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娃女帝:摄政皇〕〔欺男女霸主〕〔爆笑后宫:皇上爬〕〔腹黑前夫,要听话〕〔养狐为妃:高冷摄〕〔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的美女特工老婆〕〔萌宠甜心:恶魔少〕〔恶魔男仆霸道宠:〕〔超智慧进化〕〔我的老婆是偶像〕〔饮唐〕〔焚天帝皇〕〔重生之领主时代〕〔修罗神帝〕〔重生最强穿越〕〔隐婚娇妻,太撩人〕〔丹符天尊〕〔透视狂医在山村〕〔你与青春如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50.你真正应当警惕的,是天命之女的墨子钰
    第五十章、你真正应当警惕的, 是天命之女的墨子钰

    叶落尘回京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开了, 城中的百姓个个想一睹叶落尘这个杀了敌国国主的女中豪杰, 一个两个都偷偷摸摸藏在公主府附近, 一时形成了奇观。

    可如此盛况,反而让宫中的那几位坐不住了。加上不久之前皇上刚与方丈大师说了那禁忌的话题, 此时见叶无惜的公主府风头无两, 他是有些坐不住了。可自从大理寺卿将当初之事当作公文发出去之后, 墨清良再想护着左絮也是无能为力,勉勉强强留下了她一条性命, 却也再不能轻易地去宠幸她。这也导致了墨清良身边竟连一个知心说话的人都没有。

    “陛下, 二皇子求见!”自“徐全”死后, 墨清良身边的贴身内侍都换了个人,他使唤起来怎么都不习惯。

    “叫他进来!”墨清良说。

    “是——”

    没一会儿墨子觉就进来了, 他恭恭敬敬地向墨清良行了大礼:“儿臣参见父皇!”

    “行了起来吧, 以往也不见你这样!”墨清良挥了挥手示意墨子觉起身,“有什么事就说, 朕现在正是心烦的时候。”

    墨子觉看着墨清良,说:“父皇, 儿臣此番前来是为了参镇国公主一本!”

    “哦?参她一本?”墨清良倒是来了些兴趣, “这叶落尘杀了南宫无涯,大宣百姓连带文武百官哪个不把她看作是女中豪杰, 你要参她什么?”

    墨子觉将手中的奏疏呈了上去, 道:“父皇, 将那镇国公主送去大烈和亲是为了两国止战, 而非是为了与大烈国臣结仇。而镇国公主却为了一己私仇杀了大烈国君,岂不是抗了皇命?再者说了,玉城侯护送镇国公主远嫁和亲,却死在了外头,这笔账她镇国公主能不认吗?”

    “她认不认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朕还能因此砍了她的头不成,如此朕得寒了多少人的心?”毕竟家国天下,在外族入侵的时候,没有人能将这个国家抵御外敌的功臣诛杀,即使他是皇帝,也绝无可能。

    “父皇,儿臣可没说要了叶落尘的命。毕竟她可是子钰皇妹的师父,儿臣只是希望父皇能下旨压一压镇国公主的风头,最好能让她在大理寺住上几日。”墨子觉眼中隐隐发了狠。

    墨清良说:“你这又是何必?”

    “ ”墨子觉顿了很久,才说,“父皇,当年之事谁对谁错儿臣已无法定论,可母妃到底是我的母妃。子钰是儿臣的皇妹,她再如何儿臣也不能找她的事,可是要儿臣咽下这口气又很不容易,儿臣只好想办法给叶落尘一个教训,也好出心中的一口恶气。”

    墨子觉说得也还算是实在话,墨清良稍微想了想,道:“可是子钰那个师父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她能乖乖地被人抓进牢里?”说起来墨清良还有些后怕,原来叶落尘不是说说而已,她要取自己的命真的是轻而易举,南宫无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端看父皇下不下这道圣旨了!”

    最终墨子觉还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拿到了想要的那道圣旨。圣旨到手之后,墨子觉倒没急着出宫去找叶落尘的麻烦,反而先去了冷霜宫。

    冷霜宫,听名字就能听出来,这个地方不是冷宫也与冷宫无异,地方在宫里最偏僻的一个角落,小小的、破旧的一座宫殿。而今,左絮便住在这里,身边只跟了一个粗使宫女供她使唤,当年冲冠六宫的做贵妃,也有今日的下场。

    “娘娘,二皇子来了!”

