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1285、再次得逞
    “公主……”郭附马只觉得头皮发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简单的判断觉着刚才应该只是一个意外。且不说他与金灵芝只是头一次见面,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金灵芝向他投怀送抱的地方;退一万步讲,金灵芝即使对他有意,也不会挑在四妹妹的灵堂、当着三妹妹的面做出勾引他的事来。

    至于金灵芝故意在夷安公主面演出这一出的可能性,也飞快地被他给排除了。终究不是金灵芝故意来找的他,而是他不放心金灵芝见四妹妹,才主动跟过来的,刚刚也是他一时心急,动手拽了她一把在先。

    夷安公主本来瞧见那一幕就气得浑身发抖了,瞧见他这急着不知如何替金灵芝开脱的样子,更是觉着他理亏心虚。那一瞬间所有的血气都往头顶上冲,脑子里也嗡嗡的,什么都想不了,更别提做出判断了。

    她原本是听到下人说本源来给郭四吊丧了,才匆匆赶来的。她对那天的“小意外”还心有余悸,害怕本源与郭家人接触,更害怕本源会说出什么她不想让郭家人知道的事儿,于是才想着尽快过来赶本源离开。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赶来后,看到的却是这一幕。

    真假?意外?阴谋诡计?

    一切在郭附马的慌乱表情中,她都不想听了。只知道眼前的金灵芝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恶梦,她只想快快清除掉的恶梦。

    她推开郭附马,冲上去对着本源扬手就是一巴掌。

    本源早在推开郭附马的时候,就故意退到了郭四的棺材边上,她还特意挑了个比较好的位置站着。夷安公主这一巴掌正合她意,她顺着那一巴掌的力量,直接栽进了棺材里,然后用这具身体所能发挥出来最快的速度,将唇覆到郭四的嘴上,然后猛吸了一口。

    那将一大口的气运咽下去之后,本源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后脸对脸的压在郭四的身上装晕,实际上她的嘴还借着抬起的胳膊遮掩,与郭四的贴在一起,不停的吸取着郭四体内的气运。

    若是以前,她不敢这么大胆吸取旁人的气运,她怕身上的气运积累到一定的程度被天道发现。

    可是她发现至尊就在身边之后,除了仅存的那些理智外,其它的顾及都被她给抛开了,整个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没有气运,她一但被发现,就只有被天道抹杀和被至尊控制的下场;但有了气运,她也许还有翻身,或者逃离的机会。

    她别无选择,只能一条路的拼杀下去!

    见本源栽进了棺材里,灵堂里的人都吓呆了,尤其是郭附马,他快步冲到棺材边上,伸手就要将本源拉出来。

    郭附马急切的举动,刺疼了夷安公主,她用力推开郭附马,大叫着:“怎么,你心疼了?”

    听到本源那尖锐刺耳的惨叫嘎然而止,像是被吓晕过去了。郭附马稍稍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思应对夷安公主:“公主,先救人,回头我再与你解释。”

    说完,他也心存了顾及,没有自己再动手的意思,而是回头吼灵堂里的下人们:“还楞着做什么,快把金姑娘扶出来!”

    本源有些着急,她还没有吸完郭四的气运,只希望夷安公主那个神助攻能再帮她一把。如她所愿,夷安公主大声一喝:“本宫看谁敢动!”

    灵堂里的下人们,一个也不敢动了。

    附马他们惹不起,公主更加惹不起了。

    郭附马急得不行了,只得匆匆解释:“公主,这只是一场意外,若是金姑娘有个好歹,回头我们如何向金家交待?”

    “若她有个好歹,我就把她给你聘回来做二房,如何?”夷安公主恨恨地盯着他,眼睛里都要冒出火花来了。

    郭附马楞住了,他不敢置信纳看着夷公安主。要从知道要尚主的那天起,他就死了要纳妾的心思;哪怕夷安公主至今没能有孕,还闹出这一出出的事来,他也没往纳妾那方面想过。没想到,今天这话会由夷安公主的嘴里说出来。

    一种双手捧上的心,却被人丢在地上践踏的痛楚涌了上来,他整个人也冰冷了许多:“若是公主所愿,那我听命就是。”说着,他直接退后了三四步,远远的离开了棺材,由着夷安公主面对眼下的混局。

    夷安公主那句话只是气话,说完她自己也当回事儿。可她没想到郭附马说不接招就不接招了,一付袖手旁观的冷漠样子。

    这下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让人去救金灵芝,那不是等于她低头认错吗?可是不救,金灵芝有个好歹,她真要帮附马将金灵芝聘回来吗?

    场面一下子就僵住了。

    本源借着这空隙,直接将郭四的气运吸食到只剩下一层薄层,这才满意的将眼睛一闭,彻底的装晕不动了。

    得了消息的郭老夫人和郭二夫人赶到后,夷安公主才顺水推舟,让人将本源从棺材里扶出来,再唤人去请了大夫。

    郭老夫人看着气呼呼,还不敢罢休的夷安公主,脸都气白了。她不认为郭附马的举动有什么错。当时就算是她在场,也不会让金姑娘靠近四姐儿的。

    四姐儿假死的事儿牵扯太大,府里只有几个人知晓,因夷安公主现在的情绪不稳定,他们一致决定先不要告诉她,待四姐儿离开了京都,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再说。

    谁知,夷安公主就闹出这么一场来。这冒失的举动,简直就把郭家推到刀锋上。

    夷安公主什么也听不进去,也没给郭老夫人她们什么好脸色。

    被抬进客房的本源在几个嬷嬷们掐人中掐虎口的急救下,见好就收地“苏醒”了过来,她脸色苍白无血色,整个人如同受了惊的小兔子栗栗发抖,一再叫嚷着要回家。

    夷安公主见她只是“受惊过度”,意识还是清晰的,松了一口气,就不顾郭老夫人的阻拦,让心腹嬷嬷迅速的将本源送回了金家。

    郭老夫人气得仰倒,看着什么也听不进去的夷安公主,才挤出一句话来:“公主不要忘了,您现在也是郭家人。郭家不好,您也好不到哪儿去。”

    夷安公主不以为然。

    当晚,郭四姑娘的灵堂里,风吹倒了油灯,着了火,郭四姑娘的“遗体”没有被抢救出来,直接烧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给宫少撒个娇〕〔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荒岛丛生〕〔原始生存守则〕〔我在绝地求生捡碎〕〔向往的生活:超级〕〔医妃妖娆:摄政王〕〔朋友的妈妈雪姨小〕〔一夜闪婚:偏执老〕〔皇婚〕〔禁欲总裁,求放过〕〔千亿集团继承人〕〔神医毒妃:傲娇王〕〔光明出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