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灵宝系统〕〔星空之主〕〔龙神至尊〕〔妃礼勿视:王爷,〕〔萌妻太甜:总裁大〕〔念笙离〕〔荆楚帝国〕〔花都最强医神〕〔落地一把98K〕〔快穿之女配逆袭指〕〔一窝三宝,总裁喜〕〔透视医圣〕〔异界之缥缈仙路〕〔邪帝心尖宠:鬼医〕〔惊世琴音:逆天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宠童养媳:七爷〕〔我是至尊〕〔至强战皇〕〔聂小妖之灵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52.军师生,我生;军师死,我死
    第五十二战、军师生, 我生;军师死, 我死

    叶无惜这次带叶落尘去的地方是一座看起来长久都不曾有人打扫的宅子, 院子里都布满了积灰, 杂草横生,院子里头那几株名贵的有些年头的桑木也因长年无人打理即将枯死。

    只一眼, 叶落尘便猜出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除了宁老将军生前的府邸, 她不作她想。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叶落尘好奇地问,“你不是说要找个人帮你去边城传信吗?这里久未曾有人居住, 难道你还能变出来一个人不成?”

    叶无惜轻轻摇了摇头, 说:“我也不确定。但是娘亲曾经对我说起过, 外祖父家中有很多因为战争流离失所的孤儿,他们有人自愿留在外祖父府上帮他处置一些闲事。外祖父仙去之后, 娘亲也被逐出了京城, 那个时候有人对娘亲说,将来需要他们的时候就在这座宅子里点焰火, 他们不会离开太远,看到了自然会过来。”

    “我来帮你点!”叶落尘跃跃欲试地拿过了叶无惜手中的火把, “不过我们这么明目张胆地点火, 那个随时随地都想监视你的皇帝那里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

    “不会的。”叶无惜说,“师父离开的那些日子我心情不太好, 将他们放在我身边的人宰了个七七八八, 如今也只有一个清荷在, 她是个有眼色的, 自然不敢跟过来。”

    “那就什么都不必想了!”叶落尘的性子便是风风火火的那种,此刻既然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她自然直接用火把点燃了焰火。

    叶无惜看着叶落尘,眸中是化不开的温柔,她拉起师父的双手,说:“师父扔的时候也不知道小心一点儿,万一再被火把上的刺扎到了怎么办?”

    “哪儿就这么细皮嫩肉了!无惜,你是打算让他们去边城告诉你皇兄小心有诈之事?”

    叶无惜点了点头,说:“我不想跟师父分开,可是皇兄那里肯定需要人盯着的。”

    “将军,军师猜得不错,大烈铁骑来了!”

    城外火光滔天,看那样子就知道大烈这次来的兵马不少,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将军,可要出城迎战?”

    墨子湛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经很晚了,估摸着再有一两个时辰天就会大亮,到时候再出城迎战则更有胜算。

    “此时天黑夜重,非是大战的好时机。料他大烈也不敢打进来,我们只在城墙之上守着便是!”

    “可将军,大烈铁骑已经开始攻城了!”那人表示,“他们定是以为城中无人,所以才要趁夜进攻!将军是要打还是要拖?”

    “自然是要打的,下令紧闭承蒙,我们今日直接打守城战!弓箭手准备!”墨子湛下令,“将本将的重剑提来,本将要亲自去宰杀大烈骑兵,佑我河山!”

    “斩杀大烈骑兵,佑我河山!”跟在墨子湛身后的士兵跟着喊了一句,抑扬顿挫,气势如虹!

    城墙之上,万箭齐发。大烈铁骑前头的士兵纷纷倒地,可到底都是有血性的军人,在战场上绝对不会后退半步,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来人,拿弓箭过来!”墨子湛看着大烈敌军通过逐日神弓的威力,一箭伤己方三个人,终于看不下去了。

    “是!”

