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韵梅花〕〔网游传奇〕〔超级黑暗料理〕〔灵魂环卫站〕〔镇天圣祖〕〔邪王专宠:倾世妃〕〔特工狂妻:血皇大〕〔灵丘山屠龙传〕〔断琴长歌〕〔似宠如娇:帝少的〕〔职业挖宝人〕〔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金斗传奇〕〔铸星为道〕〔盛世华宠:司令夫〕〔重生七零当神婆〕〔绝美凤凰之七月王〕〔宠妻无度:军爷,〕〔重启飞扬年代〕〔抗日之特战狂兵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32.云霄公主
    第三十二章、云霄公主

    经过之前的一番斗智斗勇, 太后娘娘觉得自己差不多摸清了这个孙女儿的脾性, 她同她母后一样刚烈, 甚至可以说比她的母后还要刚烈。作为一个普通的祖母, 太后或许很喜欢这样的性子,可她如今毕竟是在宫中, 这样不依不饶的性子只会将宫里搅个天翻地覆。

    所以在最初的高兴过后, 太后对叶无惜的态度也淡了下去, 她道:“你们两个暂时先住在这里,明日哀家会给你派一个嬷嬷和几个宫人过来, 你好好地跟她们学规矩。”

    “我知道了!”叶无惜看出了太后对自己隐隐约约的排斥, 也不想解释什么, 她发现自己现在真的是只在乎师父一个人了,旁人的喜怒哀乐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也没耐心同他们解释什么。

    等太后离开之后, 叶落尘坐到了桌子旁边,随手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拿了个苹果抛上抛下玩了起来, 过了很久,她才开口问:“无惜, 你真的决定要留下来?这样冰冷的皇宫, 难道还有值得你眷恋的东西吗?”

    叶无惜沉默了许久,开口问:“师父不想我留在宫中?”

    叶落尘看了她一眼, 说:“我以为你会和我一道去浪迹天涯的, 等到年纪大了走不动路了再回到逍遥山上去的。可是你要留下来, 我就只能一个人去仗剑走天涯了!”语气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遗憾, 可是要走的决心却相当坚定。

    “师父能不能再给我一些时间?我留在这里不是贪恋宫中的荣华富贵,等在宫中的事了了,我便与师父一同去浪迹天涯可好?”叶无惜期待得说,她就怕叶落尘来一句不答应。

    “唉,谁让你是我徒儿呢,不等你还能怎么办?”

    左絮身边的宫娥太监都十分能干,移宫一事很快便完成了。只是移宫之后的后续就不那么完美了,毕竟打扫要比搬东西更复杂一些,尤其是左絮贵妃时不时摔个瓷器花**什么的,她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胆战心惊。

    可偏偏这个时候左玉城来了,绿珠进来禀报的时候左絮又摔了一个**子,恰好落在她脚边。要不是绿珠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险些咬出血来,肯定会尖叫出声。到时候怕又是一顿板子。

    “娘——娘娘,侯爷求见!”绿珠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要窒息过去。

    左絮这会儿心思却不在她身上,只是怒道:“他来做什么?让他滚进来!”这一切都是左玉城的错,如果不是他喜欢上了叶落尘,自己怎么会将叶无惜与叶落尘这两个祸害弄进宫来?难怪自己一开始就不喜欢叶无惜,怎么就没有早一步下手将人给弄死呢?

    左玉城不知这些,进宫之后先是表示了对姑母的问候:“姑母无事吧?您不用担心,皇上心中最重要的人还是你,迟早有一日会将您的贵妃之位还给您!”

    左絮心很塞,她刚催眠自己忘了那件事,左玉城又提起来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要忍住,堆出一个笑脸,说:“本宫没事了。你今日过来是有何事?”

    左玉城知道自己不该在这种时候说这些话,但是他真的忍不住了。之前叶落尘对他说的话这几日一直在他心中不能消散,就像有只猫儿在自己心里一直用小爪子挠来挠去,本来还打算等两个人亡迹天涯的时候与她说清楚的,可现在连她的面儿都见不到。“姑母,求您帮帮我,让我见落尘一面!”

