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牙特种兵王〕〔盛世婚宠:霸道老〕〔我的世界编辑器〕〔精灵世界夹缝求生〕〔超仙传〕〔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眼成圣〕〔隐婚娇妻,太撩人〕〔[综武侠]精分大佬〕〔都市特种狂兵〕〔巫师纪元〕〔邪医狂妃:帝尊,〕〔道友记〕〔最强修真在都市〕〔足球之娱乐巨星〕〔恶魔领主提不起劲〕〔浴血兵锋〕〔驭兽主宰〕〔绝强修真高手〕〔电影世界大赢家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31.有本事你拿命来赌啊!
    第三十一章、有本事你拿命来赌啊!

    就在太后娘娘说完那番话的时候, 老嬷嬷又进来禀报说贵妃带着众妃嫔过来求见。太后本来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板起一张脸来, 道:“这是真的不打算让哀家睡觉了!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

    墨清良脸上有一瞬间的尴尬, 他好像一时太过激动,忘记了时间。不过人都来了, 他金口玉言又不能再叫他们回去, 便道:“母后, 朕叫她们过来是要她们认认人儿,以后子钰在宫里不能连个说话的人儿都没有吧!”

    太后摆了摆手, 说:“算了算了, 叫她们进来吧!你后宫的女人那么多, 我们子钰什么时候才能认得过来啊!”

    “噗——”叶落尘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这皇帝挺一言难尽, 可他母后还是不错的, 一句接一句能噎得他没话说。

    叶落尘这一笑显得分外突兀,皇帝和太后娘娘的目光一同落在了她的身上。不过不好意思的人显然不该是她, 她便大方地任他们打量:怎么?做皇帝得就了不得?她想笑边笑了!还怕他们不成?

    不过这会儿墨清良和太后娘娘也没工夫同她计较,因为贵妃已经带着众嫔妃到了。宫中以贵妃为尊, 她走在最前边没有任何异议, 那紧紧跟在她身后的想来就是如今很得墨清良宠爱的妃子了,一个两个水嫩得脸上几乎都掐得出水来, 比自己也大不到哪里去, 叶无惜不知道墨清良如何好意思。只是这种不屑没有表现在脸上, 她一直很淡然。

    墨清良却表现得分外急迫, 站在叶无惜身边,满是激动地说:“今日叫你们过来,是告诉你们大宣朝的小公主回来了,以后会一直留在宫中,让你们都认认人。”

    大宣朝的小公主,那相比就是皇后娘娘带走的那一位吧。宫里人都跟明镜似的,不过不是说已经死在宫外了吗?怎么就突然回来了?皇上不是一向都对皇后娘娘和她生的小公主分外厌恶吗?今儿这又是哪一出?

    不过归来的只一位小公主,皇帝爱宠着就宠着了,碍不着谁的事儿。可偏偏就有那不乐意的,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贵妃娘娘。她是笑面虎,满面春风地来到墨清良面前,微微欠了欠身子,给墨清良和太后请了安,又说:“陛下,太后娘娘,小公主回来自然是好事,只是万一有人利用皇上与太后娘娘对小公主的思念之亲,有什么阴谋那可如何是好?”

    墨清良脸色一变,从袖中取出了那只凤钗,说:“这是皇后的凤钗,难不成你以为朕已经老眼昏花到这种地步,连这个都不认识?”

    凤钗一出,叶无惜都惊呆了。她本就在奇怪这皇帝到底如何认得出自己的,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可是她的那支凤钗明明就在身上啊,这里为何又来一支一模一样的?她一下子将凤钗抢了过来,问:“你怎么会有一支一模一样的?”

    “这凤钗本就是两支,你落在了承德殿一支!”墨清良道了一句。

    贵妃看叶无惜的表情,分明就是一脸懵懂,或许这所谓的小公主,还真是个假货。想到这里,贵妃更加自信了,她道:“看这‘小公主’的样子,怕是不知道这证明她身份的凤钗有两支吧!皇上,太后娘娘,你们可不能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蒙蔽了双目啊!”

    太后心中咯噔了一下,她虽然不喜贵妃,可不得不承认贵妃说的不无道理,这皇室血脉何其重要,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去那她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可皇帝如今的模样,分明就是信了这个叶无惜的邪,坚定地认为这个就是子钰,这该如何是好?

    “阿絮,朕说过了,朕不会认错自己的女儿!”

    贵妃又道:“陛下,我也是为了皇室血脉的纯洁考虑。其实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证明,凡我大宣皇室血脉,身上都会有龙凤图腾,只消让小公主露出肩膀来看上一看,便可以证明小公主的身份,旁人也不敢再多言语。”

    墨清良还未来得及说话,太后便说:“贵妃此言有礼,皇帝,你如何看?”

    墨清良想要开口阻止,可站在什么立场?他是一国之君,难道要凭可笑的父女天性证明墨子钰的身份吗?最后他只能选择默认。

    叶落尘觉得这真是太可笑了,明明是他们非要说叶无惜是什么小公主,让她留下来的,可现在人都齐了却又不承认的她的身份了,她怎么可能看着无惜受这份委屈。

    “无惜,既然人家都不相信你,那我们也不必留下来!”叶落尘拉着叶无惜的手就要往外走。

    而这个反应落在贵妃眼中,却恰恰是心虚的表现。她喊了一声:“来人,拦住她们!她们一定是假的!”

