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44章 老鼠人的正确用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久农庄。

    一只肥硕的老鼠,正跟着一只小老鼠,带着众鼠穿梭在附着一层薄雪的荒土上。

    很快,那只带路的小老鼠停在了田埂旁边,站在一搓冻得梆硬的灌木旁,朝着大鼠吱吱吱地叫着,满脸委屈和受伤。

    “是这里吗?”

    肥硕的大老鼠懒洋洋地说了一句人话,脑袋凑上前去一瞧,瞧见了藏在灌木丛下面透气的眼儿,于是两只前爪一顿乱刨,很快将一只还没睡醒的土拨鼠从洞里刨了出来。

    被揪出来的土拨鼠一肚子的火,正要看是哪个蠢东西打搅了自己冬眠,紧接着便被眼前的大脸盘子吓了一跳。

    啊啊啊!

    这啥玩意?

    没等它反应过来,那只肥硕的大老鼠便一巴掌挠上去,对着它脑袋一顿咣咣乱锤,打得它晕头转向。

    旁边的小鼠们见状,兴奋地叫好,在那吱吱吱地乱叫,像极了花果山上的小猴子们。

    强人所难听不懂那些“同类”们在说啥,但它能感觉到这些老鼠应该是在给自己喝彩,于是打的更卖力了。

    一秒记住.42zw.cc

    这下可苦了那只土拨鼠。

    一开始它还想反抗,但很快便发现自己无论是体格还是力量,都根本不是这一米高的大老鼠的对手,于是只得滚在雪地上翻着肚皮,吱吱吱地求饶。

    “服不服?嗯?问你服不服?”

    强人所难按着它的头,呲着门牙,嘴里发出危险的恐吓声。

    “啾啾啾!”那土拨鼠翻着肚皮,不敢再反抗,只顾着求饶。

    看来是服了。

    读懂了那眼神,强人所难心满意足地松了爪。

    不过这土拨鼠叫起来的声音咋跟狗一样?

    是游戏设定吗?

    强人所难一只脚踏在了土拨鼠的肚皮上,睥睨周围众鼠,也不顾他们听不听得懂,气势十足地说道。

    “这家伙,现在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以后就是我的小弟了。”

    “还有谁欺负你们,带我去找它。”

    “大角鼠替你们出头!”

    看着耀武扬威的大老鼠,众老鼠吱吱吱地欢呼,献上崇拜。

    虽然它的叫声奇怪了点,像那些该死的人类,但这不重要。

    对它们来说,这头丑陋的畜生,就是这一代的最强者。

    谁能战胜它,谁就是它们的王!

    那只土拨鼠委屈极了,本来睡得正香,莫名其妙就挨了新春的第一顿打。

    这是鼠干的事儿吗?

    简直不讲武德!

    就这样,老鼠大军再加一员,上次进来的是只变异的松鼠,这次混进来的是只土拨鼠。

    走在二十多只小鼠的前面,强人所难带着它们,耀武扬威地从刚刚堆起来的田埂上穿行而过,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是他最近发现的方法。

    驯服这些小畜生们其实很简单,只要把它们打服了就行,打的它们露出肚皮,打到他们求饶。

    动物的世界里,拳头就是王道,其他废话说再多也没用,说了那些老鼠也听不懂,反而觉得它鬼叫声吵闹。

    瞧后面几只母鼠的眼神。

    何止是崇拜,简直眼里有光!

    回想起自己刚进游戏时的待遇,强人所难不禁在心中感慨。

    哎,还是异种的世界单纯。

    人类玩意儿,die!

    正在犁地的玛卡巴子,发现了田埂旁的老鼠们,正准备感谢大自然的恩赐,忽然认出来带头的那只肥老鼠是强人所难,于是松开了放在腰间的手,笑着调侃道。

    “难兄,你在干啥呢?”

    “没事做来帮我耕地啊。”

    强人所难白了他一眼。

    “滚蛋,没看老子正忙呢。”

    玛卡巴子笑着说。

    “靠,你忙个锤子,天天找老鼠打架,猴年马月能觉醒?”

