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22章 这也太和平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头堆成的篝火燃烧。

    火星随着热浪往天上飘。

    牧民们在火堆前敲打着皮鼓,吹奏着骨笛,年轻的舞女脸上蒙着轻纱,在雪地上为新年献上了一支舞。

    生活在前哨基地附近的警卫、工人们、还有爱凑热闹的玩家们,带着从集市上买来美食和烈酒,也加入了进来。

    虽然免费的红酒只有一杯,但仓库里的蒸馏酒可不少。

    很久之前玩家们就用蓼草做曲,羊角薯做材料,酿出了蒸馏酒。

    比起需要时间去品尝的红酒,果然还是这种入口火辣、令人热血上头的烈酒,更受废土客们的欢迎。

    只不过这红的白的一起喝,确实没几个人能遭得住。

    一时间,北门口的集市上东倒西歪一片。

    夏老板还想喝,但人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担心她着凉了,很会照顾人的小鱼去银行取来了一张毛毯,踮起脚盖在了她的肩上。

    记住m.42zw.cc

    桌子下面放了一支火盆。

    小鱼轻拍着她的后背,用哄小孩一样的口吻说道。

    “下次别喝这么多了,好吗?”

    然而已经睡着的夏老板显然没听进去,也不知做了什么美梦,唇角轻轻翘着,嘴里呷吧个不停。

    “嘿嘿……我还要。”

    不远处,某个试吃员正一脸焦急地找厕所。

    更远点儿的地方,则是公鸭嗓子失火了似的哀嚎。

    “水!嗝——给我水!”

    玛卡巴子躺在地上叫唤,直到工地少年与砖塞了一坨雪在他嘴里,才让这家伙物理消停了下来。

    负债大眼表情犹如出了痛苦面具,捂着独自说道。

    “可恶,到底是因为什么东西,我感觉肚子里在咆哮!”

    边缘滑水看着他已经隆起的肚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到底吃了多少?”

    “不多,就亿点,”负债大眼打了个饱嗝,用含糊的声音说道,“话说为什么明明已经在游戏里吃过了,回了现实里还得再吃一遍?”

    边缘划水:“……”

    工地少年与砖:“……”

    这是智力系能问出来的问题吗??

    喝多了的方长歪坐在木椅上,开始了他的即兴创作。

    听着游牧民那打铁似的敲击乐和悠悠骨笛,他的食指在桌上打着节拍,嘴里轻哼着现编的歌谣。

    “哼嗯……”

    “天国的齿轮坠入熔炉。”

    “沸腾的钢水从锅中溅出。”

    “不死的天灾永不止步。”

    “我们将重铸凡人的国。”

    “……”

    那被烤干的沙哑嗓音,就像锯条拉扯着小提琴,然而在那粗犷的伴奏声中,却意外有种抑扬顿挫的节奏。

    犹如半瓶烈酒入喉。

    亦如打铁声阵阵的锻炉。

    方长唱到了一半便忘了词,旁边起哄的玩家接着他编了下去,就这么一句接着一句,愣是凑出了一首歌来。

    只不过越到后面,画风越是离谱,从神圣的泰拉一路远征到了艾欧尼亚,“为了人联复兴大业”的口号,也变成了“人活着就是为了xx”。

    虽然完全听不懂避难所的居民们在唱些什么,但周围的原住民们也跟着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

    歌声驱散了寒冷。

    也吹散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即便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

    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却是相同的。

    热浪与火光映在脸上,围坐在一起的大伙儿们此刻不分彼此和你我。

    喝醉了的赵鼠,拍着余虎的肩膀,被火光照着的脸上,红的就像猴子屁股一样。

    “好兄弟,我说的没错吧?这儿的生活简直棒极了!”

    余虎喝的也有些多了,醉醺醺地打了个嗝。

    “你说的对……”

    “明年,明年我一定搬来!”

    篝火前的雪地上,一支舞结束。

    腼腆的霜矛氏族姑娘微微鞠了个躬。

    但人们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她下去。

    “再来一支!”