    左絮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说:“左玉城,你姑母我的贵妃之位都是被叶落尘和叶无惜她们两个害得丢了的,你却依旧只顾你的儿女情长。你以为本宫倒台了,你的安稳日子还会在吗?”

    “姑母,落尘她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左絮不想和左玉城说话,道:“左玉城,本宫就实话跟你说了吧,那个叶无惜的的确确就是皇上的女儿,你若是喜欢她,本宫或许可以帮你一把。可你偏偏喜欢的是皇上看中的女人,你觉得你要是说了,皇上能容得下你?”

    “姑母——”

    “好了,不要再说了!本宫累了,你先回去吧!”左絮直接将人打发了。

    左玉城离开之后,左絮挥了挥手叫了粉沅过来:“给本宫按按头,这几日糟心事一件接着一件,本宫的头都要痛死了!”

    “是!”粉沅乖乖地过来给人按头,一边按一边说,“娘娘其实也不必担心,皇上未必就喜欢那个小公主了,若非为了娘娘,皇上想来也不会对小公主低头。且皇上这么多年未见小公主,一时新鲜也是难免的,皇上最宠爱的还是云霄公主才是。”

    墨清良膝下总共七儿三女,七位皇子暂且不说,大公主早些年远嫁和亲,皇后娘娘生的小公主又失踪了这么多年,唯一在身边娇养长大的便是二公主墨子言,封号“云霄公主”。左絮承宠这么多年,未必与云霄公主没有关系。

    “你说得极是,说来本宫也有一些日子不曾见过云霄了,今日便去看看她吧!”

    “奴婢这就去准备!”

    已经过了及笄之礼的公主都开始谈婚论嫁,在外建公主府。这云霄公主早早地拥有了自己的公主府,可却因着皇上的宠爱迟迟没有挑选驸马,如今还住在宫里。皇上专门为她盖的一座云霄楼,可见对云霄公主的宠爱。

    左絮与墨子言的母女关系本就不错,现如今她出了这么大的事,墨子言本就憋了一肚子火要为她出气。左絮去云霄楼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添油加醋这么一说,墨子言当即要去找叶无惜的麻烦。

    “母妃你放心吧,我倒要看看两只野鸡飞到宫里来,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你可不要小觑了她们,你父皇如今可疼她疼得不得了呢!”

    “我有分寸的!”

    太后宫中有一座锦鲤池,池中有几尾金色鲤鱼。叶落尘闲来无事喜欢呆在这个地方喂鱼,这会儿阳光正好,锦鲤池中映射着金色的光芒,煞是好看。可再好看的东西,一连看上三日也很不寻常了,何况叶落尘本就是心思多变之人。

    叶无惜端来一盘子糕点蔬果走到锦鲤池边,说:“师父是不是很无聊?”

    “为何这么问?”叶落尘捻起一枚精致的果子,塞进嘴里之前这么问了一句。

    叶无惜轻轻摇了摇头,说:“师父不是爱看这东西的人。要是师父实在无聊,我们便出宫去!听说京城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我们都没去过!”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人在深宫身不由己,这里其实她们想出去便出去的?“你那便宜爹会不会找你麻烦?”

    “他整日很闲吗?要是天天来找我的事,那就看看谁比谁更恐怖一点吧!”叶无惜十分不屑地说,“反正我有师父在,他能对我如何?”

    两个人都打算好了去京城什么地方玩,可人还没走出去,太后身边的人便找了过来。

    “殿下,太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叶无惜看了看叶落尘,她眼中明显有些许失望,自己看了也十分难受,便问:“太后找我何事?要紧吗?”

    “这——奴婢也不知道。”小宫女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是她不敢说就是了。

    叶落尘觉得没什么意思,又坐回了原位,说:“叫你去你就去吧,若是回来得早,说不准我们还能出去看看。要是回来得晚了,那就明日吧!”她懒洋洋地表示,似乎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叶无惜跟着小宫女到了太后寝宫,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没想到太后只是要她来见见所谓的云霄公主。叶无惜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什么云霄公主来找自己的目的不简单,跟她谈什么姐妹情,要不要去问问天下人,皇后的女儿和左絮的女儿有什么姐妹情可以谈的吗?

