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高维地球:一念追〕〔暧昧高手〕〔我真的只想搞钱〕〔天亮时想你〕〔御兽时代:我能复〕〔从今天开始做藩王〕〔逆命相师〕〔重生之谋妻〕〔重生之投资巨富〕〔神仙红包群〕〔快穿之宿主又崩剧〕〔大唐第一状元〕〔都市逍遥高手〕〔木叶:日向家的小〕〔三国之谋伐〕〔田园娇女小兔妖〕〔锦鲤娇妻凶又甜〕〔小户清平人家〕〔我家客栈通古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26章 葬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战斗结束之后。

    楚光让人统计了伤亡。

    驻扎在长久农庄的警卫有37人,死25人,重伤4人,其余皆带轻伤。

    参战玩家一共221人,不过真正接敌的只有一半,不少从前哨基地赶来的增员刚刚抵达战场,前面的战斗便已经结束了。

    除去混战中阵亡的4人和2名重伤之外,其余都是些轻伤,哪怕把晕车的给算进去也不到10个。

    由于没有不可逆的损伤出现,受伤的玩家回避难所的培养舱里躺一会儿就行了,问题不大。

    而掠夺者那边,虽然一开始攻势势如破竹,但随着玩家们加入战场,很快被按在地上摩擦。

    一共107人被歼灭,其中40人更是被蚊子炮决,当边缘划水带人搜过去的时候,就一个还剩半口气。由于那画面过于狰狞,边缘老兄不忍心看,便给了他个痛快。

    除此之外,还有四十多名,其中一半重伤,四成以上轻伤。

    屠杀放弃抵抗之人并非义举,扳手并没有处死这些俘虏,但这并不意味着宽恕。

    记住m.42zw.cc

    一死了之太便宜他们了。

    他们应该在冰天雪地中用劳动去忏悔,开垦菱湖以北的荒原,直到偿还罪孽或者死亡。

    由于牢房不够用,所有人被塞进了一间仓库里,面积小的甚至连躺下的地方都没有,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没有药品,甚至没有包扎用的绷带,一些重伤的俘虏很快没了呼吸,另一部分即便还活着,也很难熬过今晚。

    ……

    另一边,警卫队的驻地。

    安置伤员的屋子里。

    肚子上缠着绷带的少年,正仰面躺在担架上,虚弱的只剩下半口气。

    他肚子上至少中了两枪,肩膀上还嵌着一块弹片。

    如此严重的伤,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废土上,基本上可以下死亡诊断书了。

    他的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悲伤,拿起枪的时候就想过会死,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如果要说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到最后也没喝上那晚新年的热汤了。

    真想知道是什么味道啊……

    就在他感觉有些困了的时候,隐约中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吕北!”

    努力将眼睛睁开了一道缝,吕北看见一个胳膊上缠着绷带的少年,朝他这边跑了过来。

    “……徐顺?”

    “吕北!太好了,你还活着!”

    虚弱地笑了笑,吕北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见徐顺手忙脚乱地取出一只针管,接着便扎在了他的胳膊上。

    并没有刺痛的感觉传来。

    吕北甚至怀疑到底有没有针头。

    看着松了口气的好友,他略微迟疑了下说道。

    “这是?”

    “治疗针!管理者大人发给我们的,据说只要还有半口气就能救回来!”

    徐顺嘿嘿一笑,如释重负地继续说道。

    “可算是赶上了!我还以为来不及了!”

    治疗针?

    吕北一愣。

    那玩意儿能有用吗?

    就在他刚这么想着的时候,肚子和肩膀上的伤口就像一万只蚂蚁爬过,痒得让人忍不住想去挠。

    痛觉开始回归。

    这是好事儿。

    吕北逐渐感觉到,发凉的身体似乎正在回暖,原本恍惚的意识也渐渐清醒了起来。

    他的眼睛瞪大,写满了难以置信。

    真管用?!

    简直神了!

    看着渐渐恢复过来的吕北,徐顺伸手扶住他的胳膊,兴奋说道。

    “兄弟,感觉好些了吗?”

    吕北点了一下头。

    “好多了……不过我肩上的弹片还没取。”

    徐顺说道。

    “你现在太虚弱了,没法做手术,弹片恐怕得等恢复一段时间再取了。”

    说到这儿,他感慨了一句。

    “哎,可惜那疙瘩汤都糊了,不过热一热味道也还行,你现在感觉能吃下东西不?能吃得下,我去帮你弄一碗来。”

    吕北一听有吃的,顿时精神了,伸手扶住了床板。

    “走,一起去。”

    “一起去?”

