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30章 那从天而降的火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省际公路的出入口,往北是一片相对平缓的雪原。

    而此刻,黑蛇麾下的千人队,正在这片雪原上缓慢地行军。

    虽然没能成功说服黑蛇在战略上做出更谨慎的选择,但毕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维德斯还是慎重地规划了行军路线。

    他选择笔直向南,绕开西侧的大片森林和陡坡,进入省际公路之后再一路向西,切断长久农庄与清泉市北郊的联系。

    这条路线的实际路程会稍微长一些。

    但相对也会更实际一些。

    装甲皮卡的后座。

    维德斯的膝盖摊开着一张地图,食指在地图上移动,围绕着他们行军路线的正前方画了一个圆弧。

    “……我们的正西方向是冬柳营地所在的那片森林,不出意外那里的幸存者在一个多月前已经撤走。”

    “我们的目标是正南方向的省际公路,推进到那里之后,接下来的路将是一马平川。”

    “如果情报正确,那里应该会有一座幸存者聚居地。”

    一秒记住.42zw.cc

    “即便他们大概率已经撤离,但我们仍然能在那里找到一些能用的上的东西。”

    “大概两小时之后就会天黑,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整一晚,然后再向西继续前进。情况乐观的话,明天中午应该就能抵达长久农庄,如果他们没有将那里炸毁,我们应该能获得一座位于清泉市北郊的要塞,而且是如您所愿地抢在您的友军之前。”

    黑蛇摸了摸下巴,脸上带着满意的表情。

    他相信他参谋的专业能力。

    不过,他对于这个计划还有一些疑问。

    在维德斯说着自己的计划的时候,黑蛇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地图中一处红色的标记上。

    那里是中洲航天的生态实验基地,同时也是一座易守难攻的高地,不但有完整的围墙可以作为掩体,还有完整的建筑可以遮风挡雨。

    黑蛇记得很清楚,一个多月之前,维德斯向他极力推荐,将那里作为他们进攻清泉市北郊的跳板。

    然而不知为何,这次他的参谋却是完全无视了那个风水宝地,从整个行动开始对那里都只字未提。

    就好像把那里给忘了一样。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在中洲航天的生态实验基地驻扎?那里是一片高地,正好适合可以部署我们的炮兵。”

    维德斯摇了摇头说。

    “那个位置不错,但从那里到长久农庄的地势过于平坦。”

    黑蛇疑惑道。

    “这不是好事吗?”

    维德斯说道。

    “对于他们来说当然是好事儿,他们会比我们更快抵达,并且占据高地等着我们走到他们脸上。”

    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

    黑蛇如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视线挪到了地图上那条横贯东西的公路,继续问道。

    “那万一他们在公路两侧埋伏我们呢?”

    维德斯叹了口,耐着性子回答道。

    “省际公路的地势相对两侧较高,没有人会蠢到在山脚下埋伏山顶上的人,我们只需要分出一队人手,在前面搜索地上的爆炸物和陷阱,然后再分出两队人手沿着公路两侧的缓坡向前搜索前进,就能确保万无一失。”

    这家伙总是问一些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维德斯感觉头都是大的。

    然而与他的头疼不同的是,在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之后,黑蛇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表情,轻松地说道。

    “看来胜利就在眼前。”

    “是的,如果一切都和计划中一样顺利的话。”

    维德斯合上了手中的地图,望向了车窗外的那一片白茫茫的雪。

    眉头轻轻皱起。

    他心中那份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了。

    如果清泉市北郊的幸存者打算阻止他们,那现在恐怕是最后、也是唯一的机会。

    一旦让自己这边的车队从荒野开上公路上,对方将失去所有的胜算,再也没有拦住他们的可能。

    不过……

    想要在这里伏击他们,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特意选择了距离长久农庄没那么近的公路入口。

    即使对方发现了他们,并在接到预警之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也不太可能抢在自己前面先一步抵达这里。

    要先派几个人过去看看吗?