    “皇祖母找我过来还有别的什么事吗?”叶无惜面无表情地问。

    太后娘娘拉过来她的手,放在墨子言手中,说:“子钰,这是你的皇姐墨子言,这宫里头的公主不多,而今只有你们姊妹二人,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相处啊!”

    叶无惜把手伸过去,只是墨子言却不是个好相与的,她居然暗地里伸出自己又尖又细又长的指甲狠狠地戳到了叶无惜的手心。叶无惜虽然常年练武,手心却不似一般习武之人那样布满了薄薄的一层茧子,而是细白柔嫩,保养得非常好。这一下子竟然将叶无惜是手心掐出了血。

    叶无惜冷笑一声,张开手看向太后,说:“皇祖母,这就是您所谓的姐妹之情?”

    墨子言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叶无惜居然敢直接把伤口露出来。她似乎忘记了,之前她所这样整治的人,要么是无权无势的宫女,要么是宫里惹不起她母妃的妃嫔,而今这个可是身份与她相当甚至细算下来还比她尊贵一些,自然不会受她这种暗气。

    “皇祖母,这许是我指甲太长了,一不小心划了一下而已。”墨子言搂住太后娘娘的胳膊,几乎是在撒娇了。

    太后娘娘虽然更喜欢皇后,可墨子言到底是养在她身边长大的孙女儿,跟叶无惜比起来高下立见,她对叶无惜那深深的伤口视而不见,说:“子钰,子言她也不是故意的。”

    “哦——”叶无惜拉长了声音说,“不是故意的啊!”

    墨子言挑衅地给了叶无惜一个眼神,可下一秒叶无惜的巴掌就朝她脸上甩了过来,速度之快她根本反应不过来,而且力道之大,墨子言的嘴角立时便流出了血。

    “皇祖母,我也只是手滑了一下下,你和二皇姐不会怪我吧?”叶无惜唇角挂着冷笑。

    “你——”墨子言捂着自己的脸,怨恨地看着叶无惜,说,“你就是故意的!”说着,甚至想要将这一巴掌还回去。

    叶无惜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也不管她吃痛的表情,说:“二皇姐,你母妃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师父有多疼我吗?她才是见不得我受半点儿委屈,这手心儿的伤口还能说不小心,你要是在我脸上留下点儿什么痕迹,师父说不准会为了帮我出气,毁了你这张脸呢!”

    “皇祖母,您可要为子言做主啊!”墨子言两泡泪水直接落了下来,要太后为她做主。

    太后心疼地看着墨子言,说:“子钰你也太过分了,还有你那个师父,既然住在宫中就要守宫里的规矩。她要是敢动子言,哀家绝对不会放过她!”

    太后娘娘可没见过叶落尘的本事,觉得她只不过是个会点儿武功的小丫头而已,能造出什么大风大浪来?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到现在都看不清楚形式。

    “那皇祖母,我们可拭目以待了!”叶无惜说完,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大摇大摆地离开。

    太后看着叶无惜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可墨子言还在一边不停地叫:“皇祖母,她那什么师父到底是什么来头,也太不将您和父皇放在眼里了。您可不能就这么放过她们!”

    “哀家自有安排,子言啊,子钰好歹是你的妹妹,有些小动作你还是收起来吧!”太后心里跟明镜一样,警告了墨子言一番。

    墨子言脸色一变,最终不甘心地低下头,说:“皇祖母,子言记得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文明科学系统〕〔偷香窃玉〕〔一等婢女:女主缺〕〔一往而终〕〔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星空至尊〕〔系统之至高法则〕〔农门悍女:山里汉〕〔逍遥医圣在都市〕〔别逼我动心〕〔最年轻的好莱坞大〕〔永夜君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