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450、疯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嬷嬷反应最快,轻声的解释:“老夫人这是病糊涂了!”她的话音还没落,院里传来了吕婶的大叫声:“来人啊,快来人啊了!”

    同时008也喊道;

    萧明珠没有迟疑,冲进了正屋里,她瞧见如嬷嬷蜷缩在地上,额头上有处窟窿,血一个劲地往外冒;许老夫人仿佛对如嬷嬷的惨状视而不见,正举着拐杖朝如嬷嬷身上一阵乱打,眼中尽是疯狂,甚至还有发泄后的雀跃;而吕婶努力地想在不伤到许老夫人的前提下,把如嬷嬷救出来。

    萧明珠快步上去,一把抓住拐杖微微一用力,就把拐杖夺了下来。许老夫人见拐杖被夺,气急败坏,指着萧明珠的鼻子就骂:“你这个该死的扫把星……”

    萧明珠哪里还愿意听她那些伤人的话,将拐杖往旁边一丢,屈指在许老夫人的脖后轻轻一压,许老夫人只觉着浑身无力,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这时,她才恢复些了理智,看到如嬷嬷的惨状后,尖叫着倒在了榻上,一个劲叫道:“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做的,我想打杀的是明姐儿的,明姐儿你怎么不去死……”

    六老太爷等人也赶到了门口,见到被吕婶和商嬷嬷扶起来的如嬷嬷那个惨样,再看到身上沾了不少血痕的许老夫人,听清了她嘴里的那些咒骂萧明珠、自我辩解的话,一个个目瞪口呆!

    六老太爷大叫道:“疯了,真是疯了!”

    “老太爷们让一让,太医来了。”忠伯正好领着太医赶到。

    太医进屋,先给许老夫人扎了针,待许老夫人晕眩了过去,他这才替许老夫人把脉。在这其间,萧明珠让吕婶将如嬷嬷送回后罩房,并且让知夏过去替如嬷嬷看伤。

    太医很快就替许老夫人“诊断”完毕了,他严肃的冲萧明珠道:“萧大姑娘,老夫上午就说了老夫人思念萧将军心切,神智已经有些不清了,可不能大意。伤了个把下人是小,要是老夫人伤了自己,那就不好了,上午老夫留下的方子,让人去煎药吧!”

    好吧,这话说得够明白了,大家都懂,许老夫人这是彻底的魔障了,往后只能静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许老夫人骂了,在场的那些族人没有一个人开口询问,许老夫人还能不能好。

    萧明珠当然明白上午太医留下的那两张方子是做什么用的,据知夏说那是静心安神、调养滋补身体的,可是却加了几味不伤身、却会让人常年虚弱无力,成日昏睡不醒、甚至说话都会含糊不清的药材。

    她本想不要用这么下作的手段,看来,还是她的心不够狠啊。

    她同意了:“吕婶,让人去照方子煎药。”

    六老太爷厚着脸皮充长辈:“明姐儿,你祖母真的替你父亲订下了许家女?你放心,这件事她说了不算,族里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相信许家人不会如明姐儿一样,认定怀恩还有“生还”的可能性,只是想着借怀恩的死讯还没有确定之前,给许家女一个名份。将来要是证实了怀恩出了事,许家女也能“坚贞”的抱着牌位过门,成为怀恩的填房,名正言顺把持将军府。

    大嫂还真是疯了,为达目的连脸面也不要了!

    许家人一贯自称为清贵门第,竟然会答应让嫡女给死人做填房。

    萧明珠正想打发他们离开,见六老太爷提起这个,含糊的道:“祖母现在说的话不可信,这件事未必是真的。”

    六老太爷碰了个软钉子,一点怨言也不敢有,反而笑道:“万事有族里替你做主,别怕。”

    萧明珠简单明了:“我自有主张。”

    萧明珠让忠伯把六老太爷他们几个去远远的见一眼祺哥儿他们几个。六老太爷们也见好就收,一个个开心的走了。

    至于许老夫人病不病,关他们什么事!

    见六老太爷他们走了,萧明珠也想离开,吕婶匆匆出来:“姑娘,老夫人醒了,想要见您。”

    萧明珠只问:“药喝了吗?”

    吕婶摇头:“老夫人不喝。”

    “那就灌吧。”萧明珠说得风轻云淡。

    吕婶一怔,应了一句“是”,转身回了屋,许老夫人看着她身后没有萧明珠的身影,失望地道:“她呢?”

    吕婶没答话,端过药碗:“老夫人喝药吧。”

    “我问你,明姐儿呢。”许老夫人想要起身,可是身上根本就没有力气。

    吕婶也不与她废话,拿了个勺子,熟练的撬开了许老夫人的嘴,强行将一碗药给倒了进去。许老夫人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一下子喝进了大半碗。她想闭嘴将药吐出来时,吕婶捏住了她的鼻子,又将剩下的都给喂了进去。

    许老夫人呛得半死,指着吕婶:“你,你……”

    吕婶麻利端着空碗走了,也没忘锁上房门。

    屋内,只有许老夫人一个人独自躺在屋内,她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只觉着屋子里静得可怕。

    她以为自己会生气,会愤怒,会绝望,甚至会害怕……

    可是都没有……

    也许是刚才如嬷嬷血淋淋倒在她面前的那一幕对她的冲击太大了,眼下她倒是真的平静了。

    这些日子的所发生的事,一件件清晰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曾经是将军府的老夫人,有儿,有孙女,也有下人的敬重。

    现在呢?

    她依旧将军府的老夫人,却仿佛被所有人都唾弃了。

    她还记得明姐儿刚回府时,对她的恭敬和亲近,那时,她对明姐儿也是有几分欣喜的,什么时候,她渐渐就变了心思呢?

    是自己怨明姐儿没有护着许翩然、怨明姐儿没有亲近许家的时候?

    是担心明姐儿不能嫁一个好人家,替怀恩拉拢一门强而有力的亲家的时候?

    还是在怀恩出事之后,自己担心几十年前的一幕会重演,就对明姐儿步步紧逼的时候?

    越逼越远,越来越无法收拾,以至于到眼下这个地步。

    她怎么会想到,再替怀恩订下许纹呢?

    将来,她到了九泉之下,如何去面对怀恩?

    她该听如娘的劝的,她不该这样的固执偏执的。

    “如娘……如娘……”许老夫人动了动嘴,却只吐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的眼角流下了懊悔的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给宫少撒个娇〕〔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荒岛丛生〕〔原始生存守则〕〔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医妃妖娆:摄政王〕〔向往的生活:超级〕〔一夜闪婚:偏执老〕〔皇婚〕〔朋友的妈妈雪姨小〕〔千亿集团继承人〕〔神医毒妃:傲娇王〕〔林家有女异世归〕〔一妃难求:冷傲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