    “戴上你的意中人!”

    “喔喔!”

    在人们的起哄和怂恿下,霜矛部落的年轻姑娘鼓起勇气,却没在篝火前挑选她的梦中情郎,而是神使鬼差地走到了那台深蓝色的动力装甲前。

    “我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那眸子里带着一丝忐忑,像极了真心话大冒险输掉的倒霉孩子。

    楚光略微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语气温和地打趣了一句道。

    “穿着我这身装备可没法跳舞,去找个能跟上你脚步的人吧。”

    那年轻的姑娘脸一红,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转身跑掉了。

    抱着双臂站在旁边观察的赫娅,好奇地看了楚光一眼。

    “为什么不跳一支呢?”

    有点儿不满这家伙看动物世界一样的眼神,楚光朝着她翻了个白眼。

    “你知道穿着一吨多重的动力装甲跳舞得有多耗电吗?”

    不开电源也不是不可以,大概就类似于负重训练,但即便百分之七八十的重量都能转移到动力装甲的支撑结构上,不借助电机驱动这么重的装甲同样需要不小的力量。

    而且还容易伤到别人。

    楚光选择站在那儿当个背景板,不是没有理由的。

    “可这样一来,你就享受不了庆典了。”赫娅提醒道。

    “你不懂,这就是我享受庆典的方式。”

    对于一名管理者而言,还有什么比看着聚居地歌舞升平,居民们安居乐业更令他心情愉悦?

    这可是最高级的享受。

    赫娅陷入了沉思。

    那表情似乎是回忆起了117号避难所的往事。

    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飘来了殷方的调侃。

    “你伤到了少女的心。”

    楚光并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反倒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只是回去拿个东西。”

    殷方从身后取出了一只晃着四条小短腿、方头方脑的小机器人。

    “学院不庆祝新年,只庆祝伟大的发现,但你们这里似乎有庆祝新年的习俗……正好我也做完了,就当是送你的新年礼物吧。”

    楚光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伸手将那小机器人接了过来。

    和原来那只不同,那四四方方的脑袋上多了一只摄像头。

    现在不只是激光测绘近处的地形,佩戴上神经连接设备的使用者,还能借助它的摄像头共享它的视野。

    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改动,但实用性却提升了不止一倍。

    现在这小机器人,可比原来那个厉害多了!

    看着饶有兴趣把玩着手中小机器人的楚光,殷方继续说道。

    “爬虫,我是这么称呼它的,或者你有更好的名字。和原来的那个小机器人比起来多了只眼睛,其他倒没太大的变化。”

    “谢谢。”楚光真诚地表示了感谢。

    殷方轻轻咳嗽了声说。

    “不必谢我,材料都是从你这儿弄的,我只是帮你处理了一下。”

    说到这儿,他又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接着说。

    “对了,它的动力源是金属氢电池……你避难所里的储备好像不多,只有四五十颗的样子。有机会你可以多弄点,那可是个好东西。”

    楚光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由企业生产的金属氢电池,包含了多项a类技术,这东西在哪儿都非常的抢手。

    目前巨石城能够自主生产的也不过是固态氢电池,想买到金属氢电池,也只能期待来自东海岸的商队能带一些。

    楚光之前从开拓者号那里买了几十颗,打算用来做外骨骼。

    不过眼下他的玩家们,最需要的并不是外骨骼,而是便宜又好用的装备,以及能生产这些装备的工业设备,这事儿才搁置了下来。

    看着手中的机器人,楚光忽然想起了一个很严肃的事情。

    “这东西要是炸了的话……”

    殷方语气轻松地回答。

    “大概相当于6公斤t恩t,威力应该能覆盖……呃,一个足球场?”

    楚光:“???”

    卧槽?!

