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娃女帝:摄政皇〕〔欺男女霸主〕〔爆笑后宫:皇上爬〕〔腹黑前夫,要听话〕〔养狐为妃:高冷摄〕〔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我的美女特工老婆〕〔萌宠甜心:恶魔少〕〔恶魔男仆霸道宠:〕〔超智慧进化〕〔我的老婆是偶像〕〔饮唐〕〔焚天帝皇〕〔重生之领主时代〕〔修罗神帝〕〔重生最强穿越〕〔隐婚娇妻,太撩人〕〔丹符天尊〕〔透视狂医在山村〕〔你与青春如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4.神秘的胎记
    第四章、神秘的胎记

    下了几场秋雨,这凉意就渐渐浓了。不过叶无惜一日一日练功的任务却在加重,除了每日必须要扎马步走梅花桩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练剑。逍遥剑派毕竟是逍遥剑派,剑法一定要会。

    就是叶落尘,每日也必定要抽出一两个时辰来舞剑。而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叶无惜都会找借口休息,然后捧个水壶在一边看。有时候水都洒在身上了她也不介意,就跟看迷了一样。

    这日叶落尘练完了剑喝水的时候,问:“在看什么呢?这么长时间也不去休息休息?”

    “没有,师父舞剑的时候特别好看。这套剑法叫什么啊,怎么练起来像是有雪花在飞一样?”叶无惜满是崇拜的问。

    “眼力不错!”叶落尘笑着擦剑,“我刚刚练的这套剑法就是飞雪剑,只可惜我练得还不到家,真到了化臻之境,剑气真的可以凝出实体,到时候漫天雪舞完全可以做到。”

    那样的场景叶无惜连想都不敢想,人力岂能定天,做到老天爷才能做到的事呢?可是叶落尘话里话外的自信,好似她真的看到过那样的场景一般,又容不得她不信。

    “师父,你练成过吗?”叶无惜还是把心底的话问了出来。

    “我自然是没有的啊,我还小呢!”叶落尘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难题,“听说创派祖师在本派危难之际用出了最后一招,引得漫天飞雪,吓退了一干敌人。当时祖师的年纪是三十九岁,我还有二十四年呢!”

    “我相信师父一定可以练成。”叶无惜朝叶落尘笑了笑。

    “哇——!”叶落尘突然像发现了天下最猎奇的事一般,捏着叶无惜软软的脸蛋问,“无惜,你笑了欸,你居然笑了欸!”

    叶无惜的笑容僵住了,没有消失,只是僵在了那里,就好像突然卡壳一般。她过了好长时间,才说:“师父喜欢我笑吗?”

    “当然了!”叶落尘点了点头,“笑起来多好看啊,整天板着一张脸做什么?师父又没有欠你钱!”

    “那好,我以后天天笑!”叶无惜说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让人看了就舒心。

    叶落尘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走吧,趁今日暖和,我们去后山那片湖中沐浴吧?省得还要烧水这么麻烦。”

    叶无惜愣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那师父你待我回去拿一些换洗的衣物吧。”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叶无惜已经来山里一个多月了,虽然马步扎得越来越好,下盘越来越稳,可到底只是个小孩子,走路的时候习惯性地蹦蹦跳跳,看起来欢快极了。叶落尘叹了口气,今日自己非要带她去后山沐浴也非有意要冻着她,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叶无惜中毒了。

    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却被人长年累月地下了毒,应该就是在吃食中下的,如果不是遇到叶落尘,如果不是拜入了逍遥剑派门下,那叶无惜绝对活不过十五岁。可毒性猛烈,若要祛毒便免不了要受一番苦,现在叶无惜的体质明显承受不来,除了靠内力提升她的承受力之外,还要想不同的方法淬炼她的体格。

    后山的湖可不是普通的湖,听师父说湖底有一块巨大的寒玉,所以湖水长年冰凉,下水之后虽然刺骨难忍,但是淬体的效果着实不错。

    可是叶无惜完全不知情啊,她看着湖上氤氲的寒气,怯生生地往后退了两步。可是下一刻,叶落尘就上来拉住了她的手,说:“没事,现在不冷。你应该听过一句诗叫‘气蒸云梦泽’吧,如若不是这寒潭温暖,不会有雾气出来的。”

    “ ”叶无惜抬头看了自家师父一眼,心道:我虽然年纪小,可也不是个傻子,你都说了这是寒潭,现在又告诉我那里暖和?

    可是师父好像很执着的样子,叶无惜不觉得自己能违背师父的意思,含泪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溅起了一片水花。叶无惜连衣服我没脱就跳了湖,难不成她还以为身上有几件衣服能暖和些?要知道这湖水透心凉,身上这几件薄薄的衣物紧紧贴在自己身上,难道不是更冷吗?

