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韵梅花〕〔网游传奇〕〔超级黑暗料理〕〔灵魂环卫站〕〔镇天圣祖〕〔邪王专宠:倾世妃〕〔特工狂妻:血皇大〕〔灵丘山屠龙传〕〔断琴长歌〕〔似宠如娇:帝少的〕〔职业挖宝人〕〔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金斗传奇〕〔铸星为道〕〔盛世华宠:司令夫〕〔重生七零当神婆〕〔绝美凤凰之七月王〕〔宠妻无度:军爷,〕〔重启飞扬年代〕〔抗日之特战狂兵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43.心乱了是为谁
    第四十三章、心乱了是为谁

    三日之后, 墨清良下诏天下, 认叶落尘为皇帝义妹, 封“镇国公主”, 至大烈国和亲,为两国邦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京城大门外, 送亲仪仗队站在叶落尘身后等待出发, 而叶落尘则身着盛装接受皇太后与皇帝的封赏与祝福。之后便是宁海公主上前, 几乎要哭倒在镇海公主身上。

    “ ”

    “ ”

    太后与皇上面面相觑,最后或许是觉得有些丢人, 便挥退了左右, 让她二人说说话。

    四周没了人之后, 叶落尘与叶无惜更没了顾忌。

    “师父,你可莫忘记你答应我的话, 最迟半年便要从大烈国回来。否则徒儿一时着急, 会做出什么事来也未可知呢。”叶无惜再三叮嘱。

    “知道了!”叶落尘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徒儿,突然想起来什么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来交给叶无惜, 说,“对了, 你将这个收好了。别看这把匕首又小又不起眼, 但是它削铁如泥,用来防身最是不错。师父要远行, 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护着你, 你可千万不要让自己受伤才好。若是受了一点儿伤, 师父可不依啊!”

    叶无惜点了点头, 说:“师父放心,徒儿整个人都是你的。你不让徒儿受伤,徒儿便绝对不会受伤。谁若敢伤我,我必十倍百倍报之。只是师父也要答应我,在外头一切都要小心,连根头发丝儿都不要少了才是。”

    叶落尘笑着揉了揉叶无惜的头,说:“这不是必须的吗?好了,时候不早了,为师就先上马车了!”

    叶落尘上车之后,送亲仪仗队便开动了。可叶无惜还是舍不得离去,独自一人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朝着叶落尘离开的那个方向看着,看着,直到那远方连一点儿尘埃都没有再传回来,才总算是下了城墙。而此时,日头已经落到了西山,天色彻底昏暗了下来。

    叶无惜离开城门的时候,守城的将士还送了她一盏灯笼,说:“公主殿下,这会儿天色很晚了,您路上小心些。若是公主不敢独自前行,属下就派几个兄弟护送公主回府。”

    叶无惜淡淡地笑了笑,说:“这有什么敢不敢的?有将军这样的人护卫京城,这京城里还有什么不安全的?”

    “公主谬赞,公主请!”守城将军大笑一声,恭恭敬敬地目送叶无惜离开。

    叶无惜一路往公主府走去,可身边跟了不知多少监视她的人。这些人已经跟了叶无惜许多时日,可往日叶无惜不想去计较,却不代表她今日也不去计较。她故意走到了一处僻静少人处,发了狠似的将跟踪她的两个人揪了出来。

    “你们这些牛鬼蛇神,跟了我多长时间了。我不找你们的茬儿,还还怎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叶无惜本来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现在这两个人正好撞在了她枪口上。

    叶无惜一手拎着一个,跟拎了两只小鸡仔一样。那两个人忙向叶无惜求情,道:“公主,求您放了我们,我们两个也是逼不得已啊!”

    “逼不得已?”叶无惜觉得这真是太好笑了,“你们或许还真是逼不得已,可你们主子也是逼不得已吗?今日我不会大开杀戒,师父刚上路,我总不好为她造杀孽。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若是再敢派人过来,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就看看你们手中的暗卫有多少,够不够我杀!”

    “是!”两个暗卫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是真的没想到钰公主的功夫这么好,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他们。

    叶无惜这才回了公主府,躺在床榻上却睡不着。昨夜这张床的另一半还有师父在,可今日却成了自己独守空闺。她记得自己曾经想过与师父坦白了之的,可到底还是怂了,没能将心里的话说出口。这么一看,至少小半年看不到师父,某些话又要再晚一些才能说得出口。

    而此刻叶落尘已经到了护京邑的驿站,护送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玉城侯左玉城。

    也不知道这左玉城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喜欢叶落尘,谁都知道,包括叶落尘本人都知道他喜欢自己,可谁也不清楚他到底搭错了哪根筋,居然自请要护送叶落尘去和亲。亲眼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嫁给别人,难道会特别爽不成?