    大宣朝大皇子墨子湛自幼文武双全,箭术更是超群,素来有百步穿杨的美名著称。此刻,墨子湛也没有让人失望,他瞅准了逐日神弓射来的方向放箭,只要那些人能拉得开逐日神弓的人死伤一半,真正占据上风的便是己方。

    “将军真是好箭法!”一旁为墨9子湛递箭的小兵称赞了一句。

    “你去传令,让军中的神射手都过来。此城易守难攻,如果没有逐日神弓相助,我军定占据上风!”

    “是!”

    一天一夜的交战,两军都伤亡惨重,不过到底是大宣这里略胜三分,大烈军无奈退居三里之外休养生息。大宣军队也需要暂时歇一歇,两军暂时休战。

    “怎么样,军师那里有消息传回来吗?”墨子湛脱下战甲热汤都来不及喝一口就问了关于明斐文的消息。

    “军师也已经传回了消息,将军猜得不错,大烈军这招切确是声东击西,粮草营那里重兵把守,军师一去便逃了。军师从粮草营带了一部分人去追,相信可以打出一个打胜仗来!”

    “派人传信给他,一切小心点儿!我们这里还有恶仗要打。”

    “遵命!”

    大烈军营。

    “孟元帅,我军伤亡惨重,铁骑尤不擅长攻城战,真的要继续打下去吗?”

    “司马将军,非是老夫想继续打。”这孟元帅看起来也很无奈,以骑兵攻城,任谁看来都不是个打仗的好办法。可太皇太后一介妇人把持朝政,除了耍威风之外完全没有一点儿政见可言,一心只为了先帝报仇,觉得铁骑来得飞快,便派了铁骑过来攻城。“自先帝驾崩,新帝即位之后,这朝中早就没了我等老臣说话的地方。我本以为用个诱敌之计能将边城兵力调走,可谁成想大宣的墨子湛也非是池中之物,半点儿不上当。如今老夫能做的也只有拖下去,拖到太皇太后被人劝服,允我们回朝。”

    “唉呀——”

    大烈军营一片叹息之声。

    之后的几次交战,大烈似乎都只是为了骚扰,并非是要真打。而墨子湛也看出了他们的意图,不再如第一次一般死伤惨重,双方都在保存实力。

    这就难免有好大喜功之人对墨子湛的做法表示不满。可墨子湛才是边城的最高将领,不服气的人,不服气的人憋着就好!

    如此一连两个月,大烈铁骑终因粮草不足而要撤兵。

    “将军,大烈狼狈逃窜,为何不追?”有人质疑墨子湛,“将军胆小,我老胡胆子可不小,将军给我一支兵,我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闭嘴!”墨子湛厉声呵斥,军权不容质疑,这个胡一鸣打仗是把好手,可他仗着自己在军中的资历老,一向不把墨子湛放在眼中。“胡将军莫不是不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况且大烈铁骑,本就擅长跑马作战,我们追了,谁最终会狼狈不堪还未可知。”

    “哼!”胡一鸣还不太服气。

    叶无惜派来的人一早就到了,只是打仗之时也看不出来到底谁有问题,他们只能贴身保护墨子湛,而今战事既停,也该把将军身边的人清理清理了。

    “大皇子,公主所言不无道理,军中千千万的人,指不准哪一个就是二皇子派来害您的。属下觉得那胡将军就很有问题。”说话的这人叫彭安福,是当初宁老将军的管家,武功还算不错,被叶无惜找到以后,直接请命过来保护墨子湛。

    “彭伯父,这胡一鸣在军中的日子比他墨子觉活的时日还长久,你且对他放心一些便是!”墨子湛说罢,又道,“至于子钰所说的话,我也会多长个心眼儿,保准不会让别人害了我,你大可放心。”

    “大皇子多长心眼儿才是好事。”彭安福说了一通之后也不想再自讨没趣,总归自己多注意点就是。

    “将军,不好了!将军,不好了!——”营帐之外突然传来了喊声,“将军,军师出事了!”

    墨子湛听出了这是跟在明斐文身边的文书的声音,可明斐文在粮草营一切都好好的,怎么会出事呢?可事关明斐文,容不得他细想,冲出帐外就看到了几乎浑身是血的小文书。

    “沥青,军师怎么了?”

