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娃女帝:摄政皇〕〔欺男女霸主〕〔爆笑后宫:皇上爬〕〔腹黑前夫,要听话〕〔养狐为妃:高冷摄〕〔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的美女特工老婆〕〔萌宠甜心:恶魔少〕〔恶魔男仆霸道宠:〕〔超智慧进化〕〔我的老婆是偶像〕〔饮唐〕〔焚天帝皇〕〔重生之领主时代〕〔修罗神帝〕〔重生最强穿越〕〔隐婚娇妻,太撩人〕〔丹符天尊〕〔透视狂医在山村〕〔你与青春如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26.入V三合一,爱你们么么哒
    第二十六章、入v三合一, 爱你们么么哒

    在神医这里呆了三个时辰, 神医当着众人的面煞有其事地说叶落尘的身体异于常人, 须得取血研究, 专门为她熬制养生的药。众御医都为叶落尘诊了脉,确定她脉相有异, 都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贵妃在用晚膳之前询问了一句叶落尘的情况, 得到了同样的说法。她当即没了什么心思, 道:“绿珠,皇上今日去了何处?”

    绿珠说:“皇上今日宿在承德殿, 不曾来后宫!娘娘, 您要不去看看皇上, 这几日不见您,皇上应当也想你了!”

    这样的消息于贵妃来说还算好一点儿, 只是皇上未必会想她, 若是真的想她定然会召见她。这话不能说,她又道:“既然如此, 那便陪本宫去承德殿走一趟吧!顺便将昨日本宫请画师为叶姑娘做的画像拿上。”

    “娘娘怎么会这么着急?”粉沅一边伺候贵妃更衣一边说,“叶姑娘的确是很美, 可到底是乡野女子, 怕是连宫中的规矩都不懂。到时候冲撞了皇上,会不会让皇上对娘娘您 ”

    “这倒不会。不说别的, 皇上未必会生叶姑娘的气, 你要知道, 这美人儿总能让人厚爱一点儿!”贵妃对叶落尘的容貌很是自信, “本宫觉得,皇上或许会更喜欢她如今的模样。”

    “那,无惜姑娘呢?皇上也要一并献给皇上吗?”

    贵妃想了想,说:“她?还是算了吧,年纪太小,而且本宫看她不顺眼,何必要为她铺路!等将来本宫将叶落尘收为己用,那个叶无惜就处理了吧!”

    粉沅拿着珠花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跟在贵妃身边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前一秒还笑得满面春风的贵妃娘娘下一秒就能掏出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刀子给你来一下。她累吗?当然累,可是深宫之中谁不是这样活过来的,要想不累的话,怕会是成了皇后吧。

    承德殿。

    尊贵的皇帝陛下墨清良正在批阅奏折,他如今已经五十多岁,却因少年时曾在军中呆过一段时日,所以身子还算硬朗。只是这后宫却是不能常常去的。

    “陛下,贵妃娘娘在外头求见!”徐公公说。

    墨清良放下朱笔,说:“宣——!”

    “阿絮,你来了,快坐到朕身边来!”贵妃一到,墨清良就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子道。皇帝身畔乃皇后专属之座,可左絮贵妃凭着自己的受宠,能与帝后比肩。

    贵妃坐到了墨清良身边,先是将自己提来的锦盒拿来,说:“陛下,我为您熬了补身子的汤,您每日批阅奏章睡的时辰太少了!”

    墨清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阿絮,到底还是你懂朕啊!”

    “陛下说笑了,我们好歹是这么多年的感情,若是一点儿都不了解陛下,那我也太失职了!”贵妃笑了笑,又吩咐粉沅将那一卷画拿了出来,递给了墨清良,“陛下您看,这画中的女子如何?”