    “你不懂,”强人所难抬了一下鼻子,得意洋洋的说道,“看我后面那群,都是老子新收复的小弟,牛不牛皮?”

    玛卡巴子嘿嘿一笑说。

    “牛逼!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挡我短镰刀一梭子。”

    哪怕是变异老鼠,高到人小腿一半的那种,一枪没带走,两枪也送走了。

    变异老鼠的战斗力基本等同于变异蟑螂,这俩都是废土上最弱的异种了,比鬣狗还弟弟。

    毕竟鬣狗被饿极了,还能捕猎啃食者。老鼠被饿极了,只能和蟑螂搏命了。

    强人所难一听,连忙警告他说道。

    “我警告你哈,你可别这么做!它们可都是我的宠物!”

    玛卡巴子嘿嘿一笑说。

    “我就逗你玩呢,怎么可能真动手,不过你最好还是给它们做个标记,要不被别人当野怪杀了。”

    “嘶……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

    强人所难立刻把这事儿给记了下来,以后得给他的小弟们身上做个记号。

    他好不容易攒的老鼠。

    可不能让人当野怪刷了!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

    强人所难一直在长久农庄西边的荒地上游荡,仗着自己的体型巨大,以大欺小,专挑比自己个头矮的土拨鼠和田鼠打架,做任务的同时顺便招揽下小弟。

    偶尔碰到两个不服气的,直接匕首插进肚子里。

    是的。

    老鼠序列和其他一种序列不同,没有胼手胼足的debuff,用起工具来一点儿不比其他玩家弱。

    他甚至找蚊子定做了一只鼠人专用拳套,上面带着钢爪,可比他原来的爪子要锋利多了。

    被干掉的刺头,直接成了小鼠们的食物。

    这些老鼠可不忌口,甭管是同类还是什么,只要是能吃的东西他们都吃,绝不浪费。

    每当这时候,强人所难都会慷慨地站在一旁看着。

    虽然身体变成了老鼠,但他果然还是受不了吃这种“野味儿”。

    更别说是生吃了。

    当然,这一整天并非一直都那么顺风顺水,在往西边深入的时候,他和他的小弟们碰上了一只饥肠辘辘的变异鬣狗。

    春天到了。

    饥肠辘辘了一整个冬天,异种们也要开始捕猎了。

    这头畜生明显饿了一整个冬天,瞧见了这么多小家伙,眼睛都冒绿光了。

    好在强人所难的腰上别了把手枪,把那只鬣狗给崩了,真要是近身肉搏,以他一米的个头以及拉跨的属性面板,还真不一定能打赢。

    看着打赢了鬣狗的头儿,众鼠又是一阵崇拜,接着扑上去饱餐了一顿。

    强人所难则是取出了干粮,坐在了田埂边,一边看着自己的部下们大快朵颐,一边跟着啃了起来。

    老鼠们吃饱了之后,围在尸体旁边打着饱嗝,吱吱吱地开始了饭后活动。

    有吵架的,有打架的,还有抱成一对的,好不热闹。

    望着那些精力旺盛的小弟们,强人所难的心中忽然有种丰收的喜悦。

    “不容易啊。”

    摘下圈在肚子上的vm看了眼,任务要求收复十只老鼠。

    很明显自己已经超额完成了任务。

    想必管理者大人应该会好好嘉奖自己吧!

    不过就在这时,强人所难忽然犯了愁。

    现在才二三十只老鼠倒还好,等以后数量多了,光靠自己打猎肯定养不活。

    而指望这些老鼠们自己去打猎更是扯淡,这些玩意儿和蟑螂都能打个五五开,碰上鬣狗这种生物直接被按着捶。

    别看数量多,它们其实都是群乌合之众,这一下午就没出过手,唯一的作用就是撑撑场面了。

    正常情况下老鼠该怎么活?

    当然是啃人类的粮仓。

    可他能啃长久农庄的粮仓吗?

    显然不能。

    管理者不只是npc,还有gm权限,能把人直接“遣返”。

    这可不是刷个血条啥的。

    违反服务器规定,能给他把网线都拔了!

