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名叫恶龙〕〔隐婚天后:帝少,〕〔东晋北府一丘八〕〔海贼之母巢秩序〕〔第一婚宠:老公大〕〔天尊狂少〕〔混子的挽歌〕〔千年财阀启示录〕〔天域帝主〕〔衍神祭〕〔杨广的逆袭〕〔绝命大作战〕〔重生学霸天后〕〔黑夜守护者〕〔我真是狙击手〕〔沙海之云巅之战〕〔情道官路〕〔乱异世〕〔重生之神道至尊〕〔都市之一拳超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21.侯爷,皇上下旨请您即刻进宫
    第二十一章、侯爷,皇上下旨请您即刻进宫

    叶落尘带着叶无惜高调地在侯府中秀了一把存在感,确保自己和无惜的行踪没有被人掌握之后,又一头钻进了屋子里。

    午后阳光正好,可叶落尘却一点儿出去晒晒的兴趣都没有。当初在逍遥谷底,不说终年不见日光吧,终究比如今少见,每日在外头走上几步,对阳光的需求就已经饱和了,晒多了容易头晕。

    可就在她打算睡个午觉的时候,被一阵拍门声惊走了全部的睡意。

    “无惜?”叶落尘起来一看,发现自己在和叶无惜大眼瞪小眼,那到底是谁在拍门?侯府的人敢这么做?

    “落尘——落尘姑娘,你快开门!”下一刻,左玉城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虽然不知道左玉城这是怎么了,但是叶无惜还是下意识地走到门前去开门。

    “无惜不要开,这人应当是喝醉了耍酒疯呢!”叶落尘气愤地说,药效还是太慢了,他怎么还有力气?

    “师父——?”叶无惜惊讶地看了叶落尘一眼,短短不过两个时辰,到底发生什么了能让师父这么生气?“左玉城他做什么了?”

    叶落尘气得脸一边都鼓了起来,说:“他方才在外边胡言乱语,还想着要纳我为妾。想得倒美!我最后将当初我们闹着玩弄出来的如意粉撒到了他们的酒中,他有内力护体现在还能在这里大喊大叫,可那个方大人这会儿应该已经开始了生不如死的经历!”说起心狠手辣,叶落尘不比任何人差。

    “那就不管他,反正他现在喝醉了!”叶无惜也很生气,她早就看出了左玉城对师父的心思,这人就算八抬大轿将师父迎娶回去做侯爷夫人自己都不乐意,可现在这人居然想让师父做他的小妾?真是痴心妄想。

    可人都到了门口,自然不是他们想不管就不用管的,左玉城敲门还没有多久,便有一个熟悉的女声出来说话:“落尘姑娘,无惜姑娘,你们开开门吧。侯爷他喝醉了,不见到你们是不会走的!”

    现在再装傻充愣毫无异议,叶落尘只好满脸不高兴地打开了房门,说:“侯爷既然喝醉了,你将他带去房间悉心照料就是,再吩咐厨房给他熬些醒酒茶,送到我这里来有什么用?”

    这话虽然是对旁边的婢子说的,可被左玉城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他其实醉得也不彻底,忙道:“如此正是,我只是想来见姑娘一眼。不过这样埋汰的样子恐会污了姑娘的眼睛,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侯爷说笑了!”叶落尘嘴上这么说着,可表情却淡淡的,一点儿没有挽留的意思。

    左玉城心里有些失望,可又不敢表露出来,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蔫巴巴往外走。

    “侯爷,皇上下旨请您即刻进宫——”左玉城刚出去没几步,就看到风一样的管家朝自己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等到了自己身边的时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侯 侯爷,皇 皇上——”

    “行了行了,不必多言,本侯已经知道了!”左玉城不耐烦地挥挥手,“还不去准备本侯的朝服?”

    屋内,耳聪目明的叶落尘与叶无惜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叶无惜先开口说的话:“太过分了,左玉城那个样子分明是醉得不彻底,却装模作样过来耍酒疯!”

    “不过今日皇帝怎么会突然召见他?”叶落尘生出了这样的疑问。朝中官员当值日是不能饮酒的,左玉城今日敢饮酒,必然是因为皇帝不会召见他。

    “那谁知道呢?或许是因为皇帝年纪大了,脑袋会时不时出问题吧!”叶无惜说话一点儿都不客气,语气里充满了对皇权的鄙夷。

    叶落尘不明所以,不过她不是纠结的人,很快就幸灾乐祸地说:“那今日可好看了。听说老皇帝十分宠幸这位大名鼎鼎的玉城侯,他喝点儿小酒入宫面圣肯定没什么,可若是如意粉发挥了他的作用,怕是近期皇帝都不会看到他了!”