    宫中画师的水平自是不低,何况叶落尘的容颜本就似那泼墨的山水画一般,美到极致。所以墨清良看到这幅画的瞬间,也是惊为天人。作为一国之君,他这一辈子见过的美人实在太多,不说旁的,就是他的皇后和宠妃,在年轻时都是一方美人。可都不像画中这个女子,不施脂粉却美如风景,甚至让人没有掌控在手中的**,只远远地看着她就好。

    “这 这是何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墨清良很快调整过来,“阿絮怎么有兴致与朕共赏美人图了?”

    贵妃笑了笑,说:“皇上这是哪里话,我只是偶然见到了这样一个美人,自愧弗如。总觉得这样的人是该属于陛下您的,便为她描了画像,看皇上您喜欢不喜欢。”

    墨清良神色有异,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阿絮,你是朕最爱的阿絮,缘不必这样做。”

    贵妃的脸色终于变了,她道:“陛下,人心是会变的,喜新厌旧是所有人的通病。陛下整日空对着我这张容颜逝去的脸终归有厌烦的一天,我只希望陛下在同新人恩爱的时候,能想起我,想起我还在梧桐宫等着你!”

    “阿絮——”墨清良只喊了一声便再也说不出话来,这么多年来,到底是他身不由己,对不住左絮,害她同自己蹉跎了半辈子,害她要忍受自己那么多的女人。

    看着叶无惜喝下了解药之后,叶落尘才算放下心来。临走之前,她威胁神医道:“无惜好了我感谢你,可要是你骗我,她要是有个什么问题,天涯海角我也能追杀你!”

    一直以来,叶无惜在神医眼中都是心狠手辣的代表,叶落尘都是笑嘻嘻的模样,加上她极具欺骗性的外表,让人觉得她是美貌无害的。可临到最后她又给验证了一次,果然美人都是蛇蝎心肠,一个比一个狠心。神医敢保证,就是最近几日叶无惜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叶落尘都要算在自己头上。可这不公平。

    “服用解药之后,本来就会有几日不适应,不过真的没什么大碍,你不要因为这点儿小事伤害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啊!”

    叶落尘重重地拍了拍神医的肩膀,笑着说:“我是那种人吗?”

    你不是那种人,你比所有种类的人都可怕!神医如是想着。

    叶落尘二人总不好一直呆在御医坊,加上贵妃派绿珠来接她们二人回去,她们也就直接回去了。路上走的时候,叶无惜闲着无事,开始与绿珠搭话:“绿珠姐姐,这么晚了贵妃娘娘该睡了吧,怎么还会派人来接我们?”

    “奴婢当不得姑娘叫一声姐姐!”绿珠感到分外惶恐,“贵妃娘娘方才去了承德殿,回来之后才睡下的。”

    “原来是这样啊!”叶无惜眸中闪过了冷光,却又表现得一副天真的模样,叫绿珠看不出半分错来,“承德殿那是什么地方?”

    “姑娘可千万不要乱打听,这承德殿乃是皇上的寝宫。平日里皇上夜间回去后宫宿着,有些时候就会自己一个人睡在承德殿。那里也是皇上处理政务的地方,看守甚严!”绿珠忙嘱咐道,可惜她却忘记了,自己已经将承德殿的情况说了大半。

    叶无惜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笑着说:“好好好,我不问了,不问了!”

    第二日,叶无惜果真如神医说的那样开始不舒服,这个时段身上发热可不是好受的事,可偏偏这个时候贵妃又要召见叶落尘。

    “师父,别走!”叶无惜半梦半醒间都不忘了拉着叶落尘的手,不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现在没有人能将叶落尘与叶无惜分开,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因为叶无惜的难受,叶落尘的脾气有点儿狂躁,她神色阴冷地将贵妃派来的几拨人都打发了去,等到最后,居然是贵妃亲自过来了。

    说真的贵妃也有些生气,她自认自己已经给足了叶落尘面子,凭她来历不明的身份想要在宫里生存,还不是要仰仗自己?可是自己只是要请她过去一次,三催四请却没将人叫过去,回去禀报的人还说她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这是给谁甩脸子看呢?