    况且一个人只有一个号,就算没有这么多规矩,他也不舍得去得罪其他玩家,把自己的名声给搞臭了。

    不能啃自家人的粮仓,那就只能霍霍别人家的粮仓了。

    强人所难不禁抬头,踌躇满志地望向了北方。

    或许……

    他应该向管理者大人申请一台存档用的休眠舱。

    ……

    就在强人所难寻思着,该怎么从管理者那儿骗一台休眠仓的时候,不远处正在开垦中的农田上,玛卡巴子正坐着拖拉机,兴奋地踩着油门。

    只见那拖拉机的后面,挂着一长排的耙,将土连着薄薄一层雪一起给翻了起来。

    “哈哈哈,卧槽!这玩意儿也太好用了!”

    这不比模拟农场牛逼多了?

    站在旁边的小萌新,笑呵呵地说道。

    “我说吧,照我这么改一下,肯定比你们之前那个好使。”

    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是改进了下拖拉机后面的耙,但耕地的效率却翻了一倍不止。

    至于原先蚊子做的那个耙,估计是直接从网上搜来的,在已经开垦过的农田上好使,但碰上开荒就没辙了。有时候拖着拖着就卡住了,或者抓地不牢实,浮在雪地上打滑。

    照着他的意见一改,原先的问题立刻解决了。

    站在一旁的蚊子,一脸惊喜地说道。

    “卧槽,还真管用!大佬,你是干啥的啊?”

    不好意思一笑。

    “我种烟的。”

    蚊子还没啥反应,开着拖拉机的玛卡巴子整个人都惊了,差点儿把拖拉机开田埂上去。

    “卧槽?!种大烟?!你说的那个种烟正经吗?”

    老虎连忙说道。

    “你可别乱说话,什么种大烟,我是正儿八经烟草公司上班的。”

    “牛逼!”

    玛卡巴子一脸羡慕。

    烟草公司上班?

    那怕是得不少钱吧。

    蚊子同样一脸羡慕,不过羡慕的点却在不同的地方。

    “这也太爽了,在烟草公司上班是不是有抽不完的烟?还能随便抽那种无牌的?”

    老虎忽然一脸惆怅。

    “哎,说多了都是泪。刚入行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直到后来当上了评吸员,天天抽,一天好几包连着抽,抽完了还要写报告,你就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了。”

    玛卡巴子:“卧槽?还有这好事?”

    老虎翻了个白眼。

    “好个锤子啊!我那段时间看到烟都想吐好吗!”

    事实证明,把爱好变成工作并不一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蚊子好奇问:“大兄弟,你的肺还好吗?”

    老虎叹了口气。

    “还行吧,后来转岗了,现在每天的工作就和烟农打交道,天天往田里跑,倒也挺轻松的。”

    玛卡巴子好奇问。

    “你们烟田有多大啊?”

    老虎想了想说。

    “具体不方便说,不过我负责的那个项目,几万亩是有的。”

    玛卡巴子:“牛逼!”

    蚊子:“666”

    难怪懂这么多。

    这也太强了!

    ……

    另一边,贝特街以北,五环线边缘。

    狂风、夜十还有老白和戒烟,正带着刚进游戏的孤狼兄弟扫楼。

    智力系升级不易,尤其是前期,三个点的力量别说射箭和投矛了,跑两步都得喘气,这也是游戏初期不少队伍不愿意带智力系的原因。

    效率低是小事儿,关键是拖后腿啊!