    不过这一路上,左玉城却是对叶落尘做到了有求必应,凡事叶落尘需要的他都为她办得妥妥帖帖,叶落尘不曾想到的,他也为她做好,似乎是想在这短短的路程中,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

    就好比现在,叶落尘用过了晚膳正欲上床睡觉,可侍奉她的婢女却端了一个木盆进来:“公主殿下,您过来泡泡脚吧!”

    “???”叶落尘一脸懵逼地看着婢女,说,“我之前不是已经沐浴了吗?宫里的规矩没这么多吧?”

    婢女忙道:“不不不,公主殿下莫要误会。这是玉城侯吩咐奴婢做的,说是对公主殿下身子好。”

    既然是左玉城的一片好心,叶落尘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且不说左玉城的身份,本就算是站在无惜的对头那边,她既然不喜欢人家,又何必接受他的示好?

    “你先下去吧,告诉玉城侯我有话与他说,让他在正厅等我!”

    “是!”婢女又端了木盆出去。

    一刻钟之后,叶落尘穿戴整齐到了正厅,而左玉城一早便在那里候着了。

    “玉城侯请坐!”叶落尘坐下之后说了一句。

    左玉城也坐在了她的对面,说:“落尘,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 ”叶落尘表示自己被左玉城自来熟的称谓吓到了,她说,“玉城侯怎么也该叫本公主一声公主吧?这落尘来落尘去的,本公主的闺名岂是随随便便一个外男能够挂在口中的?”

    “落尘,你不要这样!”左玉城突然一脸哀伤地看着叶落尘,好似她是一个负心汉,而自己确实被负心汉辜负了的怨女,“你当初说过愿意同我一道离开京城那个是非之地的。如今我们已经离开了那里,只要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逃走,从此做一对亡命鸳鸯,也比如今好得多!”

    “!!!”叶落尘惊呆了,她从未想过左玉城打得竟然是这样一个主意。他不是最为忠心爱国的吗?谁家忠心爱国的侯爷能做出把和亲公主拐跑的事来?“侯爷这是什么话?我既然做了这镇国公主,便要为了大宣朝的安宁奉献出自己。和亲公主逃了,这代价你当得起吗?”这话说得,叶落尘自己都有些愧疚,可是她要走的路到底与自己最终的目的殊途同归,也算不得混说。

    “可是落尘,当初在梧桐宫,你不是这般说的啊!”

    叶落尘心道,原来是自己当初在人家面前演技太好,惹人误会了。这么下去可不行,得与他说清楚才是。“玉城侯想必是误会了,你也知道本公主当时是刺杀皇帝的刺客,与你说那些话只是为了同左妃娘娘斡旋,并非是出自真心实意。让侯爷误会如今,是落尘的过错。今日落尘向侯爷道歉,只盼侯爷能明白落尘的心。”

    “怎么会呢?落尘,你分明就是爱慕我的啊!”左玉城应该是早就信了叶落尘的这番话,否则也不会失神落魄地讲出这番话来,只是再真实的话,在一个不愿意相信真相的人耳中,也是虚假的。“落尘,你是不是担心你同我离开,会让皇上派兵追杀?你相信我,我可以保护好你的,我舍了这条性命也会保护你的。”

    这人,当真是说不通了?叶落尘向来不信这个邪,她道:“是什么给了玉城侯这样的自信?本公主的武功你想必见识过,不说我怕不怕旁人追杀,便真是到了我畏惧的时候,玉城侯觉得自己坟冢前的杨柳开落了几次了?再者说了,你那姑母佛口蛇心,害我徒儿之事只要有个眼力劲儿的人都瞧得出来,我与你也算半个死敌了。”

    叶落尘说罢这些话,也不想再听左玉城的执念,从他手中抽走自己的袖子,转身离去。留下左玉城一个人在正厅黯然神伤。左玉城原也没什么错,他只是瞧见了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姑娘,恰恰又爱上了这个姑娘,可这姑娘却不会属于他,甚至还将他视作仇敌 这听起来不算什么,可左玉城到底是心如死灰了。

    叶落尘离开之后没有直接回房间去,她找了一支玉箫上了一棵大树,盘在树枝丫杈之间开始吹箫。打退了左玉城之后,她的心依旧有些乱,当然这个乱并非为了左玉城,而是她的徒儿。自那日听无惜说了墨子湛与明斐文之间的事之后,叶落尘心中便隐隐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今日与叶无惜分别之前,她无意识的那句“师父亦是我的人”真将叶落尘吓了一跳,虽然她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可到底不能忽视了心底的那层变化——自己似乎是在高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文明科学系统〕〔偷香窃玉〕〔一等婢女:女主缺〕〔一往而终〕〔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星空至尊〕〔系统之至高法则〕〔农门悍女:山里汉〕〔逍遥医圣在都市〕〔别逼我动心〕〔最年轻的好莱坞大〕〔永夜君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