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四合院之我郭大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空间福女好种田〕〔一辆房车,套路井〕〔面壁者:从球状闪〕〔签到黑科技房车和〕〔率土之新王崛起〕〔从木叶开始逃亡〕〔麻衣诡相〕〔悬剑峰上有剑仙〕〔道诡异仙〕〔星武耀〕〔在火影练吸星大法〕〔都市逆天仙医〕〔穿越后,我和夫君〕〔重生东京泡沫巅峰〕〔重生之我真不是股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33章 这么多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钢牙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撒豆子般的枪声,从对面的雪坡上传来,子弹嗖嗖嗖地在天上乱飞,如雨点一般的落在他们周围。

    两道雪坡隔着至少六七百米,没有专业的瞄具想打中人不容易,但架不住数量密集。

    上百只步枪几乎同时开火,一时间打的他们措手不及。

    短短数个呼吸,就有四名掠夺者中弹倒地,从雪坡上滚了下去,其余的人只能仓促还击。

    然而无奈的是,他们的位置实在太糟,半只队伍在半坡,只有一半在坡顶。

    再加上又是逆光作战。

    朝着西边儿望去,一大坨夕阳挂在天边,整片雪坡像镀了一层金,越往坡上越难看清。

    钢牙连对面有多少人都数不清楚,只觉得暮色中至少两只百人队向他冲来,茫茫雪原上到处都是人。

    “头儿!前面好多人!”

    “他们在向我们推进!”

    首发

    “大角鹿神在上,请赐予我妖怪的力量与神鹿的敏捷……”

    “该死,他们到底有多少?!”

    “整个北郊的人都来了吗?!”

    周围一片混乱。

    知道此刻不宜恋战,钢牙当机立断,大声喝道。

    “往北边撤!”

    “冲进树林里!”

    从森林中横穿是个冒险的决定。

    树林中的积雪会比平原上更厚,还有可能撞见变异棕熊、雪狼这些吃肉的异种。

    原本按照他的行军计划,他们将沿着森林的边缘向西前进,然后穿过清泉市北部的废墟,绕开学校旧址,向北前往远溪镇。

    但谁想到他们刚刚摸到森林边上,就撞上了这么多人!

    钢牙此刻的心情简直就像哔了狗一样。

    众多十夫长接到命令,立刻招呼部众朝着北边跑。

    远远地望去,只见那白芒的雪地上,两百多个人追着一百二三十个人跑,那场面就像是赶鸭子一样。

    只不过那接连不断地枪声,可比赶鸭子刺激多了。

    “站住!”

    “别跑!”

    “前面的贼子,可敢停下与我一战?”

    “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淦!妈的,这帮狗东西跑的真快!”

    后面的人叽里呱啦地在喊,前面的人也在叫,然而谁也听不懂谁说的是什么。

    追着百夫长的脚步,河狸惶恐地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明晃晃的刺刀在雪中泛着白光。

    还隔着四百米!

    这些人都已经把刺刀给插上了。

    他们都是疯子吗?!

    “我们到底是在和什么样的对手作战……”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铁膝气喘吁吁道。

    “不知道,如果可以,我再也不想回来了。妈的,我们就应该去东边,把这个烂骨头丢给狮牙他们去啃!”

    “话说你们听到之前的爆炸声了吗?我感觉他们至少有十门炮……”

    “东北边至少一只千人队,现在至少又有两只百人队追着我们,整个北郊加起来有这么多人吗!”

    “疯了,疯了!”

    听着部下们的胡言乱语,钢牙根本没空去搭理他们。

    总算是摸到了森林的边缘,他这才松了口气。

    回头望了一眼雪地上留下的十几具尸体,钢牙的心中一阵肉痛,咬着牙把头扭了回来。

    “朝着正北方向跑!”

    “我们在远溪镇集合!”

    这一路上怕是有不少人会掉队。

    不过比起被那些幸存者们俘虏,能逃掉总归是好的……

    ……

    “可恶,让这群坏人给跑了!”

    眼看着那十只小队消失在树林中,跑到树林边缘的尾巴,将枪拖插在雪里,扶着枪管气喘吁吁。

    明明只差一点就追上了!

    奈何地上的积雪实在太厚,有的地方埋到小腿,有直接埋到了膝盖甚至是大腿,根本跑不起来。

    尾巴不禁想起了肉肉。

    要是她的熊在这儿就好了!

