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丹青闻人〕〔仙帝归来纵横花都〕〔十三国争霸〕〔帝国风云之君临〕〔变身之天命少女〕〔废材狂妃:邪王盛〕〔娇妻在上:霸道总〕〔总裁凶猛:甜心要〕〔王牌军婚:重生九〕〔快穿攻略:花样男〕〔穿进红楼:晴雯,〕〔天龙武神诀〕〔灵剑尊〕〔巅峰霸主之独立入〕〔神族—青年使命〕〔地狱狂兵〕〔凤凰于飞:公主不〕〔神话归来之通天大〕〔至尊剑皇〕〔最后的巫族守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46.我只是喜欢你
    第四十六章、我只是喜欢你

    十日之后, 送亲仪仗队抵达大烈国国都青城, 一到就被安置在了青城驿馆, 并不曾被召入宫。

    左玉城专门问了接待他们的官员, 却被冷淡告知:“国主每天有很多事要忙,要见的美人也不计其数。你们的镇国公主既然是被送来充盈后宫的, 急什么?等国主有空了, 自会宣召你们进宫觐见!”

    叶落尘拉住了不知道又想说什么但是脸色已经明显不好的左玉城, 道:“我们知道了,代我们向国主陛下问好。”

    待人离开之后, 左玉城问:“公主为何要拦着我, 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你又能如何?用你那百十来个人跟大烈国的千军万马打一架?想要不自量力地找死也要看场合吧?既然本公主已经安全到了这青城, 你明日便带你的人回去吧,留下来也只会给我添乱!”

    左玉城傻眼了, 没想到叶落尘会直接赶自己离开。可自己怎么会离开呢?有自己这个侯爷在, 叶落尘尚且被人如此欺负,若自己离开了, 她又该如何?“我不走。”

    “你莫忘记当初皇上是怎么说的,你当真不走?”叶落尘知道自己马上要做的事很危险, 自己当然是不怕的, 不是她说大话,是她有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的本事。可旁人想要逃出去, 那真的是天方夜谭了。非是叶落尘心善, 只是要她看着这么多人因她而死, 她实在是心中有愧。

    “你不走, 我也不走!”左玉城坚持到。

    “不走便不走吧,别等到时候丢了性命再怪罪到我的头上。”叶落尘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左玉城听着叶落尘话里有话,知道她肯定会有什么动作,可她又绝对不会告诉自己。左玉城决定今夜不去睡觉了,就守在叶落尘的院子里,看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其实今日并非叶落尘想要做什么,而是有人逼着她做些什么。正当午夜之时,驿馆突然来了许多黑衣人,他们见人就杀,一路往镇国公主叶落尘的住所而去。左玉城听到了异动,提剑出去,却看到自己带来的护卫都死了七七八八,忙找到叶落尘让她离开。

    “公主殿下,外边有刺客,您快些起来我们跑吧!”左玉城拍着门喊到。

    没想到下一刻就看到叶落尘穿戴整齐地从屋子里出来,身上那套令人熟悉的长裙,让人怀疑她根本就没有脱衣服就寝。

    “跑?你欲往哪里跑?”叶落尘讥讽地笑问。

    “ ”左玉城刚欲开口说往大烈国国主那里求助,可一想到这里是大烈国国都的驿馆,平白无故来了这么多刺客,说与那大烈国国主无关,谁敢相信?“公主,大烈国狼子野心,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叶落尘心里却一点儿都不担忧,她本来对自己将要做的事还存了几分愧疚,可现在看来大烈国也不是只为了和亲,而是想开战了。既然如此,那叶落尘宰人的时候可就没了一点儿压力。但是眼下左玉城还是个累赘,得想法子让他离开大烈国才行。

    正巧这是,杀红了眼的黑衣人连伪装都忘记了,扯着嗓子喊:“前边便是大宣镇国公主的房间,听说那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兄弟们,抢了她回去做夫人怎么样?”