    左絮一张死人脸总算有了几分神采,只是这样的神采却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她紧紧地攥住墨子觉的衣领,说:“子觉,墨子钰那个贱人她害我!你帮母妃报仇没?母妃要你杀了她! ”

    墨子觉也是个耐得住气的人,他等左絮发泄完了,才不慌不忙地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说:“母妃可有为儿臣想过,在说这种话之前?母妃当年做了那样的事,若是不暴露也便罢了,可偏偏此事还叫人抓住了把柄,母妃可想过儿臣与皇妹该如何自处?便是今日,母妃难道还是不信隔墙有耳的道理,您要我去杀了我的皇妹吗?”皇后皇后,读起来就是后宫之皇,算下来这后宫该是皇后为尊,所有的妃嫔侍妾都应当算作皇后的属臣,左絮派人刺杀皇后,这分明就是以下犯上的谋逆之罪,也难怪如今她的日子不好过。

    左絮听了这番话,浑身竟发起抖来,许久她才说:“子觉,你居然责怪母妃,你也不想想,母妃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谁?你父皇不顾念与我的夫妻情分也就罢了,连你也要这样对母妃吗?”

    “儿臣可没有这么说,只是要提醒母妃一句,这里早就不是承欢殿了!”墨子觉说着,将手中的圣旨,“儿臣今日过来,只是想问母妃一件事。”

    左絮拿起圣旨看了看,连说了三声“好”字,说完才有问:“有了此物,你不去公主府,来我这里做什么?”

    “母妃,那叶落尘是何人母妃还不知道吗?如果没有她的把柄,儿臣可拿不住她!可好不容易才能用玉城表兄的死来给她使个绊子,若是不拿住她,岂不是浪费?”墨子觉眸中透出无尽的狠厉之色,“这一次,儿臣要让那叶落尘与叶无惜一起,不得翻身!母妃您就告诉我,当初皇后与小公主离宫祈福的原因是什么吧!”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左絮同墨子觉一起坐到了一处,开始娓娓讲述当年之事,“我当初派人追杀皇后也是逼不得已之事,你父皇他最是重情可也最是多情,在与大烈和谈之后,你父皇空闲的时日越来越多,不去皇后那里说不过去。宁青冼的脾性也不知为何改了不少,帝后关系和睦了一段日子。他们两人感情最浓的时候你尚且年幼,而我又有了子言,不能去承宠。我本来以为自己的恩宠到头了,而我的母族显然比不过皇后的,你定然事事都争不过墨子湛,也渐渐淡了争宠的心思。可后来皇后生下小公主的时候,天生异象,甚至有宫人说在皇后寝宫见到了神龙飞天之奇景。皇家出了这种事,本来算好事,可皇后生下来的偏偏是位公主。而后更有宫中的高人断言,小公主将来必成天下之主。可我大宣自开国以来,从未听说过有女皇之事,皇室将此事看作丑闻,你父皇差一点儿就摔死了尚在襁褓中的墨子钰。宁青冼爱女心切,自请离宫。本来我也不愿动手的,毕竟她离开了便是在给你让路,可偏偏你父皇一直想着她,更隐隐有将她接回皇宫的意思,我如何能忍得? ”

    “竟然是如此,那墨子钰岂不是?”

    “所以我儿,你真正的对手并非墨子湛,他远征在外左不过是个掌控兵权的大将,难不成还能阻拦你的成皇之路?你真正要警惕的,便是生来天命的墨子钰啊!”左絮无比激动地说完这席话,整个人才渐渐平静下来,最后她道,“这道圣旨你姑且让你父皇收回去,你要想法设法与她墨子钰搞好关系,若能将她送去战场,在战场上用些小小的计谋除掉她,岂不快哉?”

    “母妃的话儿臣明白了,只是父皇那里 ”墨子觉眯起了眼睛,“父皇怕是还舍不得他这个女儿吧!”

    “这圣旨你便留在母妃这里,你父皇那里我自会与他解释!”

    公主府,叶落尘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看着叶无惜在自己面前舞剑。没办法,无聊啊,实在是太无聊了。按道理来说宫里那些个人不可能让她俩这么悠哉悠哉的,难不成左絮被打入冷宫之后,真的怂了?

    “无惜啊,你的大计划到底什么时候实行?为师我都要生霉了!”

    “师父不要着急!”叶无惜正好舞剑累了,坐到了叶落尘身边开始喝茶,“敌不动我不动,反正现在老皇帝还死不了,我们等着就是。”

    “ ”叶落尘有一句话特别想说,不过还是憋住了,什么敌不动我不动,那老皇帝虽然年纪不小了,可身子还非常硬朗。真要让他一直活下去,指不定有什么变数呢。可皇帝毕竟是无惜的父亲,她心中到底如何打算,叶落尘也不好把握。“如此,师父就陪你等着。不过老这么闲着可不行,不如我过几日偷偷入宫去各个宫里看看情况,我们也好早做下一步打算。”

    “这样也好,就是辛苦师父了!”

    “不辛苦不辛苦,我再不动动才真的是要废了!”叶落尘只是想找个活动的理由,可没想到这一去,还真叫她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消息。,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