公主府,清荷留在这里一则管家,二则看着王月柔,自从王月仙出事之后,王月柔也算是被变相软禁了。

    清荷看到叶落尘的第一眼差点儿叫出声,还是叶落尘朝她摆了摆手,才让她压住了内心的震惊,安安静静地退下。王月柔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叶落尘的一瞬间,她的眼神很复杂,至少叶落尘在这之中看到了一丝惊喜,紧接着便是无尽的哀伤。

    “落尘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月仙姐姐她已经… …”

    叶落尘无奈地说:“月仙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其实我有些想不明白,她在京城呆的日子也不短了,无论是我在与不在的时候,无惜应当不曾亏待你们吧。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忘恩负义,要去先皇那里告状的?”

    “落尘姐姐,难道你也以为月仙姐姐是为了富贵荣华才进宫的吗?”王月柔看着叶落尘,“我们曾经是不谙世事的,可来到俗世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连亲疏远近都分不清吗?那日就算月仙姐姐成功了,也只能是无惜姑娘受罚,而她终究是离间了先皇与无惜姑娘的父女关系,难不成还会有好下场吗?”

    这才是叶落尘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如果王月仙做得真的是损人利己的事那还情有可原,可她做这件事分明就是损人不利己,无论成败,她这条命一般都会搭上。所以何必呢?

    “那她这是为什么?莫要告诉我她恨无惜到不惜与无惜同归于尽。”

    “或许是不甘心吧。”王月柔说,“虽然我也不知道月仙姐姐为何会不甘心,但是落尘姐姐你上一次回京的时候,被她撞到了。之后的一段日子,她看无惜姑娘眼中才带上了恨。”,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一等婢女:女主缺〕〔佛系女配[快穿]〕〔误入狼室:老公手〕〔重启全盛时代〕〔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农门悍媳:痴汉夫〕〔别逼我动心〕〔一往而终〕〔无敌悍民〕〔偷香窃玉〕〔重生之财气冲天〕〔纵横都市之绝世神〕〔文明科学系统〕〔钢铁鲜血烈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