    “ ”

    叶落尘道:“侯爷看到了,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有我在,你就可以逃出国都青城,回去搬救兵。大烈国执意要开战,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力挽狂澜,唯一能将大宣损失降到最低的,便是尽快告诉皇上这里的情况,早为战事做准备,也好过现在这般毫无应对之力。”

    “事到如今,你还是要我自己离开?”左玉城不愿离开。

    “ ”叶落尘不知道左玉城在执着什么,现在应该算是国难当前了吧,他一个自小接受忠君爱国思想教育的侯爷居然还没有自己一个江湖人着急吗?“这是命令,贻误了军机,你来负责啊?再说了,这帮人没有一个能打得过我,等你们离开了,我自有金蝉脱壳之计!”

    “臣,遵命——!”左玉城总算松了口,不过又千叮咛万嘱咐,“公主可千万不要与他们硬碰硬,无论如何保住一条命才是最要紧的。”

    “你放心吧!”

    连夜逃出大烈国都,左玉城悬着的一颗心到底还是落不下来。于公,他是大宣的玉城侯,一定要为家国考虑,所以他逃了出来;可于私,叶落尘是他心爱的女子,他怎么能舍弃她独自一人逃走?

    “侯爷,我们还是快些走吧。难保大烈国主不会反应过来,派兵追杀我们!”左玉城手下的护卫道。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左玉城问了一句。

    “除了留在驿馆保护公主殿下的,跟侯爷出来的只有十七个人了!”那护卫说,他们的人死伤大半,都是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好哥们儿,声音里有难掩的悲戚。

    左玉城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分成三路,没路六个人往大宣与大烈接壤的地方逃,到了边关告诉守城的将军,大烈要打过来了,让边关将士戒严备战,绝对不能有丝毫松懈,再快马加鞭将青城的情况回京告诉陛下。记住,你们只要有一个人还活着,就必须把这些消息传回京城。”

    左玉城说完,又转身往城中返回去。

    “侯爷,您要做什么?”

    “本侯要回去救回公主殿下。我大宣的镇国公之,岂能被大烈宵小之辈所玷污!”左玉城此言慷慨激昂,他是打定了主意绝不独活,能与自己喜欢的人死在一起,这辈子也了无遗憾。

    “侯爷保重!”

    左玉城回到驿馆的时候,叶落尘已经与那些黑衣人打了起来。不得不说叶落尘当真好武功,这些黑衣人哪一个拎出来都不是普普通通的,武功内力不说别的,都当得起宫中暗卫的水平。可叶落尘以一当百,居然不落下风。他无法直接加入战局,便在一边看着,以防有人偷袭。

    那些黑衣人越打越疲乏,而叶落尘被车轮战滚着打,却丝毫不显虚意,反而越打剑招越实。这样下去,黑衣人必败无疑。他们之中有人沉不住气了,喊道:“你不是大宣的镇国公主,你到底是何人?”

    叶落尘勾唇一笑:“我说我是我便是,你非要认为我不是,又与我何干呢?废话少说,还是赶紧受死吧!”

    “小女子好张狂的口气!”黑衣人头子说了一声,突然朝上挥了挥手。

    这是在叫人?叶落尘往后看了一眼,发现驿馆已经整个儿被围了起来,外围全都是弓箭手,仿佛在等一声令下,剑雨就会朝叶落尘飞过来,让她无处可躲,无招可用。“呵——”看来这是打不过,要动用狠招了。

    “现在你动不动都是个死,念在你这丫头长得还算不错的份上,你只要乖乖地自己废了自己的武功,我保证会留下你一条命!”

    “说这些话做什么,你叫他们放箭啊!”叶落尘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怯意,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你 放箭!”

    叶落尘等得就是这一刻,剑雨飞来的时候,她反手握剑,将内力注入剑中,把剑雨挡了回去。那些弓箭手直接一批一批倒了下去。

    “大哥,现在该怎么办?”黑衣人里有人着急地问,“这个镇国公主的武功为什么这么高?没听说过大宣武林中有这样一号人物啊!”

    “拿我的逐日弓来!”黑衣人头头突然说。

    “大哥,还用不到逐日弓吧?”这逐日弓伤害力极高,却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神兵利器。

    “不用逐日弓,难道我们都被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女子打死吗?”