    等待了一会儿之后,斯斯和其他玩家们从后面追了上来。

    “阿尾,你还好吗?”

    “尾巴还ok,就是可惜还差一点!”

    看着沮丧的尾巴,斯斯抬头望了一眼前面的森林,无奈道。

    “enmm……毕竟他们连流程都不走,直接就开始跑了。”

    这些人都苟成这样了,追不上也是没办法的事。

    前面那个穿着外骨骼的npc不也没追上吗?

    看那个警卫队副队长停在了森林边缘,朝着森林里面开了几枪,便撤回来了。

    看样子,他应该是不打算追进去了。

    斯斯用鼓励的语气说道。

    “不过,阿尾今天很棒哦。”

    听到夸奖,上一秒还有些沮丧的尾巴,嘴角忍不住地往上一扬,得意地说道。

    “开玩笑,尾巴超勇的好不好!”

    斯斯莞尔一笑。

    “……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说给我看看?”

    “???你不对劲嗷。”

    ……

    在森林中赶了一阵路,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钢牙才放慢了逃亡的脚步,将部下集合了起来。

    看着稀稀拉拉的五十个人,他的心头不禁微微一沉。

    虽然会有人掉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没想到掉队了这么多。

    喘着气的河狸走上前去,向百夫长提出了建议。

    “……弟兄们已经很疲惫了,再继续走下去,恐怕会有更多人掉队。那些追兵没有追上来,我提议在这里扎营,休息到天亮再继续赶路,也好等一等掉队的人。”

    另一名十夫长铁膝也附和说道。

    “我也赞成……晚上的气温太低了,赶路太危险了!”

    天黑什么东西也看不见,鬼晓得雪里藏着什么东西。

    若是继续走下去,恐怕没几个人能活着走出这片森林。

    钢牙寻思着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扎营。”

    听到这句话,众人们纷纷松了口气,精疲力尽地靠在了身旁的树上。

    所有人都很疲惫。

    一些人甚至站着睡着。

    搓着冻僵的手,一名掠夺者颤抖着说道。

    “好想生一堆火……”

    众人听见这句话,脸上纷纷露出苦涩的表情。

    生火?

    在这儿?

    疯了吗?

    虽然那些幸存者们似乎没有追进森林,但他们并不认为,那些人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也许猎人就在附近,只等一个松懈的机会,便冲上来割断他们的喉咙。

    即使是休息,不少人也都紧绷着神经,手握着和冰块一样冷的枪,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夜色渐渐深沉,月光洒在树林中,周围静悄悄的。

    陆续有走散的弟兄找了过来,但找回来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人仍然没有消息。

    现在只能祈祷他们还活着,能够走出这片森林,顺利的抵达远溪镇与他们会合。

    钢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愁容,这是他自从跟随黑蛇的脚步南下以来,第一次对未来感到了迷茫。

    就在这时,黑暗中传来淌过雪地的声音,他立刻抬起枪口指了过去。

    钢牙低声喝道。

    “谁。”

    钢牙的周围,一只只枪紧跟着举了起来。

    “是我!别开枪!”

    黑暗中,一人高举着双手走了出来,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了紧张。

    看清那张脸,钢牙松了口气,将抬起的枪口压了下来。

    “自己人。”

    羽。

    之前是他的部下。

    虽然冬柳营地一战中惜败他们的对手,但其本人实力不俗,而且还是个觉醒者。

    先前从清泉市撤出之后,羽被黑蛇调走,带在身旁作为百夫长培养。

    没想到俩人再见面,却是以这样的形式……

    钢牙收起了枪,看着他道。

    “你不是在黑蛇那儿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虽然知道多半是凶多吉少,但心存侥幸的他还是问了句。

    羽的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

    “全完了。”

    “除了几个跑掉的,剩下的人全完蛋了。”

    钢牙还没说话,一旁的河狸便着急地说道。

    “全完了?!怎么可能……600多号人,就算是抓也得抓一会儿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无法相信的表情。

    钢牙的此刻的表情也是一样,怎么也无法相信这句话。

    运气再怎么差,哪怕丢掉了所有补给,逃掉两只百人队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到了远溪镇,他们便可以重振旗鼓,重新团结在黑蛇的旗帜之下。

