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四合院之我郭大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空间福女好种田〕〔一辆房车,套路井〕〔面壁者:从球状闪〕〔签到黑科技房车和〕〔率土之新王崛起〕〔从木叶开始逃亡〕〔麻衣诡相〕〔悬剑峰上有剑仙〕〔道诡异仙〕〔星武耀〕〔在火影练吸星大法〕〔都市逆天仙医〕〔穿越后,我和夫君〕〔重生东京泡沫巅峰〕〔重生之我真不是股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37章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夜。

    楚光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虽然记不起来梦的具体内容,但隐约残留的既视感却告诉他,八成又是什么光怪陆离的噩梦。

    说真的。

    楚光有时候觉得,自己平时之所以苟了点,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原因,和那些梦有关。

    梦真实到一定程度,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这次又是什么死法?”

    嘴里嘀咕了一句,楚光从床上坐了起来。

    八成是连日的操劳和锻炼有了成效。

    功夫不负有心人。

    他又升级了。

    首发

    【

    id:楚光

    基因序列:管理者

    等级:lv.16→lv.17

    ——基本属性——

    力量:17

    敏捷:11→12

    体质:16

    感知:12→13

    智力:15

    】

    医学实验室。

    躺在扫描床上的楚光,看着呈现在面前的属性面板,脸上浮起了一抹惊喜的表情。

    好家伙。

    这次居然加了两个点!

    记得之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1点感知1点敏捷,强化了对危机的直觉和反应能力。

    至于天赋,仍然没变,还是“野性本能”和“心灵威慑”这俩。

    前者的全属性提升效果,配合动力装甲和氮气动力锤,能在短时间内打出成吨伤害。

    后者在审讯的时候非常好用。

    除此之外,在楚光的印象中,好像也就新玩家刚进游戏时的过场动画,能有机会用一下。

    看着17%的进度条,楚光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期待。

    距离第二次觉醒只差三个等级。

    也不知道基因序列的第三阶段,会解锁什么样的天赋。

    “你的dna很不稳定。”

    站在终端机旁边的赫娅,给正在兴奋头上的楚光泼了一盆水。

    食指和拇指捏着下巴,那白皙的脸上写满了困惑。

    如果不是那絮絮叨叨的样子,让她看起来有些神经质,鹤发童颜的她应该会是个美人。

    可惜了。

    再加个无口的属性,这张sssr卡就完美了。

    “按理来说不会这样。”

    “基因的表达应该是一个稳定的过程,就算是人工干预,也很难在如此短的时间,连续多次对表征形状做出调整。”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调整’竟然发生在截然不同的方向上!”

    打断了她的碎碎念,楚光直入正题道。

    “直说吧,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赫娅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很难定义好坏——”

    懂了。

    是好事儿。

    楚光点了点头。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

    见楚光对自己的判断并不感兴趣,赫娅的脸上浮起了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膀。

    “你开心就好。”

    ……

    前哨基地西门口。

    这里是警卫队的靶场,以及关押待审犯人的牢房,同时也是管理者大人圈养死亡之爪的地方。

    听到棚子外面的脚步声,蜷缩在干草堆中的死亡之爪,微微卷起了褶皱的眼皮。

    人类的气息?

    不……

    也有熟悉的味道。

    琥珀色的瞳孔轻轻移动,在门口众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最终停在了一道奇怪的身影上。

    那是一只蜥蜴。

    这家伙的身上裹着奇怪的布料,穿的像个人一样。除此之外,背上还扛着一口散发着热源的大锅。

    里面是煮着什么东西吗?

    它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家伙。

    不过……

    太弱了。

    站起来才两米多点,还没自己的尾巴长,这种小不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拳头大的鼻孔喷出“嗤”的一声鼻息,那略带嘲讽味儿的招呼声,吹走了几片干草。

    粗长的尾巴换了个方向围成一个圈,那死亡之爪兴趣缺缺地合上眼,继续打盹去了。

    站在门口的众玩家面面相觑。

    这反应……

    和他们计划中的不太一样啊。

    他们原本还以为,垃圾君和这家伙能有共同语言来着。

    夜十:“刚才那个表情……”

    方长:“我好像看懂了。”

    狂风:“心疼垃圾兄。”

    “淦!你心疼个毛线球啊!”捡垃圾99级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就说没用吧?你们还不信!”

    这玩意儿又不是熊!

    是死亡之爪啊兄弟!

    不去统计母巢那种论外的话,这玩意儿在废土上好歹也算是食物链顶端的异种之一了。

    理性分析,至少80级!

    而自己,才刚刚到8……

    跟着一起凑热闹的蚊子,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眼中写满了困惑。

    “不对劲啊,这畜生看到管理者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老白表示认同地点了点头。

    “没错,我见过一次……这畜生老实多了。”

    何止是老实。

    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简直都快吓尿了好吗?

    当然,也没准是动力装甲的缘故。

    看着那种无处下嘴、吃了硌牙的铁疙瘩,但凡智商正常一点儿的畜生都得慌。

    更不要说是在重伤的情况下。

    蚊子看向了垃圾君,表情狐疑地继续说道。

    “会不会是你太弱了?”

