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牙特种兵王〕〔盛世婚宠:霸道老〕〔我的世界编辑器〕〔精灵世界夹缝求生〕〔超仙传〕〔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眼成圣〕〔隐婚娇妻,太撩人〕〔[综武侠]精分大佬〕〔都市特种狂兵〕〔巫师纪元〕〔邪医狂妃:帝尊,〕〔道友记〕〔最强修真在都市〕〔足球之娱乐巨星〕〔恶魔领主提不起劲〕〔浴血兵锋〕〔驭兽主宰〕〔绝强修真高手〕〔电影世界大赢家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53.这样的死士,活着也没什么用
    第五十三章、这样的死士, 活着也没什么用

    “既然师父已经去了, 彭伯父你就先歇一歇吧, 军营中的事, 皇兄的死,军师受的伤, 定要他们给我一个交代才是!”叶无惜此时已经缓了过来, 亲眼见着自己的娘亲死在自己的面前之后, 叶无惜觉得没有什么事是自己扛不过来的了,除非 不对不对, 那件事绝对不可以想, 凭着师父的本事, 那种事绝对不会发生。

    叶无惜说完之后便拂袖而去,彭安福看着叶无惜远去的背影, 心道:这小公主风度气质一点儿不比大皇子差, 遇事也不似大皇子那般冲动,若要生成了个男儿身, 我们这些人岂不是有了个盼头?只可惜,这是位公主。彭安福摇了摇头, 把心里头生出来的那些不该生出来的想法甩了出去。

    “清荷, 去宫中传信,就说我要入宫!”叶无惜同清荷说了一句。

    “是, 奴婢这就去准备!”

    叶落尘快马加鞭尚觉太慢, 等至山林密道无人处, 她索性弃马而行, 转用轻功飞行。这样只行了两个多时辰,便见到了护送军师的队伍。

    说来赶得也算巧,叶落尘刚到地方,那位“重伤”的文书沥青竟然苏醒了过来,叶落尘也没在意他,只吩咐别人将他送到另外一个马车上,问随行的军医说:“军师的伤势如何,大概什么时候能醒?”

    军医摇了摇头,说:“军师身中数箭,虽未到要害,可失血过多。老朽用猛药吊住了军师的一口气,可他还能不能活着回到京城,还是个未知数。”

    “我进去看看!”叶落尘皱起了眉头,明斐文不可以死,既然墨子湛已经出事了,那么与墨子湛有牵连的这个人就绝对不能出事。哪怕他只有一口气在,哪怕他半步踏进了鬼门关,叶落尘也要把人给救回来。

    叶落尘进了马车才知道为何马车走得这样慢,即使已经用纱布缠了几层,依旧有血迹渗出来。正如军医所言,这么多伤口无一处是在要害,可偏偏失血过多,整个人毫无血色,就仿佛在棺材里躺了许多年的僵尸一般,看起来不像个活人。当下之急,便是要为明斐文止血。

    “不行,不能再这么往京城赶路了!吩咐前边的人停在客栈那里,找个干净安静的地方才能为军师疗伤!”

    “是!”

    眼瞅着所有人都听了叶落尘的吩咐,沥青突然说:“不行啊,军师在昏倒之前说了一定要为将军报仇,我们一定要把军师送到京城才行。”

    叶落尘面无表情地看了沥青一眼,声音也很平静,没有丝毫波澜地说:“你方才没有听到军医说什么吗,如果此刻回京,军师可能撑不过去。还是说你就盼着军师死?”仅仅是这样,却几乎将沥青吓得跪倒在地上。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想全了军师的心意。”沥青的脸色倒看着比明斐文还差一点儿。

    “你放心吧,在我手上的军师会完好无损地醒过来,若我估计得没错,他最迟不过三日便能醒来。”叶落尘只说了这么一句,“你的房间就在军师隔壁,好好休息。我旁的不行,岐黄之术还是勉勉强强会一些的。你晚上若是哪里不舒服的,尽可以来找我。”

    “多 多谢镇国公主!”

    叶落尘看着沥青进了房间,对房门外的人说:“把人给我盯紧了,他要是跑了你就提头来见!”

    “是!”

    叶落尘这才进了房间,她看着明斐文的伤势,觉得只用外伤药根本没什么用,反倒是曾经在书上看到过的以内力通经络的医理,或许可以一试。叶落尘觉得反正自己内力多,用这一点儿也无妨。

    就在叶落尘救人的时候,隔壁的沥青正在筹谋着逃跑。他是二皇子早就埋在军中的人,因为大皇子警惕性太高混不进去,这才在明斐文身边做了一个小小的文书。可这位镇国公主看着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绝对不能留下来连累二皇子。

    可窗外门外都有重兵把守,甚至楼下都是人,也不知道这镇国公主到底怎么想的。就在沥青犹豫不决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了喊声。“军师醒了!”“军师终于醒了,公主好本事!”。

    明斐文刚刚醒来,几乎说不出话来,他非常虚弱,不过还是挣扎着问:“将 将军呢?”