    然而,在听到了河狸的话之后,羽脸上的苦涩却是更浓了。

    沉默了片刻,羽回忆着数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缓缓开口说道。

    “火在燃烧,至少10枚炮弹……也许是20枚,落在了我们的阵地上。然后他们开始冲锋,四面八方都是哨声,我们只能往北方撤,然而情况很快变得更糟。”

    “他们的车在雪地上开的飞快,像雪橇一样,我们的装甲皮卡完全陷在了雪地里,一个接一个被摧毁。”

    “自动步枪,机枪……还有一种枪管很长,能打穿钢板的长枪,他们的火力很猛,刚打起来我们便死伤惨重。”

    “甚至不只是火力,他们用斧头和刺刀和我们贴身肉搏,我们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众人的脸上渐渐浮起一丝惧怕。

    往常都是他们主动发起白刃战,用燃烧弹和投掷物逼迫守军离开掩体,然后刺刀冲锋。

    这样比较节省子弹。

    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打法比他们更凶残的……

    仍然无法相信这些话,河狸急忙问道:“那个大家伙呢?我们不是有那个……叫坦克的玩意儿吗?”

    他们能打爆装甲皮卡,总不至于连坦克也能打爆吧?

    羽摇摇头。

    “被炸了。”

    短短三个字,让周围的空气僵硬的就像被冻住了一样。

    一旁听着的众人,纷纷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被炸了?

    那个几十吨的大家伙?

    钢牙的神色微微动容,忽然回忆起了之前在中部地区劫掠的时候。

    当时他们遇上了麻烦,一座幸存者聚居地久攻不下。

    当地人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门炮,在攻坚的过程中他们死伤惨重。

    直到后来,他们的千夫长黑蛇,从首领那儿弄来了一辆坦克。

    炮弹轰在那辆坦克身上,就像挠痒痒一样。

    那原本令人绝望的防御工事,在那钢铁履带的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他们毫不费力地便捅穿了过去,将守军屠戮殆尽。

    而现在,居然有人告诉他,那个不可一世的钢铁怪兽被炸了?

    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能把它给炸了!?

    “……围攻我们的至少有两只千人队,这些幸存者很可能得到了巨石城的支援。”

    “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狮牙也不是。”

    “盯上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更严重的错误是,我们居然以为能在冬天结束这场战争。”

    两只千人队!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脸上不再只是惧怕,而是能用肉眼看见的恐惧。

    钢牙同样神色凝重。

    忌惮之余,他想不明白。

    如果这些人真这么强,一个多月之前何故与他打的难解难分?

    钢牙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为了支援遭到围攻的先头部队,只带了一只百人队。

    虽然鏖战一天没有讨到好处,但好歹也灭了他们一队精锐。

    当时他对这一带幸存者们的实力评价并不高,撑死了能凑出两只百人队。

    如果再给他多点人,他甚至用不着黑蛇大人出手,自己就能把这儿打下来。

    然而现在,从前线逃下来的人却告诉他,围攻他们的人足足有两支千人队!

    这才一个冬天,战斗力直接加了个0,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生孩子不需要时间吗?

    这膨胀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钢牙沉吟了半响说道。

    “……我们必须尽快去到远溪镇,将情报告诉我们的友军。”

    他和狮牙算是同族,都是牙氏族的人,狮牙应该不至于为难他。

    河狸、铁膝等一众十夫长面面相觑了一眼,没有敢说话。

    老实说,在听到了羽的描述之后,他们一点也不想去远溪镇。

    他们只想离开这里,从河谷行省的南部逃走,离这里越远越好……

    ……

    省际公路的入口。

    装满物资的车队已经被转移到了地势相对较高的公路上。

    虽然途中爆发了一场遭遇,但柳丁率领的增援部队,还是赶在天黑之前抵达了前线。

    这里的战争早已结束。

    玩家们甚至捡来石块、木柴生起了火,在公路上清出一片空地,煮起了土豆。

    不少玩家既是战斗职业玩家,也是生活职业玩家。

    比如西红柿炒蛋。

    作为早期版本便加入游戏的元老级玩家之一,他不但是个厨子,而且还是一个体质系的觉醒者。

    把枪往旁边一靠,捡起雪洗了洗手,便拎着锅和锅铲开始做饭了。

    临时营地上食物的香气弥漫,玩家们又闲不住,一时间热闹的像过节。

    被拴在一旁的战俘们一个劲儿的咽着唾沫,但又不敢要吃的。

    很快俩玩家捏着鼻子走过去,将一只盛满营养膏的桶丢在了地上。

    “吃吧。”

    虽然营养膏被冻得像冰块儿一样,但那些俘虏们丝毫不嫌弃,差点儿没为几口吃的打起来。

    几名玩家站在一旁看着,闲聊着说道。

    “说起来,咱们抓的俘虏最后都被送去了哪?”