    就在维德斯刚这么想着的时候,车队的东南方向,忽然远远地传来砰的一声爆响。

    紧接着嗖的一声破空,炮弹似乎落在了车队的正中央。

    那里似乎是坦克的位置。

    维德斯的脸色微微一变。

    坐在他旁边的黑蛇反应倒是够快,只见这家伙已经将对讲机抓在了手里,怒骂着吼道。

    “特娘的,敢埋伏老子的车队!”

    “给老子打!”

    ……

    砰——!

    枪口喷射粗壮的火舌,炸雷般地声响在雪原上回荡。

    一发20mm的钢芯穿甲弹,在空中划出一道橙黄色的轨迹,宛如闪电一般,狠狠地撞在了五百米开外的那辆坦克身上。

    火花迸射。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厚重的履带被打断,失控地从负重轮上滑落。那辆行进中的坦克,随即失去了动力,在雪地里抛锚。

    旁边的掠夺者们人都傻了。

    显然他们根本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对他们出手。

    而且还是对那台战无不胜的钢铁巨兽出手!

    从瞄准镜上挪开了视线,趴在雪地中的工地少年与砖,兴奋地挥了下拳头,按捺不住激动心情地欢呼道。

    “哈哈哈!坦克断履!老子打中了!”

    仔细一看,那坦克长得还挺唬人。

    近八米长的车身,粗长的炮管,棱角分明的车体,趴在雪地上就像一头钢铁巨兽。

    不过,这玩意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对付,居然一发就断了履带,连工地少年与砖自己都给惊讶到了。

    他原本以为至少得多打几枪……

    可惜附近没有队友能和他击掌。

    趁着那些掠夺者们还没搞清楚状况,他迅速褪出冒烟的弹壳,往枪膛里面继续塞入了一枚穿甲弹,朝着那坦克的炮塔又补了一枪。

    如果能把炮塔给打坏,这玩意儿将彻底变成一块废铁!

    然而,他的想法是好的。

    但可惜的是,20mm的口径到底还是太小了。

    撞在炮塔上的第二发炮弹,就像扎在墙上的牙签儿一样,被毫无悬念地撇飞了出去,窜向了天上。

    “mmp!”

    “该换高爆打人的!”

    随着第二声枪响,那些掠夺者们终于发现了他,开始叽里呱啦地叫喊着,朝他这边开火。

    隔着五百米远的距离,子弹嗖嗖地飞来。

    不慌不忙地收起了“骑枪”的两脚架,赶在那辆坦克的炮口挪过来之前,工地少年与砖迅速转移了位置。

    也几乎就在他离开战斗位置的同时,一发高爆弹便轰在了他先前的位置上。

    雪花被炸飞了十数米高,一旁的两颗松树直接断成了两截,摔在雪坡上,顺着坡滚了下去。

    远远望着那冲天而起的雪雾,埋伏在不远处的一众玩家,脸上纷纷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卧槽!这口径估计得80mm往上。”

    “自信一点,把估计去掉。”

    “妈耶……你说工地佬还活着吗?”

    “他好歹也是个觉醒者,而且还是力量系,没那么容易完犊子。”边缘划水看向了旁边的大眼,继续说道,“坦克交给你了,稳一点,咱就一台机器人,只有一次机会。”

    带着连接设备的大眼,此刻正紧闭双眼。

    他意识已经连接上了部署在前方的“爬虫”,那四条快速挥动地机械腿,正驮着身子在雪下穿梭。

    目标就在前面!

    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

    手已经握住了起爆器,负债大眼轻轻吐出一口白雾。

    “放心。”

    “稳得一批!”

    ……

    突然遭遇袭击。

    掠夺者的队伍一片混乱。

    他们显然并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整个臃肿的队伍顿时像蜈蚣一样,在雪地上歪歪扭扭地挤成了一团。

    不过,他们的战斗素养还是不错的,反应也还算迅速。

    确认了袭击的方向之后,断了履带的坦克首先转动炮塔,朝着炮弹射来的方向开了一炮,紧接着炮管旁边的同轴机枪又朝着那里突突突地扫了一梭子。

    子弹在雪坡上溅起一串串雪花。

    如果刚才还有人在那里,必是死的不能再死!

    “小的们,给我上!”