    徐顺还没反应过来,便诧异地看见,前几分钟还只剩半口气吊着的好兄弟,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吕北嘿嘿一笑说。

    “我也不太清楚,但感觉好多了……你看,这不一点事儿都没有。”

    说着,他麻溜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催促着自己的好友。

    “赶紧的,再等又凉了!”

    恢复过来的不只是吕北,另外三名重伤的警卫也在治疗中的帮助下缓过了劲来。

    不过,治疗针虽然能加速恢复,并不能让断肢重生,也没法让被烧毁的皮肤恢复成和以前一模一样。

    吕北大概算是最幸运的,那两发子弹并没有打中要害。

    如果是往下偏一点儿或往上偏一点儿,他的下半辈子恐怕都得在遗憾中度过了。

    “药都发下去了么?”

    站在警卫队的驻地门口,楚光找到了正在指挥善后的扳手。

    这位仁兄也是个狠人,挂在“五式”外骨骼前面的聚合材料防弹板已经完全碎了,左胳膊和右腿分别中了一枪,但愣是靠着外骨骼的驱动,顽强地战斗到了最后。

    和玩家不同。

    他们没有痛觉的削弱。

    也没有第二条命。

    这份勇武,至少配得上一枚银勋章!

    “已经发下去了……”注意到管理者落在自己胸前的视线,扳手低头看了一眼,表情瞬间有些惭愧,“抱歉,我把您给我的装备弄坏了。”

    楚光看着他说。

    “把头抬起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装备坏了可以修,修不了了可以换新的,但命只有一条,我希望你能把后者看得比前者更重要。”

    四支治疗针,两盒消炎药,还有十多盒止血绷带。

    以前楚光嫌弃没用的中级盲盒,这次倒是派上了大用场。

    不过这一波消耗,也几乎把他的药品储备全给掏空了。

    大战在即。

    积分似乎攒到120点了,这次回去先扔在中级盲盒上好了。

    扳手的脸上露出一丝感动。

    那外骨骼有多昂贵,去商店里看过的他是清楚的。

    抬起头,他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

    “是,大人!”

    楚光看着他赞许地点了点头。

    “之后我会让人给你做一块钢制的胸甲换上去。”

    “现在,带我去看看伤员们。”

    “是!”扳手兴奋点头,领命走在了前面。

    就在两人朝着警卫队驻地里面走去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正从驻地里溜了出来。

    外面的北风呼呼刮,吕北紧了紧身上破了好些个洞的大衣,朝着北边一点的地方走去。

    这儿先前才爆发了一场大战,地上满是被踩脏的雪和混着血的泥水,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脚印硬在地上,尚未完全冻结。

    几名增援过来的警卫站在附近执勤,监督着几名战俘将尸体拖到空地上排着。

    尸体很好辨认,警卫们都穿着黑大衣,掠夺者们的装束这大多套着件很丑的毛皮。

    那些警卫们的尸体用布或者别的东西盖着。

    而掠夺者的尸体则仰面朝上放着,一会儿会有卡车拖走。

    尸体会引来食腐的异种,更有可能带来瘟疫,必须及时处理掉。

    注意到了那个裹着大衣的少年,一名警卫走了上去,催促着他离开。

    “喂,你在这儿晃什么,赶紧回去,小心伤口冻烂了。”

    吕北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等等就回去,我找个人。”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那警卫怔了怔。

    沉默一会之后,他点了下头。

    “那你快点。”

    “谢谢!”

    点头谢过之后,吕北立刻小跑着进去。在这死人堆中寻觅了一会儿,总算是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呼吸微微停顿。

    颤抖的手指揭开了麻布。

    看了一眼结着霜的皱纹和眉毛,吕北喉结动了动,这次总算是信了战友们和自己说的话。

    无言中沉默了许久,吕北默默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只还热乎的饭盒,放在了老大爷的脸旁边。

    “……队长和我说,这比面对死亡之爪更需要勇气。”

    “他还说,多亏了你,我们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我们的敌人比血手强得多,战胜他们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不止战胜了我们的敌人,我们更战胜了我们的过去。”

    “队长还说了好多话,但我都记不得了,就记得疙瘩汤还挺好喝的,尤其是刚从锅里舀出来的时候,一口下去全身都是热乎的……”

    “……我放这儿了。”

