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小媳妇〕〔嫡女风华:邪王的〕〔从小李飞刀开始〕〔霸道老公宠妻上天〕〔兽妃凶猛:帝尊,〕〔精灵王座之巅〕〔腹黑BOSS抢萌妻〕〔天行缘记〕〔美漫之崛起〕〔连接者〕〔天才神医混都市〕〔傲绝修神〕〔我是超级出马弟子〕〔我在原始世界当神〕〔万界之逆天求生〕〔姐姐有妖气〕〔修仙老司机〕〔万古龙帝诀〕〔我的重生有点强〕〔宇破天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40.只要师父再多喜欢我一点就好
    第四十章、只要师父再多喜欢我一点就好

    早朝之时, 墨清良怒将大烈国的国书甩到文武百官面前, 道:“那大烈国国主实在欺人太甚, 昭明公主刚刚仙去, 他便要朕立即再送去一位公主和亲,否则他们大烈的铁骑便要踏破边关!众卿,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都说说罢!”

    朝中无非分为两派, 主战派与主和派, 主战的是以墨子湛为首的武将,他认为大烈国欺人太甚, 已经送去了一个昭明公主还不够吗?而且据边关的探子回报, 大烈国的铁骑在国书未曾抵达京城之前, 就已经驻守在了两国交界处,这是**裸的挑衅。

    而主和派则觉得大烈国铁骑声名远播, 朝中无人能抗, 不如再送去一位和亲公主息事宁人。听说昭明公主在大烈国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这是以丞相为首的文官的意见。

    直到早朝结束,两方也没能争出个你上我下来。墨清良听得心烦, 直接甩袖子走人。说到底还是朝中无将之事,若是宁老将军还活着, 他们大宣朝的国威又岂容他国如此践踏?

    当夜, 墨清良宿在了承欢宫,找她的解语花左絮商量这件事。也不知道为什么, 左絮身边就是有这样一种神奇的力量, 好像什么话与她说了, 就都算不得什么大事。有些时候得左絮一句开解, 远比朝中百官的千百句话有用。

    “皇上来我这里怎么闷闷不乐的?”左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是后宫哪个妹妹又惹得皇上您烦心了?”

    “不是这些事,阿絮啊,你不知道自昭明死后,大烈国国主派兵驻守在边境,要朕再送一位公主过去。可朕哪里舍得将子言和子钰送过去呢?”

    左絮愣了一下,她还真没有想到墨清良居然是在为难这件事。这难道不是板上钉钉的答案吗?还用得着选择?看来墨子钰果然有一手,这才回宫多久,便将皇上和太后对她的怜爱之情发挥到了极致,看来不用一手狠的,还除不去她了!

    “皇上,若是您不愿意打仗,便将子言送去和亲吧。于情于理,她比子钰公主大,又在宫中得了您与太后这么多年的恩宠,是该为了大宣献身的时候了。子钰公主刚回宫不久,正是需要长辈疼宠的时候,您阖该再多留她几年!”左絮如此深明大义的一番话说到了墨清良心坎里。

    墨清良紧紧抓住她的双手,说:“阿絮你在说什么?朕怎么舍得让我们两个的女儿去远嫁和亲呢?此事还不用这么早就下定论,朕用高官厚禄养着朝中那些人,可不是为了让他们吃干饭的。”

    “如此,那皇上就不要这样忧愁了,我看了心疼!”左絮伸出手抚上墨清良的眉头,似乎要用手将其抚平。

    墨清良感动不已,说:“阿絮,有你在朕身边,真是朕此生最大的幸事!”

    英王府。

    “斐文,你说父皇他会不会答应和亲之事?”墨子湛担忧地问,只恨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甚至可能连唯一的妹妹都护不住。

    明斐文倒是比墨子湛想得多一些,他道:“将军怎么认定了皇上一定会送钰公主去和亲?于情于理被送去和亲的都不该是钰公主,将军莫要忘记了,钰公主可是皇后娘娘所生的嫡公主,哪朝哪代和亲,都没有送最尊贵的公主去和亲的道理。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太后娘娘在想法子为钰公主招婿,证明太后娘娘也不希望钰公主远嫁。”

    “可是你觉得父皇会舍得墨子言远嫁吗?那个女人生的一双儿女一直都是父皇的心头宝!”墨子湛自嘲地笑笑,“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我也不敢拿子钰的下半辈子来赌!”

    明斐文说:“将军,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只是想说你不用这么担心,钰公主是个聪明人,她有她自己的办法!”