    “把那个偷袭我们的鼠辈给我找出来!”

    “xx个xx的,老子要把他的皮扒了做成沙发!”

    在一名掠夺者百夫长的咆哮声中,四支十人小队立刻动身出发,朝着五百米外的雪坡快速前进。

    见远处的火力停下。

    一名车组成员从坦克的顶盖中爬出,手中拎着一只工具箱,拿出工具开始修理端掉的履带。

    坐在装甲皮卡上的黑蛇,脸上写满了烦躁。

    半分钟前,他从坦克车组人员那里得到消息,坦克的履带被打断了,需要花点时间才能修好。

    就因为区区一名袭击者,整支队伍都不得不停下来。

    “我建议把步兵散出去,仔细搜索这片区域,”维德斯看着他,慎重地建议道,“袭击者很可能不只一个。”

    黑蛇不耐烦地说道。

    “等我把那家伙找到,自然就弄清楚有多少只苍蝇了。”

    履带的维修工作进展很顺利。

    坦克很快就能重新开动起来。

    抬起胳膊蹭了下沾在额头上的机油,先前从车上下来的掠夺者,正准备把最后一块零件安上去。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一旁的雪地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是老鼠吗?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那小家伙已经在雪地的掩护下,溜到了坦克底盘的下面。

    “什么东西?”

    他警觉地拔出插在腰上的手枪,蹲下身,脸贴在雪地上,正打算瞧瞧到底是什么东西,钻到了坦克的下面。

    然而地上的雪实在是太厚了。

    那东西钻到坦克底盘下面之后便没了动静,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以至于他甚至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这时候,车顶传来车长的催促声。

    “到底修好了没?”

    他应了一声。

    “快了,马上就好。”

    车长继续催促,声音带上了一丝警告。

    “你最好快一点,让黑蛇大人等的太久,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他敷衍着说道。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是错觉吗?

    那掠夺者心中狐疑,但这会儿也没时间爬进去确认了。

    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重新捡起工具,正准备把手上的活儿做完的时候,一道火光忽然从坦克的底盘下面窜了出来。

    就像打燃的煤气灶。

    瞬息之间,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爆炸的冲击波便轰在了他的胸口,将他整个人吹飞了出去!

    轰——!

    爆炸的火光与浓烟吞没了整个坦克,狂暴的气浪更是将它顶的离开了地面。

    扭曲的钢铁寸寸断裂,泄漏的油箱被炙热的高温点燃,与弹药架一同殉爆,引发了惨烈的二次爆炸。

    那场面简直凄惨。

    猝不及防之下,一名百夫长被当场炸死,周围近二十余名掠夺者瞬间被爆炸的火光吞没。

    残肢断臂四处飞舞。

    一时间满地哀嚎。

    犹如炼狱!

    “牛逼!!!”

    透过望远镜目睹了前方的状况,趴在雪坡中的边缘划水,激动地捶了一拳身旁的雪。

    不远处的负债大眼脑袋一晃,当场掉线,不过很快又重新登了回来,晃着沉重的脑袋嘀咕了一句。

    “mmp……怎么又特么掉了。”

    而同一时间,坐在装甲皮卡内的黑蛇,眼睛一瞬间红了,瞳孔中布满了血丝。

    目呲欲裂地瞪着窗外,他只觉心如刀绞,刀刀滴血!

    那是首领赐给他的坦克!

    也是他最大的仰仗!

    他率领的千人队,之所以能一路攻城略地,从河谷行省中部杀到南部,如飓风一般横扫行省全境,至少有一半的功劳得算在它身上!

    而现在,那辆坦克却是化作了废铁……

    那些人竟敢!

    他们竟敢!

    “我要杀了他们!”

    “我要把他们切成碎块,剁成肉泥!”

    听着黑蛇愤怒的咆哮,坐在前面司机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被当成泄愤的出气筒。

    坐在黑蛇旁边的维德斯,此刻则是彻底懵了。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嘴里小声念着,他的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没有丝毫的预兆。

    他只看见了一束冲天而起的火光,紧接着军团引以为傲的“征服者”便被炸成了废铁。

    那威力……

    至少也有10公斤t恩t。

    甚至可能更多!