    叶无惜朝贵妃看了一眼,突然笑了一下,道:“师父你先放开我,既然她们要让我证明,那我便证明给她们看。只是贵妃娘娘,若我的身份不假,你此时此刻对我的侮辱又怎么算?”

    贵妃道:“若你是真正的小公主,那我自然会向你道歉。”

    “呵——”叶落尘嗤笑一声,“贵妃娘娘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都如此欺负我们无惜了,难道事后一句道歉就可以了了不成?若是证明了无惜的身份,那你不如拿命来赔啊。”

    “大胆!”贵妃怒喊一声,“叶落尘你真是放肆,居然敢对本宫如此说话!”

    “我胆子还真就这么大了,就看你敢不敢赌喽!”叶落尘从腰间抽出一把短短的匕首,“我的身手想来贵妃娘娘也是知道的,敢跟我赌,你这条命可就不在你身上了!”说着,还将匕首在手上转了一圈。

    贵妃被叶落尘吓得后退一步,可她当初也是在战场上呆过的女人,还算是有几分血性,被叶落尘这么一激,直接道:“好,本宫今日就搭上这条命陪你赌一把!”

    墨清良没好气地来了一句:“真是胡闹!你们怎可如此儿戏?”

    叶无惜是无条件支持自己的师父的,她反驳道:“我师父说得哪里有错?既然敢做赌徒,就要胆子大一些不是吗?你们不是要证明我的身份吗?那我便证明给你们看!”叶无惜说着就要解开上衣露出肩膀。

    太后是最了解当初皇后离宫的真相的,她忙道:“大庭广众之下,公主怎可擅自脱衣?你与哀家去后室,哀家要亲自看看你身上的图腾!”说着,太后又朝贵妃瞥了一眼,“若是贵妃不信任哀家,大可亲自过来验证!”

    叶落尘叶无惜太后连上贵妃一共四人,一起到了后室。叶无惜扒下自己肩上的衣服,露出了神龙虚影。贵妃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被抽去,几乎要瘫倒在地。

    等墨清良看到她们四个人的样子,如何还能不知晓真相。只是左絮贵妃到底是他真爱的人,他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子钰,贵妃她到底是你的长辈! ”

    “所以呢?”叶无惜直接打断了墨清良的话,“是长辈她就可以侮辱我?是长辈你这个做皇帝的就无须一言九鼎了吗?”

    “ ”墨清良一时被噎得无话可说,可他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贵妃去死?他开始拼命地朝身后的一众嫔妃使眼色,希望她们能帮着劝劝小公主。可宫里的人哪个不与独占皇上的贵妃有仇恨,一个两个都装作看不懂的样子看好戏,墨清良差一点儿就给气死。

    欣赏够了这些人恶心的嘴脸,叶无惜才说:“当然了,我也不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皇上,太后娘娘,与我师父打赌的人是住在梧桐宫的贵妃娘娘,若是这贵妃娘娘搬离了梧桐宫,且不再是贵妃娘娘,那我也不好再计较什么,不是吗?”

    叶无惜这是要让皇上废了自己啊!贵妃有些着急地说:“墨子钰,你怎么能如此狠毒?”

    “我狠毒?”叶无惜满不在乎地说,“既然贵妃不乐意让权让位,那就用命来赔啊。反正我没什么执念!”

    墨清良怕两个人再吵着闹着不好收场,且之前那些话的确是左絮亲口说的,他忙道:“既然如此,那朕便下旨,将贵妃左氏降为左妃,即日起搬离梧桐宫,至承欢宫。”

    贵妃,不,现如今是左妃,她不甘心地看着叶无惜,没想到那个废物皇后没什么本事,可她的女儿胆敢——胆敢如此对待自己。终有一日,她要将今日所受的屈辱全部还回去。

    看着左絮几乎一瞬间憔悴的面容,墨清良念及两人之前的情分,不免对叶无惜存了几分抱怨之心,他冷淡地对叶无惜说:“如今,你可满意了?”

    “皇上,您这话说得有趣,我都没要了你爱妃的性命,满意地不应该是你吗?”

    “你……”墨清良现在倒不知道自己认回这个女儿是对还是错了,会不会哪天直接被她给气死?

    太后娘娘出来打圆场,说:“皇帝,既然已经确定了无惜就是子钰,那你可以快些想她的公主封号了,她如今一十有五,也该有自己的公主府了。今日不早了,就委屈她同哀家住一晚!”

    “母后说得极是,朕明日便与大臣商讨此事。子钰,今日你先住在太后宫中,缺什么明日派个人告诉阿絮,她会帮你办妥的。”墨清良说,他还是不忍心将凤印从左絮手中收回。

    不过这些都是叶无惜暂时还没有考虑到的,总算将左絮从那堪与凤栖宫比肩的梧桐宫撵了出去,她现在心情正不错呢,便道:“我知道了。”

    墨清良又扭头看向叶落尘,道:“至于落尘姑娘——”

    “师父和我一起住,不要你管!”

    “那就暂且如此吧!”末了,墨清良又嘱咐了一句,“母后,子钰在宫中多不识规矩,还要您费心了!”

    “皇帝放心吧,哀家的孙儿,哀家自会好好教!”,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