    听到这句话,捡垃圾99级鼻子都气歪了,嘴里骂骂咧咧道。

    “你特么才弱!你个小老六,等级还没我高!”

    wc真有蚊子:“滚蛋!老子已经lv7了好吗?”

    捡垃圾99级:“呵呵,鶸!”

    wc真有蚊子:“%¥#@!”

    俩人吵了起来。

    牛马群的众人对此早已司空见惯,所以完全没有当一回事儿。

    摸着下巴思忖了片刻,方长试着分析道。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异种玩家的生殖功能存在缺陷,导致第二性征不明显。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夜十说的,你现在等级太低,在这头死爪看来太弱,就和它种群中的幼崽一样。”

    狂风:“……看来用垃圾君勾引死亡爪的方法没用了吗?”

    夜十忽然灵机一动,脑洞大开地说道。

    “会不会是因为没有?”

    “要不我们给它安个假的试试?”

    空气微妙的安静。

    众人都愣在了那里。

    老白:“卧槽?”

    狂风:“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方长:“嘶,你这个小天才。”

    捡垃圾99级:“滚啊!!!”

    就在牛马群的小玩家们,拿着垃圾君做实验的时候,站在疗养院三楼的楚光也在远远地看着。

    从基因的角度来看,垃圾君的dna确实与死亡之爪有着不少相似之处,甚至可以说除了大脑构造近似于人之外,身体的其他部分就是以死亡之爪为蓝本设计的。

    或者至少出自同一个源头。

    然而遗憾的是……

    那只母死爪,似乎对垃圾君不感兴趣,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可惜了。”

    “看来垃圾君的魅力还不足以征服那头死亡爪。”

    是因为太小了吗?

    楚光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他的避难所里似乎还有只老鼠?

    相较于废土上其他变异老鼠而言,那只大老鼠的体型明显要比它们大的多。

    如果能驯服几只甚至几窝老鼠的话……

    楚光的眼睛瞬间亮了。

    “卧槽!”

    “搞不好这个面板数据看起来很弱的序列,其实很牛逼?!”

    想到这儿,楚光顿时坐不住了,立刻打开了vm,编辑了一条任务,给兄弟发了过去。

    这任务的名字一听就不简单,哄一哄小萌新应该没毛病。

    至于奖励。

    除了银币和贡献点之外,给个特殊成就应该不过分。

    至于成就的名字叫什么,楚光暂时还没想好。

    反正也不着急。

    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还是个未知数呢。

    等那个小玩家完成了再说也不迟。

    ……

    坐落在森林边缘的远溪镇,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宁静。

    站在木头堆成的路障旁边,胸前挂着“刀片”突击步枪的掠夺者,打了个哈欠。

    后半夜到早晨的这班岗是最难熬的。

    不只是困,还有饿。

    真的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袭击吗?

    这个点儿除了他们这些站岗的人困的不行,其他人可都精力旺盛的一批。

    “这雪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化?”手中拎着一条狗链的掠夺者,百无聊奈地说道。

    “不知道,在北边的话得等到二月初去了。”

    “南边也许会少一点,兴许下周?或者下下周?”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哈哈哈,巧了,我也是!”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是个人都懂得笑容。

    甚至不只是人。

    就连趴在俩人旁边的鬣狗,都呲着牙发出了兴奋的喘息。

    大概昨天的时候,他们听说黑蛇的人已经从天水市南郊出发,挥师南下进军清泉市北郊。

    那家伙可是个狠人。

    从北到南一路征战,可以说是连战连捷,焚毁的幸存者聚居地用一只手都数不过来,掳掠的财宝更是堆成了小山。

    否则首领大人也不会赏赐他一辆坦克。

    他们现在只担心一件事儿。

    那就是清泉市北郊的幸存者太不经打。

    别等他们到了北郊之后,连口肉汤都喝不着了。

    那才是真的难受!

    就在俩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时候,东侧的森林边缘,忽然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人影。

    两名掠夺者立刻警觉,慌忙将手中的枪上膛打开保险,指向了远处走来的那一行人。

    “站住!停在那里别动!”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一行人停住了脚步。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人,扯开嗓门喊了一句。

    “我们是黑蛇的人……我是他麾下的百夫长钢牙。”

    黑蛇的人?

    百夫长?

    听到这句话,俩掠夺者顿时愣住了。

    黑蛇不是在南边吗?

    他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

    已经打完了?

    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对,俩人也不敢耽搁,立刻分出一人向营地里跑去。

    没过一会儿,那个回去报信儿的掠夺者,又小跑了回来。

    “你们谁是钢牙。”

    “狮牙大人说,他要见你!”

    先前那个喊话的男人站出来说道。

    “我就是,带我过去吧。”

    那掠夺者连忙点头。

    “请随我来!”

    穿过戒备森严的营地,钢牙跟随着那名掠夺者哨兵的脚步,来到了狮牙的营帐内。

    屋子里放着一只火盆,地上铺着一张熊皮。

    坐在木椅子上的狮牙,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从门口走进来的那人。

    “……你是钢牙?”

