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灵宝系统〕〔星空之主〕〔龙神至尊〕〔妃礼勿视:王爷,〕〔萌妻太甜:总裁大〕〔念笙离〕〔荆楚帝国〕〔花都最强医神〕〔落地一把98K〕〔快穿之女配逆袭指〕〔一窝三宝,总裁喜〕〔透视医圣〕〔异界之缥缈仙路〕〔邪帝心尖宠:鬼医〕〔惊世琴音:逆天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宠童养媳:七爷〕〔我是至尊〕〔至强战皇〕〔聂小妖之灵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58.此一别,又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第五十八章、此一别, 又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平城不远便是五里山, 叶无惜到了地方之后便对外称病, 来客一律不见。而真正的情况, 自然是她已经骑着快马到了五里山。

    当日墨子湛便是在这个地方身负重伤,险些离开自己的, 所以明斐文再次来到此地, 竟有种物是人非的沧桑之感。叶无惜自然无法体味他这种心思, 见他愣在山道上,便道:“从这里一直往下走, 翻过这五里山便到了师父信上说的王家寨子, 皇兄就在那里等着明大哥你!”

    明斐文点了点头, 坚定地朝山的另一边爬了过去。叶无惜本来可以利用轻功直接翻山越岭的,但是她最终选择同明斐文一道爬过去, 要见师父了, 总要努力一把才行。

    两个人花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终于看到了王家寨子。正巧这时寨子外头有人在候着, 看到他们二人便迎了上来:“两位便是落尘姑娘所说的无惜姑娘和明公子吧?”

    叶无惜点了点头,说:“烦请小公子带我们去找师父!”

    “二位请随我过来!”

    依旧是在王月仙家中, 明斐文看到了躺在床上几乎一动不动的墨子湛。“子湛!”看到墨子湛的那一瞬间, 明斐文直接掉了眼泪,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对墨子湛的思念已经如痴如狂, 当初到底怎么能接受他已经不在了的事实的呢?

    叶落尘看了他二人一眼, 知道这里现在不能留人了, 便朝叶无惜使了个眼色, 两人默契地走到了外边。

    “师父,你失踪这么多天可担心死我了!”叶无惜猛地抱住了叶落尘,开始在她怀中撒娇。

    叶落尘一把接住了她,也舍不得推开,只是半是嗔半是骂地说:“多大的人了!我肯定不会出事的啊,你担心个什么劲儿?”

    叶无惜还很有道理地说:“可是一日看不到师父,我就会心里发慌啊!难道师父不是这样吗?这么长时间,你就没有担心过我一个人在京城过得好不好?别人有没有欺负我?”

    “  ”叶落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可说出来的话却是,“的确有担心过,不过我倒是不担心别人会不会欺负你,我就想问问你,到底欺负了几个人?”

    “嘿嘿嘿——”叶无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是师父你了解我,我把那幅画交给了左絮,我离开京城的这段时日,宫里宫外应该会很热闹吧!”

    “你可真坏啊,不过为师喜欢!”叶落尘又说,“不过你不应该来的,军师一到,此间事了,我也要离开去边城了。你应当留在京城,好好谋划你的大事才是。”

    “师父真的非去不可吗?无惜不想让师父离开我,没有师父在身边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我煮了小馄饨都不知道给谁吃,剑法错了也没有人指点我两招,最重要的是——”叶无惜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话讲了出来,“师父,徒儿大逆不道,可是徒儿早就把你看作了我的爱人,试问天地间,有谁能够忍受与自己心爱之人分别的痛苦呢?”

    “ 无惜啊,你在开玩笑的吧!”叶落尘听完叶无惜的话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她就知道不应该让无惜继续说下去的。

    叶无惜却看着叶落尘的眼睛,说:“不,师父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应当知道我没有在开玩笑。既然你可以接受皇兄与明大哥之间的感情,为何就不能接受我对你的?既然同为男子可以有真爱,那么同为女子有何不可?”

    “可是我们不是一般的女子,我是你的师父啊!”叶落尘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出一句这样的话来反驳。

    叶无惜却不打算让叶落尘再回避此事,她步步紧逼:“是啊,我们是师徒,可是这又怎么样呢?我喜欢师父,师父难道不喜欢我吗?我可以为了师父去死,相信师父也可以为了我去死,我们已经做到了生死与共,难道这还不算爱吗?”

    “ ”叶落尘一时竟无言以对,因为她想到了左玉城。左玉城临死之前依旧在说喜欢她,她当时还在想爱到底算什么?怎么会让别人心甘情愿舍去生命呢?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可以让叶落尘放弃生命,那个人必然会是叶无惜,所以原来她一直对自己的徒弟存了一份不轨的心思吗?