    吕北正准备起身,忽然看见了那根咬在干裂唇缝上的哨子。

    沉默了一会儿,吕北伸手轻轻拽了拽那根被牙咬住的哨子,将它从他嘴里取了下来。

    在伤痕累累的大衣上找了个没破洞的兜,他小心地将它放进去保存好。

    “谢谢。”

    “我会替你保管好的。”

    小声说了一句,少年替他盖上了布,起身行了个军礼,朝着警卫队驻地的方向走掉了……

    ……

    官网:

    对于废土上的原住民而言,任何一场胜利的代价都是沉重的。

    但对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玩家们而言,这终究只是一场游戏。

    摘下头盔的他们还要去吃没吃完的饺子,或者把冷掉的外卖重新热一下,一会儿也许还有没处理完的工作要忙。

    楚光沉思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把沉重的心情写在公告里。

    今天是元旦。

    天亮了还有一场葬礼。

    战报可以等明天再发。

    主线之外的事情可以写在官网资料的设定集,或者作为彩蛋放在游戏里等玩家们自己去发掘。

    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不应该被狗策划拷问人性。

    论坛:

    西红柿炒蛋:“兄弟们,前线情况咋样?团战打完了吗?”

    老白:“打了个寂寞,我们从前哨基地赶过去的时候,前面都已经打完了。”

    尾巴:“尾巴第一个上的!这次肯定是mvp!Ψ”

    wc真有蚊子:“不用想了,mvp肯定是我,老子一个人灭了四队!”

    尾巴:“!!!”

    战地气氛组:“卧槽?!”

    夜十:“卧槽!你开挂了?!”

    雷电法王杨教授:“不懂就问,四队是多少人?”

    狂风:“掠夺者一般都是十人队……”

    雷电法王杨教授:“牛逼!”

    戒烟:“我擦,这么强?!”

    伊蕾娜:“可以可以,地精科技强势崛起。”

    亚儿我要上厕索:“牛逼个锤子牛逼!炮是我们的!”

    爷傲奈我何:“笑,就这?加起来还不到一个连。我舅舅他们团,最弱的炊事员手上也有个百来条人命。才四十个,连菜鸟都算不上。”

    伊蕾娜:“兄弟,虽然咱是黑论坛,但这话也不信乱讲啊。”

    夜十:“不懂就问,您舅舅就是海尔丁?”

    ……

    阵亡警卫的葬礼在第二天清晨举行。

    全体警卫在北门口列队,朝着天空鸣了三枪,随后将阵亡者的遗体运上了卡车。

    在废土上,埋土里等于给异种送吃的,很多异种都有在土里刨食以及打洞的习惯。

    如果能选,几乎没人会选择土葬。

    绝大多数警卫的愿望,是和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蓝外套们一样,去那个铁炉子里。

    也有人希望火化了,把骨灰撒在湖里,高楼上,或者他们曾经战斗过、保卫过的地方。

    没有人比他们的战友更清楚他们的遗愿,活下来的人会替他们去做那些“之后的事情”。

    在葬礼上全程待到了最后。

    离开之前,楚光忽然注意到,有几个玩家也在旁边远远地看着,而且和他一样待到了最后。

    少扯犊子:“话说……这游戏的npc死了,是不能刷新的吗?”

    玛卡巴子:“应该是的吧,我记得设定上死了好像就没了,不过会有其他人接替他们的岗位。”

    少扯犊子叹了口气。

    “哎……”

    玛卡巴子瞅了他一眼。

    “咋了兄弟?一大早就emo?”

    少扯犊子:“没啥……就是刚才数了一圈,发现少了个人。”

    玛卡巴子惊讶道:“噫,你还能记住他们的脸?”

    他脸盲,现实中能记住的面孔都没几个,更别说带着滤镜的游戏了。

    唯一能记住的估计也就小鱼和夏老板,最多再加个卢卡。

    哦对,还有尊敬的管理者大人。

    不过管理者不总是露脸,记住他的脸意义不大,那套深蓝色的动力装甲反而更有代表性一些。

    少扯犊子叹了口气说道。

    “没,我也只记得那么几个。比如那个老大爷,每周的休息日他都会去湖边看我们钓鱼,我一看他表情就知道是同道中人,当时就把鱼竿安利给他了,还教他用瓶子抓水蛭……”

    玛卡巴子愣了下。

    “啊这……有隐藏任务吗?”

    “没。”

    少扯犊子摇了摇头,第三次叹了口气。

    “虽然是没什么意义的事儿,但也挺有意思的。”

    “而且一想到那位钓友不会再来了,果然还是有点寂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