    屋子里的军医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跟军医说,只好看向叶落尘,反正现在在这里的她最大。叶落尘早就看惯了也看淡了生死,她也没想着什么明斐文尚且虚弱,先隐瞒他一会儿,等日后再说的道理,直接开口:“大皇子他已经被人害死了。军师亦是被人害到了如斯地步,我们现在能做的,便是报仇!”

    明斐文听到墨子湛的死讯,两眼一翻差点儿就晕过去,可他却坚持着没有晕,叶落尘说得对,人已经死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报仇。

    叶落尘又问:“对了军师,那个沥青你可了解?”

    “如何?”明斐文一听这话就知道沥青有问题,“他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去军帐中把大皇子请出去救你而已。可偏偏最后大皇子也中了埋伏,不幸殒命!”

    明斐文现在就是没力气,否则他肯定要把屋子都砸了,缓了好久才说:“我分明,分明是要他告诉将军提防,从未敢想过让将军出军啊!”

    叶落尘等得就是这句话,她当即便说:“将那个什么沥青给我带过来,记住了,小心些,他可能身怀武功!”

    “是!”

    有了叶落尘的嘱托,去带人的都是些有功夫底子的,很快就将人带了过来,直接压在了叶落尘面前。

    “说罢,你的幕后主使是谁,到底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在两军交战期间胆敢害死我朝将军?”叶落尘眼神锋利,似乎只靠一双眸子便能杀人一样。

    “属下冤枉,属下对军师,对将军忠心耿耿。属下不能眼睁睁看着军师去死,只能去找将军求助。难道这也算错吗?”沥青突然不着急了,他觉得叶落尘肯定是没什么证据的。

    “哦——”叶落尘只淡淡的发出来一个音调,“战场抗命也是大罪,我斩了你也不算我的错吧?来人——把他拖下去给我斩了!”

    “冤枉啊!”沥青大喊,“公主,军师,属下不服!”

    “你服气不服气关我什么事?拖下去!”叶落尘的杀伐果决,也不知道随了什么人。

    军师一度想拦下来,可之前说话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其他人屈服于叶落尘的淫威,根本连大声出气都不敢。

    等外边刀起人头落之后,叶落尘才一撩裙摆坐了下来,淡淡地说:“你们先出去吧,我与军师有话要说!”

    “是——”

    “军师你现在好好修养,等过几日你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回京。”叶落尘说完,又解释说,“至于那个沥青肯定是有问题的,我知道你们想要留他一条命。可他这样的死士,活着也没什么用。我们不如用他的血来祭奠已经逝去的大皇子,也给其他人一个警醒。”

    军师听了叶落尘的解释,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说了这些话,叶落尘便离开了。她虽然不能够对明斐文此时的心情感同身受,

    也知道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

    叶落尘离开之后,躺在床上的明斐文终于不再需要应付别人,他双眼开始放空,眼前又出现了那可怕的一幕——墨子湛骑马而来,像天神一样要来救自己,可他的身后又出现了大烈铁骑,比雨丝还要密集的箭雨朝他射了过去,躲得了一个却躲不过其他……渐渐地,这样可怕的场景却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几个月前,他们尚且在京城的时候,在英王府,自己因为墨子湛处处躲人而不高兴,墨子湛便道死都不会离开自己。他现在做到了,死在了自己的身边,当年一语成谶,可是明斐文宁愿没有当初的甜蜜,也就不会有如今的痛苦。

    “子湛,你在黄泉路上要等着我啊。等我给你报了仇,就去找你,你放心,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站在门外的叶落尘听到屋子里隐隐传来的啜泣声,总算放下了心。有的时候能哭出声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说明他已经想开了,或者正在想开……

    “有谁是一直跟在将军身边或者军师身边的人?”叶落尘把随行的兵士都叫了过来。

    “回公主的话,我们都是跟在军师身边的。”

    叶落尘又问:“墨将军被万箭穿心而亡,可尸首呢?难不成你们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想起来将将军带回来?”

    所有人跪下:“公主赎罪,当时打得很乱,大烈铁骑踩踏在将士们的尸身上,将军他……他的尸身不见了!”

    这个不见了可不是个好消息,尤其是战场上,难不成墨子湛的尸体随泥而散?叶落尘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一找,否则让叶无惜和明斐文知道了这个消息,又该如何是好?

    不过还是要再等几日,总要等到明斐文身子大好了,叶落尘才好放心离开。

    叶落尘想了想,回房间写了一封信,取出自己的短笛在房间中吹了一首非常独特的短音,不多时,便有个看起来非常机灵的小家伙落在了床边,叶落尘神来手掌让它落在自己的掌心,抚弄了一番才说:“小家伙,乖,把这个送到无惜手中啊!”

    这小家伙长得普普通通,就是大宣四处可见的乌雀鸟儿,但是经过培养的乌雀非常灵活,还是无惜个叶落尘专门抓来驯养的。无惜身边无人可用,叶落尘总要帮她做些什么。,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