    “贵妃娘娘?”叶落尘的语气依旧很差,“不能过去很对不起,可是无惜现在离不开我!”

    一句话竟然将贵妃满腔的怒火堵了回去,贵妃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叶无惜,道:“怎么也不请个御医来看看?”

    “昨日看过了的,神医昨日为我配药的时候说她身子也弱,给她配了一副养生之药,药性有些强而已!”叶落尘连忙说。笑话,无惜现在难受成这个样子,万一被别人看出来什么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既然你不愿意,那本宫也不会逼你。本宫过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你说吧!”叶落尘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贵妃过来无非可能是要说左玉城要纳自己为妾的事,那肯定直接拒绝没商量啊。

    可贵妃偏偏不按叶落尘的思路来,她上下两瓣嘴一张一闭,说出了一句让叶落尘坐着坐着差点儿跌倒的话:“这几日本宫会给你派来一个嬷嬷两个宫女,叫她们好好教教你宫中的规矩。三日之后,陛下要在承德殿召幸你!”

    “什么?”叶落尘觉得可能是听错了,“承德殿?召幸?贵妃娘娘您在跟我开玩笑吧?皇上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贵妃伸手欲掐上她的下巴,可是被叶落尘一个闪身躲过去了,她也不介意,道:“落尘啊,你是不是对你这张脸太没有自信了?本宫将你的画像交给陛下看,陛下看了满心欢喜。本宫引荐你,只求你将来发达了,不要忘了本宫对你的提携之恩才好!”

    “ ”叶落尘的脾气是真上来了,她先是朝叶无惜看了看,预估了一下自己能带着她逃离皇宫的可能性,发现问题不大,便道,“贵妃娘娘,到底是谁给您的自信啊?提携之恩,引荐之遇?就算您喜欢给您的陛下胡乱找枕边人,也要看你找的对象乐意不乐意啊。三日之后的什么承德殿,谁爱去谁就去,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贵妃身居高位多年,已经很少有人敢这么放肆地对她说话了,她到底现在才知道叶落尘胆子有多大。她气得浑身发颤,用手指恶狠狠地指着叶落尘,说:“你胆敢 你胆敢 ,看来本宫是对你太好了!来人,将叶落尘给本宫拿下!”

    叶落尘微微眯着眼眸,正欲与宫中的侍卫纠缠,就听到外边突然传来了绿珠着急的喊声:“娘娘,侯爷——侯爷进宫来了!”

    贵妃没想到左玉城竟来得这么凑巧,对左右说:“给我看着她们两人,若是人有个什么闪失,或者是不见了,都提头来见!”

    “是——!”

    左玉城一见到贵妃,甚至顾不上行礼,直接走过去说:“姑母,落尘姑娘呢?”

    “你这么风风火火地进宫来找本宫,见了面连礼数都不懂了,什么落尘姑娘,她就那么重要?姑母这么多年教你读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贵妃劈头就给她一顿骂。

    “”左玉城一时被说得哑口无言,可是很快他又道,“姑母我错了。只是落尘她在什么地方?您是知道侄儿的心思的,侄儿长这么大只喜欢过这么一个女人,求姑母成全!”左玉城说着,直接跪到了贵妃面前。

    “你给本宫起来!”贵妃伸手将左玉城拉了起来,“城儿啊,姑母知道你的心思,可是这个叶落尘啊,终究不是属于你的人,你还是换个人喜欢吧!”

    “姑母,您也觉得落尘配不上侄儿吗?可是侄儿不这么认为,侄儿甚至认为自己配不上落尘姑娘,她是那样的美丽,就如同仙子一样。侄儿宁可不做这玉城侯,也想与她相守一辈子!”左玉城说得真挚,自己都险些落下泪来。

    没想到贵妃摇了摇头,说:“城儿啊,不是她配不上你,还真的就是你配不上她。如今她已经是皇上看中的女人了,将来会走到哪一步谁都不知道,嫁给这天下最尊贵的男子,才是天下女人最高的追求!”