    二话不说把机器人塞到了殷方的手里,楚光不动声色地向旁边挪开了半步。

    “你先替我拿着。”

    看着手中被还回来的机器人,殷方愣了一下,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别激动……这玩意儿没那么容易炸。而且6公斤t恩t那是理论当量,没有起爆剂和助燃剂,哪有可能真达到那威力……这又不是炸弹。”

    金属氢电池和金属氢炮弹之间至少隔了2个b级技术,靠空气中的氧气根本不足以让金属态的氢气完全反应。

    而且你穿着动力装甲怕个锤子啊!

    不过楚光并不像听他解释那么多,只想离这家伙远一点。

    嗯。

    以后还得多加一条规矩。

    禁止金属氢动力源的机器人和外骨骼在避难所里长时间停留。

    ……

    废弃百货大楼。

    空旷大厅内拥挤地铺着一千多张床铺。

    新年的歌声飘不到这里,也没有人唱歌,只有炉火噼啪的燃烧,和母亲哄孩子睡觉。

    这里是流民们的临时庇护所,在寒冬结束之前,他们只能暂时待在这里。

    多亏了蓝外套们送来的木材,暂住在这里的幸存者们,用那些木头修补了破损的墙壁和落地门窗,总算让这儿不漏风了。

    剩下的一些木料被劈成柴,或烧成炭,和引火的东西一起扔进了红砖砌成的炉子里。

    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给空旷的大厅带来了一丝冬日来之不易的光明和温暖。

    这里的环境虽然简陋了些,但至少免于风雪和饥饿。

    来自河谷行省中部和北部的流民们,冬柳营地和电池厂的幸存者们,都很感激那些蓝外套们。

    前线溃逃的乱军、嚼骨部落的掠夺者、四处作恶的混乱摧毁了他们的家园,烧毁了他们的农田和屋子。

    如果不是那件蓝外套们,他们也许不是被冻死在了路上,就是进了掠夺者们的油锅。

    当然,他们能代表的只有自己。

    也并非所有人都对现状心怀感激。

    第一批搬迁计划中的五座幸存者聚居地,真正遭遇了掠夺者袭击的事实上也就两座,而另外三座幸存者居居地的居民们,甚至连掠夺者的影子都没见到过,仅仅是出于恐惧才搬到了这儿来。

    从第一场暴风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即便没有人在寒冷中死去,一些人也因为在寒冷中劳作而受了冻伤。

    糟糕透顶的天气仍然看不着边,物资的供应却越来越紧张,更是经常能听见粮食已经不多了的谣言。

    时间一长,难免有人心中泛起了嘀咕。

    真的有必要搬迁吗?

    那些没有搬迁的幸存者聚居地,过的似乎也挺好。

    “我总担心这房子会塌。”

    看着从天花板上掉落的石屑,裹着破被褥的男人忍不住说道。

    事实上他并不是真的觉得这栋楼会塌,只是想找个倒霉的事儿发泄一下对糟糕生活的不满。

    然而,这话多少影响到了周围的人。

    望着那破烂不堪的天花板,不少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担忧的表情,交换着害怕的眼神,小声窃窃私语。

    “我们还得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那些蓝外套们说是春天。”

    “为什么还不让我们住进长久农庄?这和当初说好的可不一样。”

    “他们说屋子不够……”

    “呵,我们又不是不能自己盖房子,我看他们只是想把麻烦甩的远一点儿。”

    他们多是拾荒者之家和希望山合作社的居民。

    比起冬柳营地、电池厂和公路镇,这两座幸存者聚居地的位置要更靠南边一点,而且一个藏在城区边上,一个藏在山林子里。

    现在开始有人觉得,那些掠夺者们也许未必能那么轻松地找到自己的家。

    毕竟他们的眼睛又不长在天上,也不是所有的幸存者聚居地都会遭到劫掠……

    冬柳营地的村长马占丘,见不满的情绪正在扩散,为了避免影响到自己人,立刻出来安抚大伙说道。

    “别说这种话,两百多年了都没塌,怎么可能偏偏这时候塌了!”

    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那可说不好。”

    “今年的雪这么大,万一把楼吹倒了呢?”