    “你把衣服脱了!”叶落尘命令道,“这样泡着才有好处,你要实在冷得受不了了,就往我这里来!”叶落尘有内力御寒,寒潭水再冷也无法入侵她半分。

    “师父,我冷!”也就一小会儿,叶无惜打着哆嗦到了叶落尘身边,师父这里的水果然是暖的。

    “你可以再过来一点儿!”叶落尘满意地点了点头,“能撑到现在,真的是很不容易。”

    “师父为什么要我来这里?”叶无惜小心翼翼地问出口,叶落尘不会无缘无故让她来这里受冻。

    叶落尘也不觉得有什么需要忌讳的,直接把叶无惜身上中的毒和祛毒的法子都跟她讲了一遍,说到最后,叶落尘还是好奇地问出了口:“徒儿啊,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一个小娃娃,怎么就有人那么狠心在娘胎里就开始害你?”

    “ ”叶无惜沉默了许久,轻轻浮出水面,露出了自己的肩膀。

    叶无惜的皮肤很白,又有小孩子的娇嫩,只是本来莹白圆润的肩膀一边,却突兀地出现了一大片青色的胎记。叶落尘伸手轻轻探上去,好奇地问:“这是胎记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胎记?”

    “ ”叶无惜脸上难得透露出错愕,她是真的没想到叶落尘居然不认得这个,“这个是胎记,也不是胎记,其实这个是图腾。”

    “图腾?”图腾的含义是什么,叶落尘就是再足不出户也是知道的。从这几次师父犹犹豫豫不肯告诉自己叶无惜的身份之后,叶落尘就猜到了叶无惜的身份不一般,可没想到身份居然这么不一般啊。身上有图腾的人,那得是天底下最最尊贵的人啊,而这天下最尊贵的人家,除了皇家还有谁呢?

    可是叶无惜真的是皇室中人吗?怎么可能呢?遭人追杀,身中剧毒,这怎么可能是皇室的人。除非 叶落尘想到了唯一的一种可能,她爱怜地摸摸小徒儿的头,说:“画上去的时候是不是很疼啊,你说你父母怎么有这个爱好给你画这个呢?好好的还招来了杀身之祸。”

    “???”叶无惜有些发懵,她没想到自己的师父思想如此地——简单,自己都说这么清晰明了了,她居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叶无惜垂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图腾,道:“师父难道没有听说过,本朝高祖在坐上皇位之前乃是个猎户,一日他在深山之中打猎的时候偶遇了一条青龙,那青龙绕着天空盘旋了足足有三个时辰,最后直直地朝高祖非了过来,盘绕到了高祖的臂膀上,从此高祖青云直上,最终黄袍加身,成了皇帝。”

    而此后皇室血脉右肩膀处都有了这样的一个图腾,这成了皇室血脉的象征。之前还有某位皇帝宠爱的妃子生下了一个身上没有胎记的皇子,被查到与人私通,满门问斩的事。

    “我知道啊!”叶落尘不曾行万里路,却是博览群书,这等离奇却又真实存在的事她如何能不知道,“不过你看的话本子是不是仿本?本朝皇子肩上的胎记才是青龙,公主身上的乃是火凤。”叶落尘觉得图腾还是胎记,还没有胎记叫着顺口。

    “ 原来如此。”叶无惜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右肩,笑了笑,说,“那也许我娘亲看的真是仿本吧!师父,不说这些了,我洗好了。”

    “不行!”叶落尘忙按住要出去的叶无惜,指了指寒水那里,“你一会儿还得去那里呆一会儿!”

    “那师父洗完了就上岸去吧,徒儿不怕冷,反而是师父你体寒,不必在水下等我!”叶无惜嘱托了一句。

    “我知道了,这寒潭水可不是冷的一点儿半点儿,你要是受不住了就往岸边来一点儿!”叶落尘又说。

    “知道了!”

    叶落尘在岸上,远远地看着叶无惜——她在湖中冻得嘴唇青紫,却还是不肯到这边来,实在是很有毅力。若她能一直坚持下去,待到毒素除尽之时,一定可以一飞冲天。

    这次叶无惜坚持了有小半个时辰,最后还是叶落尘把人喊上来的。她甫一上岸,叶落尘就忙给她灌输了内力,这么冷要是病倒了可就成了得不偿失。

    “今日回去之后我便会传你一套内功心法,你照着练便是。”叶落尘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若是有哪里不明白,就来问我!”

    “是,师父!”,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独宠小萌妻〕〔腹黑总裁坏坏爱〕〔走路带风命中带甜〕〔鬼片的世界〕〔驭仙魔皇传〕〔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宫女为后〕〔高升〕〔爆笑洞房:狐王,〕〔火炬之光〕〔偷香窃玉〕〔重生八零后:军婚〕〔大犼传〕〔浪子邪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