    额前滑过一滴冷汗,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维德斯,猛然间回过神来。

    他立刻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黑蛇,不顾这位暴君脸上的怒不可遏,大声吼道。

    “快!把你先前派出去的六支百人队全调回来!”

    话才说到一半。

    密集的枪声便从前方的扇形区域传来。

    子弹如狂风骤雨一般呼啸而至,至少十挺轻机枪——甚至更多的自动武器,朝着他们宣泄出凶猛的火力。

    最大的威胁已经被清除!

    已经不用再隐藏。

    匍匐在雪地中,扶着架在雪坡上的轻机枪,边缘划水死命地扣着扳机,大声吼道。

    “兄弟们!”

    “给我狠狠地打!”

    枪口喷射的火光,将负债大眼的脸照成了红色,食指仿佛焊在了扳机上,声音兴奋地喊道。

    “嗷嗷嗷!”

    子弹在阵地上嗖嗖地乱飞,有几发甚至落在了装甲皮卡的钢板上,打的引擎盖咣咣作响!

    还没从先前那场爆炸中缓过劲来,紧跟着又是遭遇了迎头痛击,整个车队完全乱做了一团。

    拉长的队伍首尾互不相顾,陷在雪地中撤也不是,不撤也不是,一时间进退两难。

    好在维德斯到底是个经验丰富的参谋,突然发生的袭击虽然让他感到了措手不及,却并没有让他乱了阵脚。

    从黑蛇的手中抢过了对讲机,接过指挥权的维德斯,连着下了数道命令,勉强控制住了混乱的局势。

    那些掠夺者也渐渐发现了。

    对面看似声势浩大,事实上人并没有多少。

    轮胎在雪里打转的四辆装甲皮卡,总算是磨磨蹭蹭地开到了车队的前面,四挺焊着钢板的车载机枪,朝着五百米开外的雪坡疯狂扫射,很快将对面压制在了回去。

    在一名百夫长的带领下,一百二十名掠夺者散开成十二支小队,向着前方包围上去。

    刺刀在雪中明明晃晃的发亮,就如野兽的獠牙。

    他们的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如同包围猎物的狼群。

    “撕碎他们!”

    “把他们的头砍下来!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他们!”

    “让那些阴沟里的老鼠们知道,触怒黑蛇大人的下场!”

    那百夫长咆哮着,催促着部众们向前。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尖啸,忽然从他们的头顶传来。

    百夫长下意识地抬起头,紧接着双目瞪大,原本嗜血的瞳孔,顷刻间被恐惧的颜色所取代。

    只见一道道火箭,拖拽着粗长的尾焰划过天空,如火雨从天而降,将落日的余晖带去了地上。

    他失声惊叫,扑倒在雪地里,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

    “隐蔽——!”

    火箭弹并未落在他的头顶。

    而是落在了他的身后,重重地砸在了后方的阵地上。

    爆炸的火光连成一片,弹片在空地上肆意乱飞,沸腾的热浪仿佛点燃了雪,焚烧着掠夺者们的心理防线。

    望着身后那一片火海,趴在地上的百夫长,心中的恐惧渐渐变成了绝望,丧失了最后一丝向前的勇气。

    而这时,尖锐的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席卷了整片雪原。弥漫的烟雾中,他看见自己的部下背对着敌人转身逃跑,接着被射杀在了雪地中。

    后方遭遇袭击。

    掩护他们进攻的装甲皮卡似乎想撤回去帮忙,然而雪已经快埋到它们的引擎盖。

    想要操控陷在雪里的轮胎,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难。

    远处传来砰砰砰的机炮声,一辆装甲皮卡被燃烧弹射穿了油箱,紧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

    隐约中,将头埋在雪中的百夫长,听见了如海浪一般的喊杀。

    他听不懂那些人在喊什么。

    更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

    他只知道,这场战争结束的速度,或许会比黑蛇大人想象中的还要快。

    也许根本用不到明天。

    兴许今晚,他们就能在那些幸存者的屋子里过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