    左玉城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差一点儿就瘫倒在地:“怎么会呢?落尘姑娘怎么会被皇上瞧上了呢?”

    “她那样的人,被皇上看中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吗?”贵妃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道,“不过她本人却不是太乐意。你也知道,皇上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性子,若是有人敢忤逆他,定然保不住一条性命。你若真的爱她,真的盼着她好,便去见她一面,劝劝她,也算给你们这段感情最后的告别吧!”

    左玉城愣在原地,不曾看到贵妃离开的身影。他现在脑子很乱,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贵妃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可是他如何能劝说自己心爱的女人去躺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下呢?这要他如何面对叶落尘,面对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爱上的女人?

    所幸贵妃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去想到底该怎么办,他在原地差不多愣了两个时辰,才站起身走向身边的一个宫女,问:“落尘姑娘在什么地方,你带我过去吧!”

    “侯爷请跟奴婢过来!”

    “皇上,夜深了,您还是早些歇息吧?”徐公公将一盏浓茶放在墨清良身边,忍不住劝了一句。

    “徐全啊,朕还不困。只是这些奏章也看得烦了,你与朕说说话吧!”墨清良作为一个帝王,高处不胜寒,身边终究是却了一个能说说话的人,“朕一直以为阿絮是朕的知心人,谁料这么多年过去,她竟然变得让朕陌生起来,也学会了后宫那些女人的手段,要靠给朕送美人来笼络朕!”

    “陛下,您是不是想起了——”徐全顿了顿,说,“您是不是想起了皇后娘娘?”

    “她啊,算起来朕是有很久很久都没再想起过她了。”墨清良想起了故人,“你说这好端端的人,怎么就能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呢?”

    墨清良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却没有接着去做别的事,而是陷入了回忆之中。他从出生开始便是皇子,可是上有兄长,下有皇弟,兄长占了嫡子的身份,凭着母族势重,直接做到了太子之位。而皇弟则因为母妃得宠以及自己的聪明活泼得了父皇的宠爱。他却平庸到被发配边疆,成了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

    可到底是不甘心的吧,尤其是兄长与皇弟为了争夺皇位,将朝堂搞得乌烟瘴气的时候,他的心思活络了起来。彼时先皇已经年长糊涂,朝堂掌控在了几位老臣手中。丞相与国师分别支持的是大皇子与三皇子,而手中握有三分之二兵权的宁绥远将军却是中立派,他忠君爱国,只求一个得一代明君,两个人一拍即合。

    宁绥远宁将军可从未想过要做国丈,他没有这样大的野心。可墨清良到底是不放心,便迎娶了宁绥远将军的独女宁青冼。将军独女娇养闺中,任性而骄矜,从来读不懂丈夫的野心。时日久了,墨清良自然难以忍受。

    阿絮,也就是左絮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墨清良身边的,她是墨清良在军中军师的妹妹,天资聪颖美貌无双。墨清良需要一个知己,需要一个在疲惫之时能说上话的人,需要一个能在政治上帮自己的人 可左絮也是一个骄傲的人,知晓墨清良家中早有王妃,不愿为妾。可墨清良就是给了她这样的承诺,许她后位,这样才得了佳人在怀。

    可等到墨清良做了皇帝,才发现原来当皇帝也有当皇帝的难处,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可以做的。宁绥远将军从不曾威胁他,可他却不敢封左絮为后,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封宁青冼为后。从此后却独宠左絮贵妃,宁青冼自然不乐意,她曾经将整个后宫弄得鸡犬不宁,却一直未能挽回君心。直到宁绥远将军战死疆场,宁青冼失了后台,才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小公主离开了皇宫,从此后宫易主

    “徐全啊,朕觉得朕就只是个普通人,亦有人之常情,其实想一想,皇后曾经对朕说过的那些话,也没有那么不好听。”墨清良说到。

    徐全想了想,说:“陛下,当初的事不能怪您,谁能想到——谁能想到皇后娘娘会离寺出事呢?”