    “将军,军师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大烈铁骑伏击。军师中箭,属下拼死回来找将军派兵救军师!”

    “什么地方?斐文在什么地方?”墨子湛

    已经语无伦次,“快——快告诉我!”

    “在,在五里山那里!将军,快,快去救军师。”沥青说完,竟摔下了马,昏死过去。

    墨子湛当即点了人马要出营,彭安福此时想起了叶无惜说的话,二皇子一脉就是要通过明斐文对大皇子下手,这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计谋,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大皇子出事?

    “大皇子,万万不可,你忘了公主说的话了吗?”彭安福极力劝阻。

    “军师出了事,我怎么能够不去救他?”墨子湛一把推开了彭安福,“我说过了,军师生,我生,军师死,我死!”说罢,墨子湛骑马带兵而去。

    彭安福愣了一瞬,将自己带来的人指派出去跟上墨子湛,若是大皇子出了什么事,他们这群人都不用活了!

    “对了,派一个人回去给公主传消息!”彭安福说了这样一句话。

    叶无惜睡梦之中陡然惊醒,她从床上直接坐了起来,捂着跳动很快的心脏处,说:“师父,皇兄他可能出事了!”

    叶落尘被叶无惜惨白的脸色吓到,她下了床点了蜡烛之后便坐到叶无惜身边,抓着她的手说:“没事没事,你只是做噩梦了,你皇兄他不会有事的。”

    “不不不,肯定是出事了!”叶无惜道,“我梦到皇兄在打仗的时候被人万箭穿心而亡,上一次我做了类似的梦,第二天我与娘亲便被人追杀。师父,你说皇兄要是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彭安福不是已经被你派过去了,他会阻拦墨子湛,不让他涉险半分的。你若真的不放心,就让师父过去吧,师父保准会把你皇兄保护得一根汗毛都不掉。”

    “ ”叶无惜终究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转身抱住了叶落尘,“师父,对不起,又要让你做出牺牲了!”

    可是叶落尘终究是晚了一步,她刚做好离开京城的准备,远在边城的彭安福竟然已经快马加鞭赶回了京城。

    “公主,属下有负公主重托,大皇子他——”彭安福一下马就直接跪在了叶无惜身前,“属下回来只是为了告诉公主一声,大皇子他是被人陷害之死的。属下愿意追随大皇子而去!”彭安福说罢,拔出宝剑竟要自刎于叶无惜面前。

    叶无惜听了这个消息已然愣神,却还是凭着自己的本能将彭安福手中的宝剑踢到了一边,她道:“你这是做什么?我皇兄他已经出事了,难不成你死了他就能活过来?此时你不应该想着为他报仇吗?皇兄不是打了胜仗吗?又怎么会出事呢,你一一给我说清楚!”

    彭安福便将军师遇险,墨子湛去救人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他又说:“军师倒是被人救回来了,不过身中数箭,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属下等快马加鞭回京,军师还在半路上!”

    “等等,你说那个叫沥青的让皇兄去救军师?”叶无惜说,“一定要将这个沥青看好了,斐文大哥一定不会让皇兄涉险去救自己,一定是这个沥青有问题!”

    “公主所言甚是,可沥青现在正与军师在一起往京城赶,属下怕他若有什么问题,军师该当如何?”

    叶落尘在一旁本就急得要死,一听这话忙朝彭安福打听了他们走的什么路回京,问清楚了就直接骑上快马离开:“我去接军师回来,看谁敢动他!无惜,这京城的事就交给你了!”

    “师父一路小心,此去师父不必像之前一样束手束脚,既然他们不叫我好过,我也不会叫他们好过!”,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辣妻:拐个猎〕〔重生国民女神:冷〕〔穿书后如何抢救世〕〔全世界我最渣[快穿〕〔重生原始异界〕〔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全息网游]杂牌术〕〔王者荣耀之巅峰〕〔蜜吻甜似火:宝贝〕〔十二生肖历险记〕〔神医毒妃〕〔坏坏老公,宠不停〕〔沈浪苏若雪〕〔校园全才保镖〕〔山河风雨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