    “那可未必,毕竟人家有一个受宠的贵妃姑母,就算失宠也只能是暂时性的!”叶无惜冷嘲了一句,“算了,师父我们不说他了。您今日跟踪他,有发现他身上的暗纹的秘密吗?”

    “毫无线索!”叶落尘沮丧地摇了摇头,“寻仇路漫漫,无惜你可别着急啊!”

    左玉城顾不得满身酒气,匆忙进了宫。快到承德殿的时候,他向身边的宫人打听:“徐公公,到底是何事如此着急,陛下那里怎么说?”

    作为一个外臣,左玉城显然没有资格提前打听宫中的事,可这徐公公一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二却早就成了他的贵妃姑母的人,问一问也是没问题的。

    徐公公心虚地朝四处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方道:“侯爷不知,今日宫中来了一个猖獗的刺客,青天白日地来到宫中行刺,皇上与贵妃娘娘本来在御花园赏花,可好心情被这刺客破坏了。召您过来,是想让您早日抓住刺客,为皇上分忧!”

    左玉城心下一惊,他没想到居然是有人行刺这样的大事,脚下的步子都快了些许。只是刚刚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不适,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只能选择性忽视。

    进了承德殿,看到皇上威严地坐在龙椅上,左玉城恭敬地下跪行礼,道:“臣左玉城参见皇上!”

    “玉城侯快些起来,来人,赐座!”皇帝陛下大手一挥,差人给他搬来了一张椅子,着他做在下位。左玉城自是千恩万谢。

    “玉城啊,你知道朕今日召你过来所谓何事?”

    “陛下,臣不知!”左玉城自然是知道的,就连皇帝也知道他知道,但是谁都不能点破。

    “太可恨了!”皇帝突然狠狠地拍了身前的书案,“今日竟然有刺客在御林军的层层把守之下,公然闯入了朕的御花园。可恨最后还让他逃了,此人不除,朕在这宫中哪有宁日 ”

    皇帝陛下话还没有说完,左玉城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子,动作之大竟然拖动了椅子,脸色也变得很不自在。皇帝自然被打扰到,他脸色不愉地问:“玉城侯,你这是怎么了?”

    “臣 臣 ”左玉城脸色涨得通红,虽然不欲说出口,却不得不说,“皇上恕罪,臣 臣想出恭 ”

    “ ”

    “ ”

    左玉城的脸色由红转白,他怕是忍不住了。皇帝怕他污秽了自己的承德殿,忙挥手让他出去自行解决,真是败了兴致!怎么往日也不见玉城侯如此没谱?

    到最后,左玉城也没能听完皇帝陛下的话,反而被送去了贵妃那里。这是他的亲姑母,自然比较关怀他,为他请了御医来诊治,可看来看去也只能说一句吃坏了肚子。

    贵妃看着左玉城,说:“玉城啊,天冷了你怎么不知道忌些吃食呢?家里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嘱咐你多添件衣服,叫姑母看了心疼。改日姑母去找了皇上,让他为你赐婚,姑母也算对得起你死去得父母了!”

    “姑母——”左玉城有些着急地说,“侄儿还小——!”

    “小什么小?多少人在弱冠之年便妻妾成群,而你如今二十有五,家中连个可人的侍妾都没有。”贵妃板起脸来,“这事儿就听姑母的。还是你已经有中意的姑娘了?若是真的有了,就带过来给姑母瞧一瞧,我们也不求她大富大贵,若是家世清白,本宫便提携她一把!”

    左玉城大喜,他这样的人从不敢奢求婚姻大事能自己做主,喜欢叶落尘却不敢与她表明心迹,就是怕自己只能让她做个妾侍,委屈了她。可是如今姑母居然给了自己这样的希望。

    “姑母!”

    贵妃掩唇而笑:“呦,这是有了心上人了,什么时候带过来给姑母看一看?”

    “这,还是再等等吧!”左玉城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他每次见到落尘姑娘,除了满心欢喜之外,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畏惧心思在,仿佛与她多说几句话都会亵渎了她一般。这也是他不敢表明心迹的原因之一。

    “那姑母可等着,看看到底那位姑娘是不是仙子下凡,竟然将我骄傲的侄儿迷成了这个样子!”,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一等婢女:女主缺〕〔文明科学系统〕〔偷香窃玉〕〔一往而终〕〔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星空至尊〕〔反转修真时代〕〔系统之至高法则〕〔农门悍女:山里汉〕〔逍遥医圣在都市〕〔别逼我动心〕〔最年轻的好莱坞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