    是啊,当初的事,有谁能够想到呢?

    叶无惜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不再说梦话,叶落尘总算放下了心,也得空开始为将来做打算。看贵妃的那个样子,就知道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三日,只有三日时间能离开皇宫这个是非之地,还有这么多人严防死守,无惜又是这个样子,仅靠自己一人之力肯定是不可以的。

    恰好在这个时候,左玉城竟然过来了。想不到贵妃居然敢放左玉城进来,到底是对宫中的御林军太过自信,还是太瞧不起自己?看来自己这个拙还算藏得不错。

    左玉城进来的时候一脸失魂落魄,看到叶落尘的第一眼又很快垂下头去,仿佛叶落尘欠了她不少钱一样。

    “ ”叶落尘不明所以,还是打算先开口问一下,“侯爷,您这是怎么了?”

    左玉城看着叶落尘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落尘姑娘,都是我对不住你,是我拖累了你!”

    叶落尘觉得有戏,故意露出一副自怨自艾的表情,说:“这事与侯爷又没有关系,侯爷何必要往自己身上揽?都是我自己命不好,我认命了!”

    “落尘姑娘心底是不愿意的吗?”左玉城眼中竟有微光闪过,“我以为 我以为姑娘其实是 ”

    “侯爷以为如何?侯爷以为是我恬不知耻缠着贵妃娘娘帮我引荐,要做皇上的贵人吗?”叶落尘一副失望至极的表情,“想不到我在侯爷心目中竟然是这个样子的,我贪慕虚荣,贪图富贵!我不知廉耻,行了吧?侯爷请回吧,我这样的人,不配与侯爷说话!”

    “落尘姑娘,我没有这么想过你,从来都不敢这么想你,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左玉城有些着急了,他忙着与叶落尘解释,想要抱住她却又因为她的态度不敢。

    “那侯爷为何这么说?”叶落尘道,“侯爷知道吗,在你过来找我之前,我以为我一辈子就这样了,在深宫中趁着自己年轻还可风光一阵子,等到将来容颜老去,一生就要等在这皇宫里。可侯爷您来了,我以为您是来带我走的,可是——”

    “落尘姑娘,不,落尘,原来你也对我 ”左玉城喜不自胜。

    叶落尘含羞带怯看了他一眼,很快又垂下了头,道:“侯爷愿救我出苦海吗?”

    “落尘你放心,本侯愿意放弃荣华富贵,侯爷的尊位,也要将你救出宫去!”说到正事,左玉城脑子清醒了许多,“这几日你不要与姑母作对,我怕她会为难你。你就在宫里好好呆着,等到三日之后,我自会带你出宫。”

    “那落尘就在此处静候侯爷佳音!”

    两个人各自按照自己心中的打算达成了协议,谁都没有发现本应在昏睡的叶无惜已经悄悄睁开了眼睛,又悄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是夜,叶落尘睡熟了,而叶无惜却悄悄醒了过来。她动作很轻很轻,累了一整日的叶落尘根本来不及发现,她就已经离开。

    梧桐宫离承德殿很近很近,这之间只隔了一座凤栖宫。叶无惜路经凤栖宫,远远地朝那个地方看了一眼,便继续在夜色中前行。梧桐凤栖,真是可笑!

