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灵宝系统〕〔星空之主〕〔龙神至尊〕〔妃礼勿视:王爷,〕〔萌妻太甜:总裁大〕〔念笙离〕〔荆楚帝国〕〔花都最强医神〕〔落地一把98K〕〔快穿之女配逆袭指〕〔一窝三宝,总裁喜〕〔透视医圣〕〔异界之缥缈仙路〕〔邪帝心尖宠:鬼医〕〔惊世琴音:逆天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宠童养媳:七爷〕〔我是至尊〕〔至强战皇〕〔聂小妖之灵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60.你觉得五皇子如何?
    第六十章、你觉得五皇子如何?

    如今缠绵病榻的墨清良是叶无惜的父亲, 在大理寺中关着的、即将要被砍头赴死的人是她流着同样血脉的同父兄长, 泰安宫中因为她的话差点儿气病了的人是她的皇祖母。对极, 如今她便是如此六亲不认。

    临出宫门之前叶无惜还嗤笑了一声, 不久之前墨清良身边的太监来传了圣旨,说那位尊贵的皇帝陛下想要见她一面, 让等她得了空就去承德殿看看。叶无惜一口回绝了此事, 在太后那里叶无惜还想解释几句, 可同那位皇帝真是话不投机半步多,她甚至担心自己随随便便说一句重话, 都能把皇帝给气死, 到时候她的罪过可不就比天大了?

    叶无惜回到府中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可家中还有两位客人,不能怠慢的那一种。

    “清荷, 今日我们不在家中用晚膳了, 你不必叫人准备!”叶无惜嘱托了一句,便径自往茶素园那里走去。

    “月仙姑娘, 月柔姑娘,今日京城有花灯会, 我们出去看看吧!”叶无惜重新扬起脸上的笑容, 无害地对两位客人说。

    王月柔年纪尚小,自然好奇心重, 一脸跃跃欲试。而王月柔则是担忧地看着她, 说:“无惜姑娘,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做?这样是不是太打扰你了?”

    叶无惜笑了笑, 说:“怎么会呢?两位姑娘可是师父专门托付到我手中的,照顾你们我永远不会厌烦。”

    “那多谢无惜姑娘了!”王月柔很是高兴。

    可王月仙脸色却不好,这位无惜姑娘每每说起落尘姑娘的时候眼睛似乎在发亮,好似她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外人都无法插入一样。最让王月仙气愤地是,之前落尘姑娘在讲故事的时候有一次提到了自己的徒儿,也是这样的眼神。这种心里酸酸的感觉之前有过一次,在看到叶落尘与墨子湛见面的时候,可这一次的酸涩难捱却比那一次还要重。

    “无惜姑娘与落尘姑娘感情可真好啊!”王月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 ”叶无惜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说,“那是自然,那是我的师父!”

    对啊,就是这种说出口仿佛要气死别人的话,叶无惜能亲密地叫叶落尘师父,可自己却只能唤她一声落尘姑娘。而且听说叶无惜还是落尘姑娘养大的。

    “对啊,的确是这样!”王月仙试探地说,“可惜落尘姑娘不收徒了,否则紫医婆婆还打算让我和月柔也拜入落尘姑娘门下,这样学个一招半式的,独自闯荡江湖也就不怕歹人了!”

    “……”叶无惜眨了眨眼,她有点儿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带着酸味儿的嫉妒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到,怎么感觉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接回来一个情敌?可师父分明说她喜欢的是皇兄啊?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叶无惜纠结了一会儿便不纠结了,总归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威胁不到自己,自己已经同师父表明了心意,师父这辈子都会是自己的。

    ……

    京城的灯会在每月十五,虽说一个月一次,可依旧热闹非凡。王月仙与王月柔不曾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自然玩得不亦乐乎。

    照理说叶无惜也在逍遥山谷呆了那么久,可她似乎一直对这世间的热闹繁华不感兴趣。她吩咐跟出来的人说:“好好保护两位姑娘,千万别让她们出事。”

    “是!”

    叶无惜说完之后,又走到王月仙她们身边,说:“这些银子你们拿着,看中什么就拿这个跟他们换。就跟在寨子里拿木柴换肉食一个样子!”王家寨子一直以物易物,叶无惜也只能说到这一步。

    “多谢无惜姑娘,可无惜姑娘不愿意同我们一起走吗?”王月仙接过了袋子问道。

    “自然不是,只是花灯会这里人太多了,我怕一会儿与你们走散了!”叶无惜解释说。

    “原来如此,那我们先去那边看看!”

    等到二人走远了,叶无惜才找了一处相对安静人少的地方,飞身上了一棵树。

    没一会儿,从树上跳下来的人已经变成了一位风流倜傥的佳公子,摇着把折扇往邀月楼去。

    这邀月楼一听名字,便是烟花地,勾栏院。否则叶无惜也不用女扮男装才进得去。

    一进那地方便有姑娘们扑上来,“公子”、“爷”地叫上几声,盼着谁能点了自己,为这邀月楼赚了钱财,日子也好过些。

    叶无惜给了赏钱,却刻意压低了嗓音讲话:“姑娘们,我们改日再约。今日我已经有约了,楼上点好了姑娘就等我一个,我再带人过去可不合适!”

