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最强灵宝系统〕〔星空之主〕〔龙神至尊〕〔妃礼勿视:王爷,〕〔萌妻太甜:总裁大〕〔念笙离〕〔荆楚帝国〕〔花都最强医神〕〔落地一把98K〕〔快穿之女配逆袭指〕〔一窝三宝,总裁喜〕〔透视医圣〕〔异界之缥缈仙路〕〔邪帝心尖宠:鬼医〕〔惊世琴音:逆天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宠童养媳:七爷〕〔我是至尊〕〔至强战皇〕〔聂小妖之灵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25.神医
    第二十五章、神医

    御医坊的位置不错,离着承德殿和贵妃的梧桐宫都不远,万一皇上和贵妃有个什么,御医们都可以第一时间赶过去。

    叶落尘心道:这老皇帝对那贵妃还真不赖啊。

    绿珠将她们二人送到了地方,就道:“贵妃那里还吩咐了奴婢别的事,让这位陈太医照看两位姑娘就是!”凭着昨日贵妃的态度,绿珠差不多将她的心思猜出了七成。这两位以后怕是要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昨儿个她还大言不惭地提醒人家在宫中要多懂规矩,不知道人与人是不一样的,人家得了贵妃的青眼,本不用遵守这些所谓规矩。

    “多谢!”叶落尘向绿珠道了谢,又从袖口中取出一个白色的小**子,说,“绿珠姑娘在宫中做事,难免磕了碰了,这一**药膏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可以在伤处摸上一些,减缓些疼痛!”

    绿珠手下了药**,道了谢才离去。

    这御医坊到底是御医坊,贵妃手再长也不敢在这种地方安插人手,所以两个人也没有在梧桐宫的时候那么多忌讳。

    叶无惜问:“师父,你不怕那绿珠将这药交给贵妃吗?”

    “不怕!”叶落尘说,“这绿珠是个聪明人,若是将药交给贵妃,将来一旦出事她肯定脱不了干系。不过若是她将这药藏好了给自己用,只用感念一点儿我们的好就行!”

    叶无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不过她们真的有必要来御医坊吗?那□□被左玉城说得玄乎其玄,几日就能发作致人死亡,可自她中箭一来这都快过去七日了,她还是毫无感觉,脉相也不曾有任何问题。

    那么到底要不要冒这个险呢?叶无惜自然是不愿意的,师父武功是比自己好,可应该也做不到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地步,更何况那些御林军还是有些本事的。

    “师父,要不我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我真的觉得我没事!”

    “你闭嘴!”叶落尘瞪了她一眼,“这事儿其实没有多少危险,如果你中毒了那正好,如果你没有中毒的话,我们还得了一种很厉害的□□玩!”

    “怎么会没有危险呢?”叶无惜还是不信。

    叶落尘摇着头看叶无惜,说:“你这个人就是这点儿不好,总把很多事往复杂危险里想,一会儿你瞧好了吧!”

    因为有贵妃娘娘的手令,所以御医坊的人对她们二人非常客气,听说叶落尘有些伤寒,直接请了御医坊颇有名望的杜御医过来为她诊脉。

    杜御医在御医坊不说干了一辈子吧,也差不多行医问诊三十年了。可这么多年,他却不曾诊到过这样的脉相,飘忽不定,时而微弱,时而消失不见 关键是这样微弱的脉相,竟然出现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身上,就很玄乎了!

    杜御医诊脉诊了差不多有一刻钟,这脉相还是没有变化,他总算是放弃了,捋着自己垂在胸前的胡子说:“这位姑娘的脉相老夫实在是看不出来!”

    “咳咳——”叶落尘适时地以手掩唇开始咳嗽,动作幅度之大仿佛马上就要咳出血来,继而又用无比虚弱地声音说,“那我就不为难杜御医了,您就随便给我开几贴治伤寒的药吧!”

    “那怎么可以?”越是医术高明医德好的大夫,就越不能看到病人自己敷衍的态度,“怎么能随随便便开药,你可知药不对症的后果?老夫是没本事,不过老夫可以为姑娘寻一位名医过来,一定能弄清楚姑娘这种脉相的缘由!”

    叶落尘假意不屑,说:“杜御医其实不必这么麻烦的,我自幼遍访名医,可人人都对我这奇异的脉相没有办法!”

    “怎么可能,那他们一定是没有见过我的师兄。”

    “您的师兄?”