    本来左玉城看叶落尘打得游刃有余,正想着自己要不要暴露,就见叶落尘的身后,那帮人推出了逐日神弓。

    “公主小心身后!”左玉城飞身而出的瞬间,还提醒了叶落尘一句。

    叶落尘耳听八方,感觉身后有异响出现,回眸一看居然是一直穿透力十足的弓箭朝自己飞了过来。她提剑而起,运功挡住了其中之一,可是第二支弓箭紧随而至。

    “真是该死!”叶落尘嘴里念叨了一句,用了逍遥派不外传的轻功拔地而起,跳到了一棵树上。

    “左玉城你怎么没走?”

    “公主在哪里,臣就在哪里!”左玉城说,“公主快逃吧。”

    “哈哈哈——你们两个一个都逃不掉!来人,放箭!”

    逐日神弓的箭矢已经到了外墙上,叶落尘看了黑衣人一眼,说:“既然你这么喜欢放箭,那我就还给你看!”谁都没有想到叶落尘居然这么厉害,只见她轻轻用剑一挑,那箭矢便从墙上落了下来,直直地反了回去,朝黑衣人过去。

    “啊啊啊——这是什么?”

    “大哥快撤!”黑衣人见形势不妙想要逃跑,可叶落尘哪里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她借着墙的冲力直接跳到了黑衣人中间,道:“急什么走吗?不是来上赶着送人头的吗?”

    “公主不要杀人,问清楚他们是何人才是关键。”

    “他们的身份都摆到明面上了,还问什么问?”叶落尘说着,一招雪舞满天已经使了出来,片刻,真正做到了血舞漫天。

    “ ”左玉城从未见过叶落尘的武功,一时有些被震撼到。

    可这并非结束,一招之下总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黑衣人中还有人活着甚至没有受到多少伤害。他看着跟自己一道来的人都倒在了地上,眼中是对叶落尘刻骨的仇恨。他要报仇,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逐日神弓最后一支箭被射出来的时候,叶落尘丝毫没有察觉,待到那箭矢快到她身边夺去她的性命的时候,左玉城先发现了。此时左玉城已经没了别的选择,他没有生出更多的想法,一味地朝叶落尘扑了过去,替她挡下了那一箭。

    “左玉城——”叶落尘看着他倒在自己面前,慌乱地上去扶住他,将那个漏网之鱼的命取走,“你这是做什么?”

    左玉城朝叶落尘笑了笑,说:“落尘,我只是 只是喜欢你啊!”

    “你先不要说话,他们都已经死在了这里,我这就带你离开,我一定能救你的。”叶落尘嘴上是这么说着,可到底有多少把握她也不知,毕竟这逐日神弓的箭矢非同一般,现在还未拔箭,左玉城背后靠近后心的地方已经血流不止。

    “落尘,没用了,我不能 不能一直在你身边守候你了。你一定要逃出大烈国,莫要 咳——,莫要让我白白失了一条性命。”左玉城已经奄奄一息,现在还支撑着他能让他开口说话的,也只剩下他对叶落尘的那点儿执念,他终究还是问了一句,“落尘,你真的没有喜欢过我吗?”

    叶落尘有些慌乱地说:“我不想骗你,你有没有后悔救了我?”

    “怎么会呢?救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事,我不能想象你死在我面前的场景,只是因为 因为我喜欢你。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也只有,只有我们两个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少到你还没有喜欢上我。不过这也是我的事,不管你的事,落尘姑娘,你一定要——要好好地活下去才是! ”

    左玉城最后的动作似乎是想摸摸叶落尘的脸,可是手臂刚刚抬起来,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叶落尘叹了口气,轻轻将左玉城放在了地上,她总不能让他替自己死了,还有埋骨在异国他乡。只是如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只能先委屈他再留在驿站几日。待她归来之际,便带他回到大宣。,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一等婢女:女主缺〕〔佛系女配[快穿]〕〔误入狼室:老公手〕〔重启全盛时代〕〔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农门悍媳:痴汉夫〕〔别逼我动心〕〔一往而终〕〔无敌悍民〕〔偷香窃玉〕〔重生之财气冲天〕〔纵横都市之绝世神〕〔文明科学系统〕〔钢铁鲜血烈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