    说话的那人是拾荒者之家的丁田,也是那儿比较有影响力的拾荒者之一,马占丘认得这个人。

    看着他皱起眉头,马占丘沉声说道。

    “你想说什么?”

    裹着毛皮大衣的男人撇了撇嘴。

    “我想说什么?我也想问,我们是为了什么?为了对抗那些北边来的掠夺者?”

    “还是为了给那些蓝外套们当劳工?”

    马占丘一愣。

    老人还没回过神来,旁边紧跟着便有人接话道。

    “也许嚼骨部落的人根本不会来了。”

    “就是,不是还有八个幸存者居住地没有搬迁吗?我看他们在自己的家里待的也挺好……”

    这儿的食物虽然每人都有,但想留在这里并不是无偿的。

    他们需要去工厂工作,然后领到几枚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硬币,根本买不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即便蓝外套们许诺来年开春这些钱会有用,但在他们看来这和画饼没什么两样。

    既然那些蓝外套们真打算付给他们报酬,为什么不用筹码?

    实在不行东海岸的厕纸也行,至少也许会有人要。

    抱怨的情绪在弥漫。

    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出于对嚼骨部落的恐惧,他们接受了蓝外套们的安置,服从安排转移到了这里。

    但这都过去一个月了。

    不少人并没有看见掠夺者。

    除了愈演愈烈的暴雪,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的苦日子,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有些人甚至不怀好意的猜测,会不会从一开始,所谓的嚼骨部落入侵清泉市就是一个谎言。

    睡着的孩子被吵醒,发出哭声,母亲慌乱地哄着,不敢对那些吵闹的人们说任何话。

    看着情绪越来越激动的几人,一些亲眼见过、甚至身上还挂着伤口的幸存者想要反驳,却也不敢吱声。

    就在这时,有人站了出来。

    “我的大哥死了。”

    也许是听到了死这个字。

    吵闹的声音一顿。

    迎着那一双双看过来的视线,马力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继续说道。

    “掠夺者用刺刀剖开了他的肚子,因为他拒绝了投降。”

    马占丘轻轻叹了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那是他的孩子。

    也是他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马力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直到最后我连他的遗体都没见过。”

    “我确实没亲眼见过嚼骨部落的掠夺者,对于他们的残暴只听过只言片语的传闻。”

    “但你要说这是谎言,那么告诉我,我的大哥在哪里?那些没能走到这里的人又在哪里?”

    “指望他们不会再来,这种想法不但幼稚,而且可笑,甚至连自欺欺人都谈不上。”

    “那些避难所居民们,他们本可以置身事外,只要将大门关上,别说是嚼骨部落的人,就算是军团把坦克开到了他们的头顶,他们也能高枕无忧地等到那些人老死在出来。”

    在避难所主动开启之前,没有人能从外面打开避难所。

    在废土上,这是公认的常识。

    见支持自己的人瞬间少了一半,丁田硬着头皮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这时候一名抱着孩子的母亲也站了出来。

    “我也见过。”

    她坐在电池厂的那群人旁边。

    她的声音颤抖,就像一只愤怒的母狮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人。

    “我们,当时已经退到了仓库,围住我们的掠夺者一个接一个冲上来,他们为了保护我们……就在我们的面前死去了。”

    大厅里寂静无声。

    即使是最吵闹的人,被一双双眼睛看着,也不由自主地噤了声。

    人们回想了起来那天的恐惧。

    也回想起了那些英雄们。

    丁田的喉结动了动,脸上闪过一丝恼羞成怒的光火。

    他知道自己理亏。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被人教育。

    尤其是看起来比他弱的多的人。

    看着僵持中的两拨人,抱着双臂的夜枭摇了摇头,正要走上前去说点什么,却被站在旁边的胡克给拦住了。

    “你打算去干什么?”瘸腿的老头盯着他说。

    夜枭直截了当道。

    “得有人去劝一下,我担心他们一会儿变成肢体冲突。”