    “对啊,我师兄就是这御医坊的镇坊之宝,他的医术高明,能将人从鬼门关拉回来,也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殒命,对你这个情况一定有了解!”被叶落尘这么随意一激,杜御医这个活了四十多岁的人居然这么单纯地就将她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事情进展实在太顺利,叶落尘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努力让自己的嘴角不要咧那么开,稳住步子带着叶落尘跟着杜御医走。

    走了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才到了一间看着像密室其实还真就是密室的屋子,杜御医说:“就是这里了,我师兄几乎不会离开这里!你们先在外边等着,等我叫你们进去你们就进去!”

    这次倒是等的时间不久,可不知道这位杜御医到底经历了什么,出来喊她们进去的时候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一个年轻壮小伙打了一架呢!

    “走吧,进去吧!”杜御医垂头丧气地说了一句,“不过你们要注意不要乱说话,师兄他有些怪癖!”

    叶无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这但凡有本事的人都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怪癖,就比如她厉害的师父,可以理解。

    可进了密室,叶无惜决定收回自己刚刚的话。这哪里是房间啊,根本就无处下脚,乱七八糟堆了满地,要是这叫癖好,那癖好还真奇怪!

    叶落尘倒是觉得蛮有意思,只可惜她现在不能暴露自己会轻功的事实。否则一定要在这一堆杂物中跳上一跳,保准能见缝插针,绝对不碰到屋里原有的东西。

    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叶落尘面前。她下意识地想要动手,可最后一秒还是忍住了。这想必就是杜御医所说的神医师兄。

    “你就是那个脉相奇特的女子?”或许是神医驻颜有术吧,杜御医的师兄的声音听起来比他还要年轻几分。

    叶落尘点了点头,又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

    神医却对叶落尘兴趣并不大,反而对叶无惜很有兴趣,直接走到她面前,说:“方便让我看一下你的脉相吗?”

    叶无惜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臂绕到了身后,说:“是我姐姐不舒服,神医还是先给我姐姐看病吧!”

    “那你一会儿一定要给我看看!”神医还是不想放弃。

    叶落尘皱着眉头看向神医,将自己的手臂伸了过去。神医开始为他诊脉,可这杜御医却一直在一边呱噪个不停:“师兄,我说得不错吧?这小女娃的脉相是不是很奇怪? ”

    “你闭嘴!”神医终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开口怒骂,“杜子言,你是不是又忘了我的规矩?既然你想说话,那就给我滚出去!”

    杜子言御医灰溜溜地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喊了一声:“师兄啊,到时候你记得将结果告诉我啊!”还真是个医痴。

    杜子言一走,叶无惜直接闪身到了神医身后,抽出了藏在袖中的匕首对上了他的脖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神医倒是不慌不忙地开口:“那是自然。我配制的□□,若是只有杀人的功效未免太过单调?”

    “你最好快说实话,不然世上就少了一位神医了!”叶无惜的声音变得很阴沉,她没想到有人发现了,如果还有别的问题,那岂不是她与师父都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别这么激动啊,来,先把匕首放下,我可打不过两位女侠!”神医说,“我研制的这种□□虽然只有我有解药,可缓解药剂还是存在的。只有有人活过了七日,身上便会开始有暗香浮现,这种香味极淡,一般人都闻不出来,我自然不是一般人之列,便闻到了!不过挺有趣的,你还是第一个能撑这么久的人!”

    叶落尘眼中有了几分杀意,说:“也就是说无惜身上的毒并未完全消失对吗?”

    神医亲手将匕首推到了一边,说:“难得遇到你们两个这么有趣的人,我也不想看着你们死。不如你们就留下来供我好好研究研究,我帮你解毒如何?”

    叶无惜自然不愿意受人威胁,可她身上的残毒还在,叶落尘在她说话之前就应下了:“如此甚好!”

    对神医来说,研制□□很容易,解毒就更加容易。唯一的难题是皇帝陛下不允许有刺客能活下来,所以根本不让神医存留解药。要想现配解药,怕是会引起皇帝陛下的怀疑。

    “你们两个本事不小,身为刺客却能被贵妃奉为贵客,甚至能随意进入御医坊。”神医夸了两句,又说,“帮我做两件事,能做到吧?”

    “什么事啊?”叶落尘感到十分好奇,“如果你要是帮无惜解毒了呢,我们能帮你就帮你了,可你要是解不了她的毒,那我肯定要了你的命!”

    “别这样,我们现在是朋友不是敌人,我的处境可不是很好,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帮你们,你以为是一件容易的事?”神医突然伸出一个手掌,说,“这里啊,监视我的人起码有这个数!”