    姑娘们得了赏钱也就不拉着人不放手了,有个直接说:“公子既然约了人,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可公子可别忘记答应我们的事,将来一定要来陪我们姐妹们!”

    “放心,一定!”叶无惜说完便上了楼,找到清雅轩的牌子,推门进去了。

    在这里侯着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今日在宫门口遇到的大理寺卿张鹏胥。

    “公子来了,快请坐!”张鹏胥起身为叶无惜让了主位,又吩咐弹琴唱曲的人,“清雅姑娘也停吧,公子到了!”

    这位清雅姑娘也是当初宁老将军救下来的人,知晓了叶无惜的目的,自愿来这邀月楼卖身为清倌,为的就是帮叶无惜打探消息,也是方便在这种时候掩人耳目。

    叶落尘朝二人点了点头,说:“都坐下吧。不知今日张大人找我,所谓何事?”

    张鹏胥压低了声音说:“公子,皇上今日找我说要彻查二皇子下毒一事,可二皇子之事与您有莫大关系,如果真的再审,他定然会把责任推到您的头上,到时候万一让皇上再对您?”这是个忠心的人,一是对宁老将军,二是对叶无惜。

    叶无惜端着酒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说:“他要说你能有什么办法?再说这事儿的确是我刺激出来的,他说什么就让他说吧!”

    张鹏胥说:“属下可以让二皇子再说话之前……”他说着话,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必如此!”叶落尘仰头灌下了那杯香茗,“如果这么做皇帝难免不会怀疑到你头上来,绝对不能让他知道你我的关系!至于我,那些话都是事实,我只是给左絮讲了一个故事而已。”

    “属下明白了!”

    来这里只为这一件事,叶无惜说完就打算离开,可她刚刚起身,这清雅轩的门便被人踹了开来。

    这邀月楼虽然烟花巷柳之地,可来的人都属于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还没有闯门直入的事儿发生呢。叶无惜觉得今日可能又是自己长见识的一天。

    跟进来的老鸨母一脸担忧,这上来就敢踹门的人可是皇亲国戚,小皇子墨子行的表兄,最近宫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保不齐这皇位最终会落到谁的头上。所以墨子行母妃的娘家人便愈发横行霸道。

    可这屋子里头的人也不容小觑啊,大理寺卿张大人,日日都能在皇上面前说话,怎么今儿这两个人还对上了?难不成是天要亡我邀月楼?

    “清雅呢?给小爷我叫出来好好陪我喝两杯,这事儿就算了!否则今儿我非得拆了这邀月楼不可!”

    清雅抱琴退在一侧,小声说:“公子,这个郑公子是来找我麻烦的,委屈您一会儿从窗子直接离开吧!我与张大人能处理好!”

    “找你麻烦?你一个清倌又不陪客,今日还有客人在,他都敢这么放肆。真要把你交出去处置,受了委屈怎么办?你就在我身后呆着,一句话都不要说!”

    “……是!”

    郑宏亦看到张鹏胥的时候腿软了那么一下,毕竟这张大人的铁面无私是出了名的,看到这冷面阎王谁都不好受。可是,如今宫里头的风向,最得宠的成了他姨母,他表弟很有可能就成了太子,放肆一些又何妨?

    “张大人好,张大人也真是好本事,这清雅姑娘接客的时候少,我回回来找,十次里能见到人一次就不错了。可张大人这头一次来,清雅姑娘就来了!”

    张鹏胥掩饰了自己脸上的厌恶神色,说:“政公子说笑了,这只是张某与清雅姑娘的缘分罢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郑宏亦直接炸了,他不敢怼着张鹏胥来,直接上去要把清雅拽出去,说:“小贱人给脸不要脸,荣华富贵吃香的喝辣的爷我什么不能给你?让你陪爷喝酒你都不愿意?告诉你把爷我伺候舒坦了,爷我能把你买回家去……”

    郑宏亦说着说着话,突然停了。因为他发现这里还有个人挡在清雅面前,这会儿更是把折扇都敲在了自己手上。

    “你这小白脸,还想英雄救美?”郑宏亦说话的时候看清了叶无惜的脸,忍不住说,“不过你这张脸可不适合在这种地方!”这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小白脸,最适合去小倌馆呆着了,虽然他不好这一口,可如果是眼前这人,一定也是不错的。

    叶无惜听了这种话笑了笑,不过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便道:“承蒙公子看得起,只是清雅姑娘一介女流不善饮酒,今日我便陪公子喝上一杯,交个朋友如何?”

    “好!这自然好!”

    最后的结局是叶无惜把郑宏亦喝趴下了,轻轻在他身上点了一下,之后冷冷地用清雅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说:“张大人不是不知道下一个目标是谁吗?你觉得五皇子如何?”

    “属下明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辣妻:拐个猎〕〔重生国民女神:冷〕〔穿书后如何抢救世〕〔全世界我最渣[快穿〕〔重生原始异界〕〔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全息网游]杂牌术〕〔王者荣耀之巅峰〕〔蜜吻甜似火:宝贝〕〔十二生肖历险记〕〔神医毒妃〕〔坏坏老公,宠不停〕〔沈浪苏若雪〕〔校园全才保镖〕〔山河风雨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