    这就要命了。

    除非是那些动手能力特别强的玩家,可以走生活职业路线,否则升级还是有些难度的。

    不过,有大腿带就另说了。

    短短一天的时间,孤狼的等级就从lv0跳到了lv1。

    这升级的速度简直像坐上了火箭。

    照这个速度升级,不出意外,四天上lv3一点问题都没有,搞不好可能三天就冲上去了。

    刷怪的时候顺便再做个探索资源点的任务,挂个拾荒者职业做捡垃圾任务,把贡献刷到公民,攒个两三百银币轻轻松松。

    到时候直接上vm,再买把pu-9冲锋枪,有条件还可以再配个魔鬼丝缝制的防弹衣什么的,基本上就有自保能力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行人带着搜刮到的东西,从废弃的高楼里撤了出来。

    今天的收获还算不错。

    搜刮到的东西加上任务奖励,人均收益都在100左右。

    当前这个版本,如果不打仗的话,日常能有这个收益已经很高了。如果不是带新人的话,其实老白他们的收益还可以更高一点。

    最近新开的远溪镇猎场,听说有死亡爪,不少高玩都跑那边开荒去了。

    通过vm确认了一眼任务完成进度,方长看向孤狼说道。

    “前三级升级还是挺快的,三级之后就开始慢了。”

    孤狼感慨说道:“这游戏也太肝了。”

    老白深表认同地点了点头:“确实有点肝,我在13级已经卡了快两个星期了。”

    夜十叹道。

    “你这还算比较好的了,我感知系,自从到了11级,进度条就像卡住了一样。”

    戒烟:“哎,听着你们凡尔赛好难受,还没觉醒的孩子要哭了。”

    狂风忽然开口说道:“也许得挑战更高的怪才行。”

    夜十:“比如?”

    狂风:“变种人之类的。”

    夜十惊了:“卧槽,这难度也太高了吧?”

    老白忽然轻叹一声:“如果方长在就好了。”

    狂风:“确实,这家伙对版本的理解无人能出其右,有他在的话,咱们升级速度肯定能再快一截。”

    夜十一脸羡慕道:“这狗东西,一个人吃独食也太淦了!”

    老白笑着说:“他这家伙运气一直挺好,你忘了咱以前玩吃鸡,他把把落地98k那会儿么。每次阿光搜了一堆破烂,他都满配了。不扯淡了,马上天要黑了,咱赶紧回去吃个饭就下线吧。明晚依旧是七点钟上线,到时候努努力,争取带着咱们孤狼兄弟一天冲上三级。”

    夜十:“好嘞!”

    狂风:“收到。”

    戒烟:“欧克!”

    看着热情的大伙们,孤狼一脸感动。

    “好兄弟,谢谢你们!”

    老白笑着说:“谢个啥,这话就见外了!”

    戒烟:“就是,以后咱仰仗你的地方还多着呢!”

    夜十嬉皮笑脸说道:“要不先帮咱把砖厂改良下如何?砖头的需求越来越大了,我们的订单都排到下个月底了。”

    从不欠人情的孤狼教授,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

    “好!兄弟们放心!”

    “等一会儿下线了,我就想想办法!”

    ……

    夜色渐晚,前哨基地北门。

    白银之爹抓着好哥们儿的胳膊,一把鼻涕一把泪,从门口追到了门内。

    “好兄弟,我就开个玩笑!给个机会,我下次再也不敢啦。”

    白银之剑无情地甩开了他的手。

    “奏凯!我好不容易相信你一次,你却让我输的这么彻底。”

    白银之手:“焯!”

    疗养院的门口。

    吃饱喝足了的小玩家们,正排队回巢,广场上一片吵闹。

    排队的鸦鸦双手合十,表情虔诚地祈祷。

    “策划大大在上,希望今天的水费不要涨价了。”

    排队的藤藤斜了她一眼。

    “是你太磨蹭了吧,正常情况下十分钟绝对够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嗷,不过藤藤的话——”

    藤藤的脸瞬间涨成了红色,踮起脚捂住了她的嘴。

    “好了好了,你可以不用再说话了!”

    鸦鸦:“呜呜呜!”

    一旁玩家兴奋地起哄。

    “说下去!说下去!”

    “鸦老板加油!别放弃啊!”