    “五百个?”叶落尘心想,那还不算少!

    “不不不,要是真有五百个我恐怕早就想办法离开这个没有一点儿自由的地方了!”叶落尘的想法,一般人还真的无法认同。至少五个监视自己的人,会让神医感到受不了。而对于叶落尘来说,区区五个人还真是算不得什么,总有能躲过他们的法子。

    神医是被自己的师弟坑到宫里来的,当初师弟说宫里有许多外边见到见不到的药材,可以随便用随便做研究。单纯不谙世事的神医就这么被坑了过来,凭着自己精湛的医术很快便成为了御医坊的第一人。可到底是身处高位身不由己,皇帝陛下虽然器重他,却也无时不刻不防备着他,就比如研制出来的这种□□,名字叫做七日绝的,皇上将所有的解药都留在了自己寝宫内,也在某个最主要的药材上限制了他,为的就是不让他制出更多的解药来。

    “所以你们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混入承德殿将皇帝陛下藏到不知何处的解药偷出来,另一个就是帮我寻找一味药材。”神医说,“假如你们选择第二种,就要帮我的忙想办法支开明里暗里看着我的那些人,否则照样是白搭!”

    “你先说药材是什么?”听起来都不简单,不过叶落尘更加喜欢有挑战性的那个,如果所缺药材不是什么龙肝凤胆,她都想去承德殿偷药了。可万一出了点儿什么事,倒霉的还是无惜。所以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龙血!”神医开口。

    “ ”果然很难寻,上古神兽明明只存在于传说中,当世难不成还有人见过并取了它的血不成?叶落尘感觉神医在骗自己,道,“难不成现存的解药是你取了龙血配制的?”

    神医忙说:“不不不,这龙血虽然名叫龙血,却非神龙之血,而是真命天子之血!皇上自幼体弱,曾在北疆生活过一段日子,那个时候他天天服用龙行草调养身体。其实真正的药材应当是龙行草,只是龙行草药性极烈,必须融合人的血脉才可当作解药使用。据我所知,普天之下敢服用龙行草养生的只陛下一人!”

    “ ”叶落尘没想到天下居然有如此巧合之事,她满是欣喜地说,“谁告诉你只有你们陛下一个人了?”

    “还有何人?”神医心下大惊之后便是大喜,要知道这种血称得上天下最珍贵的药材了,以人养药本就少见,偏偏唯一见过的那一个还是这天下最最尊贵的人,想用又不敢多用。

    叶落尘指了指自己,说:“还能有谁?自然是我了!”龙行草这种东西算得上珍贵,药性又极其猛烈,可是服用得久了身体自可百毒不侵,逍遥剑派还是有些存活的。叶落尘自幼亦是服用这些东西长大的,只是到了叶无惜那个时候,师父说她身子极弱,可能受不了龙行草的药效,才给她换了别的药浴方子。

    神医觉得自己真的是挖到了巨大的宝藏,他有些语无伦次地道:“真的吗?那你愿意把自己的血贡献出来吗?当然了我保证不会多取多用,一天只要一碗行不行?”

    “ ”叶落尘只翻了个白眼儿!

    叶无惜却突然给了神医一拳,大概是将神医砸出了内伤:“收起你那痴心妄想的想法,你要是敢伤她一丝一毫,我一定会杀了你!”

    神医激动地忘记了叶落尘身边还有个心狠手辣偏偏爱师如命的小徒儿,只能遗憾地收起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道:“那总要取一点儿让我配制解药吧?你不打算要命了?”

    叶落尘一听这个就急了,说:“无惜你快放手,要是一不小心给他打死了,你还得陪葬呢!”

    叶无惜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了手,暗地里又恶狠狠地朝神医晃了晃拳头,警告他小心一点儿,现在不打将来总有打他的一日。可怜的神医,还以为从此以后药材不断走上人生巅峰了呢,孰料是一生被她们师徒二人驱使的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辣妻:拐个猎〕〔重生国民女神:冷〕〔穿书后如何抢救世〕〔全世界我最渣[快穿〕〔重生原始异界〕〔重生八零甜蜜军婚〕〔[全息网游]杂牌术〕〔王者荣耀之巅峰〕〔蜜吻甜似火:宝贝〕〔十二生肖历险记〕〔神医毒妃〕〔坏坏老公,宠不停〕〔沈浪苏若雪〕〔校园全才保镖〕〔山河风雨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