    叶无惜给了叶落尘足够的时间去想,等到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继续说:“我知道师父现在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你也喜欢我的事实,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不会改变。不过幸好啊,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适应这种关系的转变,不过我们本来就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现在只不过在这份亲密上又添上了一层而已,只要适应适应就好了!”叶无惜说完这些话,趁机牵住了叶落尘的手,根本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 ”叶落尘是个懒人,各方面都算不得多么勤快的懒人,尤其是遇到这种需要思考的问题她一向选择逃避,等着顺其自然。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就这么着吧!于是叶落尘回握住了叶无惜的手,冲她微微一笑。

    叶无惜被这一笑魅惑了心智,仿佛一下子明白了古籍上的那些祸国妖姬到底是如何魅惑君上得了,根本不用耍什么心机手段好吗?只要一笑便足矣,现在哪怕让她将天下打下来送给叶落尘,她都是愿意的。“师父——”叶无惜还以为叶落尘要与自己说什么动听的情话,非常期待地回看她。

    可是叶落尘却说:“无惜啊,虽然我们已经这个样子了!”叶落尘还专门把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手掌抬了起来,“但是该去的地方我还是要去,你说的啊,我们那可是过命的感情,为你的大业付出一点儿时间算得上什么?”

    “可是 ”叶无惜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叶落尘打断了。

    “哎呀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师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现在我们两个这样了,你还打算不认账不成?”

    “可是我真的舍不得师父啊!”叶无惜又委屈上了,一张脸皱成一团,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可是叶无惜也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变叶落尘的想法了,只好说:“那我要与师父再立下一个誓约,在边城无论你能做到那一步,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别说身上留疤了,就是少一根头发丝都不行。”

    “ 放心吧,你师父我闯天涯这么久了可曾受过一点儿伤?倒是你整日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的。”叶落尘说道,“要我说,如果京城里那位皇帝再为难你,你索性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反正你有皇室血统,手上还有一支精良的兵,不用怕的。”

    很简单粗暴的法子,不过叶落尘这也是在替叶无惜感到委屈。

    “师父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师徒二人终于将话说开了,叶无惜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按道理应该是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大好时光,可偏偏不日便要忍受别离之苦,这让她很是苦闷,都直接表现在了脸上。

    墨子湛虽然不可视,可到底是亲兄妹,他很快便感受到了叶无惜情绪得不对,这日便找了个时间问明斐文:“斐文,子钰她这几日怎么了?”

    明斐文是个明白人,想了想还是将叶无惜与叶落尘的事跟墨子湛交代了一番:“子湛,钰公主的脾气跟你可不大像啊,无论是待人还是感情一事,她都比你有魄力得多!”明斐文又心不甘情不愿地想了起来,当初他与墨子湛的那层窗户纸还是自己捅破的。

    “可那毕竟是她的师父啊!”

    “那又如何?钰公主可是要争皇位的人,将来十有**坐上那个位子的人会是她,难道旁人还敢多说一句不成?你可是她的亲哥哥,若连你都不理解她,那这个世上还有谁能理解她?”明斐文就不乐意了,“再者说了,难道你我二人的感情就能容于俗世吗?你我二人谁又割舍得下呢?”

    墨子湛忙说:“怎么会?我自然是支持她的了,她从小便没有得到兄长和父母的关怀,而今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去插手她的任何事,只能选择对她好。”

    “这样不就对了?”明斐文将墨子湛扶起来为他擦拭身子,“对了,钰公主她们明日就要离开了,落尘姑娘说这里是个不错的养伤的地方,你喜欢这里吗?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带你去别的地方,毕竟我们还有许多想去的地方不曾去看过。”

    墨子湛伸手挡在了自己眼前,说:“虽然我现在看不到,可是有你在我身边,能帮我看。我们也走吧,像曾经一起许下的诺言那样,去大漠、去水乡、去南国,甚至将来在子钰一统天下之后,还可以去大烈看看!”

    “那好,那我们便同钰公主她们一道离开,各自去自己要去的地方!”,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辣妻:拐个猎〕〔重生国民女神:冷〕〔穿书后如何抢救世〕〔全世界我最渣[快穿〕〔重生原始异界〕〔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全息网游]杂牌术〕〔王者荣耀之巅峰〕〔蜜吻甜似火:宝贝〕〔十二生肖历险记〕〔神医毒妃〕〔坏坏老公,宠不停〕〔沈浪苏若雪〕〔校园全才保镖〕〔山河风雨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