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名叫恶龙〕〔隐婚天后:帝少,〕〔东晋北府一丘八〕〔海贼之母巢秩序〕〔第一婚宠:老公大〕〔天尊狂少〕〔混子的挽歌〕〔千年财阀启示录〕〔天域帝主〕〔衍神祭〕〔杨广的逆袭〕〔绝命大作战〕〔重生学霸天后〕〔黑夜守护者〕〔我真是狙击手〕〔沙海之云巅之战〕〔情道官路〕〔乱异世〕〔重生之神道至尊〕〔都市之一拳超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捡个徒弟成女皇 2.起来练功
    第二章、起来练功

    师父年轻的时候也是去闯荡过江湖的人,他细细打量了这女娃娃一番,问道:“你怎么出去一日便带回了一个徒儿,她看着像是富人家的小姐,就让你这么随随便便带回来了?”

    这话问的是叶落尘,看的却是那个孩子。叶落尘不知怎的生出来几分护犊子的心,把孩子挡在身后,说:“师父啊,她是富人家的孩子,不过遇到了仇人,连娘亲都被别人杀了,这才拜了我做师父学武功的。”

    “娘亲没了,总还有父亲吧?你随便将别人的孩子弄来,不怕给逍遥剑派招致祸事?”师父很是不赞同。

    “对啊,乖徒儿,你父亲呢?”叶落尘拍了拍女娃的肩膀问了一句。

    谁能想到这女娃娃竟然开始浑身发颤,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咬牙切齿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我没有父亲!”

    叶落尘没想到小孩子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当即把自家还想说些什么的师父拦了下来,道:“师父啊,你问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反正这徒儿我已经收下了,三个响头她也磕过了,你现在当务之急还是看看她的资质能不能做你的徒孙。若是资质不够好,我还得再为她找个小师妹呢!”看这样子,叶落尘是铁了心要收这女娃娃为徒。

    师父无奈,只好伸手从女娃的虎口处往上,一路捏到了蝴蝶骨,一边捏一边点头说:“不错不错,这资质做的徒孙不错!”

    自叶落尘有记忆以来,师父便一直夸她资质好,本来以为自己是真的资质好,可现在看师父怎么看谁资质都不错啊,莫不是他怕打击别人,还是他根本看不出来就是随口这么一夸?

    “资质真的很好吗?”叶落尘十分不信任地自己上手摸骨,还问,“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摸骨呢?”

    “摸骨可不是靠学会的,而是要靠你自己顿悟!”师父说得很神秘,“罢了罢了,既然你已经挑中了一个资质不错的徒儿,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可至少我徒孙的名字得告诉我吧?”

    叶落尘看着低头不语的小徒弟,无声地叹了口气,用了此生称得上最温柔的语调说:“徒儿,你总得告诉你师父我你的名字吧,不然师父可怎么唤你?”

    “ ”女娃娃犹豫了很久,终于抬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墨子钰,我叫墨子钰。”

    叶落尘从未出过山,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可师父那是真真正正闯荡过江湖的人,虽然不曾与朝廷打过交道,可也知道墨乃是当世国姓,看来这个孩子不一般啊。

    “进了我逍遥剑派,之前种种便化作了烟云往事,墨子钰这个名字太过霸道,与我们逍遥剑派潇洒自在的风范不一,我便重新为你取个名字可好?”师父也没经得墨子钰同意,自顾自道,“你便随了你师父的姓,叫无惜吧,往事无惜,你便安心在这里练功成长,凡事都等大了再说。”

    “无惜谢师祖赐名!”墨子钰,不,现在应该叫叶无惜了,她对新名字很满意,又朝师祖磕了三个响头。

    叶落尘在一边看着,知道自己这个徒儿是保住了。方才在山谷上头她早就看穿了,小徒儿就是为了报仇才想着认自己做师父的,她肯定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不过没关系啊,小徒儿看得上自己武艺高强,将来一定会崇拜自己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好了好了,跟师父走,师父帮你找个屋子住。”叶落尘心里高兴,脸上就带出了笑意。

    看着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叶无惜有些看痴了,师父真的好美啊,尤其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就好像是山间的花都开了一样,漫山的春景都比不上这样一个笑容。

    “谢谢师父!”

    逍遥剑派曾经也是风光过的,房子不少,可是最近这些日子门派里只剩叶落尘和她师父两个人苟延残喘维系着门派的传承,能住的实在没有几间。等叶落尘带着叶无惜走遍了所有屋子之后,她终于承认往日是自己太过懒散,才导致除了自己和师父的房间别的地方都积满了灰尘,瞧这样子,别说住人了,光进去一趟就能出来打好几个喷嚏。

    叶落尘为难了,她看着小徒弟,道:“无惜,要不今日你便跟为师住一个屋子吧?现在时辰不早了,我们明日再来打扫如何?”