    牙氏族很大。

    叫钢牙的人至少有十个。

    他从来没见过这位族人,只觉得他这身破烂的装束,实在是像极了拾荒者,完全不像嚼骨部落嫡系氏族该有的样子。

    “我正是,大人。”

    钢牙单膝跪在地上,额头微微俯下。

    狮牙俯视着他,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沉声说道。

    “你既然在黑蛇的麾下,为何不随他一起征战清泉市的北郊,而是跑到了我这里来。”

    钢牙的脸上浮起了一丝苦涩的表情。

    “黑蛇大人在省际公路口遭遇了北郊幸存者的伏击,我们拼死抵抗,但奈何我们的敌人数量庞大……枪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至少上百枚炮弹落在了我们的阵地上。”

    “我们不得不向西转移,且战且退,遁入树林之中。经过一番交战,我们双方都扔下了上百具尸体……”

    “黑蛇大人下落不明,他周围的四只百人队几乎全灭,其余五只分散在周围的百人队也联络不上,我们只能冒死穿过树林,来您这里汇合。”

    营帐内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与诧异。

    除了一个人。

    “上百枚炮弹?!你确定?!”

    伯尼眼睛死死地盯着单膝跪地的钢牙,咄咄逼人地追问道。

    “还有,伏击你们的到底是多少人?”

    能在短时间内倾斜上百枚炮弹,至少也得十门炮吧。

    打死他也不相信,北郊一个破幸存者聚居地,能造的出来十门炮!

    而且那种土炮弹对军团的十号坦克有什么用?如果是高爆弹的话,连一层皮都刮不掉!

    “千真万确,大人,如果我有半句虚言,您可以把我的头砍下来。”

    钢牙低着头,低声诺诺说道。

    “至于人数……我不清楚,但听从前线跑出来的弟兄说,至少也有四只千人队!”

    狮牙和伯尼的脸色齐齐一变。

    四只千人队!

    怎么会有那么多人?

    狮牙怒道。

    “你在开玩笑吗?整个北郊加起来有四千人?”

    哪怕把老人女人小孩全算上,也凑不出来这么多人吧?!

    整个北郊没有什么富庶的幸存者聚居地,都是些百人规模的小村子。

    稍大一点的幸存者聚居地,得再往南边走,深入危机四伏的城区,直到进入三环边缘。

    这些情报,早在他们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掌握了!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恐怕是巨石城的人出手了。”

    伯尼表情沉重,继续说道。

    “没想到他们的战斗力居然这么强,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狮牙咽了口唾沫,脸上罕见浮起了不知所措的表情,看向了自己的参谋。

    “我们该怎么办?”

    伯尼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怎么办?我不知道。”

    “如果黑蛇与我们会合,两只千人队兵合一处,说不定还有一线胜算。但现在,我们得独自承担所有风险。”

    狮牙陷入沉默,十指紧紧扣住了椅子扶手。

    一只千人队!

    有装甲皮卡,有坦克……甚至还有重炮以及来自“火炬”的支持。

    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斗经验,黑蛇麾下的部众都堪称是精锐。

    然而就这样一只精锐部队,居然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便被全部歼灭。

    毫无疑问。

    攻克清泉市的北郊,已经超出了他能力的范围。

    站在一旁的伯尼,瞥了一眼陷入沉默的狮牙,压低了声音说道。

    “雪化之后,搞不好他们会主动出击,我的建议是……战略转移到西洲市。”

    “你的意思是撤退?”狮牙愤怒道,“我们在这里准备了一整个冬天!一场仗没打就走,你让氏族里的其他人怎么看我们!他们会嘲笑我们,认为我们是懦夫!”

    信奉杀戮与战争的掠夺者以强者为尊。

    嚼骨部落更是如此。

    弱者不配享用战利品,这不仅仅关乎他在氏族中的名声,更关乎他在部下们眼中的威望。

    猜到了狮牙会这么说,伯尼心中叹息之余,继续说道。

    “我们并不是一场仗也没打,而且这也不能算撤退,我更愿意称之为战略转移……为了未来的胜利保存实力,养精蓄锐。”

    “您也听到了,他们有四只千人队,十门以上火炮,以我们现在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啃下这块硬骨头。”

    “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和装备,否则只会重蹈黑蛇的覆辙。”

    “如果有谁认为我们是懦夫,那就让他们来好了,我们可以和他们交换。”

    狮牙沉默了。

    该如何选择,他的心中其实早有答案。

    只是不愿接受罢了。

    “撤……”

    在说出这个字的时候,狮牙感觉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空了一样。

    他在这里浪费了两个月甚至三个月的时间,甚至还折损了一只百人队。

    结果换来的却是如此屈辱的结局。

    他发誓。

    等他的铁蹄再次踏入这里,定要将这里的人杀到绝户!

    站在一旁的伯尼,心中松了口气。

    虽然先前那番话有危言耸听的成分,但显而易见,如果连黑蛇都吃了败仗,他想不出来自己有任何获胜的理由。

    微微颔首,他轻声说道。

    “明智的选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