    叶无惜翻墙直接进了承德殿,抽出了自己身上的匕首,看了看。师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可以忍受失去自己的痛苦,而自己这条命,除了复仇之外没有任何代价。若成,则手刃仇人报仇雪恨;若不成,则一死,还可以为师父争取离开这座牢笼的时间。

    墨清良早年过的是军旅生活,警惕性极高。从叶无惜进入他的寝殿开始,他便有了防备。只是最近这刺客胆子太大,他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叶无惜甫一进去,就感觉不对。这屋子里只有狗皇帝一个人在,可他却没有在批阅奏折,只是端坐在那里,好似在等着自己自投罗网一样。

    “想不到你们真的如此大胆,一次一次对朕不利!”墨清良声音带着几分时间的威严,可是却未能将叶无惜震慑住。

    叶无惜只冷笑一声,说:“废话少说,你未免太自信了些!”外边或许已经被御林军包围了,可她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过来的,这些时间,足矣!

    叶无惜说着,已经迅速地朝墨清良飞扑过去,就像一直黑暗中伺机捕猎的大猫一般敏捷。墨清良却也不是吃素的,他抽出书案底下的长剑朝叶无惜刺了过去,刀剑相当,发出“铮铮” 的颤声。

    门外的御林军闻声而动,纷纷从门外进来。

    “护驾,拿下这个刺客!”

    叶无惜一皱眉,这么多人没有宝剑在身怕是不好对付。这些御林军身上的佩剑看着都不错,想办法夺过来一把就是!打定了主意,叶无惜不再躲人,反而拿着匕首朝离自己最近的御林军靠了过去,她本不想滥杀无辜,可这些人助纣为虐太过可恨,反正大家都是要在黄泉路上作伴的人,那就谁也不要怪谁了!她下了狠手将那个御林军一击毙命,劈手夺过了他的佩剑。

    “你们都要找死,我也不会拦着!”叶无惜举剑开始用凌霜剑法,剑痕所过,霜花漫天,可那剑气却不似霜花那么温柔无害,所中之人皆倒了下去。

    可叶无惜到底还是太过天真,墨清良是什么人,机关算尽的老狐狸,她的凌霜剑法只用了一招,便觉眼前一黑,浑身开始乏力起来。她拼尽全力才让自己靠剑撑着,不然怕是整个人都要趴在地上。

    墨清良负手而立,道:“你也太小看朕了,你知道为何朕敢与你周旋吗?因为这承德殿里,到处都是噬魂香,任你武功再高,遇到这噬魂香都会浑身无力,只有等死一条路!”

    叶无惜恨恨地朝墨清良看了一眼,她终究还是失败了,只是可恨,没能杀得了这个仇人,这是遗憾,却也是她无能为力之事。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否则的话这人也不会如此好命。罢了罢了,算他运气好,自己真的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墨清良提着宝剑走到叶无惜身边,将剑尖指到她的脖颈处,说:“朕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三番两次来朕的皇宫撒野!”

    叶无惜眼神有些慌乱,她不能让这狗皇帝看到自己的脸,宫中难免有人能认出自己来,知道自己和师父的关系,肯定会连累师父的。她怎么就这么大意,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早知道不如拿刀子划花了自己的脸,也好过这样。

    墨清良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可能还有别的同伙,与其杀这么一个人,不如将他们一网打尽。想到此,墨清良毫无犹豫地将叶无惜的面纱挑了下去。

    “你的同伙在哪里?”

    “呵呵——”叶无惜有些庆幸,这里的御林军没有一个人认识她,也就没谁能联想到师父。

    墨清良怒极,对着叶无惜就是一剑,这一剑不足以致命,却能让她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儿点儿流出身体,感受生命的逝去。

    “你说了,朕就派人为你止血,留你一条命!”墨清良看着唇色渐渐变白的叶无惜,不知怎么来了这么一句。

    可此时叶无惜连看他一眼的兴致都没了,紧紧抿着唇,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听说人在临死之前,可以看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叶无惜觉得,她能看到的那个人,应当是师父吧,那个疼了她九年,爱了她九年的师父。

    “住手——!”叶落尘突然拖着贵妃破门而入。

    叶无惜努力睁了睁双目,她好像听到了师父的声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师父果真是来了吗?真好,就让她再最后看师父一眼,只一眼就好,那她就真的没什么遗憾了。

    叶落尘眼睁睁看着叶无惜在自己面前倒下,双目变得赤红,狠狠地看向墨清良:“你——你居然敢伤了无惜!”