    这里是废土。

    说再多的话也不如拳头管用。

    站在一旁的夜楠听到儿子的话,轻轻摇了摇头。

    “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

    “可是……”

    “去通知警卫,让他们来处理。”

    就在这个时候,百货大楼一层大厅的正门忽然打开了。

    呼呼的北风卷了几片雪叶子进来。

    两名穿着黑色大衣、背着步枪的警卫,扛着一只铁架子走了进来。那铁架子里放着些碳。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几名避难所的居民。

    那活力四射的气质,就算不穿蓝外套,他们也能认得出来。

    “新年快乐!”

    “新年礼物!让大家久等喽!”

    猫耳开心地晃了晃,结果把帽子给掀掉了,芝麻糊呀地一声,冒冒失失地弯下腰去捡。

    站在门口的尾巴,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斯斯。

    “尾巴还以为是什么任务,原来是跑腿。”

    说好的隐藏任务呢!

    她连装备都带上了!

    “emmm……比起因为吃坏肚子被迫下线,斯斯觉得阿尾吹吹冷风会比较好。”

    大厅里的众人一愣。

    包括对峙中的两拨人,也愣在了那里。

    他们完全没听懂那些蓝外套们在说什么。

    不过好在这时,将烧烤架子放下的警卫及时救场,上前用人联语说道。

    “今天是211年的最后一天!”

    “管理者大人让我给大家送来新年的礼物,感谢大家的配合,我们已经撑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庇护所内的众人窃窃私语。

    “新年……礼物?”

    “那是什么?”

    这次他们倒是听懂了,但脸上仍写着茫然。

    那年轻的警卫也没解释,客气地示意旁边戴着厨师帽的“玩家”可以开始了。

    炭火点上,西红柿炒蛋用刷子在铁架上刷了一层油,接着将巴掌大的蟹肉饼,放在了铁架上。

    “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东西是够的。”

    “所有人都有份!”

    警卫维持着现场的秩序,引导大家排成了长队。

    油汪声滋滋,肉香味儿在大厅里弥漫,软香入味的蟹肉饼,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滋味儿。

    居然还有肉吃!

    所有关于食物短缺的流言都不攻自破。

    也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印上了渴望。

    看着手中的肉饼,丁田的眼中不禁浮起一抹愧色,先前跟着他起哄的那些人也全都默不作声,低头吃饼。

    站门口看饿了,尾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烧烤架子。

    “尾巴也有一份吗?”

    斯斯扯了扯她衣服。

    “该走了,长久农庄的大家还在等着呢。想吃的话,一会儿下线了我给你点个外卖吧。”

    “尾巴要牛肉味的!”

    噫!

    这人——不对,这尾巴!

    斯斯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我就客气一下。”

    尾巴:“鸡肉味的也可以!”

    斯斯:“……”

    门外。

    卡车的后备箱上。

    一只穿着外套的大老鼠,正在寒风中冻得搓手手。

    他的旁边放着即将送去长久农庄的补给。

    由于担心自己的模样吓到庇护所里的居民,他被留下来看着卡车上的物资,防止有异种跑过来偷吃。

    那些人临走之前,还三令五申地向他叮嘱,不要把任务道具给吃了。

    这些人真的是!

    自己又不是真的老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哪里去了!

    不过……

    这味儿好香啊。

    是面疙瘩吗?

    感到了生物本能的冲动,强人所难决定不去往那边看,也不往那方面想,转而看向了一旁的街道。

    街上很安静。

    月光下的白雪一片祥和。

    这儿连异种的影子都看不见,若不是那破损的楼房和墙体,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这里是废土。

    果然是自己进服务器进的不是时候吗?

    听说之前几个版本天天打架,前面倒了后面跟着上,打的生活职业玩家都抄家伙上了,复活币都快打完了。

    要是早点进来就好了。

    望着那安静的街道,大老鼠轻轻叹了口气,口吐人言。

    “这也太和平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