    叶无惜只点了点头,也看不出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是第二日叶落尘要去打扫屋子的时候,她抱着师父的腰,面无表情地说:“师父,我不要自己一个人住,我怕鬼!”

    “ ”叶落尘无奈地捏了一下她的脸,心道:就你这面无表情的样子,要不是看你长得可爱,鬼都被你吓死了好吗?鬼也很委屈的啊。不过既然徒儿说了害怕,叶落尘只好说:“那我就勉为其难接着跟你一起住吧!”

    叶无惜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原来师父跟自己住真的只是勉为其难啊。

    叶落尘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面无表情连笑都不会笑一下的人,会把委屈表现得那么明显,看得她都愧疚了,觉得自己欺负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实在太不应该,只好将人搂在怀中,说:“师父乱说的,我其实也怕鬼,有你陪我睡最好不过了。”

    叶无惜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攥住了叶落尘衣服上一枚突出来的小花,这或许是她在表达自己的高兴。

    “师父你对我真好!”叶无惜在心底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闭上眼在叶落尘怀中睡了过去。

    “你怎么又大晚上过来了?”

    叶落尘敏捷地从窗户翻进了师父的屋子里,不客气地找了个地儿坐下,问:“师父,你跟我说说,无惜她到底是有什么大不了的身世啊,你还给她改个名字?”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将来你自会明白。”师父还卖了个关子,“就为这一句话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师父房里来?多大的姑娘了怎么就是不知羞?”

    本来叶落尘没问出个结果都要走了,可一听这个话立马就坐回了椅子上,还像模像样地从自家师父的茶壶里倒了一杯茶开始喝,边喝还边评价:“茶是好茶,可就是有些凉了。师父,你每次都喝凉茶,好茶叶都被你糟蹋了。”

    师父气得吹胡子瞪眼,说:“大半夜的你跑过来气我,喝着我的茶就闭上你的嘴!”

    “是是是,喝完茶我就闭嘴。”叶落尘临走之前又说了一句,“师父,现在已经不能算是大半夜了,再有一个时辰就到了练功的时候了。”反正师父年纪大了,就不必再费尽心思去睡。

    “ ”

    一个时辰能做什么?如果是白天的话可以做很多事,至少叶落尘可以靠着自己一目十行的本事看一本不算薄的话本子,也可以抄录半本师门传下来的武功秘籍,甚至还可以躺在藤椅上晒一个时辰的太阳。可是这会儿都月落乌啼了,到处是一片黑黢黢的,她能做什么?

    要不把小徒儿叫起来开始练习基本功?小徒儿的样子一看就是没吃过什么苦的大家小姐,虽然年纪尚小还有一定的可塑性,可是不狠下心来苦练是绝对不可以的。打定了主意的叶落尘就一个闪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叶落尘刚要动手把叶无惜给戳醒,就发现她的睡姿不太正常,双手叠在胸前,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如果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她甚至在瑟瑟发抖,就好像冬日里没了母兽在身边的幼兽一般看起来十分可怜。

    看到这个样子的叶无惜,叶落尘也无法说明白自己心里到底什么感受,她自小便在逍遥山里长大,只见过自己的师父一个人,就算从话本上看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却到底没有真正见识过人世百态,自然不会懂得自己生出来的这份感情叫做同情怜悯,这个孩子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可怜。

    叶落尘最终还是将人戳醒了,与其她睡得难受自己看了也不舒服,不如赶紧起来练基本功。若想真正习得上乘武学,那都是花了苦功夫的,想自己当初,从三岁开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一日扎马步就几个时辰,无论风霜雨雪,从未曾间断。她师父曾说过她天资极高,十五岁之龄,当世鲜有敌手,这未尝与她的勤奋努力没有干系。

    “做 做什么?”叶无惜被叫醒之后,用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才看清楚眼前的人,“师师父?”

    “怎么睡一觉还结巴了?”叶落尘轻轻敲了敲她的头,说,“快起来吧,我们去练功!”

    “练功?”叶无惜朝窗子看了看,天分明还黑着。

    “对啊,既然拜入了我门下,就要守我的规矩。快些起身,我去外头等你!”叶落尘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跟一个六岁的娃娃说话是不是太冷酷了,毕竟她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

    “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一等婢女:女主缺〕〔文明科学系统〕〔偷香窃玉〕〔一往而终〕〔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星空至尊〕〔反转修真时代〕〔系统之至高法则〕〔农门悍女:山里汉〕〔逍遥医圣在都市〕〔别逼我动心〕〔最年轻的好莱坞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