    “长久农庄好像有个监狱,我记得前哨基地也有个。”

    “那么小的监狱能装得下这么多人?”

    “怎么可能所有人都住屋子里,我听说菱湖北边儿好像盖了个劳改营,估计会送去那里开荒吧。”

    “挖土豆吗?刺激。”

    另一边。

    被解救的奴隶们,也分到了一些口粮和生活用的树枝和柴。

    柳丁从他们之中挑选了几个会做饭的,在空地上支起大锅煮粥。

    一般热乎的粥进了肚子,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新的主人似乎不坏。

    没把他们吃了,甚至还给他们热乎的东西吃。

    不少人开始对未来的生活产生了希望。

    小跑着来到了柳丁的旁边,吕北立正行了个军礼。

    “报告!统计完成,解放奴隶一共488人!战俘共计257人!”

    加起来将近七百号人。

    柳丁点了点头,伸手在耳麦上按了下,将前线的情况汇报给了指挥部。

    随后指挥部那边下达了指示,原地休整半小时之后立刻上路,将所有物资和战俘带往长久农庄,解放的幸存者转移至临时庇护所。

    “你去通知一下我们的士兵们,半小时之后启程。”

    吕北干净利落道。

    “是!”

    说完,这位少年便朝着玩家们的方向小跑过去了。

    传达完管理者的指示,柳丁看向了旁边那些被解救的奴隶们。

    488个人。

    其中青壮年居多,七成男性,三成女性,几乎没有老人,更没有一个孩子。

    这显然不是正常的年龄结构。

    显而易见,只有一种可能。

    “……这帮畜生。”

    看了一眼不远处争抢着营养膏的战俘们,柳丁在心里骂了一句,转身朝着卡车的方向走去了。

    他需要发布任务,招募会开车的玩家,把缴获的卡车开回去。

    其余的人只能步行了。

    包括他自己。

    ……

    “已经没事了,坏人已经被我们赶跑了。”

    头顶的猫儿轻轻晃动,蹲在雪地上的芝麻糊,安慰着哭泣的女孩。

    不远处。

    背着狙击枪的夜十,还有狂风俩人,总算是从北边走了回来。

    “mmp,我怎么感觉这一仗我又打酱油了?”

    看着骂骂咧咧的夜十,削着土豆的方长随口说道。

    “没,你的情报很管用,干的事儿也很符合侦察兵的定位。”

    夜十:“哎,话是这么说,可老子等了两天,全程没开一枪,这合理吗!”

    连那群小菜鸟们都打了一仗!

    方长笑了笑说。

    “那不正好,省下来的子弹都是你的了。”

    当前版本下,派系之间的战争,任务开始前会发子弹,没打完可以留着。

    这也是不少玩家喜欢拼刺刀的原因。

    开枪可能打空,两枪没中就是血亏,不如上去肉搏,一般的掠夺者根本不是对手。

    不过最近倒是少了。

    任务收益一涨再涨,子弹还是那个价,士兵职业还打九折,物资倒是没那么匮乏了。

    有时候省子弹纯粹是习惯,倒也没人刻意去抠了。

    夜十翻了个白眼,蹲在旁边捡了个土豆,也跟着削了起来。

    带的干粮都吃完了,他这会儿饿的不行,只想快点吃上一口热饭。

    “老白呢?”

    方长随口说道。

    “现实中有点事儿,战争分数出来之后他就下了,人现在躺卡车上呢。一会儿我还得把他扛到存档点去,你俩也来帮我一把。”

    夜十嘿嘿一笑。

    “啊这……老白这么信任我的?”

    狂风瞅了他一眼。

    “你想干什么?”

    夜十坏笑着说:“嘿嘿,没什么,就是在想是给他画个胡子还是怎么的。”

    方长翻了个白眼。

    “能不能有点出息。”

    狂风轻咳了一声说:“你确定要破坏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吗?咱都有白天有事儿的时候。”

    一听到这儿,夜十顿时怂了,讪讪一笑说。

    “呃,我就是开个玩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