    墨子湛点了点头,说:“斐文,幸好一直有你在我身边,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明斐文看了墨子湛一眼,他们俩的关系如斯亲密,可便是军营之中与他二人称兄道弟的好兄弟都一直没有看出来他们的关系,可是越是这样,越让明斐文觉得不真实。将军可是皇上的嫡长子,将来说不准会坐上那个位子,难道真的能够不娶王妃吗?更何况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将军万一因为钰公主受太后威胁,迎娶了王妃,那么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斐文,你在想什么?”墨子湛忙问了一句,他发现明斐文的表情十分不安,生怕他又胡思乱想离开自己。

    明斐文突然说:“将军,如果有朝一日你逼不得已要娶别的人,那么请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自己安安静静有尊严地离开你。”

    “你在胡说什么?”墨子湛脸色一变,“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是吗?我早就说过了,我这辈子的枕边人只会有你一个。你是不是非要我死在你前面,才肯信了我的话?”

    明斐文笑了笑,说:“有将军此言,我满足了。只是钰公主那里 ”能接受吗?明斐文知道墨子湛很重视自己这个妹妹。

    墨子湛好像知道明斐文突然这幅表现的原因了,怪自己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于是墨子湛说:“你若是在介意这个,我会找个时间告诉子钰。”墨子湛趁机将明斐文拥入怀中,“斐文,我一直不将我们的事告诉别人,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除了彼此没有可以信赖的人。可现在我有了我的亲妹妹,我也想告诉她我们的关系。”

    翌日清晨,墨子湛和明斐文两个去公主府找叶无惜,却被告知公主和落尘姑娘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而此时叶落尘与叶无惜两个人竟然出了京城,去了京城近郊的一座寺庙。

    叶落尘看着这寺庙人来人往到处是上香的人,有些好奇地问:“无惜,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你要求神拜佛?”

    叶无惜轻轻摇了摇头,说:“这里是金光寺,也是大宣朝的国寺,我外祖父的骨灰坛便放在这里。娘亲从前一直说有机会就来看看外祖父,可直到她 也没有机会过来。而今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来看外祖父了!”

    叶落尘轻轻抓起她的手,说:“我陪你一起进去。你娘亲的后事是我料理的,也算给你外祖父一个交代吧!”

    叶无惜轻轻点了点头,两个人携手走了进去。方丈大师看她二人的穿着,不像是一般人家,便上来问:“两位女施主是来上香还是?”

    叶无惜将自己腰间的一枚玉佩取下来给方丈看了看,说:“我是来见宁老将军的。”

    “施主请随我来!”方丈亲自为叶无惜领路,走在路上还问,“施主与宁老将军是什么关系?这些年来看他的人几乎没有。”语气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叹息,似乎是在悲哀于一位保家卫国的大将军。

    叶无惜的脚步顿了一顿,说:“我是宁青冼的女儿,宁老将军是我的外祖父。是我不孝,这么多年来都没过来看看他,没有为他上一炷香。”

    方丈是知晓宁皇后和小公主的情况的,这么多年不来也不是她不愿意来,而是无能为力:“施主不必如此介怀,想必老将军是不会介意的。从这里一直往前走,便是宁老将军的牌位。”

    “多谢大师!”叶无惜便取了香带着叶落尘去祭拜自己的外祖父。

    她跪在了牌位前,说:“外祖父,我是叶无惜,是您女儿的女儿,现在终于有机会回来看您了!娘亲她一直很遗憾,不能回来看看您,您可不要怪她啊,她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父女俩在九泉之下相遇了,就好好说说话,父女连心,就算是有天大的误会都可以解开的 ”叶无惜说了一堆话,到最后甚至还求自己的外祖父保佑自己战神附体,重新打一个江山下来。

    叶落尘在一边看着,只是笑笑不说话。等叶无惜说完了,她才说:“宁老将军您就放心吧,我呢是无惜的师父,我会好好照顾她,保证不让别人欺负她一星半点儿的。”

    叶无惜在心底暗暗地说:外祖父,这个呢就是我师父,那一次她救了我,才有了现在的我。我要告诉您一件事,你也要记得告诉娘亲,师父她是我喜欢的人,是藏在我心底的最重要最重要的人。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要让她再多喜欢我一点,那么我就有勇气去跟她相守一辈子。您和娘亲可不要怪我,我喜欢谁都是没有错的,况且我今生今世只会喜欢她一个人,与那个只会欺骗人感情的皇帝可不一样,绝对绝对不会利用她。

    最后,叶无惜重重地磕了几个头,才说:“师父,我们回去吧!”

    “好,我们回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等婢女:女主缺〕〔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重启全盛时代〕〔重生空间之商女擒〕〔误入狼室:老公手〕〔农门悍媳:痴汉夫〕〔别逼我动心〕〔一往而终〕〔无敌悍民〕〔偷香窃玉〕〔重生之财气冲天〕〔纵横都市之绝世神〕〔文明科学系统〕〔钢铁鲜血烈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