    虽然前哨基地的“存档点”现在也有百来台休眠舱,浴室最近也装了水管和丐版太阳能,但大家果然还是想回避那所里洗澡。

    哪怕宏观调控的水价一直在涨。

    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就算玩家们也想留在地表,上线还方便些,但奈何休眠仓的数量不够,每天那100台都是爆满。

    如果想存档,又没抢到舱位,还是得回避难所里。

    哪怕楚光已经将生产休眠舱的黑箱,资源配置调到了最高优先级,并且安排了专人按按钮,确保全天候不间断开工,休眠舱的库存仍然存在着不小的缺口。

    理论上,想要满足所有玩家的上下线需求,至少也得900台休眠舱。

    况且,就算是黑箱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运转不停。

    不想把设备给弄坏了,一天怎么也得休息两三个小时。

    正想着复活点的事情,抱着小柒下了电梯的楚光,朝着避难所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他忽然瞧见一只灰不溜秋的大老鼠窜到了自己前面。

    低头一看,原来是难兄。

    楚光用关爱的眼神看着他,语气温和地说道。

    “有什么事吗?”

    大老鼠鞠了个躬,语气恭敬的说道。

    “尊敬的管理者大人,我已经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务!”

    楚光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浮起惊讶。

    这么快?

    调取了几名玩家vm的行动记录和无人机航拍照片,楚光很快发现这家伙确实没有吹牛。

    甚至不但是完成了任务,而且还超额完成了!

    楚光的表情略微有些微妙。

    他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这段时间太忙,还没想好奖励啥,于是想了一会儿之后,轻咳了声开口道。

    “你做的很好。”

    “能够获得异种的职员,对于我们的事业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帮助。”

    “除了银币和贡献之外,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奖励吗?不妨说说。”

    强人所难一愣,心头顿时狂喜,连忙说道。

    “大人,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希望您能给我一台休眠舱!”

    楚光奇怪地看了这家伙一眼。

    “休眠舱?你要那东西干什么。”

    强人所难一脸严肃地继续说道。

    “我想去北边!比远溪镇更远的西洲市!那儿没有其他玩家的干扰,而且在敌人的地盘上没有规则的束缚,我可以更轻松地滚雪球,团结当地的老鼠,壮大鼠人的力量!”

    卧槽?

    这个主意不错啊。

    听完难兄的话之后,楚光眼睛一亮,但还是谨慎地提醒道。

    “休眠仓的功率是1kw,你还得为它准备一台发电机。将这些设备运到西洲市可不容易,你得想清楚了。”

    强人所难严肃说道:“请您放心,这个我会解决的!”

    他已经在蚊子那儿订购了一台“地狱吐息”,大不了再订购一台小一点儿的木柴发电机。

    等地上的积雪再薄一点,他立刻就可以出发!

    楚光点了点头,不再说啥。

    “那行,明天你去长久农庄找卢卡,他会给你一台休眠舱。”

    “另外,我再交给你个任务。你去卢卡那里领一只无线电台,带着它前往我们正北边的西洲市,在那里架设通讯基站。”

    “这个任务很关键,请务必慎重。完成之后,你可以在西州市一带自由活动,届时我也会不定期给你安排新的任务。”

    强人所难大喜说道。

    “谢谢您!尊敬的管理者大人,我一定会好好使用的!”

    休眠舱算不上什么牛逼的技术。

    等存档点的休眠舱足够了之后,楚光有考虑过允许玩家购买休眠舱,搬进自己盖的小房子里。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