    墨清良此时才看清楚叶落尘手中的人是左絮,忙喊了一声:“阿絮!你将阿絮怎么了?快放了她!”

    “放了她?今日无惜若活着,那我自然会放了她,可若是无惜出了一点儿事,你们所有人都要为她陪葬!”话刚说完,叶落尘便一掌将贵妃打了出去,一柄长剑飞身而出,直直地朝墨清良刺了过去。

    这是叶落尘十成力的一剑,当世无人能接住,墨清良自是感受到了强大的剑气,狼狈地往后退了两步,叶落尘趁机走到了叶无惜身边,一把扶起了她,探上了她的脉搏。幸好,幸好,无惜只是失血过多,暂无大碍。只是此处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还是要早些带无惜出去疗伤才行。

    左絮贵妃被叶落尘一掌打落,到现在才爬了起来,几乎是瞬间就躲到了墨清良后边,说:“皇上,那叶落尘两姐妹是刺客,快将她们抓起来!”

    此时墨清良已经与叶落尘二人隔了些距离,御林军可以用弓箭袭之。

    “来人,将她们二人射杀于此处!”墨清良看着贵妃嘴角的鲜血,愤怒开口。

    叶落尘倒是不害怕,无惜到底是嫩了点儿,身体又不像自己,真的是百毒不侵,这才着了这皇帝的道。可这承德殿总共才多少人,自己根本不够杀的!

    “既然你们要找死,那我可不拦着!”叶落尘说完,剑气,飞雪漫天。

    墨清良再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护驾的御林军就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贵妃着急地说:“皇上,现在该怎么办?”

    墨清良也很着急,不过他问了一句:“阿絮,你与她动手了?她的武功如何?”

    “无人能敌!”左絮贵妃当年也是跟着兄长行军打仗的人,可在叶落尘手上竟毫无还手之力,她看着倒在一边的叶无惜,心中有了主意,“陛下,快让他们朝叶无惜射箭,就不信叶落尘她能不分心!”

    “卑鄙无耻!”叶落尘果然是听到了,暗骂了一句,无心再打架,拼命将叶无惜负在肩上,从窗户飞了出去。

    “居然,居然叫她们给跑了?”贵妃十分不甘心,“陛下,一定不能放过她们啊!”

    “朕怎么能允许有人如此挑战朕的尊严?”墨清良恶狠狠地说,他看着贵妃,突然问,“不过她二人不是你带进宫里来的吗?你要如何解释?”

    “这 明日我宣城儿进宫,好好问问她这两个刺客的来历!”贵妃有些心虚地说。此事虽然不能全部怪她,可人到底是她引进宫来的,若是一个处理不好,皇上未必会惩罚自己,可心里一定会有生出疙瘩来。

    “那你就去办,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贵妃忙道:“陛下,如今承德殿一片狼藉,您还是与我一道去梧桐宫歇一歇吧?”

    “不必了!”墨清良冷淡地拒绝,“徐全,叫人进来收拾收拾!”

    “是——!”

    贵妃见皇上真的不打算再搭理自己,只好悻悻离去。

    飞雪凌霜的破坏力一个比一个大,承德殿几乎全部的宫女太监都进来收拾东西,就这还收拾了老半天。

    突然,徐全发现了个什么东西在夜间闪闪发光,忙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个凤钗,凤钗的样式还很熟悉。他心下一惊,忙拿着东西去见了墨清良。

    “陛下,这是在书房发现的。”

    墨清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眼就认出来这东西是什么,拿在手里细细端详了许久,说话 的声音竟带上了几分颤抖:“这 这凤钗是在哪里发现的?”

    “在 那刺客的血迹上头发现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