    眼下资源有限,集体的利益高于一切,公共设施的资源配置永远是第一优先级。

    毕竟这关系到绝大多数玩家的游戏体验。

    带着小柒回了管理者办公室,楚光坐在了办公椅上,转动椅子看向了办公室一侧的墙壁。

    墙上贴着许多块屏幕,这些都是殷方用vm改出来的。

    十六块小屏幕组成了一块大屏幕,上面呈现着一张地图,地图上闪烁着密密麻麻的小绿点和蓝点,汇成了一张玩家与npc的分布图。

    其中没有vm的玩家,也有无人机标记的历史位置。

    通过这张地图,楚光能很轻松的掌握,哪个区域有多少玩家,应该分配多少任务,和功能型npc的比例是多少,需不需要多派几个人过去。

    让楚光欣慰的是,这一批新进游戏的小萌新们,比他预期中的还要充满干劲。

    一共三百人,竟然有一半投入到了开荒大军中,并且其中九成以上都是力量系。

    还有一半虽然没去开荒,但也被拉去传火了,跟着大佬们在隧道里面肝进度,或者去五环线边缘扫楼。

    那里的啃食者们就像蚂蚁一样多,不但是天然的练级场,而且还可能搜集到丰富的资源。

    总共三百名萌新里面,楚光重点关注的玩家有两个。

    一个是。

    另一个就是那个汪教授——或者说。

    前面那个小玩家,楚光在论坛上已经盯了很久了,经常见他和其他与玩家的交流种田的经验,而且经常晒照片。

    楚光观察了一段时间后,立刻在他的后台做了标记,等到了需要种田的版本,二话不说把他拉了进来。

    而这位老虎兄弟也确实没让他失望,一进来就把蚊子和81号钢铁厂生产的两台拖拉机给改良了。

    现在耕地的效率,比以前足足快了一倍,可以说帮上大忙了!

    后面那个汪教授,对于楚光而言纯粹是意外之喜。

    这位教授上个星期才加进牛马群,楚光窥屏的时候得知,他是狂风的同事,而且还是机械工程与自动化设计领域的教授。

    对于这种教授级的预约玩家,而且还是应用领域,楚光同样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给他做了标记,纳入alpha1.0版本。

    老虎选的是力量系。

    而这位孤狼兄弟则是和狂风一样,选的都是智力系,八成是后者教他选的。

    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位孤狼还在跟着牛马小队练级,暂时没有在游戏中展现出自己的专业水平,但楚光并不着急。

    想要改进一个地区的生产力,首先得对这个地区有着足够的了解。

    非洲办厂还得先做调研呢,更何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楚光对这位汪教授现在的节奏很满意。

    如果他一上来连这里的状况都没搞清楚,就噼噼啪啪一顿指点,反而会让楚光感觉到头疼。

    “不错!”

    “不愧是我选中的人!”

    调取vm上的行动纪录过目了一眼,楚光脸上露出了愉快的表情,有种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

    “看来alpha1.0版本的运行状况良好,新玩家已经正式进入游戏的主线。”

    “接下来,避难所的核心工作就剩两个了!”

    一个是菱湖.北岸的大开发,一个是新工业区的招商引资。

    吸引李斯特进来办厂只是个开始。

    让这家伙尝到点甜头,很快会有更多有实力的行商,带着多余的设备和人才跑过来。

    再加上来自东海岸的商队,只要自己能够为他们创造一个稳定的发展环境,他们自己就会把钱送上门来。

    假如未来某天,404号避难所万一和巨石城发生冲突,自己手里也会多一张可以打的牌。

    当然了,能合作自然是最好的。

    打一架虽然能一夜暴富,但长远来看,收益还是比不上种田来的稳。

    “固态氢电池至少也是个d+级技术,根据其化学能储存及利用方式,搞不好甚至可能有c!”

    “虽然比不上包含有多项b级技术以及少量a级技术的金属氢电池,但比起现实那边的‘老办法’还是要强不少的!”

    “搭配从117号避难所弄到的黑箱,情况乐观的话,应该能在两个版本之内,让大部分lv10的智力系玩家用上神经连接设备,让外骨骼在玩家中的普及率达到8%,在警卫队中的普及率达到15%!”

    现在玩家的数量多了,楚光在做决策的时候,得更多地从整体的角度出发,减少局部的微操。

    让某一个玩家拥有某一件装备,对于避难所的整体实力提升很小。

    只有当某件装备在玩家群体中占有一定的比例,才能体现出这件装备对于避难所整体实力的影响。

    而生产力,就是一切的关键。

    不得不说,这个春天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就在楚光正规划着避难所的未来的时候,小柒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将他从白日梦中拉了回来。

    “主人。”

    楚光:“怎么了?”

    小柒小声接着说道。

    “虽然小柒不想打搅您闭目养神,但您派往巨石城和红河镇的两名小玩家,有新的消息了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